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伏牛石:说说打黑

2018-02-11 13:12:0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伏牛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中国人所说的社会黑势力在西方叫黑手党,它组织严密,网络密布,势力巨大,几乎无孔不入。上至政府要员,下至凡夫俗子,举凡社会上三教九流之辈,皆可加入。意大利是黑手党的大本营,它庞大的组织网络与不可小觑的非凡实力,几乎就是一个可以与政府比肩的地下王国。据媒体透露,前些年它的某一届政府总理甚至都被人指责染指黑手党,可见这股地下势力有多么巨大与可怕。

  在中国,黑道组织古已有之。只是这些组织性质上各有千秋,有的因不满现状秘密串联,形成一股势力,专门惩恶扬善,打富济贫;有的为了某种政治目的,到处纠集人员,罗织纵横网络,试图羽翼丰满之时,伺机揭竿而起,夺取现行政权,由自己登上统治宝座而一统天下;有的只是为了达到自我某种微小目的,以求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衣食无忧生活,于是乎吆喝几个同道之人,攒聚在一起,形成一股势力,作威一方,谋取点一己之私。

212121.jpg

  旧中国绵延最为广大的当属牵涉到云贵川鄂数省的哥老会组织。尽管这个组织在历史上的所作所为不乏某些可以褒赞之处,也曾有过除暴安良匡扶正义之举,但说到底它终不能登大雅之堂,不可能如悬壶济世的良医一般公开为民解难,只能以半隐蔽半公开的形式存在。由于组织分布广大,人员成分复杂,管理起来也就难度不小,因此许多会员更多时候则是或明或暗地称霸一方,为非作歹,严重伤害了一方民众的生存利益。哥老会组织的渗透力极强,它分布区域内许多民国政府的各级官员就是它的组织成员。它之所以能呼风唤雨,影响深广,不仅因为它组织比较严密,更得力于它在政府内部的成员广布。如此内外明暗都有自己势力延伸的组织,即便政府有关部门明明知道它的有关实情以及对国家施政的不利之处,又有谁敢轻易与之结怨结仇,而自寻灾祸?

  其实,新中国成立以前的中华民国政府,许多地方的作为都颇类黑道。它的领导人大都与所谓的“道上”大亨们称兄道弟,往来密切。四一二血腥大屠杀之后,进驻上海滩的北伐军总司令蒋介石,首先去拜访的就是上海滩有名的青红帮头子黄金荣与杜月笙。曾一度轰动三十年代大上海的蒋宋联姻盛举,获邀参与盛典的沪上名人中就有黄金荣、杜月笙这样的帮派巨擘。

  国民党与共产党在根儿上就大相径庭。国民党是代表极少数人利益的富贵精英群体的政党,而共产党则是代表绝大多数穷苦百姓利益并终生为之奋斗的政党。两党在革命的行为方式上也相去甚远,国民党自孙中山开始就一直习惯于实施暗杀手段,试图以屠杀有代表性的旧官僚代表人物来达到革命成功的目的;而共产党除了不得已追杀自己队伍里有可能给革命事业造成巨大危害的叛徒之外,从来都不存在对敌方首领的暗杀手段。国民党革命之始,就与社会黑道势力藕断丝连甚至干脆沆瀣一气,而共产党却从来就不单纯依靠所谓的权贵精英与帮派实力,而是始终把人民群众作为自己革命的依靠和服务的对象。

  为少数人服务且依靠少数人的国民党最终彻底失败了,而为大多数人民群众服务且依靠广大人民群众的共产党最终夺取了政权。得人心者得天下中的人,是指绝大多数人,绝不是极少数的权贵精英。多数人起来了,极少数人即便再凶残,也终难逃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少数人即便暂时拥有再大的财富与权力,只要大多数人起来与之进行不妥协的斗争,他也终难逃灭亡的命运。

  因为与国民党的革命目的不一样,服务群体不一样,因此新中国一经成立,中国共产党就以雷霆手段眨眼间就把肆虐在中国社会几千年的黄赌毒黑势力一扫而光,把一个朗朗乾坤还给饱受压迫剥削的中国人民。仅就这一点,中国共产党所建立的伟大功勋就将永远彪炳于青史。

