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鞠开:韦国清不准电影《黄桥战役》提粟裕

2018-02-02 11:10:20  来源:搜狐掌上文史  作者:张雄文
点击:   评论: (查看)

鞠开:韦国清不准电影《黄桥战役》提粟裕

——电访粟裕原秘书鞠开老人

  张雄文

  与鞠开(中)合影

  昨日和粟总秘书鞠开老通话。老人八十多了,身体挺健旺,只是声音有点低沉。

  寒暄后,我提到了他发表在12月8日《北京日报》上的《关于粟裕与淮海战役几个问题的回顾》一文,说写得太好了,特别是披露了粟总对淮海战役的“三不主义”:粟裕首长多次对他讲,淮海战役的文章他不写,淮海战役的书他不读,淮海战役的电影他不看。

  鞠老说,很多人都给他打电话了,楚青看到报纸后,也给过他电话。

  他又谈到我的《无冕元帅:一个真实的粟裕》,说:“反响很大啊,我要向你们学习。”

  鞠老是老前辈,是“骨灰级”的“粟迷”,他这么说,自然是谦虚了。

  我顺便说了楚老给我的信,并请他见到楚老时,代我问好。

  鞠老爽朗地答应了。

  因为读某先生博客,得知鞠老又新写了一篇文章,里面直接披露粟裕的老部下韦国清曾阻挠粟裕平反,我请他详细说说这事。

  他先是很奇怪,问我怎么知道了。弄清楚原委后,他说:

  1979年10月,首长经叶剑英提醒,开始给中央写申诉报告。

  叶剑英批示后,将报告交给总政治部办理,他还建议总政认真研究,向中央军委提出实是求是的报告,以便在适当的时候,妥善处理。

  当时的总政部主任是韦国清,是首长的老部下,曾任华东野战军苏北兵团的司令员,第三野战军10兵团政委。

  我说,粟总对韦国清应该不错,打仗很一般,主要是搞政治工作,但粟总让他做了兵团司令或者兵团政委,其实王必成、陶勇干这个职务更合适。

  鞠老说,王必成、陶勇都很忠义。他接着说:

  信到了总政以后,首长亲自给韦国清打过两次电话,催问这件事,但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

  后来首长又给叶帅写信,说了这个情况。

  叶帅要他办公室的人打电话催问总政,粟裕的平反问题,你们研究过了没有?

  韦国清的秘书说,总政党委讨论过一次,认为这是牵连到对整个军委扩大会议的评价的问题,还牵连到好多的人和事,应由中央来做。

  有一天,总政原副主任华楠去看楚青。他也是首长的老部下,做过华野24师政治部主任。

  楚青对他说,首长的平反问题至今还没有解决。

  华楠很惊讶地说:“我以为早解决了,怎么还没有解决呢?”他还说,“总政党委早就讨论过了嘛,同意平反嘛,还做出了决定嘛,这是有记录在案的。怎么会还不落实呢?”

  鞠开与粟裕合影

  后来,楚青查问这个事,总政有关部门的同志答复说找一找。最后在甘渭汉副主任公文包里才找到,首长的平反问题从此也就无人过问了。

  甘渭汉在世的时候,首长也给他打过电话,询问他的平反问题。甘渭汉对首长说:“你放心,我会催办的。”

  可是不久,他去医院看望首长,说:“你的这件事,办得并不顺利。”

  首长知道这件事情后,大所失望,很是寒心。他深受刺激,到了第二天早晨诱发心脏病,就卧床不起了。

  我说,韦国清为什么阻挠给粟总平反呢?

  鞠老说:他对粟裕老首长有成见。解放战争时期,他的部队擅长打阻击,用他的部队打阻击打得多了,部队的损耗大,缴获少,他有意见,从那个时候,成见就记在心中了,有机会他就进行报复。

  拍《黄桥决战》电影,他就不准粟裕的名字在电影里边出现,但这个电影,又不能没有粟裕,他就想了一个办法,用谷盈的名字来代替。

  在我表示惊讶和不可思议的时候,鞠老说:

  这是千真万确的!有一次,我到八一电影制片厂,看《淮海决战》的片子,碰到了编剧××同志,问他《黄桥决战》里边为什么没有粟裕的名字。他说,剧本里面原来是有粟裕的名字的,韦国清不同意用粟裕的名字,就把粟裕的名字改掉了。韦国清在粟裕的平反问题上,如此地加以阻挠,也就不奇怪了。是不是还有深层次的原因,我就说不清楚了。

  我想,这个深层次的原因,大概是韦国清参加过百色起义,现在看到当年起义的前委书记d重新掌权,职务比粟裕更高吧。他们之间对这事是否有过交谈,鞠老没说,我自然也不敢妄加猜测了。

  我最后说,您披露的这个情况太好了,如果您不说,就没人知道了。您应该将文章发到报刊上,让更多的人知道。

  鞠老说有这个想法,还说另外还写了一篇文章,到时候发给我。

  张雄文,湖南冷水江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作协全委会委员、湖南报告文学学会理事、株洲市作协副主席。作品散见《湖南文学》、《创作与评论》、《名人传记》、《鹿鸣》、《散文选刊》、《西部散文选刊》等报刊。出版有《无冕元帅》、《名将粟裕珍闻录》、《毛泽东粟裕与淮海决战》、《蒋介石的枪杆子》、《战场上的粟裕》、《踏雪泥集》、《眼底吴钩》、《多是横戈马上行》等书四百余万字。作品入选多个版本文集,曾获全国侗族文学“风雨桥奖”、山西省“五个一工程奖”、北方十三省市文艺图书一等奖、《散文百家》全国征文一等奖、《人民文学》全国征文奖等奖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