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道一人:请求调查《环球时报》及“馒头男”胡锡进附议

2018-05-30 10:38:5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从“馒头男”看中国社会的浑沌现象

——请求调查《环球时报》及总编辑胡锡进附议

  一、《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引出的思考

  二、《旧金山会议》及《奶头战略》

  三、西方社会的“阴谋论”不必有,华人社会的“阴阳失调”可以有

  四、再论《莫学“乾隆下江南”》及《猴山结构》

  五、请求调查《环球时报》及总编辑胡锡进附议

  ×××××××××××××××××××××××××××××××××××××××

  一、《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引出的思考

  大家是否还记得十多年前发生的那件《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自由职业者胡戈对陈凯歌的《无极》、央视社会与法频道栏目的《中国法治报道》等进行了剪辑重排,取名《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放在了网上,竭尽无厘头、滑稽、搞笑、插科打诨。也就搏人一笑。

  未曾想这个举动立刻震怒了大导演陈凯歌,发誓起诉胡戈。后来的过程曲曲折折,我道一人并无兴趣,只从某网页摘录一下事件过程:

  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

  2005年12月18日胡戈决定改编《无极》

  2005年12月28日《馒头》制作完成

  2006年年初《馒头》在网络上蹿红

  2006年2月12日陈凯歌称已起诉胡戈

  2006年2月15日胡戈正式向陈凯歌道歉

  2006年2月16日胡戈在新浪博客发表声明

  2006年2月17日胡戈承认已和陈凯歌接触

  2006年2月19日央视称不会起诉胡戈

  2006年2月21日胡戈律师怀疑陈凯歌是否真告

  2006年2月28日中影表态对馒头绝不手软

  道一人对这个过程毫无兴趣,真正感兴趣的是“大导演何以第一时间如此震怒?”。就我们普通一般人设想,搏人一笑也就过去了;既使遭受奚落,心有愤懑,就我们普通一般人设身处地,忍也忍过去了!怎么可能面对公众发怒,并且如此盛怒?还要不要职业?还要不要谋生吃饭?

  大导演陈凯歌我是熟悉的。他爸爸参加1949年政权的建立,是位文艺工作者,曾拍摄《小兵张嘎》;“文革”时爸爸受批判,陈凯歌打了他爸爸一拳以示“划清界限”――这件事多少对道一人那代人产生震撼和同情:“文革”真是不得人心!!!害得亲情如此不堪。后来他被送入中国人民解放军部队栽培――那是那个时代标准模式:他们革命的父辈遭受批判,既使他本人也可能遭受株连,但依然被保送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部队;那时的参军可不象现在,那是政治绝对可靠的象征。

  陈凯歌毕竟基因中继承了爸爸的“文艺基因”,“文革”后也就从事拍电影等文艺工作。然而何以就这件事如此震怒?很长一段时间,道一人想呀想、猜呀猜;一会儿上网察看,一会儿再想呀想、猜呀猜,试图寻找最佳解释。

  比如他的片名《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是否哪个方面引起大导演的恶心联想,以至于第一时间引发震怒?又比如其中的内容是否歪曲了《无极》?甚至又比如,是否与大导演的某个基因有联系――别忘了,他爸爸真正的基因其实是个“武人”。陈凯歌的父亲陈怀皑早年在福建闹革命,被国民党政府通缉,后来转辗到四川江安国立戏剧专科学校学习、在香港电影公司做副导演,最后落脚华北解放区从事电影艺术工作。

  就他老爸闹革命到了被通缉程度,可知那“基因”中火烈性格,哪能不遗传给陈凯歌一丁点呢?至少为划清界限打的那一拳,就已足够证明了。

  然而想呀想、猜呀猜,逐渐排除法,最后落脚于片名《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似有蹊跷。将片名中“馒头”俩字替换成其他语词,看看有何心理反映。那一年也是道一人跳槽不久,工作轻松,有时间这类怪想。比如替换成“兰州拉面”形如《一碗兰州拉面引发的血案》,或者《一个新疆囊饼引发的血案》、《一个花瓶引发的血案》、《一场暴雨引发的血案》、《一个路由器引发的血案》、《一个仰视动作引发的血案》等等;或者将“血案”俩字替换成其他,比如替换成“疝气”形如《一个馒头引发的疝气》,或者《一个馒头引发的大洪水》、《一个馒头引发的上蹿下跳》等等。穷尽所有词语排列组合,似乎只有“馒头”俩字可能引发“大导演第一时间如此震怒?”――胡戈不知怎的真的摸到了老虎屁股。最后真的决定从“馒头”打开缺口,分析一下“大导演何以第一时间如此震怒?”。

