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法国已极度分裂,“黄马甲”只是一个症状

2018-12-05 15:09:03  来源: 女神读书会9   作者:Christophe Guilluy
点击:    评论: (查看)

  女神按:在法国,“黄马甲”运动已经愈演愈烈,对这场运动的本质也渐渐有了不同的声音。有人认为这是对暴政的反抗,有人认为这暴露了所谓西方民主国家内里的衰弱,也有人认为参与“黄马甲”运动的人只是一群破坏力惊人的狂徒。本文作者将“黄马甲”运动与欧美各国近年来的政治事件相联系,从而发现这一系列政治和社会动荡都来源于劳动人民长时间的被边缘化。在贫富差距日益扩大、上层不断压榨劳动人民价值并贬低其社会地位的今天,“黄马甲”有其必然。而如果各国无视劳动者的诉求,继续维持现有的模式,未来的社会将会更加分裂。

  

  “黄马甲”在巴黎歌剧院前示威抗议

  上世纪80年代以来,很显然西方社会为了适应新的经济模式付出了代价,而这代价牺牲了欧美的工人阶级。也没有人会认为余波会动摇中下阶层的根基。然而,现在非常明显的是,这一新模式不仅削弱了无产阶级的边缘,而且削弱了整个社会。

  这一矛盾不是全球化经济模式的失败而是它的成功的结果。近数十年,法国经济和欧美经济一样持续创造财富。因此,平均下来我们更富有了。问题是失业、不安全和贫困同时也增加了。因此,核心问题不在于全球化经济是否有效,而是当它未能创造和培育一个和谐社会时如何处理这种模式。

  在法国,与所有西方国家一样,几十年来,我们已经步入一个在经济、政治和文化上将大多数人纳入不平等社会的体系中,这个不平等的社会通过创造更多的财富,只让那些富人获得更多的利益。

  这种变化不仅仅是一个阴谋、一个抛弃穷人的愿望,而是一个就业日益两极分化的模式。这一切伴随着新的社会地理:就业和财富越来越多地集中在大城市里。非工业化地区、乡村地区、中小城镇越来越没有活力。但正是“边缘法国”(peripheral France)(人们还可以谈“边缘美国”或“边缘英国”)这些地方许多工人阶级居住于此。因此,“工人”第一次不再生活在创造就业的地区,引起了社会和文化的冲击。

  正是在边缘法国诞生了黄马甲运动。也是这些边缘地区,西方民粹主义浪潮拥有其源头。边缘美国将特朗普带到白宫。边缘意大利——梅佐吉奥诺(Mezzogiorno)、乡村地区、北方工业小镇是它的民粹主义浪潮的源起。这种抗议活动是由那些阶级进行的,他们在过去的日子里,一度曾是一个被政治和知识的世界所遗忘的关键参照点。

  所以如果油价的大幅上涨触发了黄马甲运动,这并不是根本原因。这愤怒更加深入,这是80年代开始的经济和文化降级(an economic and cultural relegation)的结果。同时,经济和土地的逻辑关上了精英的大门。这种限制不仅是地域性的,也是知识性的。那些全球化大都市成为21世纪财富和不公的新堡垒,在那里昔日的中下阶层没有立锥之地。相反,大型全球城市致力于双重动态:中产阶级化(gentrification)和移民。这就是矛盾之处:开放社会导致了一个对广大劳动人民越来越封闭的世界。

  记住,黄马甲的要义是确保它的穿戴者在路上引人注目。而不管这次冲突的结果如何,黄马甲在真正重要的方面赢得了胜利:文化代表性的战争(the war of cultural representation)。工人阶级和中下层人民变得重新可见,而在他们旁边是他们生活的地方。

  最初他们需要的是被尊重,不再被认为是“糟透的”(deplorable)。当迈克尔·桑德尔指出精英们无法严肃对待最贫困人士的愿望时,他是对的。他们的愿望很单纯:保存他们的社会和文化资本。为了取得成功,我们必须结束精英的“分裂”,并使左翼和右翼的政治提议适应他们的要求。这一文化革命是民主和社会的迫切需要——如果没有整合大多数最贫穷的公民,任何制度都无法维持。

  作者简介:

  Christophe Guilluy是Twilight of the Elites: Prosperity, Periphery and the Future of France(《精英的黄昏:繁荣,边缘与法国的未来》)一书的作者。

  文章来源: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8/dec/02/france-is-deeply-fractured-gilets-jeunes-just-a-symptom

  译者:某迟

  校对:四小姐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