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曹子文:基督教在河南得到迅猛发展说明了什么

2018-02-04 10:40:2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曹子文
点击:   评论: (查看)

QQ图片20180203134147.png

  天津地区部分党员群众于1月29日向党中央提出来了《就河南省洛宁县强拆毛主席雕像事件致中共中央的公开信》,是多么及时的。从最近网络上看到的诸多群众的对河南的批判和声讨,说明这封公开信,不仅是就天津一个地区的部分群众的呼声和诉求,是全国热爱毛主席、拥护共产、维护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全国人民的共同呼声!

  天津地区部分党员群众的这封公开信,是理性地局限在洛宁县强拆毛主席雕像之单独事件上来说的。如果要是翻开河南全省在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习近平主政的十八大以来的历史,尤为突出的是刚刚开过十九大之后的几个月内的洛宁动向,不仅仅是某个县、某个市的局部问题,而是河南全省有组织、有目的、有策略地、明显地展示出,在某些高层“保护伞”操纵下,河南省是如何与中国共产党决裂,企图分裂整个中国的一块割据地!

  河南省民委、宗教局的官方网站刊登的权威文章《基督教历史沿革》的一组数据表明,改革开放以来,基督教在河南得到迅猛发展,河南要建成基督教大省。河南省民委、宗教局等官方网站的资料显示说:

  从1981年刚改革开放起步,河南省就同步地成立了基督教协会;随之各市县也陆续成立了基督教协会。基本完成了基督教组织机构的组建工作。

  到1987年,河南省基督教共有宗教职业人员1800余人;教徒80余万人。基本做好了基督教组织建设的铺垫。这要比共产党早期建党时的基础、速度和资源要强的多了。

  而到2000年底,发展到全省有基督教信徒197万余人,牧师80人,长老321人;有基督教教堂1825座,简易活动场所3750处。

  至2011年底,河南全省有基督教教堂2525座,其他基督教活动固定处所4002处。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的专家在河南新乡、焦作、洛阳等地进行调研发现,有的农村信教群众竟然高达80%甚至90%,村两委的换届选举已被教会操纵!

  从上述披露情况看出,河南省基督教会的建设、教徒的发展壮大趋势,河南全省的政治基础是以基督教建设和发展为根本的。

  河南作为中国农业大省,人口约有一亿多,不论从粮食产出地位,还是从人口比例而较,又地里位置正是中国历来最重视的中原战略腹地,发展基督教选在了河南省,不能不说是这一幕后的操纵者具有政治战略眼光的一着高棋。从策略上,再利用好共产党在河南历史上闪光点,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的工农业成就作掩护,美国共济会利用共产党的地方政权来发展基督教演化已经初见成效。从上述介绍的河南省的基督教建设和发展规模看,河南省执政者把河南洛阳市作为基督教重点开发区,为扫除基督教发展的障碍,所以才有洛阳市洛宁县作为试验样板在最近演习了拆除毛主席塑像的一出闹剧,并扬言“你们把雕像装到哪里都行,就是不能在洛宁放!”,“放谁的雕像都行,就是不能放毛主席的雕像!”。这明显地在说,看你们那些一心想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共产党自信者们,仅以打口水仗的方式又能怎么样?

