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钱昌明评马光远文章:是到回顾“改革”的时候了

2018-01-08 15:16:12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钱昌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是到回顾“改革”的时候了

 

  ——评马光远的《2018,向改革致敬》

钱昌明

  新年伊始,除旧布新。人们都希望驱除邪气,迎盼美好的未来。不想一眼触及马光远的文章《2018年,向改革致敬》(下文简称《致敬》),看了犹如吃了一只苍蝇。真是晦气!

  马光远是谁?据“360百度”介绍:系“国内知名的经济学者和著名财经评论员”,“2009年荣获南方人物周刊‘时代骄子青年领袖’称号”是也。

  马妄议历史,在《致敬》开篇,竟把近代“中国人命运”的改变、“中华民族命运”的改变,归结为:“根本原因,是因为xx同志为代表的共产党人推动的改革让中国崛起”!

  看了这样的文字,笔者只得做一回21世纪的“九斤老太”了。不得不感叹:真的是“一代不如一代”!堂堂的“博士后”、“经济学者”马光远,他的历史常识,连一个幼儿园的娃娃都不如。这大概也是“无知者最无畏”,他敢毛冠邓戴,竟然不知道是人民领袖毛泽东,改变了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命运;更不知道是毛泽东建立、领导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标志了中国在世界上的崛起。

  能写出这样的文章,看来,马光远真的是把全国人民都当作史盲与儍瓜了!

  是谁改变了中国人的命运、是谁让中华民族“崛起”?

  什么叫“改变命运”?简单地说,就是中国人由旧中国被剥削、被压迫的买办、官僚、资本的奴隶,变成了新中国国家的主人。什么叫“崛起”?简单地讲,就是让中华民族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不再受帝国主义列强的欺凌。我们并不想称霸世界。

  全世界都知道:近代百年,中国就是“一盘散沙”,就是四万万令人宰割的“东亚病夫”。中国人在国外不就是那些被卖往美国的“华工”、“猪仔”?在国内,不就是上海租界外滩公园门口——“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牌子上所指的群体?

  从1840年的鸦片战争起,大大小小的帝国主义都打过中国,从旻宁、袁世凯到蒋介石,历经皇帝、总统、委员长,不平等条约签了745个,哪一个不是以割地、赔款或丧权辱国了结?

  只有到了1949年,4月21日,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过长江,毛泽东把英国军舰紫石英号轰出了中国;同年10月,新中国建立,“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从此,谁也不敢再欺侮中国了。这不是“崛起”是什么?

  此后,再“横”、再“霸”的美帝国主义,也只得看看中国的颜色行事。越南战争时期,毛泽东主席只讲了一句话:不准美军越过17度线!结果,美军战机每当快飞至该条线的空域时,就会嘎然而止、180度地转向,始终不敢越雷池一步。

  1950年为什么会打抗美援朝战争?美国佬为什么会倒霉?不就是因为白宫不听毛主席的警告。中国曾通过印度驻华大使潘尼迪向美国政府转达:“如果美国企图越过三八线,扩大战争,我们不能坐视不管!”可是,杜鲁门不信,结果遭到了惩罚,自取其辱。

  听听美国西点军校的教员F,他是怎样回答有关那场战争的提问吧!

  “问:你为何要直言是失败呢?很多说法都是‘始于三八线,终于三八线’,算是个平局嘛”。

  “答:那是自欺欺人。美国军方从没说过是平局这样的话。南北韩之战的情况可以不谈。我们着重看的是中美两军交手的这一部分。当时的实际情况是,美八军的一支先头分队已经抵达鸭绿江边。中美两军的战斗接触是在中朝边境地区展开的,单从地理上讲,始于鸭绿江而终于三八线,胜负之势是不言自明的。没有必要歪曲和掩盖。”┄┄西点军校的教员F最后的结论是:

  “美军不怕中国军队现代化。因为在这方面他们永远赶不上我们(按:这是美国人的自负)。怕的是中国军队的毛泽东化,或按中国术语叫革命化。”(以上引文均出自《美国人眼中的毛泽东——美国军校教员答中国记者问》)

  这位叫F的西点军校教官,虽然自负,倒也能正视现实。这才直白地承认了那些武装到牙齿、侵略成性的美国佬,是打心底里惧怕毛泽东中国的。

  再举一位反共意识很浓、但能尊重客观事实的西方人士蒙哥马利的话说。这位“二战”反法西斯战争的名将、英国元帅,曾于1960年、1961年两次访问中国。别忘了,其时正值中国的三年困难时期(也是被反共右派造谣说成是饿死3755万人、正是“出门无所见,白骨蔽平原”的时期)!然而,他在访问中国后作出的评论竟是:

  “一个强大的中国出现在东方,是世界和平事业中的一个重要力量。呼吁美国和西方社会要正视并承认中国的存在。”(陆儒德:《江海客毛泽东——毛泽东治理水患、缔造海军、经略海洋纪实》)

  1949年毛泽东主席领导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经过艰苦奋斗,建立了新中国。对内,让几千年来被剥削、被压迫的人民彻底翻身做了主人,这不是“改变”命运是什么?对外,雪百年国耻,岿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这不是“崛起”是什么?