  2010年上网后写了大量博客文章,800篇博文中相当篇幅与“馒头”、“肉丸”、“狮子头”现象有关――不解者还真以为道一人是哪处烹饪高手: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从黑到白、从里到外、从硬到软,从所有想得到的角度去分析“大导演第一时间震怒”与“馒头”究竟何种关系。连续好几年,想到一点就记下来,放到网上。

  我想:“馒头”那极具象征和暗示:白白的、圆润的、柔软细腻的、揉揉捏捏的状态和形状,是否一言中的陈大导演最为隐秘的心理?第一时间将之公诸于世――男人什么都不怕,就怕隐秘心理曝露于世,只要小手轻轻一捏男人就死掉。不信你上网察看,事件后不几日,就有若干动画片,其中一则:五、六只大白馒头――中间有红点点的那种馒头,围绕陈凯歌德的头像做顺时针绕行‘嘿!极具X暗示。

  是的!决定了,就做这个解释,甭管陈大导演同意不同意,我就这么决定了。

  ×××××××××××××××××××××××××××××××××××××××

  那时也换了个全新环境,不仅人际关系而且场所环境,更是直面一种全新的心理意识。

  新环境下人手一本笔记本电脑,令我诧异和不适的是屏幕上频繁出现的“小虎队”、“张国荣”、“都教授”这类港台韩日流阴雌化男性脸――看一眼就心房乱跳,久久才能心境平静继续工作。旧环境在国家政府机构,一般有这类爱好大家也都知晓,但那还半遮半掩不愿示人;新环境则完全堂而皇之、恐人不知,似乎都在“故意”互相攀比。很多同事就直接以这类港台韩日流阴雌化男性头像做屏保――其中许多自称“男孩”或“女孩”者其实老大不小,二十好几甚至三十好几!一眼望去整个办公环境、整个场所环境阴阳不分、雌雄不辨。每天一上班首先谈论的是昨晚《韩剧》、《日剧》剧情的发展,男角怎么了?女角怎么了?聊上好久十几分钟才进入工作状态。

  嘿!有位男士,孩子估计已调皮难教,而他竟也如此投入这每天的“开场聊”――起先还以为是瞎聊搅局,然而看他纠正其他人,估计昨晚他也守在屏幕旁关注《韩剧》、《日剧》的剧情发展;直到有一天某女士懊丧漏掉了某某两集,该男士说“我已下载宕下来,网上发给你”,我才恍然大悟。

  这全新环境很久才适应,至今难忘!面对的是完全不一样人群。其实整个华人民族的环境都在向那个方向渐变或骤变――你只要打开任何一个电视频道,就能明白其中含义!!!此前沉浸在自己酷爱的数理环境,完全没有异他的存在感――直至进入全新环境,猛然醒悟!

  二、《旧金山会议》及《奶头战略》

  1995年全球精英聚集旧金山参加了一场讨论,史称《旧金山会议》(参见本坛《国人着了他的道!20年了! 摧残中华民族的根基!无数国人正沉迷其中!(细思极恐)》)。会议极端神秘,至今尚未看到会议全文稿,只是以零星泄露的方式外传,更增添了一股子神秘。其中外泄透露一则所谓《奶头战略》,大意是:全球只需20%的人口即可维持文明发展,另外80%将成为无用的垃圾人口,纯粹浪费地球资源,应该从根子上解决这个问题,于是提出了许多设想和办法,《奶头战略》就是其中之一。

