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刘丹:“戊戌变法”一百二十年祭

2018-04-10 09:37:0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刘丹
点击:    评论: (查看)

  今年适逢“戊戌变法”一百二十周年,回溯这一段波诡云谲的历史,不免心潮澎湃。今天,让我们穿过岁月的迷雾,拂去历史的尘埃,抛开世俗的纷繁芜杂与喧嚣,平心静气的来面对这一段历史。

  为了公允,本文所引述的史料皆为没有争议的史料。有异议的,存疑的,或者尚待进一步考据考证的,都不会出现在本文中。

  “戊戌变法”于公元1898年6月11日,大清国光绪帝颁布《明定国是》诏书为肇始,持续至公元1898年9月21日凌晨,慈禧太后囚禁光绪帝为止。此次维新变法,历时103天,故曰“百日维新”。

  正式的变法,只有一百多天。但为了此次变法,变法的倡议者、推动者、践行者康有为,准备了整整十年。早在公元1888年,到京参加考试的康有为,就曾借机上书光绪帝,请求变法。然而,一直到了公元1895年的5月2日,康有为联名了1300名来自全国各地的举人学子,策动了震惊朝野的“公车上书”,他的诉求才终于抵达天听。

  公元1883年以前的康有为,是一个学贯中西,但却屡试不第的学者。那时的康有为,对于西方的一些先进思想学说,仅仅是获得新知的好奇。但到了公元1883年的12月,中法战争的猝然爆发,让这位饱学之士认识到国家需要变法,需要“师夷长技以制夷”的紧迫。也是,从这一年起,康有为发奋读书,“日日以救世为心,科科以救世为事”,把个人的前途命运与国家的前途命运紧紧的联系在一起。自此,康有为由一个单纯的学者,逐渐的成长为变法的倡议者、推动者和践行者。

  直到公元1897年的冬天,德国强占了胶州湾,经历一次又一次的上书的康有为,终于等到了光绪帝的回应。不愿做亡国之君的光绪帝,同意让康有为全面筹划变法。

  从公元1897年的冬天算起,到公元1898年6月份变法施行,光绪帝留给康有为全面筹划的时间只有半年。还好,在此之前的两年里,康有为和他的追随者,通过著书立说,创办报刊、学会、学堂,以及组织一系列的宣传活动,为变法做了思想上、舆论上,以及组织上的准备。

  经过两年半的准备,“戊戌变法”终于拉开了帷幕。维新人士,欢呼雀跃;冥顽遗老,惊恐万状;实力权臣,静观其变。在短短的一百多天里,朝廷颁布了许多新政。这些新政涉及到政治、经济、文化等方方面面。从内容上来讲,不可谓不丰富;从数量上来看,不可谓不巨大。然而,让维新人士欢呼雀跃,让冥顽遗老惊恐万状的新政,竟然只是昙花一现。

  但就在这昙花一现的过程中,静观其变的实力权臣,敏锐的嗅到了登顶权力之巅的机会。袁世凯,就是其中之一。时为直隶按察使的袁世凯,拱卫京畿,手握兵权。成了各方势力争夺的香饽饽。

  从公元1898年9月16日到公元1898年的9月20日,短短5天之内,光绪帝三次召见袁世凯。他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以及维新变法的前途命运,寄托在了袁世凯的身上。遗憾的是,老谋深算的袁世凯,审时度势,最终选择了以慈禧为代表的守旧实力。

  公元1898年9月21日的凌晨,从京西颐和园归来的慈禧,径入光绪帝的寝宫。轰轰烈烈的“戊戌变法”,让人唏嘘的“百日维新”,就此落下了帷幕。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人们在看到这一段历史的时候,免不了一阵扼腕叹息。叹息之余,便要找一个为这一段历史负责的人。这个人,通常就是背负了太多历史罪责的慈禧。可是,在我看来,对于此次维新变法的失败,慈禧的确负有一定的责任,但绝不是全部。

  客观来说,在变法之初,慈禧是不反对变法的。这一点,从光绪帝和康有为的变法能够顺利付诸实施,就可以看出。但是,她对变法持观望态度。在内外交困的现实背景下,慈禧作为国家治理团队的核心成员,或者核心,她本身也在积极的探寻改变现状的路径。维新派的变法,让她有了试一试,看一看的想法。但是,不同于光绪帝的狂飙突进,慈禧对变法,保持谨慎的乐观。在变法的开始,她就为变法,划了一道不可逾越的底线。那就是,无论怎样变,都不能改变自己的权力!

  但是,变法的本质,就是利益格局的重塑,就是权力分配的再调整。当变法触及到权力,兵戎相见,就无可避免。康梁逃走了,六君子就义了,打酱油的也遭了监禁或者流放。但是,变法的核心,名义上的核心,却活下来了。与其说,光绪帝的苟活,是慈禧的柔情,是帝国的荣誉,不如说,光绪帝的存在是现实的政治。

  毋庸置疑,康有为既是此次变法的旗手,更是此次变法的核心,事实上的核心。但是,自上而下的变法需要威权的帮助。康有为拥有作为学者,作为思想启蒙者,作为社会活动家的声望,但没有推行变法的权力赋能。于是,他不得不一次又一次上书,通过上书来说服对变法有好感,有需求的光绪帝。

  光绪帝是希望变法的。但光绪帝变法的目的,不仅仅在于富国强兵,还在于通过变法,改变既有的利益格局和权力格局,夯实自己的权力基础。光绪帝的私心,无关宏旨。但是,光绪帝的权力对于变法,却至关重要。然而,光绪帝只是一个名义上的威权者。康有为想借助光绪帝的威权,推行变法;光绪帝想借康有为变法,树立自己的威权。可以说,戊戌变法,从一开始,就缺乏威权的帮助和护佑。

  那么,如果康有为不找光绪帝,又该找谁呢?又能够找谁呢?前面讲过了,要自上而下的推行变法,需要威权的支撑。谁掌握着威权呢?慈禧。除了慈禧之外,还有一些朝廷的重臣,特别是慈禧倚重的大臣,以及手握兵权的将军,外加一些封疆大吏。这些,才是康有为需要说服的对象。他们可以不支持,但最起码要争取他们不反对,不从中作梗。或者,未雨绸缪,事先做好了应对他们挑事的预案。当然,此路是否行得通,要看方方面面的条件是否具备。很显然,要做的这一点,谁都没有十足的把握。

  既然,自上而下的变法,很难。那么,反其道而行之的自下而上,可行吗?关于这样一个问题,著名的历史学家们,已经做过了太多的分析,就不再展开了。我们今天所要探讨的,是在不改变康有为变法初衷的前提下,不改变当时国内、国际的大背景的前提下,从相对微观的技术层面来探讨“戊戌变法”,除了失败,还有没有其它更为乐观的可能。但是,历史,就是历史;历史,无从假设。我们所能做的就是,以史为鉴,匡正现在,擘画未来。

  岁秩戊戌,遥想百年之前的风云激荡,感慨系之,遂有此文,以为祭。

  2018.4.9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