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土豪劣绅集团是中国历史上顽固的带路党

2018-07-03 14:32:3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梦篱笙箫
点击:   评论: (查看)

  由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的过渡非常艰难,中国经历了春秋战国时代的厮杀,才由秦王朝一统天下。日本经历了数次权力下移的过程,但天皇的名号一直不变。欧洲经历了数百年的战乱,才幸运的搭上了资本主义的快车道,但依然有很多国家留存有皇室。只有大秦帝国的改革比较彻底,为以后的中国政治奠定基调。土地问题成为关系国运的大问题,乡绅阶层的命运也关乎国家的前途。

  实际上如果真正对比历代王朝的统治,秦初的情形并没有特别糟糕。焚书坑儒等情形都被夸大了,只是事后诸葛亮式的反思。在我看来,秦帝国的最大问题在于没有完成国家模式的转变。商君不再,但秦法不废,一直是秦人胜利的缘由。奖励耕战也一直是秦国从胜利走向胜利的法宝。但天下统一之后呢?三秦大地也从最有活力的地区,变为最沉寂的地区。商鞅的变法还有第三阶段,可惜无法上演了。蒙氏家族的悲剧,也可以看作天下一统后武人集团的没落。秦帝国由谁来守的问题变得特别尖锐。秦法在一定程度上是保护底层利益的,天下一统后普通人缺少上升通道让秦法的残酷性无限放大。秦帝国并没有新的国家形式来容纳更多的集团。

  这也是中国三个短命王朝秦朝、隋朝、元朝的通病。在一统天下后,他们拒绝了其他地区地方实力派加入统治集团,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乡绅集团。秦帝国的做法是把他们迁徙到首都。这就使得地方成了刘邦式人物的天下,整个统治缺乏弹性,这才形成一人振臂高呼,应者云集的效果。这也是一个两难的问题,秦和隋都有平均地权的理想,因而他们在政策执行上都在打击大地主,并切实提高了生产力。但同时必然使得国家在经济生活中的参与度大大提高。这也难怪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大工程都在这两个朝代发生,这也使得人民身上的徭役加重。这就激起了农民和地主的联合抵制,本来并不稳固的统治也就难以为继了。

  更大的问题是权力交接中出现的问题。实际上遍数中国历代王朝早期,几乎都在权力交接上出过事。秦朝出现的问题是致命的。长城守将蒙恬被杀,整个长城军团也被坑杀,秦帝国几乎丧失了绝大部分的野战部队。因而他们在镇压农民起义时只能靠囚徒做主力,失败在所难免。

  秦帝国真正的失败还在于它过于早熟。就像《过秦论》分析的那样,秦帝国并不是靠实力压倒其他六国的。它的成功在于其它六国的失败。正常的演化也应该是这许多的国家对峙的持续进行。商鞅变法是个巨大的革命,它充分调动了社会底层的爆炸力,逐步消灭了秦国的贵族阶级,让秦国社会向扁平化发展。这种改革也只能在最弱小的秦国发生。这也使得秦国成为其他国家顶级人才施展抱负的舞台。如果没有长平之战坑杀赵国40万降卒,故事还会继续,秦国会有更充分的时间准备接管天下。

  消灭了贵族的秦国,也使得王的权力异乎寻常的扩大。就如加以所说,独夫之心,日益骄固。官僚政治没有得到充分发展,无限的权力在带来巨大荣耀的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无助。秦二世的篡权的破坏力是巨大的。他毁灭了宗族,毁灭了军队,毁灭了江山社稷。这实际上是法的无奈。法实际上无法为最高统治者戴上枷锁,因为权力一旦给予,就无法收回。

  真正让中国发展的,是秦代政治必然培育出的地主阶级。地主阶级与最高统治者达成权力妥协,是形势造就的,并且是伦理上的。这就让儒家思想有了用武之地。但此时的儒家思想与孔子时代已经截然不同了。他们不再是为别人代言,而是在为自己鼓与呼了。这时候他们是喜欢皇上的,只有皇上戴上皇冠,他们的位置才能稳固。

  隋朝对政治的革新也是巨大的。在经济上,是在打击大地主集团。在政治上进行科举制度,也是对地方门阀势力的进攻。隋炀帝不受人待见也就可想而知了。在唐朝控制力下降之后,科举制度还是造成了新官僚与旧官僚之间的党争,终唐一代这种党争都没办法解决。

  从宋开始的胥吏实际上是对科举制度的反动,成长起来的地主阶层要和皇帝争夺人才,共治天下了。这也开启了守旧势力和革新势力互相争斗的序幕。王安石变法、张居正改革、洋务运动是这种争斗最激烈的表现,当这些情形发生时,代表了两派矛盾的不可调和,最后都导致了王朝速亡。背后的原因呢?守旧势力做了沉船派、做了带路党。

  这种现象越到以后越明显。在秦朝,地主阶级没有真正形成,或者还很弱小。他们和还是农民的刘邦联合了,以期获得自身势力的扩张。而魏晋南北朝形成的门阀势力这是中国继续发展的阻力,他们作为守旧势力阻挠中国的继续前进。在政权内部是以党争的形式存在。而一旦矛盾继续发展,他们就最有可能做带路党。土豪劣绅成为中国真正的蛀虫,中国想要继续前行,必然要清除他们。但这是一个很难完成的任务,因为中国的这一阶级有很强的适应力,能与不同的社会阶段相适应,这也不然成为中国历史发展的长期课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