  该战略提出者是美国著名战略问题专家布热津斯基,战略大意是在80%人的嘴中塞一个“奶嘴”,使之安分守己,另外20%可以高枕无忧。“奶嘴”的形式有两种:第一种是发泄性娱乐,比如开放色情行业、鼓励暴力网络游戏、鼓动口水战;第二种是满足性游戏,比如拍摄大量的肥皂剧和偶像剧,大量报道明星丑闻,播放很多真人秀等大众娱乐节目。

  该战略提出后一年,美国时代周刊的封面上,出现了第一个以演员身份登上封面的中国人——巩俐。显然该战略的针对性不言而喻,全球80%的垃圾人口,至少50%在中国――也即全球40%的华人要被当做垃圾处置,只是不用第三帝国的焚尸炉而是嘴中含个布热津斯基“奶嘴”。

  阴谋论坚持者何新也曾提及这次会议。然而阴谋论是西方基督教文化的产物――他们的上帝就是最大的“阳谋者”而魔鬼就是最大的“阴谋者”;阴谋论在西方是自然而然的思维形式,华人宗教氛围不浓,阴谋论市场不大,一笑而过。特别道一人之类实务操作类阶层,你要他相信阴谋论,你首先要让他信服“可操作性”、“可过程性”。

  因此美国时代周刊封面上的“巩俐”可以有,《奶头战略》是否有?也许附会之说;真有那也许是个公然的阳谋战略,他就是要明目张胆的搞垮你,在时间箭头方向上搞垮你,等着瞧!我搞垮你。

  三、西方社会的“阴谋论”不必有,华人社会的“阴阳失调”可以有

  你看这个陈大导演,曾在部队服役,并且多少应该继承了他老爸“早年闹革命曾遭通缉”的凶悍个性,然而他的作品却充斥着“张国荣”之类阴雌相――他的《霸王别姬》就直接以张国荣做主角,在全华各地上演。他的每部作品恰好都能成为《奶头战略》的最好注脚,然而窃以为“馒头”一词倒是更恰如其分、更具象征和暗示,极为精细刻画出他的隐秘心理:揉捏华人,就象揉捏馒头那样揉捏华人;他潜意识中的物化心理,馒头状的,白白的、圆润的、柔软细腻的、揉揉捏捏的。他对女人可以这样在真实环境下实施“物化”,以他所处地位可以为所欲为;而男人的存在却档着他的道,于是只能以“艺术”的形式意淫一下。“第一时间如此震怒”正是胡戈不经意间揭密了他的隐秘心理,这个曾在部队服役男子的真实一面。一个军人!竟然潜藏这类隐秘心理,被小人物胡戈暴光,怎能不“第一时间如此震怒!”。

  ――类似陈凯歌这类强势人物却对张国荣这类阴雌相情有独钟,这个现象在中国非常普遍,极其普遍,但只可意会很难言传。仅仅个人心灵活动,那谁也不必干涉,青菜萝卜个人情趣;事实上他是超越个体心灵活动,一定要强加于社会,利用他们掌握的社会资源强加社会,否则这种“情有独钟”似乎缺乏情趣――正如“精日”分子如果关上门窗只在自家一亩三份地上穿戴皇军制服自我陶醉,那谁也不会干涉,但他们一定要在大庭广众下招摇过市,一定要招惹他人、刺激他人。

  ――但最终一定会遭到社会反击,胡戈只是以《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这类幽默的方式,到达一定的忍受极限,社会可能以更加激烈和绝情的方式回击之。我们以郭敬明现象来说明。

  ――来自四川自贡的少年郭敬明因《全国青少年作文大奖赛》走上发迹之路。然而种种原因似乎不受社会待见――也许他的体貌特征,也许他的身高体重,反正诸如此类,很难言说;但我看来问题似乎不在这儿,而在他证明自我价值、回击社会歧视的手段是否恰当。这个社会歧视比比皆是,然而应付得当可以挽回尊重,并且大大加倍。然而郭走了一条相背相反的道路。一条纯粹精英化道路:欧式会客厅、古典油画、巴黎气泡水、巴洛克吊灯,尽显奢华物欲。如果这仅仅个人物欲那也无关他人,但他一定要输出他的物质观、成功观以强加他人。并且左一个“我要用文章震死他们!”,右一个“我写出来给他们看!”,暴露出精神深处的病态,完全活在他人阴影中。

