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学习列宁的“阶级划分”思想,澄清若干糊涂认识

2018-11-07 10:43:46  来源:旗帜时评  作者:红烈
点击:   评论: (查看)

  科学社会主义区别于空想社会主义之处,就在于科学社会主义认为,改造资本主义社会的动力在于阶级斗争。要使得阶级斗争蓬勃发展起来,靠的是无产阶级成员的英勇奋斗。一般来说,无产阶级、半无产阶级、下层小资产阶级的成员,往往是经济上的被剥削者、政治上的被压迫者。这些人,应该是最具有反抗精神的。

  然而,现实生活中的种种现象,有时候并不完全如此。因为,无论是封建统治者抑或是资产阶级,都会用各种精神鸦片来欺骗、腐蚀、分化被压迫阶级。鲁迅先生笔下那一个个既不幸、又不争的麻木灵魂,就是生动的刻画。还有更多的被压迫阶级成员,不仅仅是麻木,还会被迫去为剥削人民和压迫人民的人卖命,这些也是不争的事实。

  于是乎,现在的“左派”里,某些“创新理论”就出来了,什么“马克思根据经济地位划分阶级,毛泽东根据个人思想划分阶级”,如此等等。

  其实,毛泽东从来没有主张过单纯根据个人思想划分阶级。在新民主主义革命过程中,毛泽东领导中国共产党开展土地革命,就是以划分农村阶级为出发点的,而当时划分农村阶级,当然是根据地主、富农、中农、贫农各个阶层的经济地位来划分,不可能根据个人思想观点划分。毛泽东还有一句名言:“在阶级社会中,每一个人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这句名言,更能说明问题。

  另外,马克思、恩格斯亦未曾认为,经济地位能够自发地决定阶级立场。他们曾经借用黑格尔的“自在”和“自为”这两个哲学术语,来描述无产阶级在政治上从不成熟逐渐走向成熟的两个阶段。“自在的阶级”指阶级觉悟不高、还未建立起自己的政党组织、对资本主义社会的认识尚处于感性认识阶段时的无产阶级;“自为的阶级”则是指阶级觉悟提高、有了自己的政党组织、有了革命理论的指导、对资本主义社会的认识已达到理性认识阶段时的无产阶级。工人、农民、小资产者从反对个别资本家的wei quan斗争转到反对整个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国家的斗争,从个别的自发斗争进入到有组织的经济斗争和政治斗争的阶段,这时候的无产阶级就成为“自为的阶级”。

  

  1919年,列宁在《伟大的创举》一文中,为“阶级”下了一个经典的定义:

  “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些集团,这些集团在历史上一定社会生产体系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对生产资料的关系(这种关系大部分是在法律上明文规定了的)不同,在社会劳动组织中所起的作用不同,因而领得自己所支配的那份社会财富的方式和多寡也不同。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些集团,由于它们在一定社会经济结构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其中一个集团能够占有另一个集团的劳动。”

  在私有制社会中,存在着两大阶级,即所有者阶级与非所有者阶级,也即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列宁告诉我们,划分阶级的最重要标准是生产资料占有关系,其次是人们在社会劳动组织中所起的不同作用,再次是领得和支配社会财富的不同方式以及多寡。前者(对生产资料的占有)是原因,后面两个方面是结果。列宁实际上向我们揭示了阶级社会的三种对立方式:就生产资料占有关系而言,人们可以被划分为所有者与非所有者;就生产过程中的作用而言,人们可以被分为指挥者(管理者)和被指挥者;就财富分配而言,人们可以被分为剥削者和被剥削者。

  一般而言,在私有制条件下,所有者总是(直接或间接的)生产指挥者和剥削者;而非所有者总是被指挥者和被剥削者。当然,并非在任何情况下,这三者总是完全吻合的:生产资料的所有者可能因为不雇工而不是剥削者或剥削程度微不足道(如小私有者),非所有者也可能对生产过程拥有一定程度的管理权、指挥权(如经理人员)。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判明一个人的阶级归属呢?

  三种对立方式有时候并不完全统一,例如:

  其一,若生产资料占有程度有限(如小私有经济),则上述原因和结果的现实联系可能表现得不充分;

  其二,第二种对立方式(人们在生产过程中的作用和地位的对立)的根源是第一种对立方式(对生产资料占有与否),但后者并非是唯一的原因。第二种对立方式也可能是由“非生产资料占有”因素引起的,例如大资本集团中的经理人员,他们虽然不是生产资料的主要占有者,却在工人面前具有很强的地位优势。但是要看到,这只不过因为他们的地位和优势乃是大资本家地位和优势的延伸。由此可见,生产资料占有关系是我们进行阶级划分的唯一基础。

  

  这样说来,列宁的意思,是否认为阶级是一个纯粹经济性质的社会集团,每个人的立场、思想、主张都直接取决于其经济地位呢?错了,这不是列宁的观点。1902年2月,列宁在《怎么办?——我们运动中的迫切问题》这部著作中,批判了当时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内“经济派”所散布的“自发论”。列宁指出:“工人本来也不可能有社会民主主义意识,这种意识只能从外面灌输进去。各国的历史都证明,工人阶级单靠自身的力量,只能产生工联主义的意识。”为什么“工人单靠自身的力量,只能产生工联主义意识”?列宁告诉我们:“资产阶级思想体系的渊源比社会主义思想体系久远得多,它经过了更加全面的加工,它拥有的传播工具也多得不能相比。”

