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冷西:为了一个阶级姐妹——蓝洁瑛逝世的思考

2018-11-06 15:34:46  来源:曙光网刊  作者:冷西
点击:   评论: (查看)

  在近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产生了两个逐渐发展壮大,并逐步成为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阶级的新阶级就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资产阶级是近代资产阶级革命的领导者和随后建立起来的一切资本主义国家的统治阶级。

  资产阶级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几乎独占了一切生产资料和生产这些生活资料所必需的原料和工具(机器、工厂)”[1],是支配该社会的真正主人。但是像历史上其他剥削阶级一样,资产阶级有一个产生、发展和衰亡的过程;有一个由革命阶级,走向保守阶级,直至反动阶级,而最终灭亡的过程。

  尽管“资产阶级在历史上曾经起过非常革命的作用。”[2],但是,资本家的实质只是人格化的资本,而资本的本能就是增殖自身,创造剩余价值并且用自己所占据的生产资料的权利占有尽可能多的剩余价值。

  当私有资本发展到股份公司和托拉斯阶段,“就表明资产阶级在这方面是多余的。资本家的全部社会职能现在由领工薪的职员来执行了。资本家除了拿红利、持有剪息票、在各种资本家相互争夺彼此的资本的交易所中进行投机以外,再也没有任何其他的社会活动了。”[3]

  饱暖思淫欲。蓝洁瑛的人生经历极其悲剧的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此:阶级压迫。而针对这个问题的解决办法则是:进行阶级斗争直至将资产阶级作为一个阶级消灭粉碎,夺取工人阶级在经济上的解放。

  马克思指出,“只要有利益相互对立、相互冲突和社会地位不同的阶级存在,阶级之间的战争就不会熄灭。[4]”阶级斗争在阶级社会中是历史的和客观的存在过和存在着的,是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因此,我们认为,蓝洁瑛被性侵后被娱乐圈打压雪藏以致生活困难并在贫困交加中去世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她和掌握娱乐圈话语权的阶级的利益产生了对立。

  而她的一生也彰显了目前的娱乐圈内的可贵的对于强权的不屈和抗争。正如列宁所说的:“这就是一部分人反对另一部分人的斗争,就是广大无权者、被压迫者和劳动者反对特权者、压迫者和寄生虫的斗争,雇佣工人或无产者反对私有主或资产阶级的斗争”。[5]

  但是必须指出的是遭遇到蓝洁瑛所遇到的情况的人并不仅是个别现象,而在一个时期以来是一个普遍现象。

  但是我们依然应当对解决这种阶级压迫的问题保持信心。从历史发展的总的时期来看,虽然我们目前处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低潮期。但是我们现在也看到了新时期的曙光,一个资本主义走向全面崩溃,社会主义走向复兴和全世界的新时期的曙光。

  残酷的阶级压迫,尖锐的阶级斗争,目前在国内外都以不同的形式激烈的进行着。各个阶级、各种政治力量的斗争,是十分错综复杂的,但是斗争的中心问题确是简单的,即控制社会大气候的国家政权的问题。

  列宁指出,一切革命的根本问题是政权问题。并且同时指出,谁仅仅承认阶级斗争,那还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只有承认阶级斗争同时也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才是马克思主义者。

  我们认为,无产阶级专政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核心理论和根本问题,是保证无产阶级战胜资产阶级,取得社会主义事业胜利的法宝。对于无产阶级来说,有了政权,就有了一切,丧失政权,就丧失一切。在马克思主义诞生后的历史时期,要不要无产阶级专政,从来都是识别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和形形色色的修正主义者的试金石。因此,我们对于否定无产阶级专政的别有用心的人要坚决反击。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在香港回归后的一小股反党反共分子在新的阶级斗争形势下对我们的进攻具有新的特点。这些人打着资产阶级爱国主义的“红旗”反马克思主义的“红旗”。这些人利用党和政府给予他们的职权,把持了一些话语权和一些领域的局部领导权。