  ――受虐的病态与奢华物欲的两结合,必然会走上物化他人、奴役他人之路――以各种他能达到或拥有的手段去实施。终于在他2013年推出电影《小时代》时遭到社会的猛烈回击,作品遭到抵制、禁播。

  ――起因就其表面看,当时正值“中国梦”营造初期,《大时代》应该属于政治正确而《小时代》完全背离;然而前面我们已分析,真正的原因是受虐的病态与奢华物欲的两结合,造成他内心深处物化他人、报复社会的阴暗心灵――片中美女如云,只是他欧式会客厅、古典油画、巴黎气泡水、巴洛克吊灯的另一景致,并且通过《小时代》大肆渲染。因为此刻他已经非常有钱,并且已形成马太效应――“钱生钱”。

  ――就是这么个文艺青年,今天基本被社会打入冷宫,不再提起。然而我们来看看两位大佬、精英人物当初是如何对他情有独钟的。

  ――一位是前文化部长王蒙先生,另一位是著名的《环球时报》主笔胡锡进(笔名“单仁平”)

  ――王蒙:前文化部长,一个政治立场极其坚定的文化人,上世纪八十年代“反对xYabc自由化”期间著名旗手,此刻却对郭敬明情有独钟、宽容有加,不仅提携郭敬明加入中国作协,还多次为其背书,对其抄袭污点轻描淡写。当许多文化名人纷纷加入批判阵营,而他却一反常态,难得的抱有着一种包容的态度:所谓“《小时代》的特点就是它本不是一种非常艺术性的文学,相反的,它是考虑到某种文学消费,文化消费的需要”。看到了吗!仅仅“文化消费”就完全消解了他毕生的政治信念。此一例。

  ――胡锡进(笔名“单仁平”):《环球时报》总编。政治上讲究“中道”、“不偏”、“不激进”。然而对郭敬明或许偏爱有加、情有独钟。他说“郭敬明是在中国文化市场上摸爬滚打出来的最有人气青年作家之一”;更是“郭敬明无任何背景,崛起于草根。他还战胜了据说不到1米5的个头。因为这些,虽不认识他,但为他的成功高兴。我读过《悲伤逆流成河》,惊叹于他情感的细腻。我觉得他是分辨痛苦和快乐细致类型的“超人”,就像假如普通人只能分辨出5种红色,但有人能分辨出50种、500种。普通人可不要如此多愁善感,痛苦”。

  ――他笔触中矫揉造作的“中道”、“不偏”、“不激进”往往通过郭敬明式阴雌化形象暴露出真实人格倾向。大家一定不会忘记去年他的一篇《“鹿晗”现象及中国的和平与繁荣》引起社会争论,本人也以《“男性雌化”并不仅仅娱乐或自然所为--兼评篝火和单仁平两位关于“鹿晗”现象的争论》作为回应。

  ――在他“中道”、“不偏”、“不激进”观念中,郭敬明现象、鹿晗现象、《小时代》只不过都是“市场经济的产物”;不仅“市场经济的产物”,还被这位主笔三下五除二提升到“中国的和平与繁荣”高度。

  ――这位主笔对郭敬明、鹿晗之类阴雌化形象的情有独钟不仅从不掩饰并且一以贯之,并且通过他的《环球时报》广播影响。要知道《环球时报》的世界性影响、代表中国。他动辄代表中国分析世界格局和未来走向、指点大势迷津。“重炮射击”往往等待他的指令!

  ――前次本想在《“男性雌化”并不仅仅娱乐或自然所为--兼评篝火和单仁平两位关于“鹿晗”现象的争论》怼他一下,后来转念一想这位主笔有时似乎“左的可爱”――特别在民粹主义立场上,心肠就“软”了一半。我想今天还是实话实说一次:中国的强势精英化人物似乎对张国荣、郭敬明、都教授、鹿晗、梅兰芳这类古今中外男性雌化形象情有独钟;大都打着“艺术”的旗号。

  ――真的“艺术”吗?咱今天不妨文艺评论一下,是否还有其他意识?

