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平安夜美国大兵强奸了北大女生,这也要洗地?

2018-12-25 17:45:58  来源:草根微刊  作者:壬岷
点击:   评论: (查看)

  今天是西方人的“平安夜”,跟着美国学了四十年,“圣诞”、“平安夜”在不信耶稣的中国也流行了起来。大街小巷、商场校园无不扮上不伦不类的装饰。但同胞们啊,你可曾记得1946年“平安夜”的“沈崇事件”?

  1946年12月24日夜(西方的平安夜),北京大学女生沈崇晚上去看电影途经东单时,被美国海军陆战队伍长皮尔逊等2人架至东单操场施行强奸。

  案件发生后,引发反美运动。然而当时的国民政府的做法和所谓民国“大师”的言论让人匪夷所思:

  北平市治安当局指示各报,某大学女生被美兵酗酒奸污消息一则,缓予发表。

  北平行辕负责人说:“ 此案系一纯法律问题,酒后失检,各国均所难免,惟望市民幸勿感情用事,致别生枝节,则宜注意也。”

  市府秘书长发表谈话:“市府对该女生是否为大学生及该女与二美兵是否相识二事,正详细调查。”弦外之音不难了解。

  市长发表谈话:“据检验结果,处女膜尚未十分破裂。”

  北大陈雪屏训导长谈话:“该女生不一定是北大学生,同学何必如此铺张。”他认为“为什么女人晚上要上大街,而且还是一个人?”

  胡适发表谈话:“惟余以为对美军抗议似属不智。”

  因为当时政府的懦弱,导致北平、天津、上海乃至全国各地爆发了共有50万学生相继参加的抗暴活动。从12月底至1947年5月,学生和各界人士举行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抗议美军暴行,要求美军撤出中国,废除《中美商约》等。

  至5月20日,国民党政府派出大批军警镇压爱国学生运动,学生被捕28人,重伤19人,约500人遭毒打,酿成“五二0”惨案。

  

  

  

  

  这就是著名的“沈崇事件”,“沈崇事件”引得“民国大师”们集体出来为美军洗地。讽刺的是,事件过去半个多世纪,洗地的声音再次在中国大地泛滥开来。你在新浪微博一提“沈崇事件”,立刻有一帮美狗、国粉围上来让你搜索“沈崇文革”。

  还别说,在百度检索“文革 沈崇”,出来的搜索结果前几条基本都是给沈崇事件洗地的。大致说法都是,“沈崇早就是中共党员”,“文革初因家庭成份(前清两江总督兼通商大臣沈葆桢孙女)而被清洗”,“红卫兵审查沈崇时,她坦承自己扯下弥天大谎。当年中共地下党指示她色诱美军士兵皮尔逊,实际上她并未失身。她承认:制造这一假案是为了‘积极打击美国,孤立国民党’”……

  文革真的是个筐,什么都可以往里面装。给“自己人”洗地时,就说那是“浩劫”,制造了无数冤假错案;给“友邦”洗地,却捡起文革的“审查结果”,不说是冤假错案了。

  “沈崇文革坦承”的说法讲的有板有眼,对一般民众迷惑极大,相对于“胡适式洗地”的确高明很多。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一般人说话不够分量,不够权威,于是有人把这段话挂到名人聂绀弩上,还列明引自聂的《沈崇的婚姻问题》一文,但聂此文写于1947年2月21日,其时,哪来文革?哪来红卫兵?

  香港翰墨轩出版有限公司总编辑许礼平当面跟沈崇求证过此时,2012年,他在《沈崇案,真相并非遥不可及》一文中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六十多年来,沈崇的下落,备受关注,而又传闻不一。有说削发为尼,遁入空门;有说宋美龄收为谊女,移民国外。有说她改名换姓,健在北京。前两种传闻找不到任何依据,早被否定了。而北京文化圈子则隐约流传:沈崇就在北京,而且活跃在文化圈中。

