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张朝舫:现在的教育怎么啦

2018-06-12 14:39:52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张朝舫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是一个从事教育教学和教育管理三十七年的基层老教育工作者。退休后虽不在其位,但我时时都关心着我曾经呕心沥血过的教育,耳闻目睹教育之现状,我不断地问自己,“现在的教育怎么啦?”

  镜头一:经过批准的家教学校和各种培训班如雨后春笋般地兴起,到处都是,甚至连教育局的对面也赫然“屹立”一所一对一的培训机构的大牌子,双休日和寒暑假所有的家教学校和培训班座无虚席。

  镜头二:学生的书包由五十年代的书篮和书袋发展到现在的大背包和拖车,小学高年级的学生都用上了拖车书包,一个刚入学的一年级学生的书包所装的书和资料最少都有八斤多,在学生上学和放学的回家路上,爷爷奶奶背书包成了城市农村的一道风景线。

  镜头三:早上小学生七点二十前到校,初中生早上六点十分到校,早上“上班”最早的是送学生的爷爷奶奶们。

  镜头四:每一所学校旁边都有一个生意兴隆的个体书店,教辅资料基本都占了书店五分之四的柜台。

  镜头五:幼儿园大班儿童回家做家庭作业,拼音过关,除了二十以内的加减法过关外还有一百以内的整十加减法。

  镜头六:小学生放学后的书面家庭作业连一二年级的一般都做两个小时的时间......

  镜头七:小学生上学前视力好好的,读到了二年级就开始带上近视眼镜了,五六年级更多了。

  初三毕业年级和高中生最苦是全国人民都知道的事,我就不写了。

  《幼儿园工作规程》第五章第五条对幼儿教育的规定规定是“以游戏为基本活动,寓教育于各项活动之中。”第三十三条规定“幼儿园不得提前教授小学教育内容,不得开展任何违背幼儿身心发展规律的活动。”教育部印发的《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的第三条要求“零起点”教学;第四条要求不留作业,小学不留书面式家庭作业;第五要求规范考试,一至三年级不举行任何形式的考试。用这些规定,对照我上面列举的七个镜头所反映的问题,我们的各级教育官员情以何堪!

  为什么会出现国家的规定与教育现状如此之大的反差,一是国民受“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掠夺式”教育观念的影响很深。我之所以将“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教育观念冠以“掠夺式”三字,是因为提出这一教育观念人他们不是教育家,而是商人,他们的出发点是为了推销他们的教材,是为了招揽视听的家长学员,是为了办班,一句话是为了获得广大的商业市场,以赚取瓢满钵满的经济利益,同时,在这一教育观念的囚禁下,我们的儿童被知识过早地(有点从两岁就开始)剥去了童年的童趣和童真,从小就成了知识的奴隶。“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一观念是十分错误的。学习不是六十米和一百米的短跑,它是人生的一段长跑经历,是长跑就没有起跑线上的输赢,这种长跑拼的是意志和毅力,拼得是方法和习惯,它赢在接近终点的最后一段的冲刺。如果不是“天才”,如果过早地拼伤了体力和智力,最后可能一事无成。二是管理问题。多年来,我们的各级管理部门习惯于高高在上发文件,作指示,可是很少深入基层搞调查研究,搞检查督促,即或是下去,为了方便吃住,都是先电话(现在是网络)通知,什么时候、什么人到什么地方调研、检查,下面接到通知后就认真“准备”一番,就将教室的学校课表换成国家规定的课表,就通知学生将各种资料留在家里,学校领导又嘱咐班主任交代学生怎样回答检查组领导的提问,这样上级领导调研检查的结果是某某县市、某某学校“一切”都是按教育部的要求开展的教育教学。三是省、市县教育官员的外行化。最近十多年来,省市县的教育官员外行化特别严重,很多厅局长不说当过学校校长,甚至连一天老师都没当过,大多是乡镇和市县党政官员出任。教育是一门科学,教学既是一门科学又是技术和艺术,门外汉是不可能管理好现代教育教学的。这些领导往往是用他们已经习惯了的行政手段管理教育,尤其是市县教育领导,他们只知用时间加汗水的题海战术抓质量,不会遵循教育规律办教育。我记得2003年有一个高中老师和我在一起谈教育时,他曾问我,现在哪一个局长敢(不是能)到他们的学校给老师作报告,我当时感到十分遗憾!

  由于以上种种原因,我们的教育越来越与社会主义的教育宗旨背道而驰,仅就近视眼小学化而言,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在儿童的眼睛还处于发育阶段时,大量的家庭书面作业,让他们的眼睛不堪重负,和老师不知道学生在课堂教学的坐立读写姿势也是体育而不重视,如温总理当时视察北京某所中学时,坐在他周围的五个学生就有四个学生戴眼镜,而都是埋着脑袋写字,学生的眼睛能不近视吗!现在的教育是儿童一进幼儿园就绑在了学习的战车上,天天接触的就是学习学习再学习,失去了童年生活的快乐,幼儿园“毕业”进入小学,每天就是作业作业加作业,没有读书的时间,没有个性发展的空间,任老师按一个模子去加工,初中高中学生更不能自由发展,这样的教育,国家的未来还有前途吗?

  问题虽然严重,但不是不能抓好。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对中国的教育做出了宏伟的规划,方向已经指明,道路已经明确,方法和措施也已制定,关键就是靠各级教育官员创造性地坚决执行和落实。如教辅资料泛滥的问题,如果教育部的领导与文化出版发行的部门的领导协商,严格控制书号,没有书号,谁还敢编印发行,这么简单的事还那么难吗?要说难可能难在利益上。再如幼儿教育小学化,小学教育负重化,只要教育部把皇城脚下的教育管好,让皇城脚下的幼儿教育不小学化,皇城脚下的小学初中教育不时间加汗水,皇城脚下的教辅机构不雨后春笋,然后用铁腕手段抓好管好省和直辖市的教育,那省市县的教育部门还会将教育部的各种政策和指令当耳边风吗?

  毛主席曾说“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最讲认真”,只要教育的各级领导部门的领导认真,只要各级教育官员是内行,只要各级教育官员认真听习主席的话,我们的教育一定会办成人民满意的教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