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王忠新:“万能的市场”却拯救不了中国足球?

2018-06-25 16:28:1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辽宁王忠新
点击:   评论: (查看)

b15621c0e3b7423da8809a67c2071743.jpg

“万能的市场”啊!你咋拯救不了中国足球?

反思中国足球的商业化改革为何连连“失足”

 

  6月14日,第21届世界杯在俄罗斯开幕:开幕式出现6名中国旗手,比赛用球全部东莞生产,纪念币全部南京生产,赛场广告基本被中国公司垄断,湖北小龙虾占领俄罗斯所有酒吧,所有参赛球队国旗、队服、吉祥物和特许商品中国厂家包揽,中国企业赞助世界足联53. 15亿人民币,中国12万球迷前往观赛……,用白岩松的话说:中国除了足球队没去,其他都去了。中国特色足球已成国人重重的叹息!可中国足球市场化改革都快30年了,那被很多公知精英吹嘘为“万能”的市场化咋又失灵了?咋就不能实现体育资源最佳配置?咋就拯救不了中国足球? 对此,应该做点历史性的反思!

  一、从“蹴鞠”到中国足球在亚洲称雄

  说起足球,中国历史上正儿八经的有过传奇!

  1、中国是足球起源与足球运动起源地。蹴鞠,也叫蹋鞠,意为用脚踢球。早在春秋战国,蹴鞠就成一项时尚运动。《史记苏秦列传》:临淄甚富而实,其民无不吹竽鼓瑟蹋鞠者。看看,在近3000年前,中国蹴鞠就成一种运动时尚,在蹴鞠发展的历史,还出了不少高俅之流的蹴鞠高手。到清朝由于惧怕民众密谋造反,就禁止了蹴鞠,让这项传统运动销声匿迹。

  清朝虽禁止了蹴鞠,但蹴鞠的光辉历史任谁都不能抹煞。2004年7月,经过多方论证,国际足联正式认定,“蹴鞠就是足球的起源,临淄则是世界足球运动的起源地。”

53dc7c35a7d7393ac18fe74418bb9420.jpg

  2、民国长期没有国家足球队。蹴鞠被禁了,但发源英国的现代足球却传入晚清,很快风靡中国。民国初,中国曾有支几乎等同于打着国家旗号的民间足球队,参加过十届主要由中、日、菲三国参加的远东运动会,当时,菲律宾踢日本队都15:2!所以,中国拿了九个冠军,基本等于九次战胜菲律宾。1936年8月,中国足球队自筹资金参加柏林第11届奥运会男足比赛首战英国队,当时赛制是直接抽签踢淘汰赛,若首场告负便打道回府。由于一路奔波,得不到正规训练,中国队首场0—2败北,也算虽败犹荣!“抗战”爆发后,这支球队就解散了,民国再无国家足球队。

  3、新中国的足球亚洲数一数二。新中国刚建立三年,就成立了国家足球队,中国足球不仅重新获得了新生,还称雄亚洲!

  毛泽东热爱并重视足球。毛泽东在湖南第一师范学校就读时,除是游泳、篮球、乒乓球高手,还是全长沙最优秀的足球守门员。当年与毛主席对阵踢球的陈子展回忆:那时,中国人个子远没有现在高,湖南人又没北方人高,像毛泽东这样身高1.80米多,简直是鹤立鸡群,他守球门堪称“足球健将”。建国后,日理万机的毛泽东很关注中国足球。1955年的一个秋日,中华体总体训班(实际的国家队)与苏联泽尼特足球队在先农坛体育场要进行比赛。毛泽东主席亲自来看比赛。并接见了双方队员。毛泽东对发展足球,还做了很多指示。

  新中国的足球成绩骄人。新中国虽组建了国家足球队,但1954年由于国际足联公然违背“一国一个协会的原则”,接受所谓“中华民国足球协会”为会员。为抗议国际足联搞“两个中国”,中华体育总会宣布退出国际足联。此后一直没参加正式国际比赛,仅与社会主义和亚非友好国家进行友谊比赛,即使这样,中国队在亚洲鲜有对手,俨然是亚洲劲旅。1957年10月20日,八一足球队在北京首战日本国家足球队,日本足球队先后在北京、沈阳、上海和广州,与中国的7支球队交手,中国球队四胜一平两负。此后,1960年中国国家队以6比0大胜日本队。当时的中国足球队,堪称中国足球史上最强盛的队伍。

  “文革”发生后,中国足球队一度解散,但1971年又重新组建起来,1974年在泰国等友好国家支持下中国队重返亚洲足联,1976年中国队首次参加足球亚洲杯赛,便获季军。纵观毛泽东时代的中国足球队,应该说不负国人热望,不负时代重托!

