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三峡人家:“资本主义崩溃论”与“社会主义崩溃论”的较量

2018-04-14 14:04:4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三峡人家
点击:   评论: (查看)

  首先说明,“崩溃论”与“崩溃边缘论”只是“崩溃”程度上的区别,而“崩溃论”与“危机论”是同义语。所以这三个词语在本文中当作同义语使用。所谓“崩溃”是指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的完全破坏,是指一个事物的毁灭性的垮台,而不是指一般性的挫折。 虽然马克思主义首先使用这些词语来说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规律,但是后来资产阶级、x正主义也同样使用它来攻击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因此它具有鲜明阶级性和针对性。

  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提出了危机论或崩溃论,那是指的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必然促使资本主义社会的崩溃,我们把它称作“资本主义崩溃论”。他们是这样论述的:“几十年来的工业和商业的历史,只不过是现代生产力反抗现代生产关系、反抗作为资产阶级及其统治的存在条件的所有制关系的历史。要证明这一点,只要指出在周期性的循环中愈来愈危及整个资产阶级社会生存的商业危机就够了。在商业危机期间,总是不仅有很大一部分制成的产品被毁灭掉,而且有很大一部分已经造成的生产力被毁灭掉。……资产阶级用什么办法来克服这种危机呢?一方面不得不大量消灭生产力,另一方面夺取新的市场,更加彻底地利用旧市场。这究竟是怎样一种办法呢?这不过是资产阶级准备更全面更猛烈的危机的办法,不过是使防止危机的手段愈来愈少的办法。”(《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第256——257页)于是他们得出结论:“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同上第263页) 正是马克思恩格斯看到了资本主义社会必然崩溃的历史发展规律,才号召世界无产阶级起来革命,推翻资产阶级统治,建立无产阶级专政,为世界人民指出了历史前进的方向。从这个意义上说,马克思主义就是关于资本主义必然崩溃,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主义。这是“资本主义崩溃论”的来历。一百多年来的历史事实,证明了马克思主义的英明远见,2008年以来的资本主义总危机的到来更证明了马克思主义的正确,中国复辟资本主义后危机也开始显现,也正在进一步证明马克思主义论断的正确。 可是马克思主义的叛徒——国际x正主义者们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公然否定资本主义必然崩溃的科学结论。列宁在《马克思主义与x正主义》一文中痛斥了这种谬论:“在危机论和崩溃论的问题上,x正主义的情况更糟。只有在极短的时间内,只有最近视的人,才会在几年的工业高涨和繁荣的影响下,就想改造马克思学说的基础。危机的时代并没有过去,这是客观事实很快就向x正主义者表明了的事实:在繁荣之后,接着来了危机。个别危机的形式、次序和情景是改变了,但是危机仍然是资本主义制度不可避免的部分。卡特尔和托拉斯把生产统一起来了,但是大家都看到,它们又同时使生产的无政府状态变本加厉,使无产阶级的生活更加没有保障,资本的压迫更加严重,从而使阶级矛盾尖锐到空前的程度。最新的巨型托拉斯恰恰特别显著、特别广泛地表明资本主义正在走向崩溃,无论就每次政治危机和经济危机来说,或者就整个资本主义制度完全崩溃来说都是如此。”(《列宁选集》第二卷第259页)在此,列宁批判了伯恩施坦、考茨基等x正主义者否定“资本主义崩溃论”,背叛无产阶级革命、妄图“x正”马克思主义学说的罪行。 只要阶级和阶级斗争存在,马克思主义同x正主义的斗争就不会完结。现代中国的x正主义的祖师爷们却继承伯恩施坦、考茨基的衣缽,否认资本主义必然崩溃的科学结论,公然无耻地讴歌日本资本主义的“长生不老”,誓言与美帝国主义“扬帆远航”;不仅如此,还更进了一步,反过来胡说社会主义已经崩溃了。比起伯恩施坦和考茨基来,可谓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1978年2月26日华gf在第五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说:“从1974年到1976年,由于srb”的干扰破坏,全国大约损失工业总产值1000亿元,钢产量2800万吨,财政收入400亿元,整个国民经济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在一些地区和部门,由于“srb”的支持、包庇和纵容,坏人当权,工厂停工停产,农村分田单干,贪污盗窃、投机倒把盛行,阶级敌人活动猖獗,没有改造好的地富反坏反攻倒算,有的地方甚至出现了资本主义复b的严重局面。” 1978年3月18日,d在全国科学大会开幕词中说:“‘srb’胡说什么‘四个现代化实现之日,就是资本主义复辟之时’,疯狂进行破坏,使我国国民经济一度濒于崩溃的边缘,科学技术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愈拉愈大。” 1979年1月6日,胡乔木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全院大会上做报告说:“到了1976年又受到‘srb’在所谓反击右倾翻案风的名义下进行的一次更加疯狂的破坏。这次破坏越过了历史上历次的破坏,使国民经济达到了崩溃的边缘。”[10]这些说法,明显地是前面华gf说法的延续。