  我看到这些报道,近来让我确实食宿难安,总是忐忑神惑。

  可能是我的神经太敏感了,或为此事件太激愤了,竟然也做了个和邓力群给小平叙述那样很相似的梦——我一激奋就坐飞机到了河南郑州,去拜见了河南省委领导,和他们做了理论。我批评他们说:你们的所作所为,正是中央《通知》所指的那些黑恶势力所行。而那个和我谈话的领导不慌不忙地,还很客气地回答我说:最近中央发出的扫黑除恶的那个《通知》其精神明确地指出,是“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国家长治久安,进一步巩固党的执政基础”。而我们河南所做的发展教会,也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做的群众事业,其效果是以基督教徒为骨干的群众工作,已经做到了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的效果,没有逃荒,没有闹事游行的。我们河南地区,有基督教维系,人人读圣经,处处有教堂,经常有活动,社会是很安定有序的。这不就是属于国家长治久安吗?有共产党组织和教会的共同管理,不也很符合现行的混合制改革或双规制吗?如是,有这多的基督教徒之群众作后盾,不也能达到“进一步巩固党的执政基础”吗?这不也体现了共产党章所规定共产党“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这一纲领性宗旨吗?难道我们省的基督教徒们就不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了吗?我们以宗教来维系人民、教育人民,难道不是很符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倡的一种创新吗?况且历来宪法不也允许人民信教自由吗?说道这里,这位领导气愤地指着我说:你们指责我们河南,说洛宁县就建了63座教堂,77处临时活动场所,这又怎么了?我们河南并没有去动用多少国库资金,又没有骗取扶贫资金来建教堂,是依靠群众,走群众路线来完成的教堂建设,这不是很符合自力更生精神吗?有何不当?这个领导的理论水平和辩才是绝对一流的,不愧为特色理论熏陶出来的,把我压得难有机会插话。他竟然主动问我,还有何意见,请讲。于是我质问说:那你们为何还要动用公安和国保来保驾护航基督教的典礼活动呢?他不暇思索地说:难道不可以吗?我们总不是因为强拆民房,强占民田去动用武装的吧?就是那些强拆强占的做法,改革开放以来又有多少事件,国家当回事去解决呢?不就是下发些讲话或通知吗?况我们河南是在不侵扰民利的情况下动用公安和国保,是为了防止万一的坏人扰乱而已!这符合维稳在先的预防行动。又没损谁的利益呀?

  我还不服气,就说:那洛宁的官员猖狂地扬言:“放谁的雕像都行,就是不能放毛主席的雕像!”这是什么性质问题?这个领导倒是思索了片刻,便慎重地答复说:这话从原则上说,倒是不大恰当。但你应明白,他也是基督教徒,常言到,一人不伺二主,他可能认准基督教主了,所以就轻视了毛主席。但须注意,自改开以来,比这位小小的县级官员大的多的官员或名人、学者不也是在辱骂、诋毁毛主席吗?那中央不也就是发个文件或讲话来批评吗?难道还真的去追究罪过吗?法办过吗?所以,我们对这位小县级官员,作严厉批评教育就是了。就是习近平他来了处理这件事,也不过如此吧!还能怎样?如果你还不服气,那就请便,随时投诉中央,我不信共产党中央能把中国这么多的教堂给强拆了!教会给解散了!再说了,咱们共产党现在虽有近9000万党员,但毕竟比不上基督教徒一亿多,还有法轮功教徒一亿多,再加上其他教徒,看看谁的群众基础强大?就受教育的程度,咱共产党员对党的自信,能与这些教徒们对教会的虔诚相比吗?我们河南省基督教会的牧师、长老等领导人没有一个贪污腐化的,共产党能做到吗?所以,共产党中央也只能睁一眼闭一眼了吧!稳定,稳定,稳定压倒一切,我们以发展基督教来维稳,不是也很符合党中央的愿望吗?

  那个河南省领导,很藐视我地说:我们河南地区的基督教徒们,很相信教会,凡有适当要求,就能随时找到教会及时解决的,而你作为共产党员,假如你有诉求到那里找共产党组织解决?何时能解决? 你自信吗?再比如最近很闻著于世的广州番禺发生的那八个青年学生因学习宣传毛泽东思想,按说这也是很符合共产党宗旨的吧,但他们却反倒被共产党的专政机关给法办了。他们怎么不自信地去找共产党机关申诉呢?他们能自信吗?他们敢自信吗?而基督教会就不会因学习教义或宣传教义,就如此地陷害自己的教徒的。……。

  我本来还要理论的,朦胧中闹钟把我给闹醒了,天明了。醒悟过来,才觉得我的梦没有黄粱美梦的舒心,没有游园春梦的惬意,我好像是吃了败仗似的,只有一种难以言状的忐忑感。

  梦毕竟是梦,是一种幻觉而已,不去在意就是了。

  但是,作为一个自小受共产党教育,惠毛泽东思想熏陶,对河南省各级官员,竟然对基督教主的虔诚崇拜和对毛主席的仇恨,已经形成鲜明对比,而且掌控了那么多的从教百姓,有完善的机构、系统的组织,教育的普及、活动的持续,难道就仅仅是一种简单的信仰问题吗?而没有更深的目的或动机吗?