65f0d94909a2ab9e83fa5e9112f5e433.jpg

  3、改开之初中国足球屡创佳绩。1979年10月13日,国际足联重新接纳中华人民共和国协会为会员,要求台湾足球改名为“中国台北足球协会”。或许,就像“第四次反围剿”,毛泽东虽被迫离开军队,但朱德和周恩来运用第一、二、三次反“围剿”战争的经验,仍取得了“胜利。1976年毛泽东虽然去世,但毛泽东时代的体育机制还在运行。1981年1月4日中国国家队参加世界杯亚大区预选赛大组赛决赛中,加时4:2击败当时的亚洲强队朝鲜队,随后对阵新西兰一平一负,接下来在亚大区四强赛中奇迹般3:0将亚洲杯冠军科威特斩于马下,又3:0并两胜亚洲新锐沙特阿拉伯,但附加赛不敌新西兰无缘世界杯。1984年的尼赫鲁金杯赛中国队再创奇迹,竟1:0击败世界杯冠军阿根廷队;在年底的亚洲杯赛,再夺亚军。

  纵观整个上世纪80年代,中国足球队的综合实力,在亚洲好时第一,最差也第三。

  二、改开后的中国足球则成“老太太过年”

  到1983年初,农村包产到户在全国范围全面推广;1984年又进一步开放14个港口城市,中国改革开放的大幕真正拉开,中国足球也踢进一个“春天”。

  1、身陷十年低谷令球迷痛心疾首。在“一切向钱看”的商品经济大潮冲击下,原有讲奉献的体育机制已快成“笑谈”了,这个矛盾终于在“519”爆发了!1985年5月19日,在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小组赛上,头顶亚洲杯亚军光环的中国队,在主场同香港队打平就能出线世界杯,在这样大好形势下,《足球报》头条发文预测中国队至少嬴两球,可最终竟爆冷1:2输给香港队。这引起球迷极大愤怒,现场8万多球迷冲出体育场,打砸汽车、焚烧,引发了中国足球史上最大的“球迷骚乱”,“519”这一天,也成为中国足球耻辱的开端。

  随后的十年,中国足球一直深陷低谷,其中,1990年北京亚运会1/4决赛上,这是在北京的主场,在亿万人的关注下,中国队竟然又0:1被亚洲的二流泰国队淘汰,让中国球迷痛心疾首,饮恨国庆夜。

  2、中国足球改革进入完全商业化和市场化运作。计划经济的足球管理体制肯定打破了,1992年6月,中国足协召开著名的“红山口会议”,将职业化作为足球改革的突破口,让各参赛球队脱离原有的政府行政体育机制,完全商业化和市场化运作。1994年中国足球建立甲A联赛。可这个改革并没给中国队带来生机,1996年亚洲杯中国队小组赛“默契球”不敌日本队,在凭借提前被淘汰的叙利亚队的公平竞赛精神得以出线的中国队不敌沙特,止步于亚洲八强。

  职业化联赛进行10年,到2003年赛季结束,改制为中国足球超级联赛和中国足球甲级联赛(中国足协智能转换转与联赛无关)。2002年中国足球昙花一现地在世界杯亚洲区奇迹出线,但这次出线,简直比没出线更糟。中国队在世界杯赛“惨遭蹂躏”:3战皆负,净吞9球,1球未进,小组垫底被淘汰。

  足球的改革一直未停,但球场上假球、黑哨、贪腐,也一直未断,中国国家足球队在FIFA排名屡创新低,2013年3月14日,位列世界第109位,亚洲第13位(看清没?连12强都没进入)。这是自FIEA排名系统建成后,中国国家足球队历史最差排名。

628ef417189956e398ecfb2246fb1ecb.jpg

  而最令举国震惊,让球迷极为愤怒的是当年6月15日在中国合肥举行的热身赛,泰国国家队并非亚洲劲旅(泰国的第一运动项目是藤球),只是南亚地区强队,特别是这次派出的是替补阵容的泰国二队,说白了,泰国基本都没把中国队当球踢。可比赛结果竟然1-5被泰国二队横扫了中国国家队,这个大败真让中国国足颜面扫地,再次激发球迷骚乱,史称“合肥惨案”。

  以后国际足联官方更新了世界排名,中国队积分排名虽有上升,但很长一段时间,连进入亚洲12强都成艰难的任务。中国国足的最新战绩:2018年6月18日,中国足球成年队热身赛中,用出“黔驴之技”,仅1-0赢下世界排名135位的缅甸队。或者说,两队基本是半斤对八两!