  以后,“崩溃边缘论”开始发展为对整个“wg”时期10年的评价。有论者说:“从总体上看,整个国民经济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席宣、金春明:《“文化大革命”简史》第349、352页,中共党史出版社,1996年出版) 这样,“崩溃边缘论”就成为一些人否定文化大革命的口头蝉,也成为私yh重要理论支柱。所谓“崩溃的边缘”,骨子里就是说的崩溃,它的实质就是“社会主义崩溃论”,它所针对的目标是毛泽东时代的社会主义,即向世人宣示:社会主义已经崩溃,不搞资本主义不行了。在此,我并不想举出具体数据对此谬论予以反驳,因为这样的文章已经很多,也批判得够全面够深刻了。我只想从阶级斗争的角度,从人类历史发展的宏观趋势上指出它的反动与荒唐。

  一.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不可否认中国是一个真正的坚定的社会主义国家,而文化大革命的目的是反x防x,继续革命,保卫社会主义的成果。即使由于文化大革命使经济有一点影响的话(实际并不是这样),也不能夸大为“崩溃”,因此而以偏概全地否定文化大革命。这只是反映了一些人对文化大革命刻骨仇恨的心态。什么人才会仇恨文化大革命呢?除了帝、x、反等一小撮阶级敌人,不会再有别人。所以,“崩溃边缘论”是站在x正主义的立场上反对社会主义革命深入的谬论,是站在帝国主义的立场上对共产主义运动深入发展的诬蔑。它相对于马克思主义针对资本主义的“崩溃论”来说算是“以其人之道反制其人之身了”——你们说资本主义必然崩溃,我就说社会主义已经崩溃,因此更反动更恶毒,当然也更荒谬。其狼子野心就是要唱衰这社会主义,复辟资本主义。

  二.站在不同的阶级立场上,对“崩溃”就有截然不同的理解,对于一个阶级是“崩溃”,对于另一个阶级必然是大好事。文化大革命中,走资派受到批判,x正主义受到批判,一切剥削阶级意识形态受到批判,公有制更加巩固,社会主义蒸蒸而上,这对于整个资本主义世界都是极大的冲击,继续发展必将导致资本主义社会的全面崩溃,这是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空前的大好事。对于中国的文化大革命,要讲“崩溃”那是x正主义的崩溃,资本主义的崩溃,剥削阶级意识形态的崩溃,反之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胜利。相反,现在的对于x正主义和资产阶级而言当然不是崩溃,而是大解放大发展;而对于社会主义、对于公有制、对于人民当家作主等等却是大颠覆大崩溃。这不是社会主义制度有问题,而是x正主义叛变造成的。这些难道不是事实吗?

  三.现在西方世界也在继续大唱“中国崩溃论”,这没有什么奇怪,只是表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无论中国是搞资本主义还是搞社会主义,它都要打压你。但是,“中国崩溃论”并不是帝国主义的首创,而是x正主义分子自己率先制造出来的攻击文化大革命的论调,现在却成了帝国主义攻击自己的工具,这叫咎由自取,或者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帝国主义散布“中国崩溃论”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天朝仍然挂着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p子,攻击天朝是为了剿灭共产主义运动;从最终目的来讲,只不过是想迫使天朝进一步改旗易帜罢了;从逻辑上讲,它正是天朝x正主义者们“社会主义崩溃论”的延伸,是自作自受;二是,新兴的资本主义的发展速度当然要快一些,眼看要超过自己,取代自己的老大地位,因此必然进行打压,这是由霸权主义的反动本质所决定的。

  它欢迎你加入资本主义大家庭,是因为你已经背叛了社会主义,本质上成为它的同伙,但是你永远只能当小老弟,不能喧宾夺主取代它的霸主地位。如果说中美有什么矛盾与冲突,其性质不过是老大与老二之争,所以,一看到夫妻吵架就以为他们要离婚了那是天真幼稚的表现。 从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看,美国自己才是真正的正在崩溃,因为他是老牌的帝国主义国家,资本主义发展已经很充分,其社会矛盾也更加突出,它不剥削、掠夺世界人民就无法生存,在世界人民反对霸权主义斗争面前,它会率先走向崩溃,这就是马克思在一百多年前就指出的必然性;但是中国x正主义分子也不要高兴得太早,不过是五十步笑一百步,只是崩溃的时间晚一点而已。只要搞资本主义就必然受资本主义发展的规律所制约,不管你是美国是中国还是其它任何国家,谁也逃脱不了。

  当你引进了资本主义制度的时候也就同时引进了崩溃和危机,即使争得霸主地位,同样会遭遇崩溃的命运。唯一的出路是回到毛主席革命路线上来,走公有制的社会主义道路,可是世界上也有撞了南墙不回头的猪啊。 资本主义决不会永恒,它的崩溃和灭亡是由历史辩证法所决定的。相对来说,社会主义是一个新生事物,它的发展虽然会遇到挫折,但这是前进中的问题而绝不是崩溃的问题;任何发展中的新生事物都可能遭遇暂时的失败,但它最终必将取得胜利。x正主义者的悲哀就在于它永远都不懂得这个道理! 历史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社会主义崩溃论”正在彻底崩溃,而“资本主义崩溃论”正在被进一步证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