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老翁:一位国家礼品制作导师的忧虑

2018-06-13 11:31:2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老翁
点击:   评论: (查看)

  12月的一天上午,远在千里之外国际风筝之都潍坊的我,忽然接到浙江金华工艺美术大师叶道荣老先生的电话,听到他兴2016年匆匆地告诉我,当日下午央视一套《我有传家宝》栏目将播放录制他的竹艺生涯故事之后,一个草根篾匠,却能登上顶尖的大雅之堂?这消息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原来,近年来,第二节国际互联网大会和G20峰会竟然唯选他的作品摆放到习总领衔的与会各国首脑的餐桌和作为20家外国首脑和夫人的赠品了,故国内主流媒体央视一套自然将眼光盯上了他,特邀他和家人去北京专门录制了一个月时间的工艺节目。

  乖乖,叶道荣,我们的这位感情好过一般亲戚的、我父亲的挚友,我平素称谓其为叔的篾匠艺人,可谓成为世界名人了!我也为之感到自豪与荣光啊!

  我自此才发现,我对现年七十一虚岁的叶叔了解的太少,就如同在我身边有块发光的金子,却被我忽略不见。

  在我年幼依稀有记忆的时候,我就结识叶叔。

  1963年,才17虚岁的叶叔被招至国营浦江县工艺美术厂工作,学习竹编工艺。他虽仅有小学文化,但学艺的悟性很高,当年出师后,他就跟着并不安分的两名师兄离厂自谋生路,游走浦江与建德、桐庐三县交界地带的山村做篾匠手艺挣钱。

  叶叔与我父亲结缘的故事很简单,但情份却并不寻常。

  也就在1963年的年底腊月了,我父亲去同是建德管辖的姚村自然村走访战友黄伯,叶叔恰好正在黄伯家做活,他听我父亲是梓洲村人,就问我父亲,他的两个与他本打算同去梓洲村的、他却走散的师兄叫某某某的,是否在梓洲村做?那时,农村连个手摇电话都很少见,无法联系啊。

  我父亲答复,是有如此两位年轻篾匠在我们那边做活。他听后,就很高兴地请求明日就带他去我的老家梓洲村与他的师兄会合。

  我父亲生前回忆在姚村认识叶叔情景时说,那时,他年仅十七八,看上去稚气未脱,很腼腆,很老实,和大人说话自始自终都是脸红的。父亲当即喜欢上了他这位小伙子,并欣然邀请他去我们老家那边做活,并许诺他栖息我家。我家和叶叔的情缘就此拉开了序幕。

  叶叔在建德我老家一代乡村做篾匠的筚路蓝缕、艰辛从业的八个断续春秋年间,我们两家结下了深厚的亲友情谊,至今逢年过节,我们两家还总是往来恳亲。

  叶叔一开始几年都住我家,后来,他结婚生孩子了,他觉得不宜再两家合住,就提出要搬住它处。我父亲就为他安置到就位于我家一溪之隔的对面一生产队公屋里住下,我母亲平素总也不忘时不时给他家捧去烧好的菜肴品尝。

  叶叔在我老家周边的乡村从业期间,乡民们对其真可谓是有口皆碑。一把筛糠的竹编糠筛,其他篾匠全部要两工时间编制,但他却只要一工时间就完美编制,而工钱却只按一工的标准收费。“小手艺,大德行”,他至今践行他师傅对他的教诲。

  后来,叶叔又被浦江县工艺美术厂作为技术骨干重新召回,以他为主打制的各类竹编工艺品,在每届的“广交会”上均获得大额订单,产品远销日本及欧洲各国。他在该厂就业直至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国企改制并提前退休。

  叶叔在1995年曾经自办一家工艺美术小厂,有七八个老艺人职工,生意很红火,产品全部出口,但5年后实在碍于篾匠后继乏人,年轻人不愿意学此手艺,也只得关门停产。

  叶叔在其竹编生涯中的作品获奖次数实在太多,他自己都不愿意统计,各种全国性赛事金奖、银奖等奖牌和荣誉证书堆积如山,数不胜数。工艺美术大师、非遗文化传承人等各种荣誉称号也先后获得。

  光阴荏苒,时光流逝,我结识叶叔至今已有接近半个世纪的时间了。以前,我对他早年的印象已经很模糊,很淡漠,就记得他年轻时代的为人就很勤恳、很真诚,竹编手艺很娴熟、很精湛。然时至今日,他却成为我家亲友中可谓事业最有建树并值得骄傲的响当当的人物了。

  据中新社2015年12月16日图文报道, 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浙江乌镇启幕,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时尚前沿的科技盛宴,无处不见“小桥流水人家”的江南气息,包括摆放在习总为东道主的其他八国元首宴会桌上的“竹桥”。而这一座座古韵古香的“竹桥”就出自浙江浦江竹编老人叶道荣之手。

  这年10月下旬,69岁的叶叔应邀参加金华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展览会,精湛的手艺让参观的人们大开眼界。活动尚未结束,就有人打电话找到他,问其能否制作37座竹桥摆放在参会的各国领导的餐桌上?

