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刘琅:马克思创办《新莱茵报》的斗争

2018-05-07 17:42:24  来源:百韬网  作者:刘琅
点击:   评论: (查看)

  《新莱茵报》是德国1848-1849年革命时期民主派中无产阶级一翼的战斗机关报。

  马克思早在巴黎时就有了创办日报的想法,他打算通过报纸来广泛宣传和组织群众进行革命斗争。但筹办报纸并不是一帆风顺的。

  当时科伦的一些民主党人已在准备创办一家报纸,宣传的范围只限于科伦一个城市,并打算把马克思排挤到柏林去。马克思到达科伦后进行了紧张的活动,阐述他的办报主张,只用了二十四小时就争取了多数支持者,把办报的倡导权夺了过来。紧接着是设法为报纸筹集基金。原设想筹款三万塔勒,一半作为固定资金,一半作为活动资金,按五十塔勒一股向各界人士征集股金。马克思留在科伦,恩格斯到巴门,其他盟员分散到各地去筹集股金。但一个多月过去了,认股总数只有一千三百塔勒。恩格斯从巴门来信说:“认股的事,在这里很少希望。……连激进的资产者都把我们看成是他们的未来的主要敌人,不愿意把武器交到我们手里,因为我们很快会把它掉转过来反对他们自己。”信中还讲到:“从我的老头那里根本什么也弄不到……他宁愿叫我们吃一千颗子弹,也不会送给我们一千塔勒。”恩格斯不得不从父亲给的生活费中挤出几百塔勒,并千方百计找人认了十四股。马克思也从父亲的遗产中拿出一笔钱,加上通过征求订户收到的订费,总共筹集到了一万三千塔勒,勉强解决了出版报纸的资金问题。

  尽管遭到当局的种种迫害和阻挠,《新莱茵报》还是英勇地捍卫了革命民主主义的利益,捍卫了无产阶级的利益。

  由于《新莱茵报》始终坚持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和支持一切民族的解放斗争,它赢得了广大人民和坚定的民主派的信任。三个月内它的印数就达到了五千份,这是当时德国极少数几家报纸才能达到的数字。同时它的鲜明的政治立场也自然引来了德国封建势力和大资产阶级的敌视和迫害。创刊号的文章激烈反对资产阶级议会这个“清谈馆”的行径,使一半资产阶级股东退出。剩下的一半股东由于马克思坚决支持巴黎工人六月起义也全部退出了。7月6日科伦法院传讯马克思,控告他侮辱国家官吏和警政人员,搜查了报纸编辑部。8月初科伦警察厅通知马克思,科伦市政当局不承认他是“普鲁士臣民”,妄图再次把他驱逐出境。9月26日科伦实行戒严,《新莱茵报》同其他民主派报纸被勒令停刊。

  马克思、恩格斯和他们的战友经过种种努力,使报纸于10月12日复刊。11月14日马克思再次被法院传讯。1849年2月初普鲁士政府又接连两次控告马克思危害国家。马克思在法庭上义正辞严,始终为《新莱茵报》的文章进行辩护,无情地揭露反动政府的种种无耻的迫害,大声宣称“目前报刊的首要任务是摧毁现存制度的一切基础”!不仅如此,马克思的信件被非法截拆,警察和便衣对他跟踪盯梢,写匿名信进行威胁等等。《新莱茵报》编辑部的其他成员也受到种种迫害。

  1849年5月,普鲁士反动政府相继镇压了德累斯顿、爱北斐特等地的人民起义后,立即把刺刀对准了《新莱茵报》。反动政府先对恩格斯发出了通缉令,当马克思刚从外地回到科伦时,驱逐令已经等着他了。紧接着德朗克和维尔特被驱逐,威廉.沃尔弗和斐.沃尔弗被通缉。《新莱茵报》不得不在5月19日出了它的最后一号就停刊了。这最后一号是用红色油墨印刷的,发行了数千份。它庄严告别读者:“《新莱茵报》的编辑们在向你们告别的时候,对你们给予他们的同情表示衷心的感谢。无论何时何地,他们的最后一句话始终将是:工人阶级的解放!”

  《新莱茵报》在这场激烈的革命风暴中“真正像榴弹一样”打击了敌人,严酷地鞭挞了一切反动派和革命的叛徒,坚毅地捍卫了无产阶级的利益。它即使在退却时也是带着自己的枪枝,奏着军乐,高举着红色的旗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