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知青:吃人是阶级社会的通病——读《呐喊》有感

2018-06-05 09:40:39  来源:读书学习经历  作者:屯里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自序》讲述了自己的思想转变过程,原来以为医学可以救国,后来又认为文学可以救国。上医医国,草到医国方成要。

  对中西医的态度的转变。一个中医先生没有治好他父亲的病,这只能是个案,不能因此否定整个中医中药。可是学了西医,通过观看一部日本电影,内容是日本天皇部队活捉了一名为俄罗斯(沙皇)作探子的中国人,杀头时狂热的日本人高呼“乌拉!”而站在那里的中国留学生们却呆呆的、木木的无任何反应!“许多站在左右,一样是强壮的体格,而显出麻木的神情。“这级强烈地刺伤了他的爱国热情。又进一步发现,即使有了健壮的体魄还是免不了做亡国奴的命运,于是他决定弃医学文,医治人心。“庸医害性命,妙手著文章”用文化文学的方式来改变的人的精神面貌。

  当时中国人都生了那些思想意识方面的疾病?在鲁迅的作品中可以看得出来,中国社会各个阶层都已经是满目疮痍,病入膏肓了,无论是上层还是社会的底层从上到下都是有严重的社会疾病的,有的疾病已经很久了并不为人们所注意,基本是到了社会癌症晚期,有的基本没法医治了。

  全部作品共收录鲁迅创作的十五篇短篇小说。作品通过各种人物的塑造和描写深刻地揭露了半封建半殖民社会的黑暗与丑陋。充分展现了文学的社会性,阶级性和艺术性。

  封建迷信,文化娱乐活动,知识分子,高考重读生,待业青年,农民工,底层公务员社会兼职,欠薪,讨薪。维权,维稳。国外的讲学人员的生活。

  涉及到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妇女解放,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

  鲁迅对于辛亥革命还是有一个比较理性的认识的。辛亥革命只赶下台一个封建皇帝,但是还有更多的土皇帝没有被触及,推翻了满清王朝,建立起来的民主共和国里,出现了更多的军阀和地主武装和土匪武装。反对了封建主义,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毫无触及,中国社会依然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包括下层的官吏的社会还是依然如故,文化教育经济商业交通业也没有什么新的起色。

  但是鲁迅对社会现实的认识是从具体的方面一点一点地,分析和批判的,而不是高屋建瓴地居高临下的观察社会的,很自然不会有毛主席看社会那样的大视野,也不会从改变整个社会根本制度的角度来医治社会,他是从社会的种种痼疾顽症的诊断上,揭露社会的阴暗面的,社会的弊病是多方面的,但是如何医治,怎么才会有疗效,他认为改变人们的精神面貌是主要的,当然这也是必要的手段,但是他还不懂得笔杆子和枪杆子的相结合的重要性,也没有从政治和经济文化的辩证关系的角度认识社会。

  《狂人日记》通过狂人的嘴喊出了那个半封建本殖民地社会的本质,就是吃人。不仅是地主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吃人,穷人之间也在相互易血而食,人血馒头就是相互

  在《呐喊》中鲁迅曾多次提到咸亨酒店。小酒店就是餐饮业也是社会活动场所和信息中心。从咸亨酒店的生意规模,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出那时的商品的价格和餐饮服务行业的发展情况。酒的价格并不是很高的四文钱一碗,一文钱的一碟子蚕豆也是很便宜的。但是孔乙己还是付不起现金还要时常赊酒喝。人们有了各种新见闻都会在咸亨酒店里交流的。所以“莫谈国事”主要是指在这种场所。

  《明天》“妇女解放是社会解放的天然尺度”没有广大劳动妇女的解放就谈不到真正的解放。塑造了一个乡下妇女的勤劳、忍、富有爱心但又凄苦的悲剧形象,单四嫂,同中国封建社会的劳动妇女一样,处于社会的最底层,他们没有政治地位和经济地位,也没有没有文化,受着封建制度的重重压迫,命运不掌握在自己手里,他们只能把一切希望寄托的丈夫和孩子身上,但是对于单四嫂的希望则是一个接一个的破灭了,在旧社会根本就没有广大劳动妇女的什么希望。