  嘿!《无极》,不就太极、道、一、阴阳之类?

  片名《无极》倒是真的提醒了我,一连串的名词将我引向传统语境和传统思维;以前还不曾留意,最多也就掌故知识而已。中国历史一再呈现的“周期律”场景:阴阳失匹、阳盛之灾与阴盛之厄。我们读《三国演义》、《隋唐演义》、《七侠五义》、《小五义》、《水浒传》等古代名著以及明清笔记小说,描写天下大乱前夜总有“阴阳失匹”、“阳盛之灾 阴盛之厄”之类谶语出现。甚至还有天下大乱降临前夜,皇宫打开城门释放成千上万宫女到社会;“八国联军”攻城,华人士兵用女人的秽物从城头倾泻而下,这类看似极端迷信的行为。别管迷信不迷信,反正这件事在华人历史曾经周而复始上演,整个社会阴阳颠倒、雌雄莫辨,古人一再指出那是导致天下大乱的罪魁祸首,因此要用女人的秽物或者释放到社会的宫女之“阴”去调和天下大乱之“阳”。

  陈大导演的《无极》真的提醒了我:西方社会的“阴谋论”不必有,华人社会的“阴阳失调”可以有。那可是周而复始的“周期律”现象,美国著名战略问题专家布热津斯基的《奶头战略》也许只是中国“周期律”现象的注脚,只是阴错阳差附会说他是“阴谋论”。陈大导演的《无极》,成千上万不知名导演的《小虎队》,韩国进口的《韩流》,日本国进口的《日流》等等他们未必“阴谋论”产物,然而确实就是“周期律”下的产物。中国社会到了某个节点他一定会出现,“周期律”一定发生作用。古代社会没有这些但有其他形式,成千上万的“其他形式”构成了王朝覆灭前夜的一幕幕社会宏大场景。古人无知又迷信,说他是“阴阳失匹”、“阳盛之灾 阴盛之厄”,然后意图用女人的秽物去浇灭他,用释放的宫女去平衡他。可一切都已晚了,正如我们看到的历史。

  近现代历史学家每每描述中国古代王朝覆灭史,总不忘捎带一句“一代不如一代”的判语,然而究竟如何的“一代不如一代”?那时尚没有供视觉的资料;古人实证目测故有“阴阳失匹”、“阳盛之灾 阴盛之厄”之说,然而今人又不知如何性状。好在今天信息技术的迅猛发达,我们从可视媒体可以一睹“一代不如一代”真实状态,并将他传之历史。

  古人以“一阴一阳谓之道”来阐述正常社会应有状态,东亚及北亚社会受华夏观念影响,也以阴阳两分作为社会正常的标志,作为最高追求。我看西方社会的“上帝的归上帝 凯撒的归凯撒”虽然指称宗教与世俗应该井水不犯河水,然而进入他们的社会可以发现:其实本意就是确指社会如能“阴阳两分”必将呈现正常――这里道一人有专门叙说,放在搜狐空间。因此就社会本体,向往“一阴一阳谓之道”、“阴阳两分”是世界文明各国通例,不分东西南北,只是以各自的民族语言表述之。然而进入华人历史,阅读汗牛充栋、卷帙浩繁的文史资料可以发现:华人社会他自己却从未进入“一阴一阳谓之道”、“阴阳两分”的理想状态,而始终处于浑沌一片状、阴阳不分、雌雄莫辨。今天所述陈凯歌导演的《无极》、小人物胡戈的《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大陆少男少女心仪的“张国荣”那阴雌相,只是当下语言语句重述一遍历史而已,历史从未走出浑沌状;正如易中天教授在“CCTV10”讲课时惯常挂嘴边的口头禅:今天这个样子,其实以前也是这个样子。