  3、中国国足的工资收入改革成功。所谓的足球市场化改革,无论云山雾照地说什么体制机制要与国际接轨,其核心就是“金钱至上”,“一切向钱看”,这一点足球改革绝对成功了!以2017年国足队员年薪排名一览看,最少的年薪税后800万人民币,最高的任航税后年薪1200万人民币(请看清:这是税后)。如果加上奖金等,中国国足的收入绝对不低。《2018世界足球国家队身价排名》中国国家队排名第81位,整个足球队才值1318万元。一个都不值一个球员年收入的廉价球队,却拥有一群高收入球员,这不是极大的讽刺?

  人们常提国外一些球星工薪高,但工薪非俱乐部给,是足球市场给。英超曼联门票收入曾年达4100万英镑,半年收入达7200万英镑,因有如此巨额收入,曼联才支付球星周薪几万英镑。英超球员收入相对较高,平均约24万英镑,若扣除40-50%的税款,换算成人民币不过330多万元,而英国的收入及消费水平都很高。而中国职业联赛10年来,无任何一家俱乐部在足球市场上赚一毛钱。中国足球水平没多大进步,足球市场也不招待见,但中国球员工资却一飞冲天,至于占中国球员收入一大部分的赢球奖金等是否上税,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足球报》2001年曾粗略统计甲A七年中球员漏税总额为2至3亿元。

4baab253bd1877a9e9b56d880d0181b3.jpg

 

  三、中国足球的市场化改革咋失灵了

  研究问题的一个绝对前提,就是讲清事情的来龙去脉。来龙去脉讲清了,是非曲直自然显现。面对中国足球的几千年风雨,尤其现代足球在中国的跌宕起伏,顺理成章地要有几点疑问。

  1、足球什么都“接轨”了,成绩咋不“接轨”?就从1992年6月中国足协召开的“红山口会议”,“与世界接轨”为指导,将职业化作为足球改革的突破口。现中国足球实施市场化改革都26年了,中国足球还有什么没与世界接轨?甚至一些球员连嫖娼、吸毒都接轨了!花年薪280万欧元(2100多万人民币)请卡马乔任教,不还是1-5输给泰国二队?中国足球咋越改越不见成效,越改越深不见底?还让球迷百思不解的是,啥都“与世界接轨”,又咋体现社会主义国家足球队的特色?足球,真的没有政治?

  可你若一说中国足球之烂,很多体育官员和公知精英,就会喋喋不休地将其归罪于计划经济时代的体制机制僵化,可建设新中国才用了20多年,这足改都搞了26年了,还这样的归罪是不是太牵强?新中国足球管理“体制机制僵化”,中国足球咋能亚洲称雄?而且,都说“实践检验真理”,这样全面“与世界接轨”的足改,是不是方向出了问题?中国足球必须直面审视!

  2、薪酬待遇上去了,足球成绩咋“掉蛋”了?中国足球的改革,将中国足球队员的年薪金由几百元,飞升到千万元,这让英超队员都眼红,可“银子”给的这样充足了,中国足球咋越踢越烂?计划经济时代“八一队”曾5比0大胜缅甸队,时任副总理的陈毅都说:“中国队赢豆腐队不算本事”。可2018年6月18日,中国足球成年队热身赛,中国队费了吃奶的劲,才1-0赢下世界排名135位的缅甸队,而且,还出了国脚上场偷藏项链挑战国际足联权威去炫富的丑闻。

  相比缅甸球员年薪才2千美元,折合人民币年薪才1万多元,中国足球的高身价咋没体现在高水平踢球?相比叙利亚最好的球队,球员平均月薪只200美元,约人民币1359元,球员的生活都无法得到基本保障。2017年10月到中国参赛,他们穷酸到在西安的路边小店,购买49元一件的清仓衣服,可叙利亚队不照样以1-0战胜了中国国足!“一切向钱看”的足球改革,咋没激发出中国国足的冲击力?按缅甸队教练的说法,恰恰“因为薪酬好待遇高,这限制了他们(中国国足)在球场上的冲击力”!

b6d12884882842ef36549aa0438be6a0.jpg

  3、足球改革除了认钱,就不需要发扬点“国家精神”?“僵化”的毛泽东时代,球员一月才几十元钱薪水,中国足球不照样在亚洲数一数二?其实,何止是中国足球,1985年,杨振宁看望身患癌症的邓稼轩时,问起国家为两弹研发的有功人员如何颁发奖金。邓稼轩说:“奖金20元,原子弹10元,氢弹10元。”当时国家发给整个“两弹”科研队伍的奖金总数才1万元钱,按10元、5元、3元的级别分下去。邓稼轩拿到最高的奖励级别,一“弹”才10元钱。可若为了钱,钱学森、邓稼轩等能回国吗?“两弹一星”的元勋能豁出命的干吗?