  “改变”命运也好,“崛起”也好,说的是历史发展的一种“转折”,是指事物的质变。

  马光远全盘否定毛泽东和新中国,把百年中国历史的转折、中国人民命运的改变、新中国的崛起的“根本原因”,说成是“40年前xx同志为代表的共产党人推动的改革”,岂非信口开河!这究竟是无知,还是一种恶意诋毁?

  何谓“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

  早在2013年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就提出:

  “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见《习近平同志在新进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研讨班上的重要讲话》)

  习总讲话是算数的,讲这句话至今已有五年。数数日子,已过了1800多天!可是,就是这个马光远!把总书记的话当作什么了?他就是不听!就是不向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看齐”!非得要“对着干”不可。他就是顽固地要以“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而且是全盘、彻底地否定,从根本否定了由毛主席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

  看看他所写的:

  “40年前,在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以xx同志为代表的仁人志士,以极大的政治勇气和担当,杀开一条血路,开启了中国改革进程”。(按:xx同志在这里似乎被马光远先生“开除”了共产党的党籍,成了一名“仁人志士”的代表!)

  什么叫“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笔者立即想起了国歌《义勇军进行曲》的歌词: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义勇军进行曲》原是电影《风云儿女》的主题歌,诞生于1935年的抗日战争时期。其时,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侵华战争已有四年,蒋介石的国民政府打着“攘外必先内”的遮羞布,坚持执行卖国投降的反共、反人民国策。面对外敌,一味妥协投降。不仅东北全境80万平方公里国土早已陷落,3000万同胞沦为亡国奴;而且继续出卖华北,与日寇签订《何梅条约》与《秦土协定》,配合日军搞“华北特殊化”。最为令人不齿的是,他坚持反共内战,用法西斯手段残害人民,取缔一切抗日爱国运动。就在这一年,蒋介石、汪精卫联名发布“禁止排日”命令,宣布抗日有罪、爱国有罪,镇压“一二九”学生爱国运动┄┄

  正当日军铁蹄任意践踏中华国土,任意屠杀、奴役中国人民,眼看整个中国就要亡国灭种,这才让有血性的中华儿女——呼吼出这样的声音:“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诞生了《义勇军进行曲》,并成了中华民族解放的号角,又成了今天的国歌。别忘了,只有1935年那样的抗日战争时期,才是“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

  马光远这小子是1972年才出生的,他当然不可能经历抗日战争的岁月。但作为“博士后”,他不应该不懂得“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这句话的含义吧!他怎能把“改革开放”前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描绘得一团漆黑。即使那个时代有什么样不足的地方,也不能把它说成是“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啊!

  什么是“40年前”?也就是1978年。那我们就来看看1978年的情况:

  政治上,1978年中国的政坛,仍是中国共产党执政。时任党中央主席是华国锋。是受xx同志高度拥戴的,这有他在1976年10月、1977年4月写给华的两封亲笔信可以作证:

  “我衷心地拥护中央关于由华国锋同志担任党中央主席和军委主席的决定,我欢呼这个极其重要的决定对党和社会主义事业的伟大意义。不仅在政治上思想上华国锋同志是最适合的毛主席的接班人,就年龄来说可以使无产阶级领导的稳定性至少可以保证十五年或二十年之久,这对全党全军全国人民来说是何等重要啊!怎不令人欢欣鼓舞呢?

  “我同全国人民一样,对这个伟大斗争的胜利,由衷地感到万分的喜悦,情不自禁地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我用这封短信表达我的内心的真诚的感情。

  “以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万岁!

  “党和社会主义事业的伟大胜利万岁!”(以上为1976年的信)

  在1977年的信中:

  “我完全拥护华主席最近在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完全拥护华主席抓纲治国的方针和对当前各种问题的工作部署。”

  经济上,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中国历年GDP增长率一览(1950——2013)》数据,1978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在1977年增长10.7%的基础上,又增长了11.7%!这说明经济形势是好的、健康的,且是向上发展的。

  另外,不妨再浏览一下1978年发生过的重大新闻:

  这年3月,全国科学大会在北京隆重召开,标志着中国科技有了新起点。因为在毛主席、周总理的关怀下,1956年制订的“中国第一个科学技术发展规划”,原定12年完成,早已提前完成。

  这年4月,在医学上我国首例的心脏移植手段,在上海瑞金医院获得成功。

  这年10月,我国制造的“绍兴”号万吨(1.4万吨)远洋货轮,第一次出口。

  这年12月,新中国最大的现代钢铁企业——上海宝山钢铁总厂开工建设。

  ┄┄

  所有以上种种,有哪一条能够证明:40年前的1978年,中国已到了“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既然如此,那马光远口中的“杀开一条血路”搞“改革”,究竟是“杀”谁呀?是“杀”“忘我之心不死”的美帝呢,还是“杀”持有不同观点的共产党人?