  那么,列宁所说的“灌输”,是否就等于是说,哪个工人的思想被灌输了革命思想,他就会成为革命者?如此说来,这不还是等于“按照思想划分阶级”吗?不对,如果这样理解,就是误解了列宁的思想。列宁的意思是,工人阶级成员首先有自己的经济地位作为思想基础,一旦接受了无产阶级思想教育,就有可能成为革命者。随着无产阶级从“自在”状态逐渐发展到“自为”状态,有觉悟的工人和有觉悟的其他阶层劳动者会越来越多,成为社会主义革命的坚实基础。当然,也会有一些工人阶级成员,尽管经济上受剥削、政治上受压迫,由于没能认真改造世界观,有可能受资产阶级思想影响,成为工联主义者,或者成为资产阶级思想的卫道士。但是,即使很多工人阶级成员暂时接受了资产阶级思想、不接受无产阶级革命思想,工人阶级和人民群众也只可能继续被资产阶级奴役,而不可能一跃而变成资产阶级,不可能改变被剥削、被压迫的社会地位。从这个角度,就看出“按照思想划分阶级”这一糊涂观点的荒谬性。

  反过来,一些出身于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家庭的进步青年,由于接受了革命思想,便背叛了自己出身的阶级,站到无产阶级立场上来。在中外革命的历史上,这样的革命家、革命者是屡见不鲜的。但是,这只是他们个人的行为。投身革命的青年们是出身各个不同阶级、阶层的,其出发点并不是基于同一个阶级基础。况且,要使更多的青年人抛弃自己的小资情调、背叛自己出身的上层阶级,投身救国救民的革命事业,需要像1919年前后的五四运动或者1937至1938年的抗日救亡运动那样的社会大环境来催化,并非单纯依靠个人修炼。

  如果“按照思想观点划分阶级”,对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任何成员都进行革命思想教育,企图让所有人都变成革命者,这在革命低潮时期是不可能的、荒谬的。在革命高潮时期,才会有更多的小资产阶级、甚至资产阶级的成员自觉改造世界观,但是也不可能所有人一下子都变为革命者,他们自身的现实经济政治地位、现实的经济利益,毕竟会给予他们更多的影响。要把所有人全都改造成为“社会主义新人”,需要很长一个历史时期,而且是要经过曲折过程的。1957年5月,毛主席曾经指出:“资产阶级和曾经为旧社会服务过的知识分子的许多人总是要顽强地表现他们自己,总是留恋他们的旧世界,对于新世界总有些格格不入。要改造他们,需要很长的时间,而且不可用粗暴方法。”

  即使在革命高潮时期,例如在毛泽东时代,很多出身小资产阶级、甚至资产阶级的人在一定程度上改造了世界观,思想上有了很大进步,在很大程度上拥护无产阶级革命,但是随着社会的曲折发展,随着修正主义上台、资本主义复辟,很多人的思想又退步了。

  正因为如此,毛主席教导我们:

  “在政治思想领域内,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斗争,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才能解决。几十年内是不行的,需要一百年到几百年的时间才能成功。在时间问题上,与其准备短些,宁可准备长些;在工作问题上,与其看得容易些,宁可看得困难些。这样想,这样做,较为有益,而较少受害。”

  由此引出一个问题,必须明确,列宁在《怎么办?》一书中所说的“灌输”,指的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思想斗争,这种斗争是阶级斗争的一个方面,这种斗争是社会性质的。无论是向别人“灌输”还是被别人“灌输”,都不是某一个知识分子、某一名工人自己个人的行为,都是社会阶级斗争的沧海一粟。列宁在《怎么办?》一书中指出,恩格斯认为,无产阶级革命的伟大斗争,包括经济斗争、政治斗争、理论斗争;三种斗争形式相互配合,缺一不可;要从三条战线上全面展开同反动势力的斗争,才能使千百万无产者联合起来。

  今天各地工人、农民的wei quan斗争,属于经济斗争。我们为他们的经济斗争造舆论,属于思想舆论斗争。而思想舆论斗争,是为了无产阶级的理论斗争打基础的。因此,千万不要忽视我们的舆论斗争。我们为每一个普通的wei quan案例做一点点舆论工作,那就会“涓涓细流入长江”,在14亿人口的中国,形成人民舆论的汪洋大海。这种效应,在很多事情上都曾应验过。在配合工人、农民的经济、政治斗争时,我们首先要进行舆论斗争、进行思想宣传。同时,我们的理论工作要密切联系实际,要杜绝脱离实际的“理论创新”,例如创造出什么“按照思想划分阶级”的理论观点,等等。本文的主旨不是论述舆论斗争的意义,也不是论述如何进行思想宣传和理论工作。本文主要是想通过事实来说明,阶级的划分要以阶级成员的经济、政治地位为基础,但并不是一个人的经济、政治地位直接决定一个人的阶级立场。其中,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在思想意识形态领域的阶级斗争,这个斗争中哪一个阶级取得暂时的胜利,以及个人是否认真改造世界观,这些因素,同样决定着一个人采取什么样的阶级立场。

  1975年,毛主席在其毕生最后的“重要指示”(1976年1月中共中央作为中央文件下发的《毛主席重要指示》,现参阅《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三卷)中说:“谁都要改造,包括我,包括你们。工人阶级也要在斗争中不断改造自己,不然有些人也要变坏呢。”不过,左派朋友们,千万不要因此再认为“毛泽东主张按照思想划分阶级”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