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梦篱笙箫:国家失去经济主导权是中国近现代落后的根本原因

2018-04-02 12:00:1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梦篱笙箫
点击:   评论: (查看)

  中国近现代的落后是由于没有走资本主义道路吗?在我看来,资本主义的概念本身就是似是而非的东西。最近研究历史,加入了很多经济因素的考量。从经济规模的角度,中国无疑是领先世界的。中国真正的问题是,从隋唐开始中央王朝不再掌握国家经济命脉,官僚士大夫阶层成了国家真正的主人,由此表征出胥吏之害的纵深发展,程朱理学的横空出世。

  西方资本主义的快速发展,得益于国家垄断公司的出现,例如荷兰东印度公司、英格兰东印度公司,由此而生发出国家银行。中国的情况如何呢?就拿经典电视剧《大明王朝1566》来说,中央政府想要扩大对外贸易规模,必须借助于下面的私人企业。而这些私人企业真正的控制权在官僚士大夫手中。嘉靖皇帝需要通过严嵩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其他的倒严势力也绝不是为了正义,而是在争夺经济主导权。我们不是看到了徐阶变成了下一个严嵩?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吗?

  从隋唐开始,中国政治真正的问题在于无人代表国家。皇帝曾经当仁不让是国家的象征。但从隋唐开始就变得似是而非了。随着政治民主的发展,国家的钱不天然是皇帝的钱,皇帝想要享受就得自己想办法,皇帝需要扩大他的内帑。皇帝变成了最大的地主,明朝时期的土地兼并问题,始作俑者就是皇室宗族。天下不再是皇帝自己的了,皇帝也就可以不上朝。至于割地赔款也在可以考虑的范围了,只要不损害自己的利益就好。整个政治体制已经崩坏,没人考虑长远利益,只顾着眼前享乐了。

  明朝中后期,土地兼并成为威胁王朝政治的最根本问题。嘉靖想通过海瑞力挽狂澜,但以失败告终。中国封建王朝的改革不少,但每次改革都没有对利益集团动刀子,最终损害的是老百姓的利益,改革在取得一定成效后,迅速导致局面更加恶化。有些人把它类比于做蛋糕与分蛋糕的问题。蛋糕做大了是可以皆大欢喜,但贪欲是无穷的,不首先想好分蛋糕的问题,迟早会出大事。明朝的张居正一条鞭改革就是如此。这项改革使得灾年老百姓避无可避,让富商大户的粮食价值趋于天价,因而即使有粮也不再有人放粮,利益集团躺在了粮食堆上自焚了。

  政府没有力量领导经济发展,这些领域自然被私人占领。从宋代开始,养兵的责任就交给了富商,作为抵押的就是盐、矿产之类。到了明代,整个的邮电系统也私有化了。李自成就是出自被解散的驿站。对于大型的公共设施国家没有完整的发展规划,自然也就不会有完善的金融系统。这就难怪本身缺银的明朝政府会最终将银作为官方货币,因为这省时省力,却有最大的油水,何乐而不为?明朝的灭亡也在于欧洲内部动乱导致的白银通路受阻,明朝没了外部输血,只能垂死挣扎。

  所以,山西钱庄一统江湖也就不足为奇。加上江南盐商,实则大清朝的经济命脉都掌握在私人手里。这个国家是谁的国家也就很难说清楚了。资本主义、封建主义实际上都是些后来的帽子。用通俗的投资来解释,中国的山西钱庄关注的是快钱,比如茶叶、丝绸、瓷器、鸦片。而外国的银行在乐衷于赚外国的热钱的同时,还在发掘能够持久赚钱的方法,这就是技术投资。所以他们资助了不赚钱的工业革命和文艺复兴,最终却赚了大钱。而这种长远眼光是需要中央政府控制国家经济命脉才可以办到的。从这个意义上说,西方成功的秘诀恰在于公,当他们取得优势之后,就变为无数个小个体分散出击,这就变成了自有资本主义时代。当竞争加剧,就是所谓的贸易战时期,这时候打头阵的必然就是国家,大型的托拉斯就应运而生了。中国的失败恰是因为经济上的一盘散沙,导致政治上的鼠目寸光,最后使得个人的进取力下降。

  纵观明清两代,政治上最活跃的阶层就是官僚士大夫阶层。共同的经济利益导致了其思想观念上的接近,程朱理学也变为王阳明心学。皇权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士大夫们可以为了终极的理反对现实的权力,而解释权则在于他们的格物致知。几次大的政治运动,都是士大夫阶层领导的,鼓动平民百姓参加的,为的就是争夺经济主导权。明末的农民起义为什么无法扑灭?关键在于他们不想扑灭。攘外必先安内从理论上来说完全正确。但在现实中,如果真正做到了安内,也就没有了外患。正由于无法做到安内,外患才会接踵而至。最根本的还在于,官僚士大夫阶层不肯让步,中国才在内部的消极反抗中越来越弱。

  民国时期,官僚主义、封建主义、帝国主义纠结在一起,这不是短时间内形成的,而是在长期的历史互动中逐步发展的。在我看来,蒋介石、汪精卫、毛泽东都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有很深的历史底蕴。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与官僚政治相结合是最坏的模式,他们目光短浅、唯利是图,从GDP角度看国家在快速的前进,如果从历史发展的角度看就可知道他们走回了历史的老路。如果没有铁腕整治,甚至全力打击利益集团的举措,中国不过是重温旧梦,而不是再造中国梦。中国的路还很长,需要全体中国人一条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