  嗨!真的感谢陈大导演,让我进入哲学,并且一下进入中国古代哲学世界;以前只是课堂上的事情,只是试卷拿分的事情。

  四、再论《莫学“乾隆下江南”》及《猴山结构》

  我们昨天在《莫学“乾隆下江南”》一文讨论了“异化现象”:辛亥革命建立的秩序基本由南而北,但失败了;1949年建立的秩序是由北而南,符合中国历史大势。但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秩序建立者的后代们将触角大规模伸向南方,由此开启了一轮乱序周期。由此看出,之所以乱序,因为乱序行为得到秩序的保证――他们父辈建立1949秩序获得政权,血酬传代给了他们以保证。典型的异化现象。

  但文中仅仅讨论了经济领域现象,比如讨论了“红二代”和“官二代”大规模南下经商问题。事实上异化现象不仅仅体现在经济领域,而是各个领域、所有方面――昨天在那里其实已经为今天讨论埋下伏笔。我们今天所论就是另一个方面,系意识形态领域。

  陈凯歌与张国荣,王蒙及胡锡进与郭敬明,胡锡进与鹿晗,1949年以前的银行家及军阀们与梅兰芳,abcdefj与都教授…,等等此类组合像不像软硬搭配的“猴山结构”?――当然是心理层面的猴山结构。

  象极了!真的象极了!我们进入古代历史,这类心理层面的“猴山结构”弥漫于整个中国文化空间。

  ――以陈凯歌及其作品来分析:他的作品比如《无极》、《霸王别姬》、《风月》、《妖猫传》一股子馒头味、阴雌相。这类作品及其意境在东部汉族南北存在不同境遇,差别巨大,我们以中性客观眼光审视之。在北方地区受到更为严厉肃然对待,甚至陈凯歌本人在北方男性面前显得拘谨许多,不太敢放肆――不信现在网络时代,他的社会活动可以在网络海洋中搜寻。我也一再猜想:北方男性高、大、帅、猛,方方正正、有棱有角,使他难以进入揉揉捏捏意淫状态,只能到女人或者港台或韩国日本等地意淫一下张国荣这类形象?

  ――再比如一年前我们在《无法男性之躯得到的,怎么可能阴阳同体获取――致信“中共”有关部门》中也曾经提起一个现象:金星以人妖之躯公然、堂而皇之出现在意识形态控制如此严格的媒体上。长期观察下来,主要是上海等南方媒体,他要越过长江进入北方媒体就比登天还难――既使人妖金星他本身是北方人士。我们确实感受到北方媒体对这类人妖现象不依不饶,比南方确实严厉许多――你公然挑衅的话,走在大街上弄不好就被扇嘴巴;南方环境确实对人妖、雌化男现象宽容多了。

  ――事实上陈凯歌及其作品、人妖金星现象非常普遍,勾勒出一个非常普遍的文化模式,流行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的华人世界,也即:他们的父辈曾经参与建立了1949年政权,秩序由北而南实现;血酬传代,而他们自己及其作品一股子馒头味、阴雌相,很难在他们父辈建立政权的北方基地流行,只能偏南方以及港台或韩国日本地区向流行――北方男性的高、大、帅、猛,方方正正、有棱有角;北方女性的骄傲和贵气,使得他们意识形态深处很难揉捏北方人。这也是一种具体的猴山结构,南北方向的猴山结构――只不过表现在意识形态领域。

  至此可以给“馒头男”下个定义:一个残暴凶恶戾气,或者精英气的男性与一个具有显著阴雌相体貌特征的男性之间形成的一种心理关系,比如陈凯歌与张国荣之间,王蒙及胡锡进与郭敬明之间,胡锡进与鹿晗之间,1949年以前的银行家及军阀们与梅兰芳之间,abcdefj与都教授之间…。他不同于一般所称同性恋关系AA或者BB诸如此类――AA或者BB是一种特殊的性现象,他建立在个体生物生理学,或者心理学、性行为学基础之上;而“馒头男”现象建立在社会关系特别是借助强大的国家法权工具,他是猴山结构在个体之间的真实反映。

