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一字千军论左转(原创)

2018-02-13 19:00:19  来源:心雅文学网  作者:一字千军
点击:   评论: (查看)

  国策要尽量避免忽高忽低忽左忽右的变动,但长时间的右的路线已经到了该左转的时刻。我从政治、外交、经济、路线、干部、文风六个方面论述一下左转中的首要问题。

  一、政治左转中的首要问题是避免官官相护:能不能做到阶级和谐共赢呢?如果资本家阶层是开明人士或有缓和阶级矛盾的愿望与行动,中国没必要搞导致乱象的斗争,这样中国会越来越好。但是30年来,有些混进党里的阶级异己分子兴风作浪,制造三座大山,却破坏了国家的和谐与发展。固然一党执政要有广泛的代表性,但我们不能不加挑选地代表,尤其是不可容忍不在人民范畴内的势力。执政党如果追求全面性而代表了汉奸国贼,“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人是男儿”花蕊夫人作的这句诗就会在历史上重演。不要耍老好人这种思想,这世上缺勇敢的人,不缺老好人这种小聪明。留下国贼汉奸,就像一个坏人闯入你家随地大小便,最后留下坏人却要把主人赶出屋子一样,这是很明显的逻辑。明知恶势力很强大仍然坚持斗争,这就像古代剑客明知对手很强,但是依然亮出自己的宝剑。败了并不丢脸,不敢亮剑才丢脸。暴力最终被暴力推翻,在某种程度上,是官官相护日积月累的结果。中国社会因官官相护而改朝换代循环往复走过了几千年。对豺狼不要心慈手软,豺狼官僚对自己国民是特别狠的,是一种你死我活的状态。但在国际强盗面前却非常懦弱怕死。比如清王朝的官僚,对内镇压百姓凶残无比,但对外割地赔款甘当奴才。

  二、外交左转中的首要问题是不怕美帝封锁:有网友说:中国经济要和世界同步就必须做点什么,一个资本主义支配的国际市场为什么要带一个共产主义国家玩?但是,那不是同步,那是卖国,按美国人制定的规则行事就是出卖本国的利益。如果我们一直按毛泽东的革命路线走建国大道,中国现在早已经超过美国。没有独立自主的精神,就会任人奴役、宰割,直至消亡。普京的“要么独立自主,要么消亡于世”的观点,印证了毛泽东独立自主思想的正确和伟大。中国改革的国策所输送的滚滚利益救了即将经济崩溃的美国,要不美国早垮了。我们自己有印钞机和人,资本和技术就能源源不断地产生出来,不必非要掉进美国人设计的陷阱。美国到处封锁中国,围堵封锁的结果就是更加激励我们建设好我们的军队和国家。如果西方全面封锁中国,中国就可以彻底铲除买办集团和汉奸集团,大力推广作为社会主义优越性的公费医疗、免费教育、福利住房和社会养老等福利保障制度,真正起到扩大内需的作用。如果美军敢进入我国国土,那肯定会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中国的36计非常厉害,中美开战中国会以智谋战胜美国,再加上中国二炮的规模大家应该是清楚的。况且,单凭本拉登那点力量,就可以把美国搞得鸡飞狗跳,以全球14亿华人的实力和智慧难道就想不出打击美国本土的办法来?如果美国打到我们了,我们就必须打他,想想珍珠港事件后美国佬的反应吧!反击他那是必然的!毛泽东说:那些军火商的代言人,希望全世界不安定,盼望打仗,你们的军火好卖出去。令人遗憾的是,你们毕竟是逆潮流而动,美梦不可能得逞。当你们带着花岗岩脑袋去见上帝的时候,你们就不想一想,做了一辈子恶人,活的有什么意思呢。

  三、经济左转中的首要问题是澄清错误印象:中国左转一方面要认清自己的弱势,另一方面必须甩掉人们的对左的错误印象。左派不能多勇少谋,我们的信仰很好,但是不要让信仰变得非此即彼,还要争取多数。必须澄清左派仇富和迫害富人的印象,否则在左转时会导致大部分富人们移民或“政治避难”。当然,有些贪官们的钱到手时因为钱来得不干净,这些应该清算的富人们睡不着,美国移民官同情之心油然而生,啪! 在出国护照上盖个“政治避难”的戳子。简单一句话,贪官怕被清算,屁股不干净的怕东窗事发怕政治运动。这种情况是例外。但一般情况是没有什么仇富,这社会人人都争当富人,没人说争当穷人的。我们仇个毛富啊,其实仇的是非法致富的手段。不要图省事不加甄别“勤劳致富”和“抢劫致富”,实质的揭示需要用复杂性思维,绝不可以不加甄别而在思维上偷懒。在改变左派印象的同时也要改变国外的印象,据来自第一财经的报道:曾经移民美国的吴女士后悔死了,她所有的朋友也都后悔死了。赌咒发誓地说“我再也不会回去了”。目前中国富豪正落入移民美国的巨大陷阱。今天的美国富人在逃离美国,而中国富人却飞蛾扑火般“羊入虎口”,自取财富消亡。