  毛主席说:“共产党员可以和某些唯心论者甚至宗教徒建立在政治行动上的反帝反封建的统一战线,但是绝不能赞同他们的唯心论和宗教教义”(《毛选》一卷P707。毛主席这里说得很明白,可以有“在政治行动上的反帝反封建的统一战线”,是“绝不能赞同他们的唯心论和宗教教义”的。从改开以来发现的状况是,我国在多方面早已经有美国共济会控制下的基督教给渗透了,甚至某些领导人被拉拢腐蚀,利用宗教来麻痹人民,控制政权,与共产党争夺群众,就是与共产党争夺领导权。利用宗教来灌输唯心主义宿命论,就是在抵制马列毛主义的辩证唯物论的革命性的。恩格斯说:“对于完全受宗教影响的群众感情来说,要掀起巨大的风暴,就必须让群众切身利益披上宗教的外衣出现”(《马恩选集》4P251。洛宁县领导扬言的放谁的雕像都行,就是不能放毛主席的雕像!”,就是典型的以反毛来反党的“要掀起巨大的风暴”。所以,在全河南地区形成了疯狂地强拆毛主席塑像和限制人民纪念毛主席的各种活动,而广泛地开展基督教活动,这就是马克思指出的:“国家、社会产生了宗教即颠倒的世界观,因为它本身是颠倒了的世界”(《马恩选集》一卷P1;所以列宁说:“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列宁选集》2P375;

  仅就最近的报道看,在洛宁这个只有50万人的国家级贫困县,为了方便基督徒礼拜祷告,竟然在2015年就建有63座基督教堂和77处临时活动场所。河南省全省除了前面说道的大力地普遍地发展教会外,先后拆毁毛主席塑像11尊,其中自十八大以来就拆毁了9尊,仅洛阳地区就拆毁毛主席塑像6尊。而洛宁的事件却又是发生在十九大刚刚结束后。这意味着什么,广大群众明白,洛阳市的领导明白,河南省的领导更明白。

  当然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全国各地各行业,尤其是大中小学之教育阵地广泛地风行基督教义,这绝不是一个简单的自由信教的问题,而是一个以什么主义,什么哲学观、什们道路来指导或引领中国人的价值趋向的。在共产党的天下,宗教再自由,也不能超于或强于共产党的势力,绝不允许任何宗教诋毁、侮辱共产党祖宗毛泽东的名位。因为毛主席的这个名位,本身就是象征着共产党的名位。毛主席是共产党的灵魂,是中国共产党存在的牌位,是神圣不可动摇、不可伤害的党根,这就是习近平总书记早已强调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共产党宗旨所在。

  河南洛阳地区的基督教盛行只是全中国基督教渗透、发展、普及的一个最典型的范例而已。国民们只要去阅读一下中国著名的学者何新老师的《统治世界》或《谁统治着世界》、美国著名政治家恩道尔的《目标中国.屠龙计划》、尼克松的《不战而胜》和北京学者悟实老师的《国际战略论坛》等论著,以及近年来诸多学者们的关于欧美国家运用基督教等意识形态的网络文章,就必然会明白河南省普及基督教是犹太基督教掌控下的共济会之灭亡中国的一个最阴险、最隐蔽、最有效的战略屠龙战争。河南省就是共济会瞄准的最理想的战略要地,而其洛阳市是共济会以基督教徒为群众基础的开发区,洛宁县在十九大后的强毁毛主席塑像只是试探习近平为核心的这个党中央究竟是什么心态、什么主意,又有何或有多大作为的一次演习而已。

  看看现实存在,再读读上述的有关著述及学者们的明告,难道真的能够如我梦中的那个河南省领导所言之理吗?不!那些对国事“匹夫有责”的人们,已经觉醒,已经悟道。河南是基督教共济会分裂国家的反华反毛割据地,所以,才有了我开头所说的天津地区部分党员群众向党中央提出来的《就河南省洛宁县强拆毛主席雕像事件致中共中央的公开信》之求诉。我相信党中央会善从民意、民愿的!会拆除河南地区黑恶势力“保护伞”的!会彻底兑现《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精神而恢复被洛宁拆毁的毛主席塑像的,并追求那些辱毛的犯罪行为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