  马光远如此信口雌黄,究竟说明了什么?

  是到了总结、反思“改革”的时候了!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央开始推行“改革、开放”政策。1987年的十三大,提出了初级阶段基本路线:“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

  何谓“改革”?改变、革新之意也。何谓“开放”?即对外开放,无非就是对外政策的调整。这些其实都是手段,而不是目的。我们共产党人的目的是搞社会主义,奔共产主义。

  早在“五四”时代的1919年,毛泽东在《民众的大联合》一文中,就用过“改革”一词:

  “┄┄到了近世,强权者、贵族、资本家的联合到了极点,因之国家也坏到了极点,人类也苦到了极点,社会也黑暗到了极点。于是乎起了改革,起了反抗,于是乎有民众的大联合。

  “自法兰西以民众的大联合,和王党的大联合相抗,收了‘政治改革’的胜利以来,各国随之而起了许多的‘政治改革’。自去年俄罗斯以民众的大联合,和贵族的大联合,资本家的大联合相抗,收了‘社会的改革’的胜利以来,各国如匈、如奥、如捷,如德,亦随之而起了许多的社会改革。虽其胜利尚未至于完满的程度,要必可以完满,并且可以普及于世界,是想得到的。”

  这里,毛泽东把法国大革命胜利,看作是“‘政治改革’的胜利”。可见,在五四时期,“改革”一词,几乎与革命一词同义。但求其本义:革命,当是一种“激进”的变革,它在改变事物的性质;而“改革”,则是较为“缓进”的变革,它以不改变事物质的稳定性为特点。

  社会主义是一个新生事物,它不可能一出生就是完美的。毛主席早就讲过:

  “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已经建立起来,它是和生产力的发展相适应的;但是,它又还很不完善。这些不完善的方面和生产力的发展又是相矛盾的。除了生产关系和生产力发展的这种又相适应又相矛盾的情况以外,还有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的又相适应又相矛盾的情况。”(《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

  有不相适应的,就需要适应,需要“平衡与统一,需要作出局部的调整”,这从制度层面讲,实际上就是改革。从理论上讲,革命是为了确立社会主义制度,改革,应该是完善社会主义制度。

  近平总书记早为“改革、开放”后的社会主义正过名: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毫不动摇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马光远以“向改革致敬”为名,却从根本上否定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共产党人缔造的新中国社会主义制度,说白了就是要全面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他毫不讳言地写道:

  “40年来,改革取得的巨大成就举世瞩目,但改革仍然留下了很多的遗憾和未竟的领域,一些领域甚至成了多年来啃不下来的硬骨头,改革仍然处在关键时刻,随时都有走回头路的危险。┄┄今天改革的主题仍然未变:政治改革停滞不前,社会改革刚刚起步,经济改革进入了深水区,但是改革的共识和改革可以依赖的主要力量上却和40年前迥然不同。”

  什么意思?

  简单地说,就是马光远认为:40年来,“改革”虽然取得了“巨大成就”,主要是经济制度上的。表现在:

  “事实上已经培养了足以进一步推动改革的中坚力量和社会体系:中国的市场理念深入人心,市场已经成为中国配置资源的最重要的方式之一。中国社会已经从传统社会向现代文明的契约社会迈进,任何大政府、强行干预的做法都会引起民众高度的警惕,任何在改革领域的倒退或者走回头路都不得人心”。

  但是,马光远认为,政治制度上的“改革”未见进展。即所谓“啃不下来的硬骨头”——“政治体制改革的长期停滞和权力制衡的缺失”;并把由私有化改革所造成的恶果——如“权力寻租”、官场腐败,“社会风气败坏”,“人心涣散”,上层“改革共识破裂”等问题,全归结为是不搞全盘西化的“民主政治”改革的结果。

  马光远狂妄地要当今中央,牢记“对于中国共产党而言,改革开放才是其真正的核心利益”,“作为中国的执政党”,只有“打破重重阻碍,推动改革进程,带领中华民族走向文明和民主”才是出路。

  现行《中国共产党党章》明确规定:“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党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根本不存在有什么“改革开放才是其真正的核心利益”一说。

  经过马光远的这一番狂妄的叫嚣,一个严肃的问题倒确实提了出来。

  中国共产党已执行了40年的“改革、开放”政策,要不要进行一次总结与反思?当初中国进行“改革、开放”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是为了完善社会主义制度呢,还是为了复辟资本主义?如果是为了后者,那还能是中国共产党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