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宁可抗日死:把落后当典型,中华民族的奇耻大辱

2018-04-30 09:44:0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宁可抗日死
点击:   评论: (查看)

  中华民族是一个勤劳勇敢的满足,中华民族更是一个礼仪之邦,是一个讲究礼义廉耻的民族。中华民族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知道什么是真理,什么是谬误,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知道什么是光荣,什么是耻辱,这就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形成的社会伦理道德的基础。这个社会伦理道德的基础,在伟大的毛泽东时代得到了更好的发扬光大。

  在伟大的毛泽东时代,中国人民都是树先进英雄模范人物为典型,都是以勤俭节约吃苦耐劳,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大公无私无私奉献,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等等等等为榜样,都是以为国家为民族做出过重大贡献的先进模范单位为楷模,因此中华民族有了像杨开慧,夏明翰,向警予,方志敏,刘胡兰,董存瑞,邱少云,黄继光,杨根思,雷锋,王杰,欧阳海,刘英俊,王进喜,陈永贵,钱学森,邓稼先,等等等等千千万万的人民英雄,有了像大庆,大寨,人民解放军这样的模范单位和英雄群体。就是在旧社会在几千年的中国封建社会,中国人民也无不是以好的正义的善良的智慧的作为典型或自己心目中的英雄,比如,鲁班,华佗,诸葛亮,关羽,孔融,花木兰,岳飞,穆桂英,杨家将等等等等。在中国以往的社会,中国人民从来都没有把反动的,错误的,落后的作为典型,作为社会的楷模。

  但是,在三十多年前,这一切被颠倒了过来,中华民族的伦理标准被彻底颠覆了。中华民族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落后倒退的典型,这就是所谓的农村改革的典型小岗村。

  小岗村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典型呢?百度小岗村村情简介介绍,小岗村位于凤阳县东部的小溪河镇,“大包干”前隶属于梨园公社,当时仅仅是一个有20户、115人的著名的小岗村十八个红手印生产队,以“吃粮靠返销、用钱靠救济、生产靠贷款”的“三靠村”而闻名。

  人民网大于网友在他的[研究小岗]系列文章中有这样的描述,

  ——在《农民严宏昌的30年》(http://www.sina.com.cn 2008年10月16日12:32 人民网)中,还有这样一段:“这里太穷,基本上每年11月一入冬,政府就必须提供救济粮,持续至次年的夏收季节。

  ——在研究中,我感到小岗村人除了自私自利不团结外,另一个特点就是懒。举一个例子就可以知道他们懒到什么程度。在央视《重访小岗村》的节目中,大包干带头人严宏昌说:“当时牛房四周的牛粪,十几年都没有人挑过一挑子,在生产队的时候根本没有人去挑,结果一听说点花生马上就要开始了,地分到户了,整个牛房四圈的牛粪挖得特别深,连墙头的墙土,都被老百姓挑到田里去了。”

  ——严俊昌说:“队长哨子吹破嘴,催人下地跑断腿,喊了半天人半数,到了地里鬼混鬼。晚上工,早下工,到了地里磨洋工”,“要饭要惯了,不肯干活,还是出去要饭;家里有半劳动力就不让他们下地,这块斗红了眼的地方,两三户在一起也是‘捣’”。搞集体生产“难缠”,分了田单干一样“难缠”。县委宣传部的工作人员对记者直言不讳:“小岗村民平均每半年思想就波动一次,都是见过大阵仗的”。县委说村子人口少,两个生产队并成一个小岗村上面好支持,这样可以让小岗早点富起来,上面下来视察比较好看。因为有的不同意,县委开群众会说,如果同意的话,上面农业税什么的啥也不收。这样群众就都同意了,1993年,小岗村就取消了农业税。官方开始派外地干部到小岗当“村长”。这个“改革第一村”结束了自我管理的时代,不再“岗人治岗”。而一些历史遗留问题,如村内的宗族矛盾也逐渐公开化,引发内耗。“大包干”之前的要饭村又成了官方的头疼村。到1997年上半年,小岗人还装不起一部电话。严德友称包产到户之后的农村已经处于“一盘散沙”的地步。记者问严俊昌:“如果让你再干村长,你能把小岗干起来?”严沉默半天后回答:“不能,大包干把人心分散了。”(来源:《父辈的旗帜》http://www.sina.com.cn 《人物》杂志)

  ——在《长子严余山:梦想继承者》(来源:http://www.sina.com.cn 人民网)中我发现有这么一段,写的是严宏昌大儿子严余山出生后的情况,内容如下:

