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迎春:论联系群众的前提——兼评《坚决克服脱离群众这一最大危险》

2018-05-18 16:40:0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迎春
点击:   评论: (查看)

 

坚决克服脱离群众这一最大危险

 

  5月13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中央党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员、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首席专家的文章,标题是《坚决克服脱离群众这一最大危险》(以下简称《文章》)。这个标题的立意基本正确,但是,文章的论述却完全没有涉及联系群众的正确前提。这个前提就是保持中国共产党正确的思想政治路线。离开中国共产的正确思想政治路线,谈“坚决克服脱离群众这一最大危险”,只能是一种主观意愿,只能是空谈。

  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取得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伟大成就,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在于密切联系群众,充分调动了群众的革命和建设的积极性。而共产党之所以能够调动群众革命和建设的积极性,原因全在于中国共产党坚持了正确的思想政治路线。所以,毛主席总结了中国共产党几十年的革命斗争经验,得出了“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科学论断。(引自《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3册    第242页)思想上政治上路线正确,共产党必然密切联系群众、充分调动群众革命和建设的积极性,从而取得伟大胜利;反之,路线不正确,就不可能密切联系群众,而且还会发展到与群众尖锐对立的地步,像原苏联共产党末期的状况。共产党取得胜利的经纬线,就是正确的思想政治路线和团结广大的群众这两条,而正确的思想政治路线则是团结广大群众的前提和灵魂。

  共产党的正确思想路线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根据马列主义对于当时社会阶级状况的科学分析,制定符合实际的敌、我、友政策,就是正确的政治路线。毛泽东运用马列主义,根据中国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实际情况,制定了共产党领导农民建立革命根据地,进行土地革命,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才可能联系群众,充分调动广大农民的革命积极性,取得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反之,共产党采取夺取中心城市的路线,就不可能联系群众,也不可能取得革命的胜利;新中国建立以后,毛泽东又运用马列主义分析了中国社会的经济、政治状况,制定了过渡时期“一化三改造”的路线,坚持农业集体化的道路,得到广大群众的拥护,取得了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胜利;以后,毛泽东根据国际国内的阶级斗争实际,总结出生产资料社会主义改造完成以后,社会上仍然存在阶级斗争和两条道路斗争的实际,制定了文化大革命的路线,反对资本主义复辟,反对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路线,密切联系了群众,充分调动了群众的积极性。由于国际国内社会资本主义势力强大,文化大革命暂时失败,走资派取得了领导权,在经济上实现了雇佣劳动制度的复辟,资本家成为占统治地位的阶级,在这种情况下,共产党还可能联系广大工农群众吗?不可能!只要看看走资派一个“减员增效”政策,“砸烂”了几千万工人的“铁饭碗”,把工人由主人重新改变为雇佣奴隶,还能够联系群众吗?当然不可能!“维稳”成为走资派的主要社会目标,就充分表明走资派不可能联系群众了,而成为群众的对立面了!也成为广大工人共产党员的对立面了!

  《文章》作者说:《坚决克服脱离群众这一最大危险》,是看到了当前中国共产党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但是,作者没有抓到问题的本质:思想政治路线的错误。走资本主义道路,必然脱离广大工农群众,走社会主义道路才可能联系工农群众,这才是脱离群众的症结所在。《文章》用大量篇幅论述脱离群众的危险性和联系群众的重大意义,而完全不涉及共产党的思想政治路线,是“言不及义”。尽管作者说了脱离群众的危险,但是,不改变思想政治路线,继续走资本主义道路,有关联系群众的论述,都不过是一大篇空话、废话,而不可能改变脱离群众的危险!只有改变思想政治路线,坚决走社会主义道路、重新回归毛泽东的路线,才能解决脱离群众的“最大”危险!  

  附录:

  坚决克服脱离群众这一最大危险

  2018-05-13 09:27 来源: 人民日报


  原标题:绝不能削弱党的最大政治优势

  坚决克服脱离群众这一最大危险(人们观察)

  习近平同志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以居安思危的强烈忧患意识告诫全党:深刻认识党面临的精神懈怠危险、能力不足危险、脱离群众危险、消极腐败危险的尖锐性和严峻性。在这“四大危险”中,脱离群众危险是我们党执政后的最大危险,也是新时代坚定不移全面从严治党必须着力解决的重大问题。为什么说脱离群众危险是我们党执政后的最大危险?这是因为它严重削弱密切联系群众这一我们党的最大政治优势,严重违背我们党的性质和宗旨。习近平同志指出:“只有回看走过的路、比较别人的路、远眺前行的路,弄清楚我们从哪儿来、往哪儿去,很多问题才能看得深、把得准。”在新时代克服脱离群众危险,我们也要有这样宏阔的视野、深邃的眼光。