  有一次毛主席问钱学森,一直支持他历尽千辛万苦要回国的信心是什么。钱学森不假思索地说:“苟利国家,不求富贵”。毛主席听了,都激动的热泪盈眶。人是需要一点精神的,国家是需要一点精神的,社会主义国家更需要一点精神!中国足球的商业化市场化改革,就不需要提振一点球员的精神?一个伟大的时代不需要有伟大的时代精神照亮前行?

  4、将足球列为中国第一体育,是形而上学猖獗。自改开以后足球在中国体育的地位突然膨胀成第一体育项目,甚至是压倒一切的第一体育项目,这无疑与总设计师一场不拉地看世界杯有关。可仅因如此就将足球地位异化,这不是形而上学猖獗?试问:在计划经济时代,毛主席不热爱足球吗?周总理、陈毅、贺龙副总理等不都非常喜爱足球吗?可没因如此就将足球列为第一体育项目呀!

  而且,1978年总设计师访美时讲:“中国推行改革开放政策, 首先就是要对美国开放。不对美国开放,对任何其它国家开放都没有用。”若按此逻辑推演,“与世界接轨”当首先与美国接轨,可美国将足球当第一体育了吗?在美国体育项目受重视的排名顺序:美式橄榄球,棒球,篮球,冰球,至于足球在美国直到上世纪70年代都受冷遇,1994年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成立,现有12支球队参赛(足球在印度和加拿大,也境遇尴尬)。既然世界超级大国都没把足球列为第一体育,中国咋不与美国接轨?既然美国政府从没研究过一次足球?中国政府为何那么热衷研究足球?

  另外,确立美式橄榄球为美国第一体育项目,这与政府无关,完全是美国老百姓的热爱和选择。自1960年代美式橄榄球超越篮球和棒球成美国最受喜爱的运动项目。每年一二月的隆巴迪奖杯总冠军赛,有超一半美国家庭的电视收视率,同时全世界超过150个国家电视转播比赛,该赛事也是全美收视率最高的电视体育节目。而在一个独生子女为主的国家,中国有多少家长敢让孩子踢足球?却硬将足球摆在中国第一体育项目,这可是人民喜爱的选择?

be30efa8a8e462401042121366bdb4b8.jpg

  再者,改开以来死乞白赖将足球摆到如此突出地位,为其投入惊天的财力、物力、人力等,就如投入“无底洞”,这对中国其他体育项目极其不公平,因真正能为国争光的体育项目,恰恰是足球之外的体育项目。我们既然强调要文化自信,为什么非要将足球突出到这样畸形的地位?如果再用10年赶鸭子上架地推动足球无果(敢断言:徒劳无益),那深深的民怨该如何破解?毛泽东时代将乒乓球当“国球”有什么不好?那不是文化自信?那没带动全民健身?

  5、夸大足球的地位,加剧了民族的自卑感。毛泽东时代的体育方针是“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重点发展全民健身,全面发展各项体育事业,举国意气风发没谁为哪项竞技比赛垂头丧气。而改开之后,强调竞技比赛,强调获取金牌,特别是将足球位置摆放在体育事业的第一重要,这样的体育事业改革造成的最大危害,就是加剧了民族的挫败感和自卑感,甚至加剧了社会的不满度。

  有评论:自改开以来,“中国是获得过奥运金牌总数第一的国家,中国是全民健身运动取得不俗成绩的国家,中国的体育人口总数位居世界第一,中国人的健康水平和人均寿命也位居世界的前列,但是,因为足球,我们如此在意又如此糟糕的足球,而获得了一种深深的挫败感!挫败感就变成了深深的自卑感,而在自卑感的驱使下,就做出了自取其辱的事。”

  同样是俄罗斯世界杯足球赛,位居世界第一超级大国的美国,不也被挡在了门外,美国的舆论和民心咋就那么平和,甚至都没当回事。或许,正应了一个成语--“美中不足”。

  细想想,毛泽东时代没异化性突出足球地位,足球不也踢的风生水起?而改开的时代如此极为突出地重视足球,足球咋踢的这般水裆尿裤?或许,金钱不是万能的;或许,“明知不可强为之”是愚蠢!中国足球改革的最大障碍,就是太拿足球当“盘菜”,就是太拿足球当“球”踢!

  放下,不也是一种智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