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刘琅:实用主义与意识形态危机

2018-02-13 21:40:36  来源:百韬网  作者:刘琅
点击:   评论: (查看)

  第二代的治国理念,虽然冠以“理论”之名,其实并没有什么理论——如果硬要说有,只有一个“m论”,一个“m论”,精于解决眼前问题,却缺乏长远战略。或许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这套理论拿不上台面,所以再“发明”了一个“不争论”--这下没话说了吧?

  这么说决无贬低的意思。有些书斋左派看不起这个没有理论设计的“总设计师”,你在人家手上栽了这么个大跟头,还有什么资格看不起人?平心而论,相比起清谈误国的极左派,他这个实用主义者超出了一个马头还不止。

  不过,实用主义,他生前成于此,身后也将败与此。

  他全盘否定了文化大革命,否定了阶级斗争,否定了平等与公正的目标……党的威信不能不受到致命打击。例如藏人,这个信神的民族本来把毛视为神,现在汉人自己把这尊神打倒,结果他们自己到外面找了个神。

  他在1987的一次重要会议上说:“今后讲四个坚持,着重讲党的领导就行了,什么是社会主义道路,现在谁也讲不清,可以少讲或不讲。”1989年5月16日,他对戈尔巴乔夫说,马克思去世以后一百多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在变化的条件下,如何认识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没有搞清楚。(三卷290页)他作为党的领袖,岂不知事有可为而不可言者?难怪右派要说:连什么是社会主义都没搞清楚,你干什么革命?

  一旦放弃以平等公正为旗帜的社会主义,只能把刺激和纵容个人欲望当成改革的核心。不能以义动之,只能以利诱之。收买老干部,甚至一度准许军队经商,换取军队的支持,却不管对军队风气造成多坏的影响。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嘛。闹到现在,官无廉官,吏无能吏,兵无勇士,军无良将,民无良民,甚至盗无侠盗。只知道“发展是硬道理”,却不知礼崩乐坏,也一样要人命,观伊朗白色革命可知。

  而中国较之漂在石油上的伊朗而言,人口多资源少。在传统社会里,十分之九以上的人民勒紧肚皮,消耗最少的资源才能供养一个穷奢极欲的上层。他完全不理解毛的深意。社会主义培养起了全民平等的意识,改革开放又把社会主义的平等贫困变成了商品社会对平等暴发的追求,每人对资源的需求顿时要乘上一个巨大的倍数。十多亿穷怕了的中国人一旦瞄准了美国式生活,中国的资源体系就不可避免地敲起了丧钟。最多的人口与最贪婪的欲望之乘积怎么用最少的资源满足?人无法用劳动向自然资源索取满足,就会转向抢夺别人的资源份额。这种动物式的生存规律在最低下的道德状态中将使人际斗争分外残酷。

  经过东欧巨变、苏联解体以及众所周知的事件,国人开始反思中国的前途和命运。他把几份万言书压了下来,强调说:发展才是硬道理。一味讲发展,却不讲为谁发展、为什么而发展,难道还要国人继续“摸”下去?“摸”了三十年,人心不乱才怪。

  树欲静而风不止。人心乱了,队伍就不好带。他及之后,在意识形态上完全没有建树,既然不能成功地将那种意识形态解构,一旦形成相应的社会条件,就不能避免群众用同样的意识形态自下而上地进行运动。

  这种意识形态危机还来自另一极。从重新编写上海历史教科书,到近年来频频发生诸如卖毛泽东肖像、更改中国形象标志和取消中医等事件,都不是偶然的。我相信到时候总会提出审判向学生和市民开枪的人,在理论阵地丧城失地的执政者当如何回应?人家打的是组合拳,而我们自己把自己的刀子扔掉了。

  凡是用来解决问题的手段,最终都难免成为难以解决的问题。这就是历史的辩证法。(刘琅原创。微信号:batao36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