  新中国的豪迈成立,使百年来积贫积弱的中华民族以崭新的精神风貌屹立全球,傲视世人。什么青红帮,什么会道门,什么哥老会,这些毒害社会人民的毒瘤一一被清除。中华民族里里外外焕然一新,它向全世界昭示了我们的国家民族而今已经彻底换了人间。

  优良的精神风貌必建立在健康的精神理想信念上,新中国成立后的前三十年,只因有了人民当家做主的全新社会制度和一大批坚强的共产党人不忘初心锐意进取的决心意志,新中国迅速医治了旧中国身上遗留下的各种创伤,极大调动了人民群众国家主人翁的自豪感和自觉性,大家同心同德,携手前进,很快就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建设成就。国家欣欣向荣,人民奋发向上,雾霾驱散殆尽,阳光普照神州。

  然而,前进的道路总是曲折坎坷的,被扫除的沉渣一旦遇到适当时机还是会重新泛起甚至肆虐成灾的。随着改革开放的进行,国门四处洞开,各种纷乱的思潮流派伺机而来。腐朽没落的思想,腐化堕落的生活方式,在无遮拦中逐渐泛滥开来。人民当家做主的地位暗淡了,工人阶级领导一切的国本退化了,社会主义公有制的性质蒙尘了,新的富贵精英阶层建立起来了,黄金荣杜月笙们死灰复燃了,地痞流氓球皮无赖们再次横行霸道了,人民群众成为弱势群体了,“道上”的人再次香起来并且堂而皇之地走进共商国是的人大政协全国劳模表彰会场了。似乎一夜之间,我们的社会又回到了三四十年代的上海滩了;似乎一夜之间,胡汉三、南霸天们又重新耀武扬威,招摇过市了;似乎一夜之间,无数共和国的领导阶级们再次沦落为夏衍笔下的芦柴棒了;似乎一夜之间,许多从前的人民公仆们变得越来越像官了;似乎一夜之间,贫富差别大得连旧中国的土豪劣绅们面对新富贵人群都自愧弗如了;似乎民族资本家吴荪甫遭遇买办势力联手压制而力不能挡的无奈情景又历史地再现了。

  黑恶势力在膨胀肆虐,人民的权利在萎缩淡化;正义被人嘲笑打压,恶行被人褒赞捧高;混混们登堂入室成了主人,底层百姓听任来自各方面的挤兑踩踏;官员们使尽诡计与民为敌设计圈套把维权民众来个所谓的绳之以法,却为能为自己谋取巨额利益的包工头们违法开采建设广开绿灯;为非作歹的官痞混混以权谋私把正直官员打入冷宫甚至监牢,他们却踩着正义哼着小曲一路顺风地跃升高位。

  中国社会恶劣之现状绝非一朝一夕养成,但也绝非一朝一夕就可以铲除。它已经盘根错节结成巨大的社会网络,若非采取非常手段,下持之以恒决心,是绝难根除的。这种现象的滋生与猖獗绝非偶然与个别,而是积久养成的普遍。追根溯源,原因及表现大致如下。

  首先,是共产党人的理想信念丧失。这已是普遍现象而绝非个别行为,八千多万党员,绝大多数已沦为庸碌丑恶之辈,或者其中许多人原本就是以庸碌丑恶之身甚至是罪孽深重之身混进党内的。只要在今天的基层农村能加入党组织的,许多都是身上带有黑气的。这些人入党只有一种信仰,那就是可以在村级组织中掌权。一旦掌权,就可以权谋私,就可捞取名利,就可当劳模,当人大政协代表,就可接触各级官员,就可获取工程承包权,然后就可以赚取大把钞票,肥领导也肥自己。丧失或根本就没有信仰的领导,提拔同样没有信仰的混混,好好的共产党组织,有这类无赖混混混迹其中,它能够不改初衷为人民服务吗?原本多少有点信仰的领导,只要与混混们打得火热,不是共产党的干部融化了世人,而是混混们融化了共产党的领导。一旦共产党的领导们被社会混混们融化,对现行制度的危害能小吗?