  《一件小事》主要说明了个体劳动者阶层的可贵的品质,通过交通肇事直接反映了社会公德问题。

  《头发的故事》,改革总是从头开始的,辛亥革命一个突出的标志是男人都剪掉了辫子。此外在城乡的亿万群众中也就没有什么是发生了变化的。头发虽然革命了,不等于头脑革命,思想革命,封建主义的思想意识还是根深蒂固的。而对于改革也有相同之处,改革也是从头开始的,先是男人留起了长发,梳起了小辫子,害的学校老师三令五申不准男生留长发,但也是屡禁不止的,后来就是从头到脚从外而内都改了,内裤变成外裤,内衣成了外套,内衣外穿成了时尚。不仅是衣着的时尚,就是裸露也早已成了时髦。但是改革与辛亥革命不同,这一次是思想革命,意思形态的革命,资产阶级革了无产阶级的命。革命成功了,巩固革命的成果并不容易。有时比起革命来还要难的多,复辟与反复的斗争总是有反复性的。

  《风波》主要反映了复辟与反复辟的思想斗争。复辟势力一有机会就要回复原来失去的天堂。这是一切保守势力的通病。作品通过乡下人的对待辫子的态度的转变过程,即剪辫子,盘辫子,留辫子的变化过程从细节上详细地描写的复辟势力的顽固性和反动性。赵七爷这是代表着封建复辟势力的乡间基础。九斤老太,“一代不如一代”,辩证地看待这个典故,凡事都有两重性。九斤老太是守旧派的典型的代表。今不如昔的看问题总是具有片面性的,看不见今非昔比的一面,更看不见今已胜夕的一面,革命还不如不革命的好,认识不到社会革命的主流和本质属性,剪辫子只是复辟与反复辟斗争的标志,九斤老太则是复辟守旧势力的思想意识的代表。

  《故乡》

  阿Q是一个农民工形象,没有固定的工作,依靠干点临时被雇佣的工作,养活自己,也算是一个无产阶级分子,没有属于自己的住房,住的地方也是临时租借别人的房子。在啊Q身上既能体现劳动者的优点,被人概括为:“真能做”,也体现出个体劳动者的缺点,自由,散漫,没有组织观念,没有集体观念,不会团结别人,以看不起别人的心态来化解自己的懦弱。胆怯,虚弱,逆来顺受,没有反抗精神。善于转败为胜,善于自我安慰,有过分的泔水缸心理,把自己的失败,不得志都看做是一种胜利,精神上总是胜利的,混淆了事物本质之间的矛盾界限。但是这并不是什么民族的劣根性,而是封建社会制度造成的。民族的精神在于塑造不是天生就会有的。

  《孔乙己》是一个待业的落魄知识分子。既有封建时代知识分子的那种虚荣心理,也是一个穷困潦倒的无业青年。平时穿着一身书生才穿的长衫,以显得有知识与工农劳动群众有分别的,但是又总也不洗不换,更加显现出穷酸气味来,唯一可以用于谋生的工具文房四宝,喝醉酒时又不知丢到哪里去了。经常以喝酒的方式来化解心中的苦闷和无聊。就像今天的艺人喜欢吸毒一样,做梦都在幻想着人生能有个出彩的机会,可又总是处处出丑,丢尽了知识分子的颜面,作品深刻揭露了封建社会知识分子的地位和处境以及生活的窘态。

  《端午节》直接描写的是公务员兼职和教师讨薪的现象,说明那时的民生问题是多么的严重。

  《白光》这篇小说,塑造了一个深受封建科举教育和考试制度毒害的复读生连续十六次复读重考的凄苦形象,最后落榜终于追随着白光沉水自尽,结束了可怜而又悲剧的一生,小说深刻揭露了万恶的封建社会摧残人才的科举制度的黑暗与丑陋。

  《兔和猫》则是拟物的手法揭露了弱肉强食的社会现实。

  《鸭的喜剧》说明人与自然环境的关系。人能适应环境也可以改变环境,反之环境也会对人有所改造。

  《五猖会》描写了那时的一种社会活动,其实是官家与宗教寺庙联合举办的一种促销活动。类似于今天的某某搭台某某唱戏的商业化、产业化的促销一类的活动,本质上就是利用封建迷信公开骗取钱财的经济诈骗活动。

