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马克思主义是外来文化不必回避

2018-06-18 14:14:1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读郝清杰的《马克思主义是外来文化吗?》(简称“郝文”),我以为在这个枝节问题上不必回避,马克思主义就是外来文化,我们可以大声回答,不必回避。

  当然郝文是从“科学家有祖国但科学无国界”、“马克思主义是被实践证明了的科学”和“作为科学的马克思主义要与各国国情相结合”这三个层面展开来回答马克思主义外来性的质疑,这我赞成;这是从更高和更广阔的视角来回答质疑。

  历史上确实一直存在马克思主义是外来文化,能否指导中国革命的质疑;存在马克思主义的斗争性,能否指导和平时期建设的质疑;存在中华传统文化与马克思主义兼容性质疑等等。

  面对这些质疑,我以为不必回避马克思主义的外来性,而是从容不迫的回答:然!就象回答佛教确实就是外来文化,就是从印度方向西来;然后还要自信的回答,佛教与中华本土文化的结合他已成为华夏文化的当然组成,骄傲的向外输出,甚至饭铺印度。

  如果在这样的枝节问题我们没法从容不迫,那简直将自己逼向墙角。事实上面对马克思主义外来性的诸多质疑,我们不但应该从容回答“然!”,以郝文的方式解困释难,事实上还可以更为广阔和深邃的视野――当然这可以“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我也在搜狐空间开设专题讨论这些,这里条件有限,三言两语没法说透。总之应该从容回答“然!”。

  事实上作为门外汉,当初我从外窥视“道”,把他当做国学的当然,引以为自豪;视作可与基督教、东正教、佛教、伊斯兰、犹太教那样与世界原生文明并驾齐驱的本土文明,引以为自豪。然而随着进一步深入发现,原生原始“道”可能也与印度方向脱不了干系;更多资料和研究证明,追溯到更为久远年代,与印度方向脱不了干系。论者以印度方向原始“道”与本土“道”的一一比对,从结构到内容的相似程度很难否定他们间的远古交流性,而印度方向的原始“道”显然比你发生的更早!更早!――从我们至今不知道的哪个方向(最可能是从南方不知名的哪个路径进入湖湘地区)。

  哪又怎么啦!从最初的诧异,到慢慢的冷静,再到后来的好奇、探究;现在还无定论,只是个存疑,热盼更多专家投入这项研究。如果今后有朝一日十个研究者九个回答,“道”的最初雏形确实来自印度方向,那咋办?坦然接受“然!”他并不能阻止我对他的追寻和热情。

  事实上到了今天理性时代,受过一定程度教育的人都承认,古代或远古时期,文化的发达确实集中在西亚、伊朗和印度等少数地区,然后向四周传播扩散――当然包括向华夏地区扩散;事实上我们根深蒂固的“西方文化”或“西方文明”,他的根基不在西方,也是外部传入;甚至“希腊文明”也许子虚乌有,也是外来――这简直冲击了“三观”正确,颠覆你以往所有认识。读何新对西方文明和希腊文明的质疑,证据凿凿。如果最后确证如此,那怎么办?坦然接受“然!”,重新树立“三观”――当然对我们这代人是很难做到的。但是理性上你一定要说服自己“接受”,以后重新做人的时候接受一种新的文明观、文化观,文化和文明交流观。

  中国社会正走入一个价值观的迷茫区,整个社会彷徨在十字路口,前三十年与后三十年之争到不日前“阴阳合同”、“4天6000万”、“戏子与芯片的颠三倒四”折射出社会的撕裂程度;如果我们不能在这些枝节问题上坦然,何以面对未来?

  另外,语言语句的表述上也会给人搞乱思维。许多看似深奥的哲学难题,往往Bug在语言上的细节。何必呢?已经够烦人的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