  四、路线左转中的首要问题是重拾争论武器:中国做为大国,一些有关生死的问题不能轻视。民众快成一盘散沙了,崛起从何谈起啊?意识形态被攻占了,如同大脑被控制了,谈何现实啊。这就要纠正错误的路线。路线问题并不是不可以争取的,回到毛主席的社会主义路线是大势所趋。那些造谣污蔑毛主席的事我们不信,因为坏历史是一些坏人篡改的,人该只看历史的逻辑,而历史当时并不一定看得清楚。中国姓资还是姓社非常重要,它不像过去的皇权之争一样,因为两者制定大政方针时迥然不同,直接关系到群众的个人利益。争议性太强的往往对社会发展推动巨大,不争论清楚,人民就会糊里糊涂的长期处于灾难当中。不争论的后果是犯大错,因为真理越辩越明。毛时代的所谓“乱象”是舆论上被丑化妖魔化的结果,实际是文革期间经济军事大发展。争是负责任的表现,争论中魔鬼理屈词穷的时候就会威胁恫吓而暴露凶残的面目,而不争会导致大折腾。现在有些官僚抱着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的态度,当真是最不要脸,什么缺德的事都能干得出来,他们有问题不解决,拖给下任,迟早会爆发大的危机。本来靠马克思主义解决的问题,偏要学西方欺骗给中国的经济理论。

  五、干部左转中的首要问题是注重魔鬼细节:路线确定之后,再重要的就是干部。人大多都有些小毛病和小嗜好,但看人要以小见大见微知著,这样可以及时的防微杜渐亡羊补牢,才能防止大问题大错误的出现。干部在具体的执行路线时要保证手段或策略的保密性,干部的口号和文字不能在客观上有帮助到与我们目标相悖的敌对势力的效果。需要小心考虑到所有的细节,否则不知哪里就会出麻烦。据说原话是上帝在细节中,后来估计考虑到捉弄人的只有魔鬼,就改成魔鬼在细节中了。目前的状态是我们有很多很多的想法,却只有很少很少的行动。想到了就要去做,因为你不知道明天还有没有勇气去做。如果做时掌控好细节,那连魔鬼都能掌控好,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呢?另外,只是掌控魔鬼不如消灭魔鬼,否则,一不小心被反噬的话,后果尤其严重。司马相如说,天下有非常之人,然后又非常之事,然后有非常之功。我希望左转的执行者们是真正的非常之人。

  六、文风左转中的首要问题是看破现实生死:张宏良的拥挺路线目前就已经被同志们批臭了,但我要说的是:有时人需要策略性的回避麻烦而不得已那样做。很多事情无可奈何,不能不如此。违背本意的还必须去做。但张宏良同志不论他的方法如何,他反对在中国建立资本主义制度是肯定的,问题不是我跟张解决不了怕死的问题,生死早就看破了,而是现实阻力的问题。明明人家继续全面私改下去,一个挺字是不是妥协的放纵呢?是能力仅在于此,中国人如正乘坐在一列失控的火车上,但却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才能让它刹住车。正面临着火车出轨的命运。需要付出的努力远比想象的更艰难,根本不是怕死的问题。可以说,俺们全体中国人,全部都中了美国人设计的大圈套!拥挺路线却好比坐在火车上一边看到火车脱轨的危险和事实,却不上前阻止火车司机,总是寄希望疯狂的火车司机突然清醒刹住那火车!探春讲,“我们一个略大的家庭,如外面打进来,还能抵挡一阵子,如内部乱起,那很快就会一塌糊涂”。有时我想,高层的目的是避免跟美帝硬碰硬,再跟美帝在相处中应该多耍点手段,只要对中国有利,不在乎硬或者软,现在的领导人估计就是为了获取一个相对宽松的外部发展环境。但美帝是极其奸猾的。一旦没有新思维,就会陷进美帝给我们挖好的陷阱。美国人桌下使用阴招,我们也要学习如何别出心裁地给美帝使绊子。

  但如果我们把人往好处想而实际不是,挺的策略往往就是在一厢情愿的幻想中失去先机。固然左转需要利用一切有利于自己斗争的掩体,但也要注意区分掩体找对了还是找错了,否则就有可能被掩体掩埋。人在上位时需要迷惑敌人,光强硬可能根本没有上位的机会,对于没有上位的同志,面对志不同道不合的势力,上位的思想不如潜伏的思想,潜伏的思想不如公开战斗的思想。如果当年毛主席等人总在国民党里面以上位作为奋斗策略,中共的历史就要重写了。斗争最简便的方法就是擒贼先擒王,从上而下的变动其难度要比从下而上的变动容易得多,不考虑成本很多后果不堪设想。但是,世上没有永远绝对正确的策略和运动。

  一字千军 QQ957138271

微信号yajun857

微信公众号:一字千军

微信公众号sunyajun85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