  《社戏》一篇,描述了那时的戏剧舞台的形式和内容,封建时代的文艺舞台无非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远离现实生活,脱离现实生活。

  读《狂人日记》

  狂人是一种什么人,从阶级分析的角度来理解狂人,就是与敌对阶级有不同世界观的人,敢于表达自己的思想言论有行动的人。鲁迅笔下的狂人是具有反封建、反传统、反阶级压迫敢于反抗的一类人。狂人不是狂妄之人,也不是疯狂之人,狂人是有理性的,有思想性的,有分析的,对社会现实看的清楚分析的透彻的人。狂人不等于语言狂妄,信口开河,胡言乱语,毫无根据的胡说,狂人不等于狂热,高烧不退的人,狂人也不是狂想之人。

  狂人是真狂不是装狂,假狂,癫狂,疯狂。装狂者本来不狂装扮成狂人来唬人,狂假狂危,假狂者非狂也,假狂具有欺骗性,是属于投机式的狂,癫狂属于持续性的发狂,但是狂的程度又不高的,疯狂是丧失理智的狂,心理有疾病的狂疯狂是一种强度较大的狂,疯狂是一种行为上的狂。

  鲁迅笔下的几种狂人是通过日记的方式来记录了狂人的狂言狂语的。仔细一分析,这些狂言狂语一点也不狂,都是发自内心的真心话,都是敢于写出来的一些真话而已。

  第一篇日记只不过用了一句指狗骂人的词汇,这也不过是用了一种普通的修辞方法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狂。

  一部阶级社会的历史就是一部阶级斗争的历史,就是一个阶级剥削压迫另一个阶级的历史,说白了就是人吃人的历史。封建主义统治阶级满口“仁义道德”本质是男盗女娼,用一句大白话来说就是吃人,这吃人二字说起来极不文明,也是统治阶级最为忌讳的字眼,只能是做得的,做得者是理所应当,但是说不得的,也是不可妄说的,说者即狂。所谓的狂,在封建统治阶级看来就是揭露了事物的真相,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在万恶的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食肉寝皮,易子而食。”是经常发生的事,也无需大惊小怪,吃人是正常的,被吃也是正常的,大声疾呼有人吃人了!才是反常的,就属于狂人才能叫的出来的怪声。

  第十二篇日记里写了一句“救救孩子”在封建社会敢于大声疾呼这句话的人的确是不多的,但是也不能算作发狂,吃孩子,或者孩子吃人,都应该抢救,孩子毕竟是为成年,受儿童法保护的。在封建社会吃孩子,变相吃孩子极普通,而富孩子吃穷人,在富贵人家也是极普通的,总之都是封建社会造成的,孩子还是要挽救的。否者长大成人也是害人虫一条。莫说封建社会就是特色社会富家孩子吃穷人的现象已经很普遍了。还是要挽救孩子的否者穷人也就 没有希望了。

  吃人是阶级社会必然出现的现象,而且吃法也在不断翻新,狂人也是一种必然的社会现象,哪里有剥削哪里就有反抗,反抗的形式也是多样的。不过,只要有反抗就必然会引起镇压,在阶级社会中人们会采取多种反抗形式反对吃人的,所以狂人也就多了起来,随着时代的变迁狂人的代名词也就多了起来,被精神病,被精神失常,突发性精神失常等都是新一代狂人的代名词。新生代的狂人比鲁迅笔下的狂人还要狂妄千百倍,各色狂人纷纷登场,那是因为还有吃人的现象,吃人的方式更为多样化的缘故。“周鼎铸饕餮,食人未咽殃及自身”。食人鼎就是古代的第一个狂人化身,周鼎就是告诫人们食人会不得好下场的。但是,由于剥削阶级的本质,食人的习性是不会改变的。狂人不仅还会写日记,而且会更加的疯狂,敢于引火自焚的,敢于与贪官同归于尽的狂大概就属于疯狂,谩骂开国领袖的狂属于猖狂,揭露卖国汉奸的狂则属于正义之狂,人们是愁也狂,喜也狂,在新的科技条件下又出现了几个网络上的狂人,狂言狂语,狂文连篇,让人看了愁喜交加,却看卖国愁何在,锄奸除恶喜欲狂。若要吃人者和狂人都消失,除非消灭剥削阶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