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人民法院的改革切入点在哪里?

2018-06-21 11:24:2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老翁
点击:   评论: (查看)

  尽管当今中国司法,无论是民事、行政、还是刑事审判方面,在实现“公平与正义”方面确实比以往进步了不少,但枉法裁判依旧不乏存在,尤其是行政诉讼方面,官官相护、司法腐败,严重侵害老百姓当事人合法权益的现象普遍有之。老百姓有冤难申,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同时,司法审判的公信力也在逐步受到降低,人民法院的形象也在民众心目当中受到损害。审判实践当中,司法为民成为一句空话, 甚至是一句笑话。要想扭转或重塑人民法院司法审判的不良影响和形象,唯有与时俱进、大刀阔斧的改革创新才是出路。

  笔者以为,我国司法审判的改革切入点,有两个方面值得我们的统治者考虑。

  首先,形象建设方面,人民法院为人民的形象不可退化,人民法院人民办的属性不能变,“门难进”的局面应当改变。

  当今只要去过公检法机关的人,谁都知道,人民法院的安检措施比人民公安、人民检察要森严、戒备的多。常规的身份查验登记、行李包裹过机不用说,搜身、翻包的严格程度,比民航登记安检并不逊色,就连心脑血管病人常规随身带的药品也不允许带进。如此带有恐怖味道的保安措施,法院大门还“好”进吗?

  有位山东律师朋友就这么说了,当今国家机关,怎么越是在机关名称之前冠以“人民”字号,就是愈加防备 “人民”进入呢?这种好似以民为敌的做法,不能不说拉远了法院与人民之间的距离,“人民法院”这个国家机关的名讳,也完全可以去掉名存实亡的“人民”两字了。

  不难想象,如果人民法院真正做到司法为民、秉公办案,又何惧不服判决者仇视法院、报复法官?

  由此看出,人民法院最好的安保措施,就是要重温和学习毛时代国家机关真正践行“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不可炮制冤假错案,不要与人民对立为敌才是上策。否则,极个别认为审判不公走极端报复的当事人,即便不进法院大门,也是会行凶作案而防不胜防的。

  破除人民法院“门难进”的现状,不是要求法院彻底取消安保,而是可以充分借鉴引用毛时代群众路线、内紧外松的保卫措施或探索建立新形势下的安保制机制。

  人民法院开门迎民,也是人民法院践行习近平同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设的重要举措,也更是破解司法腐败、接受人民监督的第一道不可小视的重要环节。

  其次,审判制度方面,改人民陪审员为“人民陪审团”制,更有利于全民参与法制建设,并实现人民法院的司法公正。

  众所周知,当今我国法院审理案件的普通程序合议庭成员当中,少不了有一只两名人民陪审员的介入。人民陪审员制度在毛时代的积极作用不可否认,因为,在那个历史时期,人民群众当家作主实质存在,人民陪审员的权利也就名副其实,而如今社会主义ts化了,法治也ts化了,人民陪审员也ts化了,即便业务“专”,但思想不一定能做到“红”,在法院案件审理当中所起的所用很可能普遍是微乎其微,人民陪审员制度只不过是成为一种缓解法院案件多、法官少的过堂走场的形式而已。

  人民陪审员之所以不能真正发挥陪审的权力,当然是因为我们当今司法审判的陪审机制不够科学、完善。主要原因之一,还是一个案件的陪审员个数太少,势单力薄,一个案件最多两名陪审员,真正走合议庭评议程序时,一位陪审员不懂业务或不敢发表异议,另一位陪审员也难免会“难得糊涂”而根本起不到监督作用。

  那就实施“人民陪审团”制度吧

  陪审团制度,尽管是西方国家司法制度的主要体制特点,虽然也有弊端,但因陪审团成员身份的国民化特性、并以陪审员人数一般在12人的团队化,主审法官原则只起到了“主持人”角色,而裁决需要陪审团民主表决,这种裁判机制对于防止法官营私舞弊、枉法裁判的作用,再不咋样,也要远远超出我国的陪审员制。

  我国司法改革的成果,似乎并无光彩而言。抑或表面文章的形象改革凸显。如在司法官员的制服方面仿效西方主流国家去掉了“大盖帽”,改为了黑西服。在开庭方面,也竟然沿用了西方法院审判的做派,中国法官穿上了西方宗教神化色彩的“法官袍”。就是象征法庭尊严震慑之用的的“法槌”也西化,而可能没有想到过启用负有中国法制历史文化的、传统升堂的“惊堂木”。而真正关系到审判公开、公平、公正的庭审和裁判制度呢,又为何不仿效西方的陪审团制度,而把司法的权利不是掌握在人民的手中呢?

  实话实说,当今“中国ts”四个字可以掩盖一切改革的诟病。若西方的陪审团制不符合我们中国的国情,那么,我们的司法体系也可以“ts化”陪审团制,在“陪审团”三个字之前在冠以“人民”两字,如此一来,“人民陪审团”制度应运而生,调整和约束法官办案自由裁量权的呼声就会落到实处,以人民群众的力量来遏制司法腐败,这才是我们大中国人民法院司法审判的真正改革大动作!

  2018.6.2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