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道一人:警惕“资本-共产主义”模式的全球蔓延——再评“中兴之难”落幕

2018-06-13 11:16:2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资本-共产主义”他是一种国际分工模式:甲国他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并且很老牌,乙国他父亲(或祖辈)打江山建立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体制,然而在政权传递过程中由于种种原因传“歪”了,没有传到共产主义坚定信仰者手中;由于乙国的体制是“集中力量好办事”、“集中力量办成几件大事”、“集中力量可以xYabc-FFF”特征,于是乎甲国也来横插-杠――比如他自己国内办成一件事需要多方博弈,费很多劲,很“市场化”;可他到乙国来只要瞄准几个人,轻轻松松就能搞定。

  注意喽!“资本-共产主义”当中可是有连字横呦!别误读。

  这是个国际分工模式,他的运行可不简单,定义中所说乙国必须实行“集中力量好办事”体制,其实还需要更多内部和外部条件――比如甲国必须很厉害,不是阿猫阿狗国家都能这样。这种国际分工模式在我们这个地球上存在吗?有句成语叫“扪心自问”――你把手放在自己的胸口问问你自己,是否存在?

  以前上课时听得老师说:马克思说过社会主义不能在一国实现,列宁说社会主义可以在一国或数国首先胜利。然而两位伟人究竟是怎么说的?在这个问题上他们是否产生了矛盾?如果地球上甲国是资本主义,乙国是社会主义,他们会怎么相处?是否会象皮亚诺心理学所谓“格局-同化”进入一种新的状态,既非甲也非乙――当然我们不知道这究竟是个什么状态?抑或相互干仗,你顺从我或者我顺从你,总有一方被“消灭”,另一方最后胜利?

  当时上课不认真听,不认真记笔记,后悔了吧?后悔了吧?确实到左坛来也想“蹭”几课,里面教授专家云集,都是高手,听听他们怎么说。这些问题都是真实的,并不是胡思乱想凭空想出来的。以前的伟人们对这个问题是否想到,是怎么解释这个问题的?今人又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前次我们在《商业利益裹挟外交博弈——评“中兴之难”落幕》讨论了“商业裹挟外交”模式,这里我们更进一层:如果社会主义制度国家在与资本主义制度国家竞争过程中,平均力量处于下风,这种情况真要出现可就糟了,也许真的会出现本文定义的“资本-共产主义”模式,他比“商业裹挟外交”更严重,严重一万倍,他是一种制度裹挟另一种制度――他是某个群属享受两种体制的优势,而另一个群属承担两种体制的劣势;他是“人之道损不足奉有余”的最最严重的一种表现――后果极其惨烈的!!!

  这仅仅理论上的推演吗?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屡屡上演这样的大剧:美国及其小跟班英法徳以强大的舆论指责中国政府搞贸易保护,违反自由公平贸易原则,中国则申辩是市场化国家并允诺进一步开放;随后美国及小跟班派出强大阵容贸易谈判团,并庞大的工商企业代表团尾随,中国政府作为一方来接待――最后中国政府签署天量购买大单、或者政府主持由企业签署。

  ――并且他们还“吃肉骂娘”,拿到这么多大单回去后(其实半路上)就翻脸不认,马上指责你专/制/国家呀,人/权/记/录呀;其实他们心里可惦记着呢,否则哪来那么轻松就搞定那么多大单――这倒使我恍然大悟他们的那套生活方式:餐桌上吃肉前总要先祷告一下。马勒个逼!你把我们当成什么东西啦!把我们当成你碗中的那块“肉”吗、好歹还是块人“肉”。

  ――这样的故事三十多年来上演几千回有吗?已不能用“偶然”、“临时”等等去解释,已然形成一种模式,一种客观存在。

  ――并且这几千回中从来没有看见中国庞大贸易团浩浩荡荡也去他们那儿如法炮制一回,也让他们政府“服服帖帖”、“认认真真”、“目不斜视”、“柔声细语”、“婀娜多姿”、“轻歌曼舞”的接待一次,签订大单。

  ――这种模式的本质在于:道德上矮化你,迫使你付出经济利益。

  ――这世界还有“公平”俩字吗?

  这是我们上次在《商业利益裹挟外交博弈——评“中兴之难”落幕》所讨论现象,也就局限于经贸领域;这种模式不仅局限于经贸领域,其实在你所能想像的任何领域他都可能存在,因此把他推演为“资本-共产主义”模式――美国及其小跟班享受两种体制的优势,还要假惺惺“吃肉前先祷告”;而我们华人倒要承担两种体制的劣势。

  ――你比如“环保”问题:他们国内涉污企业从申照到环评到最后的企业设立,一路都是最严格――比申请枪支弹药还要严格;于是为节约成本这类企业纷纷转移第三世界,将灾祸转嫁第三世界――比如印度1984年的博帕尔事件。如果转嫁污染给第三世界是利用他们的落后(包括管理落后、文化落后、民族落后),那他转嫁华人则是利用了“资本-共产主义”模式。

  ――你比如“转基因”问题:这个问题我以前倒是没注意,也就是个从众心理。后来事情搞大了,多年前看了小崔调查的一份报告。列出了某某某转基因产品,他在美国受到如何如何的限制,而在中国几乎一路绿灯放行。最近又看了几份调查报告:一路绿灯放行的生死予夺大权就掌握在一批人手中,这批人散落在“官”、“学”、“产”、“媒”各界,但几乎都有一个共同背景――直接或间接受转基因产品公司资助。乖乖!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孟山都等转基因公司不就是利用了“资本-共产主义”这种模式?他要在美国推广转基因产品,光打通“官”、“学”、“产”、“媒”各关节,也许就该倒闭了。

  ――类似这种利用双方体制差异,将成本从一方转嫁给另一方的做法,除以上两例外其实比比皆是;特别西方国家涉及生命安全的产品、试验等都有极为严格规定,于是为了规避规定就转移给第三世界。然而有时第三世界的智力等原因无法接受这类转移,于是就转移到中国――你比如“器官移植”、“无人驾驶试验”、“新药投放”、“IT大数据跟踪人群”等等。这些转移方有时会资助大学奖学金招收中国留学生,这些钱可不白花。这些他在美国或欧洲也许必须通过更严格审查,国会更多眼睛的“众目睽睽”;他到中国来也许门槛更低――正是利用了“资本-共产主义”模式。

  ――特别象“IT大数据跟踪人群”这类技术,任何一个人一天24小时的活动――只差到你床头这一步,只要需要他就可以给你整理出来,打印出来。发明这类技术的小赤佬隔三岔五被“请”到美国国会训斥,像个童养媳那样乖乖的坐在那儿听候训斥;而他把这类技术传授给中国,恰似如鱼得水,在政府“创新”鼓励下几乎毫无节制的泛滥――这是最近正被质疑的“IT技术为何在中国过于发达?”一则。我这里则看到“资本-共产主义”模式的一则。

  后悔了吧?后悔了吧?上课不认真听,不认真记笔记,这些原理上课时老师肯定讲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