  “我从来没去过乌镇,根本不知道乌镇的桥长什么样。”叶叔当时心想,虽然自己制作过无数竹编工艺品,却从未接触过竹桥的创作,“因为桥真的不大好做”。可一想到自己的作品能出现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他还是答应下来。

  过了几天,工作人员来到叶叔家,将一张拱桥照片递给了他,希望能“依样造桥”。他当即允诺用一个月制作好37座竹桥。 时间紧迫,任务特殊,叶叔便发动全家人和身边的徒弟,连日选材,漏液赶制。

  大到框架造型,小至桥墩位置、桥面颜色,为了交出最满意的作品,叶叔三次修改设计方案,最终在本月13日前将37座竹桥送至会场。

  由于叶叔作品在第二节世界互联网大会的成功展示,2016年9月初在杭州盛况空前、隆重举办的G20第十一次20国集团峰会,习总用以馈赠20国与会元首及夫人的礼品,竟然也选用了他亲手选材并指导编织的20套竹制“水滴状拎包”

  G20杭州峰会的20套竹制“水滴状拎包”编制任务,本交给安吉一家竹制品企业实施,但该企业在生产当中,技术和质量无法过关,叶叔临危受命,赶赴安吉亲自上山选砍竹子,到车间手把手指导编织,当这批竹制工艺品包拿到省里通过验收,并得到省领导的认可后,悬在他心上的石头也落地了。

  有着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和G20杭州峰会两次彪炳史册的竹制工艺作品业绩,叶叔成功了。去年十月,央视一套编导刘志卿飞临浦江,在浦江县委县府首要领导的陪同下,专程邀请他去京录制节目。

  叶叔的事迹在央视播出以后,各地竹艺项目特邀他去指导授课的活动接二连三,踏之纷来。今年4月,杭州余杭竹艺小镇建设,特来浦江邀请他去做教授,专门为他提供精美工作楼一栋,约定每月去该镇授课三、五天;桐庐外婆家餐饮集团开发的中国野马岭村项目,集团董事长吴国平多次高新邀请他去野马岭专门设计建造的竹艺作坊坐镇;就在我老翁撰稿的今天,他又应邀去丽水传授竹编之道了。

  浦江各级政府现在也给予叶叔传承竹编技艺的各方支持,今年初,还专门无偿划拨给他房舍和场地计400余平方米,作为竹编工作室用的场所。

  在叶叔竹编工作室的竹器展览室里,品种繁多,琳琅满目。餐具类15样,果盘类20多款,花篮类50余种,挂件8样,办公用具6样、竹包类20多种,竹7款、背篓5样、竹篮5样、小竹器挂件17种、竹烟盒5种、鸟笼3款、大花瓶4样,还有一个宽2.4米高2米的屏风,更为引人注目的事,他的竹编产品也与时俱进,与现代电灯相结合,还发明制作了竹编仿古民俗挂灯和台灯两样,共有三百余种款式近千件竹器。

  去年五月十日,我借去浦江办事之际,打电话约访叶叔,正在竹编工作室干活的他,高兴地远远出来迎接我和朋友五人,他陪我们在他的工作室里到处走走看看做介绍。与我同去的四位朋友真是大开眼界,并无比崇敬地也请求与他合影留念。

  临到分别之刻,我们才留意到,在他偌大的工作室房舍场地之内,陪伴他默默无声制作竹艺作品的,只有一位年纪看上去也在七旬左右的老者篾匠师傅,冷不丁,我们的内心顿时涌上一种莫名的失落和缺憾。

  叶叔看出了我们内心的波动,但他也相当的无奈。早在数年前,他就通过媒体呼吁并公布联系电话,他愿无偿举办培训班传授主编工艺,然却没有收到什么回应。

  今年5月中旬,叶叔忽然发我微信语音,告知我他在香港与成龙等明星一起。原来,年初成龙应上海同济大学的推荐,聘请叶叔为其在内的安徽蚌埠老家的“成龙环保艺术展示馆”竹编一条18米长的“腾龙”,叶叔欣然接受,并在5月13日将精致编制的这条“腾龙”运送落成到了该馆。

  ------

  叶叔大器晚成,值得高兴,但高兴之余,无论他本人还是他的亲友们也还是忧虑。因为,这改革开放三四十年来,人的勤劳特性在愈加衰退,再也没有年轻人愿意从事辛苦多多的篾匠或竹编职业了,根本收不到一个学徒。

  中国竹编,如此精美优秀的民间工艺或非遗文化,难道就如此后继乏人而眼睁睁地看着他失传吗?

  2018.5.1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