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李旭之:从中韩文化之争看文化申遗

2018-07-02 09:56:5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李旭之
点击:   评论: (查看)

  〖文前说明〗前两天写了一篇《门票经济》,揭露门票经济是掠夺经济的本质。现再重发2015年的一篇《从中韩文化之争看文化申遗》,配合说明《门票经济》一文。希望能有所裨益。

  前有端午文化被韩国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所抢注,今有(注:2015年)拔河运动又被抢注,韩国在文化申遗上侵犯中国文化的传说还有很多,未来造成事实侵犯的可能性还会增大。

  韩国属于中华文化圈,在中国古代朝贡体系里,朝鲜半岛附属于中国政权,朝鲜国王称帝摆脱宗主国中国,一是半岛近代受到西方列强和日本的殖民威胁所迫,二是宗主国中国也被西方人打趴下而不能保护朝鲜,朝鲜为求自保,僭越了自古以来的藩属体系,从此半岛就完全脱离了中国而独立。朝鲜半岛的文化深受中国文化影响,差异并不很大,在明亡之后,朝鲜李氏王朝不认同满清政权,继续沿用崇祯年号,视自己为明王朝的延续。可以说韩国文化完全是中华文化在半岛的一个分支,诸如端午、春节、中秋等等节日都是根源于中国大陆。

  现代以后,世界各民族基本上完成了民族独立,国界线清晰明确,在国界线之内,虽然不同国家之间也还有相互不断的文化交流,但本国政权和文化都以独立主体的形式各自发展而不再有隶属。特别对历史上的中华文化圈,渊源于中国大陆文化的原各藩属国文化,在现代政治结构内,传播范围广的中华文化,就不可避免地分属不同的国家了。被韩国抢注的原中华文化也就不奇怪了。

  暂且不谈中韩之间文化的争夺。我想深入要谈的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搞起来的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来看一看这是一个怎样的项目。

  说起联合国和联合国的各个组织,向来不会有人去怀疑,总是视联合国为正义,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公益,连同申报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成功,是相当自豪和光荣的大事。

  除了所谓的物质遗产不能被人搬动外,所有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都是可动的,在文化特性上说,是传播流动的。而人类的各种文明和各个文化,从来都不只囿于一地一域独立发展而成,相互融合借鉴吸收以致全部采用,都是历史上经常发生,还以韩国为例,即使大韩帝国建立,朝鲜半岛的官方语言一直是汉语,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才废除汉字。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搞的这个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在世界多数国家是资本主义国家的体系内,是符合了资本主义思想逻辑的。资本主义的私有化制度,对任何一物都要确定其权利归属性,这是我的,那是你的,即是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体现。分出你我的归属之后,附属于物之上的一切价值才能具有其商品性,才能完成用来交易的目的。

  私有经济中特别在意知识产权的保护,因为只有建立那样一种保护制度,知识产权人才能最大好处地从知识产品中获益,既有直接的获益,也有对侵权赔偿的获益,不仅自己获益,而且还可以继承。在私利的刺激下,保护制度现在已经是相当严苛了。但对于推进人类整体文化的进步上,无疑这种狭隘的保护制度是其阻碍作用的。比如某项知识产权,发明人创造人把持在手,在保护制度下,这项发明和创造就不能惠及整个社会,而只是一种获利的工具。相反,在公有经济中,人们繁荣文化的目的并不在于从中获得私利,而是真正的繁荣人民群众的文化,目的与私有文化完全不同,人人为公的制度中,人人贡献于文化,文化也就再公平地整体提高了社会的文化程度,公有经济中,自然也不会有所谓的侵权存在。人的社会性和文化的传播性决定了人们对文化的渴求,而在保护制度下,盗版是永远杜绝不了的。与其不能杜绝,就不如无保护地惠及全人类。在资本主义社会之前的人类社会,任何一项文化的传播,都是无差别地、无主权地被向外传播,中国文化向周边民族传播,印度文化向中土传播,阿拉伯文化向欧洲传播,欧洲文化向东方传播,从来没有发生过谁受益了哪种文化,受益一方必须要向主权人支付金钱。朝鲜使用汉字,中国历朝历代从没有要朝鲜购买使用权。只有到资本主义时期,不仅文化,就连阳光和空气都被商品化了。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纳入的不可移动的自然遗产的景观,只有去买门票,才能享受到里面的阳光和空气。

  说到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文化遗产项目,是资本主义世界把商品的逻辑向全人类倾销,有意制造不同文明之间、不同民族文化之间的纷斗,使世界各民族、群体的生态网格化,固定化。只有这样,才能破坏世界人民之间的团结,资本主义顺利在世界各地掠夺。

  人类到资本主义社会时期,每一个人都被归入了两大对立的阶级阵营,不是资产阶级的,只能是无产阶级,而所谓的中产阶级是人为编造出来的、根本不会存在的阶级。在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利益的对抗中,拥有绝对多数财富而人数为少数的资产阶级,最为害怕的是人数庞大的无产阶级的团结。为了防范无产阶级的团结,哪怕少数国家之间的团结,也是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资产阶级便用各种手段摧毁无产阶级和第三世界人民的一切可能的团结。如将大国拆解为小国,将苏联解体为16个国家,将苏丹分裂出一个南苏丹,阻碍朝鲜的统一,阻碍中国的统一,阻碍阿拉伯国家的联合,等等。只有制造更多的分裂和松散,资本主义世界的大佬们才能在第三世界人民之间的纷争中获得更大的利益。第三世界人民之间忙于纷争,是无暇联手团结起来对抗资本主义大佬的。

  在难分你我、难判先后的文化归属上,资本主义大佬们也不忘挑起争端,制造分裂。他们挑起一切争端和制造一切分裂,从来都不会直接而明显地暴露其目的,而是用一种外在的让人感觉还不错的,甚至是非常美好的形式来包装,以达其目的。申遗便是这种美得骗过了所有人的包装。

  物质和非物质文化,是人类文明传承的载体,在人类文明的发展过程中,新旧文化的新陈代谢完全是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的,文化有其生,也必有其死。死去一种文化,还会再诞生一种新文化。文化在未死之前,就不是什么遗产,死去的文化,也不会再有存在的价值。所谓的申报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在文化的历史发展进程上,完全是多此一举。

  在这股风潮之下,中国在重新开始了私有经济之后,被扫入历史垃圾堆里的旧中国私有文化,又找到了复苏的土壤。古代的一切,无论香臭,只要能找到卖点和噱头,都成了当地经济官员眼里的元宝,寺庙重修扩建和新建,争夺潘金莲西门庆故里,复建城墙衙署和怡春楼商业街,等等。申报物质文化遗产成功的,景区门票即刻水涨船高起来,景观成了当地的私产,成了当地人发财致富的大摇钱树。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成功,就是张能垄断起来挣钱的唬人的烫金名片。

  中韩之间的文化之争,也是文化上的经济利益之争。中国国内各地区之间的文化经济利益之争,尚且你死我活,而中国人又有何颜面去责骂韩国呢?无非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2015年12月(2018年7月1日重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