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美国中期选举算什么?!101年前的今天世界天翻地覆了

2018-11-08 11:21:56  来源:无国界Internationale1848  作者:无国界  
点击:   评论: (查看)

  今天是11月7日,2018年11月7日。今天全世界的目光都关注着华盛顿,关注着美利坚合众国进行的中期选举。

  

  在这场选举中,代表着新自由主义与全球化资本的民主党“成功地”阻击了代表着军工实业财阀与保守主义的特朗普政府。是的,也许未来两年特朗普政府的日子不会太好过,也许民主党又会举起“自由、民主、全球化”作为向下一任总统选举进发的旗幡。

  不过,这场选举事实上什么也没有改变;它既没有改变美国贫富分化、社会冲突、族群对立、阶级矛盾加深的现实,也没有给美国的劳动者与青年带来任何真实意义的上的“希望”;而且无论是共和党坐庄,还是民主党掌权,美帝国主义控制下的世界资本主义霸权秩序并不会有任何真正的改变。

  但是,在101年前的今天,曾经有一场革命在当时同样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而这场革命不仅改变了这个国家本身、改变众多其他国家的命运,也改变了上个世纪的世界进程,更重要的是它为人类社会探寻着另一种可能性——这就是俄国1917年的十月革命。

  在一战的炮火硝烟中、在万里流民白骨的欧洲大地上,布尔什维克的火炬终于点燃亿万被压迫者的怒火,世界由此天翻地覆。亿万普通民众得以摆脱世界大战的恐怖威胁,欧洲三大帝国由此消失;传统的封建统治与等级制度土崩瓦解,包括妇女在内的最广大的劳动者获得了选举权和其他基本权利,财产不再成为少数人用来奴役多数人的工具,而成为了社会共同拥有的资料,劳动不再是压迫与剥削的代名词,而成为了创造新社会的所有人共同努力的工具。

  此后十月的火炬燃遍了欧亚大陆,在西方工人阶级建立起新的国际,在团结的旗帜下赢得了一场又一场的胜利,包括对抗法西斯、争取基本社会保障权利,没有十月革命,绝不会有二战后西方资本妥协的福利国家制度;在东方,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国自此走出了自己的革命道路,亚非拉众多国家开始了自身反对殖民、争取民族解放与社会的进步的探寻。

  探寻道路的过程总是艰辛的,奴役、剥削、特权的失去者总想着倒算复辟,而错误与过失也留下了斑驳陆离的痕迹。革命腐朽了,革命衰退了,革命失败了;但是革命不能被遗忘、不能被抹黑、不能成为无害的供奉品。

  正如马克思当年说的,旧革命的失败成为了新的革命的条件,死去的革命就像种子与沃土一样成为了新的革命的产床。于是我们高呼道:

  “革命死了,革命万岁!”

 

  艰辛的事业决不会徒然消亡,星星之火必将燃成熊熊烈焰!

  ——无国界纪念俄国十月革命100周年

  本文原载于无国界internationale 2017年11月7日

  1921年,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四周年》时曾经写道,“这个伟大的日子离开我们愈远,俄国无产阶级革命的意义就愈明显,我们对自己工作的整个实际经验也就思考得愈深刻”。

  

打不开?点这里>>>

  今天——在十月革命100周年之际,我们21世纪的人们是否还要纪念20世纪初的十月革命?特别是在十月革命的产物苏联已经在上世纪末的26年前解体了,其意义何在呢?

  早在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爆发前夕,中国的先进知识分子就已经关注到了俄国这场社会主义革命的意义。

  

打不开?点这里>>>

  “我老老实实讲一句话,这回战胜的,不是联合国的武力,是世界人类的新精神。……我们庆祝,不是为那一国或那一国的一部分人庆祝,是为全世界的庶民庆祝。不是为打败德国人庆祝,是为打败世界的军国主义庆祝。

  ……我们应该准备怎么能适应这个潮流,不可抵抗这个潮流。人类的历史,是共同心理表现的记录。一个人心的变动,是全世界人心变动的征兆。一个事件的发生,是世界风云发生的先兆。一七八九年的法国革命,是十九世纪中各国革命的先声。一九一七年的俄国革命,是二十世纪中世界革命的先声。”(1918年10月15, 李大钊《庶民的胜利》)

  十月革命确实是世界革命的先声。在此后的大半个世纪内,在全球数以十亿计民众参与的无产阶级斗争与被压迫民族的解放运动中,建立起了东方工人国家的“共产主义阵营”,促成了资本主义被迫在其核心地区的改良,并打败了极右翼法西斯主义。

  

  纵然今天十月革命的产物苏联已经解体,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遭遇了严重考验,社会主义曾经被抹黑与污名,而且在探索社会主义的道路上,曾经付出过惨重的教训与失败的代价。但是,十月革命以来,人类历史中已经就此走入了新纪元。

  与列宁共同担任十月革命指挥者的托洛茨基曾经在写道,“十月革命已经立下了一种新文化基础,一种为了一切人的文化;正是这个原故,它才立即具有国际的意义。……十月革命的不可磨灭的印记仍旧留在人类以后整个发展上面”。(1930年,托洛茨基,《俄国革命史》)

  21世纪初,资本主义的“黄金时代”已过,危机重新激发了新一代工人与青年的思考和对未来道路的探索,反抗资本主义的地火一直在全球范围内涌动。历史的记忆并未散去,昨天、今天与明天注定会将全世界受压迫的民众团结起来。

  “我们已经开始了这一事业。至于哪一个国家的无产者在什么时候、在什么期间把这一事业进行到底,这个问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坚冰已经打破,航路已经开通,道路已经指明。”(1921年,列宁《十月革命四周年》)

  

  正如列宁在20世纪伊始,1900年创立《火星报》时采用的刊头词(引用自“十二月党人”的诗句):

  艰辛的事业决不会徒然消亡,星星之火必将燃成熊熊烈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