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智广俊:任大炮的猖狂叫嚣

2018-04-01 14:05:1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智广俊
点击:   评论: (查看)

 

  任大炮讲话视频

  网友发到群里一条视频,内容是在今年中国经济50人论坛年会上,著名的地产大鳄任大炮又开炮了,他猖狂叫嚣:“‘农民永远是农民,宪法就是这样规定的’‘如果城乡界限不打破,你‘资源’配置个屁’‘城乡双轨制不打破,就实现不了资源空间配制’‘不允许城里人到农村买土地、宅基地,农民咋能富起来’‘城乡人权、财权要平等’‘城里有20万套房子卖不出去,原因是开发商要卖高价,政府不让造成的,政府做法违反市场原则’‘不允许胡思乱想,这么能创新呢?’‘打破现有制度框架’‘必须修改宪法’”。

  任大炮发言的逻辑基础就是,资本是至高无上的,社会制度、法律首先应该给资本畅通开路,政府必须首先为资本服务。任大炮从资本家立场出发,是这样想,这样做的。但是从广大劳动人民的立场来看问题,劳动人民追求的是社会的公平正义,人格平等,有尊严,谋生就业有保证,渴望能通过自己诚实的劳动过上幸福生活,能够分享社会进步带来的福祉,人与人,人与自然和谐发展共处。

  从任大炮的立场逻辑来看,虽然都在国企工作,他作为企业老总可以享受年金五六千万,而一线工人尽管流汗苦干,月工资只有几千元,这是公平合理的。农民把村里的房和地贱卖了,流落到城市里的贫民窟,这是合理的,谁让你没钱呢?穷人的女儿被生活所迫,卖淫为生;穷人卖自身器官、卖身为奴,那是你的人权自由。富人花钱买春,买奴驱使,是为穷人提供了养家糊口的谋生机会。穷人应该永远对富人感激涕零,任其剥削奴役,这就是合理的美好社会。

  政府是为全社会的人服务的,但是主要体现了统治阶级的意志,代表了他们的根本利益。在奴隶制社会,奴隶是奴隶主的财产,与他的养的牛马属于同一性质。在封建社会,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皇帝至高无上,地主阶级是统治阶级,贫苦农民被踩在脚下,任其奴役。在资本主义社会,形式上取得了某些平等,比如人人都有选举权,但本质上还是富人对穷人的压迫剥削。只有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劳动大众才翻身得解放,获得政治经济上的真正平等。任大炮要树立资本至高无上的权威,争取富人的绝对统治权利,必然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为最大障碍,因此,他喊出必须打破现有制度框架、必须修改宪法的口号。他就是要改变社会主义制度,改变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这个国体。这是反动资产阶级向中国共产党挑战,向人民共和国进攻,向广大劳动人民的进攻。广大劳动人民一定行动起来,打退任大炮为代表的资产阶级猖狂进攻。

  宪法是社会发展阶段的产物。新中国刚成立时,中国的社会就是城乡二元结构,我们党和政府制定法律、制度必须从这个现实来出发,不能无视这个差别的存在。这种二元结构只能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社会的进步逐步解决。目前,农村里的农民在经济上很弱势,需要政府给予格外的政策倾斜照顾,需要政府开展扶贫工作来帮助。这是形成城乡双轨制的历史和现实的原因。如果按照任大炮的主张,资本进入农村自由买卖土地和住宅,农村中就会出现大批农民被迫卖房卖地,沦落到城市中当盲流,生活没有丝毫的保障。现实已经提供了这种例子,前几年央视焦点访谈栏目就有过二次报道,福建广西四川等地农民以每年每亩林地三五元钱的价格把手中的林权证卖给了投机分子,断了自己的致富门路。笔者所在的乡,三十几年前,旅游开发商买走一个行政村万亩草地,每亩地只给了5角钱。不要嘲笑农民的无知,他们是弱势群体,最容易被资本忽悠欺骗。任大炮真能忽悠,宪法规定了农民必须世世代代当农民吗?农民进城挣钱了,在城里买房置业,政府哪条法律规定不准许呢?你就看不到政府正鼓励农村人进城落户吗?城市资本就不能进入农村吗?《农民专业合作社法》明确规定,城市资本可以进入合作社,实行股份经营,只是规定,城市资本在合作社不能控股,这也是保护农民。在日本、韩国、台湾,政府出台的政策,也是对农协会给予政策、资金上的特殊照顾,限制城市资本无限制的进入,来保护农民的利益。就是美国和欧洲政府也是通过对农协会之类组织给予农业特殊的保护,特别是价格上的补贴。只有任大炮这样的中国资本大鳄无所顾忌,赤裸裸、无底线的猖狂。

  任大炮赤裸裸地说,政府定价,不让开发商卖高价房,造成房屋市场积压。政府就为你们这些资本大鳄考虑,不要为广大劳动人民考虑就好了吗?真是太猖狂了,不受控制的资本,就是鲜血淋漓的罪恶。就是在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也不能欲所欲为,有反垄断法管着。美国为啥要对中国进行经济制裁呢?也是为了保护本国资本的利益,限制中国资本的进入。

  任大炮的一句话我倒有几分信,他说“农村要提高农业生产率来解决农民问题,绝无可能”。就目前我国农村实行的这种包产到户小生产方式,农民确实是致富不了。我要问,资本主义国家可以通过农协等组织实现了私有农场有计划的社会大生产,组织农产品进入大市场,提高了农业从业者的收入。而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农村土地集体所有,本来已经通过集体化把农民组织起来了,却偏要打散。就是在包产到户方式下,也可以将农民重新组织起来合作生产呀?就像塘约村那样。没有组织的一盘散沙式的小农生产方式能提高农业生产力吗?其所生产的农产品在大市场中能有竞争力吗?农民不能进入农产品深加工延伸领域,农民能致富吗?这倒真是一个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