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关于银企命运共同体的思考

2018-11-11 14:04:52  来源:草根微刊  作者:三真
点击:   评论: (查看)

  “银企命运共同体”

  11月8日,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接受采访,针对当下经济状况期,提出应对措施,“要推动银企双方特别是金融机构形成‘银企命运共同体’意识和思想。金融机构要充分、清醒地认识到服务好民营企业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千方百计构建银企命运共同体,同舟共济、同兴共荣,共同发展。”

  具体而言,针对民营企业金融服务中存在的难点和焦点问题,在“稳、改、拓、腾、降”五个方面持续发力。即稳融资、稳信心、稳预期;改革完善金融机构监管考核和激励约束机制,把业绩考核与支持民营经济挂钩;拓宽民营企业融资渠道;加大不良资产处置,盘活信贷存量,腾出更多资金支持民营企业;多措并举降低民营企业融资成本。

  对于出现信用违约的情况,“要求银行和企业作为一个利益共同体,一起面对困难,不简单断贷、抽贷和压贷,避免给企业造成致命打击,也减少银行自己的债权损失”。

  此外,还要推动形成对民营企业“敢贷、能贷、愿贷”的信贷文化,并贯彻落实到信贷工作全过程,使得银行业金融机构愿意做、能够做、也会做民营企业业务。

  在目标上,“因现在银行业贷款余额中,民营企业贷款占25%,而民营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份额超过60%。民营企业从银行得到的贷款和它在经济中的比重还不相匹配、不相适应。初步考虑对民营企业的贷款要实现‘一二五’的目标,即在新增的公司类贷款中,大型银行对民营企业的贷款不低于1/3,中小型银行不低于2/3,争取3年以后,银行业对民营企业的贷款占新增公司类贷款的比例不低于50%。”

 

  市场及社会反应

  9日,银行股跳空下跌,截止当天午间收盘,银行股指数大跌2.55%,其中招商银行、平安银行、上海银行、宁波银行、跌幅超过4%,建设银行、农业银行、工商银行等均跌幅超过3%。这是10月15日大盘触底反弹以来,银行板块首次集体下跌。在银行股大跌后,其他板块反而有所上涨。

  有分析认为,银行股的下跌,是对央行和银保监会支持民营企业政策的一种“短期反映”——如果加大对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的放贷力度,银行不良率上升是必然的,对银行业绩冲击也是显然的。

  如果一味的、运动式的以民企为中心,最终的结果恐怕是少数得利,全民买单,虽暂时缓解了这一轮的民企困境,却将风险加深加大,并且引至银行,造成银行不亚于世纪之交的呆坏账。

  微博用户“股市刀锋”就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当前中国经济下行周期,正是过剩产能和低端产能出清的好时机,这种时候逆势加杠杆,有违市场规律且充满道德风险,某些激进的民企老板,可能会钻政策空子,趁机大肆敛财。利益是自己的,风险全都丢给银行,让全民买单。疯狂过后,恐怕又是一地鸡毛!“

  对于释缓股权质押风险则有网友表达了自己的疑惑:现在全民出钱救股权质押爆仓企业,解救民企上市公司老板,就没有人问问,当时那么多民营企业家股权质押套出来的钱,都去什么地方了吗?是学贾跃亭倒腾到国外去了?还是搞房地产了?是到澳门赌博了?还是捐给大学了?对于质押出来了钱,却没用于发展上市公司主业的上市公司股东,该救吗?

  搞实业的福耀玻璃集团创始人曹德旺8日接受媒体采访,则表示:

  “短贷长投是这次民企困境爆炸的导火索,但根本症结在企业家的’头(脑)’,民企负责人自身经营素质有待提高。

  此前一段时期,银行有很多钱,民企跟银行签订一年的贷款合同,拿着这种短期融资去做长期投资,希望能够赚快钱。但这无异于火中取栗,到炭火中取栗子,肯定要被烫到手。等银行贷款到期,企业放出去投资的钱收不回来,资金链断裂,企业陷入困境。据我的了解,出问题的企业中,大部分都是这样的状态。

  很少有企业的老板意识到短贷不能拿去做长投。企业家你把企业的股票拿去抵押,抵押了做什么?拿去投资,知道投资有风险吗?企业现在崩盘了,政府拿钱去救,这公平吗?”

  对处于困境中的民营企业,曹德旺则认为,“要自己救自己,要意识到,中国的企业家是中国精英人群的一分子,而在这1亿多的精英人群后面是12亿打工的人。如果要求国家来救这部分精英人群,谁来救精英人群后面十多亿人?“

  耐人寻味的是,近日某省书记表示,“评价政策好不好,就看企业家脸上笑不笑、笑得灿不灿烂,如果笑得很灿烂,说明政策很好;笑得不怎么样,那说明政策一般;没笑脸,那说明这个政策就没有用。”

 

  “银企命运共同体”未来会长成什么样?

