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少士心:驳“二手圣经”文

2018-06-05 11:15:3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少士心
点击:   评论: (查看)

  二手圣经《为何只有中国人能推动马克思主义?》发表后,匆匆浏览过,近两天看了网友道一人文章,受到启发,感觉文章有问题。除了道一人指出的谬误,还有以下含混。

  1.对马克思哲学理解为表象特征 2.拿哲学历史去解释社会历史

  关于第一点。二先生把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归为三大特征:1.物质财富极大丰富  2.社会关系高度和谐 3. 每个人自由而全面的发展 。当然还可以找出其他类似特征,不止仅此三项。当今资产阶级也可以把资本主义说成符合此三项特征,《共产党宣言》都承认资本主义社会焕发出的生产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比历代积累的总和都要多,到目前为止也是如此。如果按需分配,还没有任何国家达到这一水准,按二先生逻辑共产主义就成了梦,其它两项没有物质标准,是可以自我标榜的。

  马克思这样解释过共产主义吗?马克思哲学是以人的现实生活和历史去解析人的发展本质。马克思历史观是马克思哲学的另一个说法。马克思的理论令人信服,不是他把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将三者统一为一个完整的逻辑体系【二先生语句】,而是马克思依据劳动者的现实生活进行的哲学和经济学的解析,追踪历史,发掘出人类的发展本质:精神与物质自由结合​形成的劳动创造。马克思的真理来源于人的现实与历史生活,并非来自于构造的完整体系与逻辑。黑格尔哲学的逻辑体系比马克思哲学还要庞大、完整,但没有马克思哲学有说服力。

  马克思的真理从现实而来,以历史佐证。人类要从异化状态回归发展本质,也只能遵循人的唯物辩证法去劳动创造​,逐渐改变现实。共产主义即是理想也是现实生活的创造过程,把共产主义当做一种脱离现实的理想,这是犯了哲学家痼疾。在这个层面上,马克思在《形态》中把自己的哲学说成是实证历史科学,否定旧哲学的虚妄。

  二先生对历史的解说,脱离了马克思的历史观,以哲学历史来说明社会历史,这就显得怪异、牵强。冯友兰先生是哲学史家,也曾这般做过,但这种做法解释不通中国历史。中外许多哲学家都这么干过,到目前为止没有产生有说服力的理论,二先生这般努力恐怕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还有一点,二先生​将现实革命的实践放在了固有的理论之前,这个总结和认识是有问题的。二先生拿列宁做实例,从我们了解的列宁看,他具有深厚的哲学基础,并且依据现实生活对帝国主义做出了深刻剖析,他不把马克思主义看成是教条,而是沿着唯物辩证法进行了创造创新,把历史唯物主义发展到新阶段。二先生举例不合历史,从哲学和现代科学事实分析,意识观念是行动实践的先导。实践在意识之前,社会实践在理论之前只能是二先生的臆测,没有现实生活根据。这种理论为效果论的现实主义做装饰,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可能有革命的实践,充其量是重复行为或者是倒退。二先生的观点容易造成社会实践在意识、理论之前的解读。

  毛泽东也在二先生举例范围内。但中国人都知道,毛泽东自述在实践前,​苦苦追寻救国理论,最后寻找到共产主义,令他信服。此后结合中国社会实际,以哲学家的渊博发展创造了马克思主义,推动了中国革命取得了政权。毛泽东的经历无法支撑:将现实革命的实践放在了固有的理论之前的观点。不懂哲学和社会历史的实践家,不是僵化了马克思主义便是走了回头路,苏联戈尔巴乔夫就是鲜明的例子。

  二先生开宗明义:本文是从哲学框架探讨马克思主义在东西方发展路径的相关问题。从哲学框架上磋商,可能给人以启迪,但二先生要论证在东西方的路径,这就涉及到时间与空间的历史。哲学没有经济学做基础,没有马克思历史观做指导,能否正确说明历史和现实?​

  如果从哲学上探讨,对马克思哲学之核心唯物辩证法就得了解和清楚。唯物辩证法:人的意识与物质结合形成的创造,是改变现实和历史的推动力。​科学是人对自然的认识,在回归人类发展本质的运动中,属于人的辩证法意识和物质结合部分。在马克思哲学体系中这二者不是对立的,唯物辩证法是在认知的基础上改变现实,没有认知就无从改变。二先生却把二者视作不相容,把人的认知和价值观完全对立,这恐怕是把自然秩序当成了人类秩序,把物质自然本质当成了人类发展本质。

  ​二先生认为与以往任何科技创新不同,人工智能是一种否定分工的工具。这是把生产分工与哲学分工概念混淆了。马克思说的根本分工是指私有制产生后,生产资料拥有者把持精神劳动的专利,压迫被统治者进行物质劳动而言,即精神与物质劳动的分工、分离。人工智能解决了劳动者拥有生产资料所有权问题吗?马克思的《资本论》揭示了,资本私有制下生产力的发展,机器的发展只能加剧人的异化,劳动者走向动物而不是走向发展本质。“分工的增长是市场经济发展的逻辑基础”这句话是掐头去尾的独断,丢失了必要条件:生产资料私有制从形式逻辑来说,哲学与数学一样需要严谨,否则在不充分展示内涵的情况下容易沦为诡辩。二先生的文章充满似是而非的独断结论,看上去不像是哲学文章。

  ​下面这段摘录二先生文章结尾部分:“人的自由的路径

  与西方不同,中国哲学为人的解放和自由提供了另外一些思想。

  第一,人的解放是有条件的。与西方思想假设在自由解放问题是人人平等不同,中国哲学始终执拗的将人分为了君子和小人;认为一部分人因其人生态度不同,具备了解放自我的初始条件,君子必须通过自身的实践来解放自我,才能改变周围的环境。

  我认为这样的观点是非常有价值的,实际上后世的历史实践的过程当中,就可以看到,社会主义革命必须依赖共产党先锋队的作用,来带领人民群众解放,而人民群众是不可能通过自发的行为来谋得自身解放的;在哲学上,尼采也对人群中强者和弱者的道德和历史态度做出了区分,海德格尔对一系列问题的讨论,实际上也是基于对这个问题的考虑。”

  关于第一段,读过恩格斯《费尔巴哈-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的人,尤其是第四节,都知道费尔巴哈历史观就是小人君子分类观。说西方与中国不同,恐怕二先生眼界有问题,只看到自己想看的。

  关于第二段后半句问题更大,我特意用黑体标出。稍微了解一点现代哲学和历史的人都知道这种哲学与希特勒的纳粹哲学的渊源和联系。希特勒自己也坦承自己​是尼采的哲学继承人,海德格尔作为强弱者理论的宣扬者,留下了自己哲学的污点。西方把希特勒吸取的哲学糟粕与马克思的阶级斗争学说联系在一起,二先生居然提供这种观点上的联系,不知二先生是有心还是无意。中国是劳心者治人,希特勒是强者统治弱者。二先生不觉得自己认为有价值的观点与剥削阶级和法西斯哲学相近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