  大概八十年代吧,有一回,聂绀弩、丁聪与三联书店周健强等聚会,聂早年写过《沈崇的婚姻问题》一文,周问聂,“沈崇到底是谁呀?”聂指着丁聪说,你问他,他最清楚。

  丁聪夫人沈峻,就是文化圈中传说的沈崇。但从来没有人敢问沈峻,你是沈崇吗?这句话太冒犯了。甚至与丁聪伉俪死党如黄苗子、郁风也不敢问。

  今年春节后不久,李辉、应红伉俪莅寒斋雅叙,我出示沈崇亲笔自白书三纸,应红一睇,脱口而出:“这不就是沈峻的字吗?!”应红是作家出版社负责人,与沈峻熟络,经手沈峻手稿无数,所以对她的字迹非常熟悉。当天我到罗孚家造访,借沈峻给罗公贺年卡、拍摄沈峻滑雪照上的题字,回家与沈崇字迹对比研究,虽然前后六十多年,但用笔、结体,都有太多一致处。

  好了,如何求证?颇费思量。通过沈峻周围的至爱亲朋吗,他们实在开不了口。重提旧事,对当事人不啻于再一次伤害,但近年攻击沈崇的言论甚嚣尘上,不弄清楚,对当事人又是更严重伤害。

  机会终于来了。林道群兄嘱转稿费与沈峻,一口应承。五月八日上京,请沈峻密友约沈峻一起用餐讨教。甫一见面,认出这就是在罗公家里从贺年卡看到的,八十多岁老太太滑雪雄姿的沈峻,真人可是腰板硬朗,英姿勃发,神采飞扬,白白滑滑的面庞架个墨镜,路人还以为是哪个资深玉女明星呢。

  笑谈间笔者开始进攻了。先问沈峻生肖属甚么?答曰:“兔”,丁卯一九二七?“没错”,心想沈崇案发时十九岁,一九二七到一九四六正好十九岁。再问府上哪里?“福建闽侯”,心想,又对了。席间奉上马幼垣关于沉葆桢照片辨伪文章(刊《九州学刊》六卷二期)影本,内有沈文肃公与夫人林氏画像,沈峻说,“从前家里就是挂这画像,文革毁去”,问沈葆桢是你贵亲?“沈葆桢是我曾祖父”,又对了。尊大人大名?“沈劭”,完全吻合了。做甚么工作?“工程师,到处跑,做过交通部次长。解放前夕离开大陆。”几兄弟姐妹?“四姐妹,我最大,剩下我跟最小的。”何时来北京?“解放后”,稍停片刻,立即补充,“一九四六年来北京,在北京大学先修班。”心想这就完全对了,她就是沈崇,肯定不会错。正思考间,沈峻再补充“后来在上海复旦大学毕业。”是党员吗?“是。”甚么时候参加党?“一九五六年,在学校入党。

  终于要摊牌了,立即取出准备好的沈崇亲笔自白书、北京大学聘请赵凤喈任此案法律顾问感谢函等材料,放在饭桌上。沈峻一看,立即摘下墨镜,聚精会神,略显湿润双眼,泛着几乎觉察不出的淡淡泪光,盯着这几叶沉甸甸的薄纸,面色为之一变,神情凝重而镇静,压低嗓门说:“哪里搞来的?给我的吗?”这是彩色复印件,全部给你。沈峻一声“谢谢”,马上收起文件。

  确认沈崇真身后,一切轻松多了。先谈谈她小时候的情况。哪里出生?福州?上海?“不对,我生于镇江,父亲在镇江盖桥梁,盖公路,所以我在那里出生。”“父亲因为搞工程建设,到处去。我小时候去上海,在上海念小学,所以寄居姑姑家。”是古拔路二十五号吗?“对,你怎么知道的?”我开玩笑说我是调查局的。

  “我姑父曾景南是盐务局长。”啊!那是肥缺。“对。”“姑姑喜欢女儿,特别疼我,我又是人家的女儿,宠一点没关系。所以我从小就无法无天。”一九四七年,因奶奶病重,不愿死在外地,棺材都买好了,要回福州老家寿终正寝,沈峻便陪着奶奶回福州。福州与台湾很近,沈峻顺便去了趟台湾,探望姑姑,几天就回来了。文革时,因此而被诬为去台湾领特务经费。“姑姑有个儿子在美国念书,我动员他们母子回来,他先到香港,他妈妈从台湾到香港会合,我去香港接他们一起回来,这不是很好嘛,但文革时候,又说我去香港领特务经费。”