  其次,凡黑道混混背后必有党政部门的主要官员或工作人员作后台。建国初期为什么黑道分子一见政府官员就心生畏惧?原因就是这些党政官员政治信念坚定,与黑道邪恶不共戴天,打击起来绝不手软。今天呢,黑道们在社会上人人都知道他们身上有“色”,不仅不心生厌恶反感,反而心生敬慕。原因就是,越是这类人在地方上越是没人敢惹,越是和领导们以及政府要害部门的人关系密切。一旦哪个人生活中遇到点小麻烦,找到“道上”的人打个招呼,花几个小钱就很快可以摆平事情。如果单靠自己硬扛,或者干脆听凭责罚,不仅受灾更大,而且花钱更多。于是黑道混混们在地方上就格外吃香,它们成了名副其实的绅士名流国家主人,你其他人就是心生嫉妒或者怨恨,又能奈人家何?明里对他们表现不满,让人家知道了免不了遭报复;暗里说再多不满的话也徒劳无益,受气的是自己,不如不说。黑恶势力之所以大行其道甚至甚嚣尘上为所欲为,关键就是现实社会为他们提供了可以生存发展猖獗的土壤与环境,使他们做起恶来才肆无忌惮。

  其三,黑道结交的党政官员大致有这几类:一是主管安全稳定的政府要害部门官员或工作人员;二是手中有实际权力的政府部门官员及工作人员;三是分管权力部门的主管领导及工作人员;四是党政主要领导。结交执法部门的官员可以保证他们为非作歹时不受惩处,可以保证他们开设色情赌博服务场所不受查处;结交政府权力部门官员,可以获取项目工程的承包权;结交党政主要领导更可以承揽地方建设中的大工程,获取大利益。

  其四,黑道上的人员而今已经在悄悄地实现华丽转身。由于长期承揽工程,“道上”的人们早已是盆满钵满。这些人有以前的小混混逐步转变为大混混,他们不再像发迹前那样再干鸡鸣狗盗般苟且之事,也不再与当年的痞儿兄弟们来往凑热闹,以此表示决裂初期江湖的决心。他们的玩乐对象已经开始转变为各级党政部门中那些有身份地位的官员,开始捞取人大政协劳模的身份,开始担任基层的领导或者高层的人大政协委员乃至常委,开始把自己的荣誉桂冠逐步由市县级慢慢跃升到省级国家级。一旦到了这种地步,他们就超越了太多的人,有了更广阔的天地,发挥更大的能量,做更加牛气的大事业,更可以留名于高层级的各类志书而“永垂不朽”了。

  黑社会现象已经成为现实社会的一大负面景观,这类现象绝对不是个案而是到处都有。要想铲除这股危害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黑恶势力,无论从哪个角度讲都实属不易。因为黑社会人物的忧患已经与各级领导干部们休戚相关,也就是说他们的保护伞不仅多而且大,一般的力量是绝对撼动不了的。只要想想,毛主席当年想彻底纠正党内已经滋生出来的严重官僚主义和复辟资本主义现象,采用文革那样的暴风骤雨形式都阻力重重难以善终,可以想象见,今天的黑社会势力不仅普遍存在,而且他们与党政部门许多官员紧密相连利益攸关,要想彻底铲除,那该有多难!

  党中央如果不是起一时之兴而是施长远之计决心铲除黑社会,那就应该痛下决心,发动并依靠人民群众。党和政府就一定要下壮士断腕的决心和打持久战的准备。周密筹划,科学布施,常抓不懈,对黑势力的打击既准又狠且猛。凡是涉及到任何一级党政官员,都一概严厉惩处,绝不姑息。只有这样,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翻搅个十几个会合,把黑社会以及支撑他们的背后内贼彻底挖出来,一一明正法纪,并从此建立长治久安的规划措施、行之有效的法律条文与查打结合的长效机制,打击黑恶势力或许能收预期成效。

  2018-02-1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