  打造“银企命运共同体”,这无异于一个新版的“铁索连环”。

  社会各界对这项举措的担忧也是不无道理的。

  按照“民营企业贷款占25%,而民营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份额超过60%”的说法来匹配贷款资金(即郭所承诺的给民企贷款占比达到50%以上),这无异于要将民营企业的贷款规模再扩大一倍以上。

  

  而2018年上半年非金融民营发债企业整体资产负债率56.89%,比17年上半年有增无减,增加了1.76的百分点。而且,民营企业的违约率却明显高于国有企业:

  

  增大民营企业贷款规模,可以让民营企业暂时不死,但是不是意味着可以让民营企业继续活下去呢?答案是不言自明的。

  今天的中国正面临生产相对过剩的危机。财富越来越集中到少数人手中,大多数人无力消费。不止是民营企业,所有的实体企业再怎么贷款搞供给侧改革、创新、转型,依然扭转不了这个局面。

  继续给民营企业贷款,长远的结局恐怕是银行将成为民营企业最大的债权人。那么,遇到民营企业大规模的债务违约怎么办呢?

  一种情况是将债务转成股权,让国资企业来“背锅”,这种情况已经在发生,但不是长久之计。

  曹德旺在接受采访时道出了饱受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们质疑的“国进民退”的真相:

  “如果’国进民退’存在的话,我认为这是国资被动的行为。国资企业本身没有权力做出这个决定,是地方政府为了拯救这些民营企业,让国资出手把这些企业先收下来,国企不听不行,必须执行,这是‘国进民退’真正的真相。

  可以说,这种’进’是被动的’进’,不是主动的‘进’。‘进’的目的是为了救这个民营企业,不让民营企业倒下,这种‘进’是善意的参与,而不是恶意的抄底。

  现在国企托管一下,目的是不让民企倒下来。‘国进’确实不是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但在目前的情况下,地方政府也只能这样做,政府现在也处于两难的位置。

  目前政府的做法不是解决问题的长久办法。短期可以,长期作用有限。”

  另外一种情况则可能是借鉴美国在一百年前的做法。

  100年前的美国实体企业跟今天中国的实体企业面临的是同样的问题,产能过剩和产品低端已经让大量的美国实体企业丧失盈利能力,也需要创新和调整产品结构,可他们也没有钱做这种事情,众多的企业只能是苟延残喘。

  这时候,摩根银行站出来,投巨资收购并整合了包括卡内基钢铁公司在内的美国785家钢铁公司;梅隆银行站出来投巨资收购并整合了美国铝业;洛克菲勒站出来组建了花旗银行,用托拉斯加花旗银行投资的方式整合了美国石油业。美国从此进入大公司时代,有能力与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一较高下。

  显然,后一种情况的可能性更大。“银企命运共同体”很可能带来的就是银行业和实体经济的大规模整合,步入中国版的财团经济时代或者大公司时代。一旦成功,它的股权结构将会更加复杂,已经算不上真正的国有经济,更加不是什么全民所有制经济,仅仅是一个资本航母。

 

  托拉斯出海还是火烧连营?

  但真正使美国摆脱一百多年前那场生产过剩危机的,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这场世界大战造成作战双方近900万士兵、近650万平民死亡,而当时的世界人口仅20亿。一战获益最大的便是美国,除了在战争中大发战争财,更重要的是为美国的大公司赢得了更多的世界市场,从此美国逐渐崛起为世界头号资本主义国家。

  然而,好景不长。从1920年到1929年,美国工人每小时的工资只上升了2%,而工厂中工人的生产率却猛增了55%。同时,农民的实际收入也由于农产品价格的不断下跌、租税和生活费用的日益上升而正在减少。生产相对过剩的危机于1929年率先在美国发生,引发大萧条,并波及到全球资本主义国家。如法炮制,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再次从经济危机中走了出来。而这次世界大战造成了交战双方9000余万军民伤亡。

  打造出中国版的“托拉斯”,一样将面临扩张空间的问题,不管主观上有没有这个意愿。托拉斯出海,就意味着要重新瓜分世界市场,必然要以枪炮和航母做护盾;否则,这个“铁索连环”只能覆蹈曹军的命运。

  立场决定一切,站在资本的立场,思考解决资本的危机永远是缘木求鱼。还是马克思那句话:“一切真正的危机的最根本的原因,总不外乎群众的贫困和他们的有限的消费,资本主义生产却不顾这种情况而力图发展生产力,好像只有社会的绝对的消费能力才是生产力发展的界限。”但指望民营企业(不就是私营企业嘛?整篇文章跟着你们这么喊,真tm糟心),他们会跟群众均贫富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