  比如我们看看上世纪“文革”结束至八十年代,艺术学院或电影学院招生,政治审查极为严格;女生可能降低一点,美貌因素可能更提升一点,男生政治审查尤为严格――这就是国家法权工具的具体运用。我们今天活跃在电影艺术领域的头面人物,大都那时走来。进入本世纪大有与香港本土结合的意味:资金方面、人员方面(比如香港导演参与大陆影视片创作拍摄)――似乎“洗钱”那样洗掉他们身上的印记,否认他们国家法权工具打上的烙印。这是不可以的――套一句流行语叫做“历史不可以虚无化!”。

  “馒头男”与“文艺男”存在十分密切的对应关系,简单说吧,好比一套办公人马屋外挂两块招牌――具体怎样的对应关系,其实十分复杂,有空就到道一人的“搜狐博客”坐坐,喝杯清茶。举个简单例子你就明白:古代中国政治官僚往往具有十分显著的“文艺细胞”――华人土地上的“文艺”往往给人一种蟑螂老鼠般的恶心,我们今天列举的如干男性大都与“文艺”脱不了干系!明白了吗?

  有空到道一人那儿坐坐,喝杯茶!

  五、请求调查《环球时报》及总编辑胡锡进附议

  这次爆出“暴走漫画”事件,引起社会公愤,当事人也已登门道歉并去烈士陵园凭吊谢罪。但舆论漩涡并未平静,又爆出《环球时报》为暴走漫画侮辱烈士洗白事件;本网站也刊出牛虻的《请中央纪委、监察部门查处《环球时报》及总编辑胡锡进违法行为》,我表示支持。

  就中国青年网新闻了解到:《环球时报》自称就“暴走漫画”事件“经过自己详细调查”,并有板有眼,实际上根本没有和董存瑞烈士任何家人接触过,仅凭着律师的一面之词;公然捏造董存瑞妹妹说话“…我们也需要‘暴走漫画’这样的平台日后多宣传宣传英雄事迹…”。

  我们在社会游走,五颜六色、稻梁谋、诸如此类难免此类发生;对待这类事情我们有时会大事化小说他是一次“失误”,严重时会说他“不敬业”甚至扯上职业道德“有问题”,更严重的话那就司法介入。然而《环球时报》及总编辑胡锡被社会怒怼,已不仅仅“稻梁谋”、“失误”、“不敬业”、“职业道德有问题”,他已完全属于另外一个领域,与意识形态有关的领域,与心理不健康有关并利用手中握有的便利权而施加社会。他捏造的“…我们也需要‘暴走漫画’这样的平台日后多宣传宣传英雄事迹…”其心理动机非常昭然:结合我们在正文多次揭示的现象――包括“对男性阴雌相的捧”,一而再、再而三,这次对羞辱烈士事件的洗白;一高调一低调,一捧一贬,其心理动机昭然若揭。

  中国没有宗教(或宗教不发达),很难以宗教的深邃透彻人性的阴暗心灵;但我们仍然不能放弃揭露!

  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前我们熟悉的英雄其“色彩”会消退、淡去;而狗熊孬种倒是很可能登上历史,占据历史话语舞台,扮演英雄。我参加左坛讨论两年来一直表达这类观点,从abcd到1234或者甲乙丙丁,从各个角度阐述这个观点――那怕这次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我也认为他仅仅延迟一下,延迟一下这个进程。这个进程一定会发生,快慢问题。

  对不起!我不是乌鸦嘴,没恶意!因为这是个规律,不独中国而是人类文化现象,不仅现在以前也是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政治内涵一定会淡化,而附加的文化内涵会逐步增加――也许与当初那个事件相去甚远,也即史学界所称“年代误植”。

  对不起!我不是乌鸦嘴,我只是一再强调“理智”、“智慧”的重要性。我是习道家学说的:道家强调“勇烈”和“强悍”品德的同时也强调“理智”和“智慧”,两者要平衡;甚至某种情况下这类品德更重要――对这类品德我在网上用一个隐喻“妈妈走了,以后全靠你自己!”来表示。

  今天我们更应该展示这样的品格,冷静的看待,以智慧的方式洞悉《环球时报》、胡锡进们的心灵深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