  尊大人沈劭生于哪年?沈峻一脸茫然,不知道。生肖属甚么,也不知道,只知她出生时父亲二十多岁。沈劭在南洋公学毕业,然后交大,再留美。抗战间沈峻在上海,沈劭则在昆明,盖机场,盖公路,父女大部份时间分开,对父亲了解不多。沈劭有个朋友托他照顾妻子儿女,朋友后来死了,沈劭继续照顾,妻子变成他的妻子,儿女变成他的儿女,两家人变一家人。解放前夕,沈劭离开大陆。沈劭新家庭另一半是南洋华侨,要回南洋,沉劭同去。后来在美资还是英资的石油公司工作,一直到七十年代过世。

  问起沈峻妈妈,果然姓林,家庭妇女。沈峻生儿子时接母亲来北京住。原居所两间房住三代人,十分挤迫。一九八五年分到稍大居室,但母亲习惯住地下,左邻右里都熟,老友记多,不愿搬去高楼住。过几年九十五岁过世。

  又再问回不开心的往事。你在北大先修班,准备念甚么科,“我的志愿是学医”。但出事后,政府不让她到北大上课,因为风头火势,不许她出来。“在北京没事干,就回上海,后来才(改名沈峻)考入复旦大学外文系”。学的是俄文。复旦毕业后,学校很喜欢她,要留她当助教。沈峻不服从组织分配,要去北京。

  沈峻在北京先去中联部,中联部发觉沈峻社会关系太复杂,不合要求,调去对外文委,干了几年,在宣传司管书刊,下辖外文出版社,后来外文出版社分出来,独立成为外文局,社领导挑了几个人,包括沈峻,入外文局,做到退休。

  丁聪妹妹与沈峻是同学,沈峻在复旦大学毕业后,一九五六年九月,她与丁聪妹妹同时被分配上京,因丁聪妹妹在京无其它亲戚,便拉着沈峻常去探望丁聪,一来二往,丁聪沈峻便结婚了。不久,反右运动开始,丁聪划为右派,沈峻已怀孕,大着肚子搬家,生孩子那天,正是丁聪发配北大荒之时,丁聪匆匆到医院,隔着玻璃窗,看看新生的儿子,随即赴北大荒劳改。沈峻说,“我们一家人,分住四个地方。”直到八十年代初才一家团聚,这就是火红的年代的现实写照。

  解放后,沈峻受社会风气影响,要求进步,要参加党。在大陆,乖孩子才能做少先队,再大一点才能入共青团,然后才入共产党,这是当时整个社会的风尚。这是社会的大环境、大气候。沈峻在上海复旦大学入党,先作预备党员,一般一年后转正,但丈夫丁聪划为右派,作为妻子的沈峻也受牵连,拖了五年,到丁聪摘帽时才转正。丁聪是一九七九年才正式全部平反。

  再带回事件本身。文革时候,有人问你“沈崇事件”吗?“没有,文革时候从来没有人问。这事毛选早有定案,红卫兵不敢乱来。”当时跟共党有联系吗?“没有,我当时十九岁,甚么都不懂,我家的背景都是国民党的。”当时几十万学生示额威游额行,皆因你而起,你害怕吗?“不害怕,学生的行动是正义的。”再问,有看计算机吗?“没有,我眼内黄斑,计算机发光,我看不了。”网络上很多言论攻击你,说你是延安派来色诱美军,制造事件,你知道吗?“有人告诉过我。当年国民党贴出大字报小字报造谣,早已被当时的学生驳得体无完肤,很快没有声音了。现在有些人,只不过重拾当年造谣者的牙慧而已。”“你要知道,那个时候国民党是统治者,控制着国家机器,如果我是八路,早就被抓起来了。”

  网络上这么多言论攻击你,颠倒黑白,混淆真相,你是否可以亲自写文章澄清,以正视听。“不,我不理,他们想出名,你驳他,他驳你,没完没了,他就出名。我一概不理。”

  许礼平的文章发表了6年多了,今天西方人的平安夜,有人在微博重提“沈崇事件”,遭遇与此文发表前毫无二致,真相依旧被掩盖在谣言的海洋当中。

  历史为何被虚无,原因与“洋节”为何会泛滥是惊人一致的。“西化”的真正本质是“资本化”,道路创新仅仅通过私有化的手段是不足以完成的,也会遭到有时代记忆群体的抗争,因而资本还需要培养亿万“精神贱民”,去认贼为父。至于中国人真正的“国父”——在他生日的前一天和忌日的后一天,都被安排上盛大的狂欢,以此冲淡人民对他的纪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