  ——严家“添丁加口”的喜庆气氛很快就被一连串鸡毛蒜皮的家庭纠纷给破坏了。先是严余山的二叔严付昌,开始对当时这种大锅饭式的大家庭生活模式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严家老二和严宏昌的性格迥异,他没念过书,有事放不住,心里想什么嘴里就说出来了。他认为,老大成天在外面干私活,老大媳妇又在外讨饭,却要占用他们的工分,跟大家一起分粮食吃。对于小叔子的挤兑,段永霞心里也无比委屈,她觉得自己虽然没种田,乞讨回来的口粮却养活了自己和小孩,也是给大家分担了压力。

  ——严余山的出世显然加剧了资源紧张下的这种情绪,这个大家庭的争吵开始日渐频繁。严余山祖父的身体已显衰老,对家庭、对众多子女的控制力明显大不如从前。

  ——有一回,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严余山3岁的姐姐在玩闹中把小桌子推倒了,打翻的粥溢得家里四处都是。脾气暴躁的严付昌终于把怨气出在了自己的侄女儿身上,他怒不可遏地向这个3岁的小女孩吼起来,还当着兄嫂的面恐吓她说:“当心我摔死你。”这实在伤了段永霞的心,这个外柔内刚的女人也爆发了。“分家吧。”她高声回击小叔子说,“我和宏昌两个人养个小孩,难道还会养不起吗?”

  一位研究三农的专家,张德元,2004年去了一趟小岗村,听到了这样的另类说法:附近的村民们似乎对小岗没有好感。听到最多的说法是,小岗之所以发展不上去,是因为小岗人不团结,缺乏凝聚力。邻村的一位支部书记说起了他对小岗大包干的看法,1978年,最初各个生产队都是在搞“包产到组”,即把生产队划分为几个组,虽然生产单位缩小了,但“组”仍然是集体,没有违背社会主义公有制原则,容易得到政府的认可。小岗生产队(当时小岗是个生产队,后来为了弘扬小岗精神,政府把小岗扩编为村)因为家族因素作怪,内部不团结,分了几次组也未分出个结果来,亲兄弟都拢不一起,最后严俊昌出于无奈,就对大家说,既然你们谁和谁都干不到一起,那就分到户吧。

  无独有偶。中国青年报的记者是这样报道的:1978年初,凤阳县乃至安徽省尝试“包干到组”,小岗人也满怀兴趣的把20户人家分成4个组。没干多久,组里就产生了矛盾,于是每个组又分“叉”,全队分成8个小组。每组只有两至3户,差不多都是父子组、兄弟组。但没干几天又有吵架的,还是干不好。一天夜晚,生产队召开社员会议。穷疯了的社员提议:这样干不好,干脆包干到户。大家最终拟订3条意见:1、夏秋两季打的头场粮食要先把国家公粮和集体提留交齐;2、明组暗户,瞒上不瞒下;3、如果队长因此犯法坐牢,他家的活由全队包下来,小孩由全队养到18岁。到会的18户户主赌咒发誓按下红手印。这就是震惊全国的“大包干”。 (五香狼 《[三农]小岗村的数据与事实真相--为什么老实巴交的农民要说谎? 》

  亿万农民六大创新推进30年农村改革,2008年10月09日 08:56:53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1978年前的小岗村,有115人、550多亩耕地,按说人均耕地远超出了安徽省的平均值。正如严宏昌所说的那样:“我就不信这个邪!这么厚的黄土还养活不了几个人?在1966年至1978年间吃国家返销粮23万斤,摁手印的18户家家都有乞讨的历史。如果连小岗这样专业种粮的人都挨饿,那么农村以外的人怎么活命呢?”

  这就是小岗村的历史,一个极度自私自利懒惰兄弟不和的少有的农村的历史,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居然在1966年至1978年间吃国家返销粮23万斤。小岗村的自然条件和生产条件,在全国都是比较好的,但是,小岗村人居然不能自己养活自己,如果全国的农民都像他们,中国人恐怕早就死绝了。

  分田单干就是改革吗?那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社会算什么?中国共产党人带领人民走人民公社集体化的道路又算什么?把落后当典型,把倒退当进步,让中华民族蒙羞,让当代中国蒙羞,让子孙后代蒙羞,更让中国共产党人蒙羞。

  颠覆中国共产党人的优良传统和作风,颠覆中华民族社会伦理道德,就是改开的理论基础。2009-12-1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