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刘同尘:批《软埋》是加“罪”吗?

2018-06-05 11:14:5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刘同尘
点击:   评论: (查看)

批《软埋》是加“罪”吗?是文革“套路”吗

——评《方方再次回应对<软埋>的恶意围攻》之六

  方方说:“老话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这个套路,经历过‘文革’,大家都清楚”,“文革阴魂却迟迟不散。经常的,它们集结而起”。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应是辞,不是词)。这句成语源于《左传·僖公十年》:“欲加之罪,其无辞乎?”。患:担心。辞:语言,指借口。要想给人横加罪名,还怕找不到借口?指以种种借口,随心所欲地诬害他人。

  随便给人加罪是诬害!批判《软埋》是加“罪”吗?为什么批判《软埋》?因为《软埋》写的是假土地改革的历史,它攻击、诽谤、否定土地改革,散布的观点是错误的,甚至是反动的,对我们的国家,对我们的民族,有害无益,必须批判,以正视听。

  批判你的张全景同志、赵可铭同志以及被你称为“极左分子”们,与你方方没有个人恩怨,可以说在《软埋》出笼之前,在批判你的“极左分子”中,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中国还有一位笔名叫方方的作家。批判你的人们与你方方无仇无怨,为什么诬害你?

  你方方写《软埋》不仅用小说发泄对共产党的仇恨,还有丰厚的收益,批判你的“极左分子”们,他们毫无收益,而是出于正义,维护革命历史,而且他们的批判文章只是发在网上,连报刊都上不了。即使在网上,各网站也是有选择的显视。

  你不仅写《软埋》发泄对共产党的仇恨,而且《软埋》出笼后,在《软埋》首发式上、在授奖仪式上、在接受众多采访中,我们看到你方方谈笑风生,春风得意的、变本加厉地发泄对共产党的仇恨,“你的脑袋应该长在自己的肩上”,大喊大叫:“我们不要软埋”!

  我们还看到:吹捧《软埋》、吹捧你方方的文章、访谈录,既发在网上,更发在报刊上。

  你和你的吹捧者们,嚣张地攻击、诽谤、否定土地改革,“极左分子”忍无可忍对你、对《软埋》奋起批判,是加“罪”吗?

  “文革”过去40多年了,方方还拿“文革”说事。

  赵磊说你“懦弱”,拿“‘文革’来威胁别人”。

  方方不仅是个懦弱者,还是个无知者。她说:“这个套路,经历过‘文革’,大家都清楚”。

  请问方方你“经历过‘文革’”吗?在“文革”中,你受过批判吗?你知道“文革”批判的“套路”吗?

  据了解你1955年出生,“文革”始于1966年,你才十一岁,最激烈的是1967、1968年,你只有十二、三岁,在“文革”中你有什么“经历”?

  张部长、赵将军和“极左分子”对你的批判是“文革”的“套路”吗?

  在“文革”中,我是被批判者,告诉你“文革”中批判的“套路”:

  第一,召开大会、小会进行面对面进行批判,被批判者站着,绝大多数时间是大弯腰;第二,被批判者只能按批判的内容进行检查,不准回应;第三,大会批、小会批,反复批。

  你若不相信我说的“套路”,你可以问问任何一位在“文革”中受过批判的同志。

  请问方方:张部长、赵将军和“极左分子”对你的批判,是“文革”的“套路”吗?

  恰恰相反,张部长、赵将军和“极左分子”对你的批判,是不见面的批判,你不但不检查,而且在撒泼、在蛮不讲理地回应!

  “文革阴魂却迟迟不散。经常的,它们集结而起”。

  所谓“文革阴魂却迟迟不散”,是说张部长、赵将军和“极左分子”对你的批判,是因为“文革”中坏人、坏事的影响,这是对批判者的侮辱!

  所谓“经常的,它们集结而起”,这是无中生有!请问在什么地方?什么事情上,因何“经常的,它们集结而起”?说话要有证据。

  张部长、赵将军和“极左分子”对你的批判,摆事说理,既不是对你的诬害“加罪”,更不是文革“套路”。请你以理回应。

  2018年5月23日星期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