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道一人:再评新加坡宁波学者郑永年的“强人政治”论

2018-04-15 10:04:3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确实新加坡宁波学者郑永年先生给人的一贯印象是:对“强人政治”情有独钟,纵观其网络公布的所有论述,他对“强人政治”从两个方向进行了论述,一个是否定的方向,另一个是肯定的方向。就其否定的方向,我们前次在《评郑永年的“强人普京不如中国县长”》一文进行了回顾,并大胆怀疑其思维方式存在问题,有误导华人之嫌;就其肯定的方面:他对中国大陆三十多年来的改革开放取得的成就给以高度赞许,并就其杰出人物发挥的独特作用进行了分析,基于肯定、期于厚望。

  但人们还是不难发现,他在否定西方政治模式适合于中国的同时,并未就中国独特的历史作用而“强人政治”的其中合理性给予证明;也未就华俄两国如此相似的庞大结构(多民族、多种族、多血缘、多文化,地缘政治多元而牵一发动全局),何以采用不同的叙说逻辑和标准――他们那儿是“强人而弱国”,而我们这儿却是“国家稳定在于强人”――给予证明。这多少与普通人的思维抵牾。

  人们确实弄不明白其中原理,也弄不明白郑永年先生的思维逻辑,有时不得不怀疑郑永年先生的“强人政治”存在“选择性”之嫌?比如一再看到其以小比大思维逻辑,以李光耀、新加坡来比附中国。然而这是不能比的,小学毕业生也懂得其中原理。

  ――东南亚的“强人政治”模式无非两种典型:建立在血缘家族基础上的统治类型比如新加坡、泰国等;建立在军队武官实权基础上的民主类型比如印尼等国。然而无论“强人政治”模式、社会主义模式抑或西方政体模式,东南亚政治全都高度受制于外部影响,从远古的印度影响到古代的印度与华夏双重影响,再到后来的伊斯兰和西方的相继而至,无不如此,几乎见不到独立政治。新加坡也不例外,估计100年后大致如此,再100年、再再100年很可能依然如此;华人怎么去模仿他的“强人政治”?前些天旁听一个讲座,说是宋以后中国的儒家中心转移到了“贵州”,因为贵州出了个圣人“王阳明”还有“龙场悟道”,宋以后就是贵州引领中国的儒家文明――我赶紧买了一套书、捐些款项下课走人;弹丸之地新加坡是否类似情况,也于上世纪大陆“改革开放”后引领华夏文明?“改革开放”也要与“龙场悟道”一样成为华夏文明的转折点?新加坡宁波学者郑永年成为这个历史的见证和叙说者?

  我们前次在《评郑永年的“强人普京不如中国县长”》也重点强调:中国历史大势是由北而南建立秩序,这个方向一旦弄反,他将得不偿失,将以百倍的沉重付出去纠正那一丁点的JDP利益;而他动辄“强人普京不如中国县长”,却少见“强人李光耀不如中国县长”。“强人普京不如中国县长”与“强人李光耀不如中国县长”,哪一个更符合事实?我心底里更愿意相信专家郑永年,可他总是给人“选择性”之嫌而鲜有真理分析。

  郑永年先生厚爱华人,懂得华人心思,懂得华人的强人情结,翘盼强人出世;十多年来郑先生在中国大陆指名道姓钦点过几位“强人”,说说看呐!郑先生的“强人”究竟怎么个“强”法?你倒是给一个普遍标准,让俺一般大众也能长一付眼睛识别若干个!道一人是不是也算郑先生眼眶中的“强人”一个呢?不能厚此薄彼吧?

  嗨!如果真是宁波学者,我道一人也经常共事,怒火中烧难以抑制时,头顶拍两下,肩膀打两下消消气也使得,兄弟嘛没有隔夜仇;可他毕竟新加坡人,虽然也是华人,毕竟外国人,礼貌还得首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