  密切联系群众而不是脱离群众,是我们党能够克服艰难险阻、化险为夷,从胜利走向胜利的重要法宝和优良传统,充分体现了我们党的性质和宗旨,是一个用时间、经验和教训换来的真理性认识。1944年,毛泽东同志在《为人民服务》中言简意赅地指出了我们党的性质和宗旨:“我们的共产党和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是革命的队伍。我们这个队伍完全是为着解放人民的,是彻底地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1945年,毛泽东同志在党的七大政治报告中又深刻阐明了党与人民群众应该是什么样的关系。他指出:“我们共产党人区别于其他任何政党的又一个显著的标志,就是和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取得最密切的联系。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一刻也不脱离群众;一切从人民的利益出发,而不是从个人或小集团的利益出发;向人民负责和向党的领导机关负责的一致性;这些就是我们的出发点。”这些重要认识,是基于实践的真理性认识。

  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党成为长期执政的党。为了使党执政后永远践行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我们党在革命胜利之时向领导干部提出过三点要求:一是时刻不能脱离人民群众、自觉接受人民监督;二是永远不能骄傲自满、始终艰苦奋斗;三是时刻防范糖衣炮弹、永葆政治本色。我们党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离不开这三点,我们党要继续长期执政也离不开这三点,而这三点中的第一点就是不能脱离人民群众。正因为如此,党的十八大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加强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摆在突出位置,先后开展了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三严三实”专题教育、“两学一做”学习教育。这些学习教育活动无一不包含着密切联系人民群众的要求,从而使全面从严治党得到人民群众的衷心拥护和大力支持。

  绝不能脱离群众,这不仅是总结我们党的历史得出的真理性认识,也是审视古今中外历史得出的规律性认识。唐代诗人杜牧在《阿房宫赋》中既表达了他的深刻见解,又留下了他的困惑和不解:“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杜牧感叹历代王朝为何总是无法逃脱“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宿命。其实,在历史唯物主义者看来,是因为这些统治者根本就不能代表人民群众,而是站在人民群众的对立面残酷剥削和压迫人民群众,因而必然是要失败的,注定要被历史所抛弃。

  再回顾和分析世界上一些大党老党的失败,原因固然很复杂,但根本原因就是严重脱离人民群众,最为典型的例子就是苏共垮台。1991年时,尽管苏联的综合国力有所削弱,但其军事力量仍可与美国相匹敌,经济实力也强过多数发达国家。虽然苏联国内存在民族矛盾,但还不足以使其分崩离析。然而,苏联这个超级大国还是解体了,苏共这个大党还是垮台了。20多年后再来分析苏联解体,其原因我们可以看得更加清楚,根本原因就是严重脱离人民群众、得不到人民群众的支持。有两组数据特别令人警醒:一是1990年,苏联一报刊曾以“苏共代表谁”为题在部分群众中进行问卷调查。统计结果显示,认为苏共代表劳动人民的只占7%,认为代表工人的只占4%,认为代表全体党员的只占11%;二是苏共拥有20万党员时夺取了政权,拥有200万党员时打败了德国法西斯,而拥有2000万党员时却失去了政权。我们常说,基础不牢,地动山摇。严重脱离人民群众,得不到人民群众支持,必然要动摇共产党的执政基础,最终是要失败的。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就是逃脱不了这个历史逻辑的有力佐证。这些历史教训应引以为戒。

  97年前南湖的一条小船,由于人民群众的支持,今天变成了满载13亿多人驶向光辉彼岸的巨轮。97年来,我们党之所以能带领全国人民取得社会革命的一个又一个胜利,根本一点就在于党不断进行自我革命,始终保持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始终得到人民群众的衷心拥护。习近平同志指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成果,也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继续,必须一以贯之进行下去。”“要把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场伟大社会革命进行好,我们党必须勇于进行自我革命,把党建设得更加坚强有力。”推进党的自我革命,一个极为重要的落脚点就是克服脱离群众危险。习近平同志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十四条坚持”的基本方略,其中第二条就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它要求我们必须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坚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践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把党的群众路线贯彻到治国理政全部活动之中,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依靠人民创造历史伟业。广大党员、干部要始终密切联系群众,始终与人民群众心心相印、同甘共苦、团结奋斗。只有这样,我们党才能克服脱离群众危险,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出我们这一代共产党人的贡献。

  (作者为中央党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员、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首席专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