  我们认为,在港澳地区,尤其是在香港特区,是存在较为严重的阶级和阶级斗争的情况的,同时是存在着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条道路的长期斗争的情况的。必须指出的是,“一国两制”只是一个较为长时期的政策而不是一个远期政策,因此“一国两制”不应该成为我们主观上忽视香港特区的阶级压迫和不支持香港特区的阶级斗争的借口。

  马克思指出,“……推翻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最后消灭阶级”的历史使命是由工人阶级承担的。

  也就是说,只有无产阶级在自觉的阶级斗争中才能消灭阶级压迫以实现无产阶级自己的历史使命。同时,马克思主义认为,由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所固有的客观规律决定的发展趋势,必将导致“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因为,资产阶级生产方式“首先生产的是它自身的掘墓人”[6]。“工人阶级的解放应该由自己去争取”。

  因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只有工人阶级通过革命,使自己获得经济解放,并同时消灭私有制和一切阶级,才能使全人类都获得了解放和全面发展,也才能最后彻底解放工人阶级自己本身。

  但是,我们认为,目前,工人阶级在香港进行的阶级斗争是不够的,并且是不巩固的,除了经济领域的社会革命外,必须还有一个政治领域和思想领域的彻底的社会革命。

  因此,毛泽东主席指出,“单有经济战线上(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是不够的,并且是不巩固的。必须还有一个政治战线上和一个思想战线上的彻底的社会主义革命”[7]

  当然,在政治和思想领域内,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斗争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才能解决。

  我们知道,从“占中事件”以来,一场斗争接着一场斗争,一次斗争比一次斗争更深入。这就说明阶级斗争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并且是不可避免的。反党反共的资产阶级本性总是要想尽各种办法顽强的表现出来。要他们不反应、不表现是不可能的。这些人口头上用户一个中国,拥护党的领导和中央政府的权威,实际上迷恋资本主义的不劳而获和纸醉金迷,死抱着资产阶级的僵尸不放。他们对人民群众怀着敌对情绪,内心憋着一股对党和社会主义的仇恨和怨气,在适当的气候下,就冒出来。比如前段时间的由香港导演拍摄的《建军大业》等。当他们一再地遭到人民群众的揭露、批判、打击以后,就采取了更加隐蔽、狡猾、迂回、曲折的手法,继续向党、向社会主义、向劳动人民、向我们的阶级兄弟进攻。

  “在拿枪的敌人被消灭以后,不拿枪的敌人依然存在”。

  回顾历史,列宁缔造的、在阿芙乐尔的炮声中单身的第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在被篡夺了党和国家的领导权的“戈尔巴乔夫们”的控制和把持下,在使苏联意识形态领域文艺界万马齐喑的“雅科夫列夫”的鼓吹下亡党亡国就是一个极大的教训。

  因此,我们必须重视在香港出现的一系列资产阶级剥削和压迫人民群众的现象,尤其是要注意香港娱乐圈内部的进攻动向。绝不要以为我们同他们的斗争无关大局。事实上,任何资本主义复辟,都是要首先进行意识形态工作,争夺意识形态阵地的领导权,为自己制造舆论。叶利钦和戈尔巴乔夫解散取缔苏共、解体苏联就是这样的。如果我们对这些不拿枪的敌人失去警惕,不对他们进行坚决反击,任凭资本主义自由化泛滥,我们社会主义的墙角就有被挖掉的危险,就有颜色革命的危险。

  同时,除了在使用专政力量保障和引导社会大气候的同时,也必须重视对群众的教育。为什么蓝洁瑛在这么困苦的情况下都没有公开发声和斗争而是将希望寄托于宗教,除了不正常的社会大气候本身对她的压制的客观原因外,我们认为还有其主观原因。

  毛泽东主席指出,“政治是指阶级的政治、群众的政治”。离开了群众斗争,就没有政治。因此必须要用动员群众、依靠群众,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武装群众的头脑,提高群众的觉悟,调动群众的积极性,要充分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

  精神和物质是可以互相转换的。人的精神面貌对于任何工作都具有决定的意义。同时,要坚决摒弃资产阶级个人利己主义的“物质刺激”(也就是单纯的物质帮扶)的方式方法。因为这种方式方法的实质也是资本主义的。正如列宁的指出,“做事就是为了拿钱,——这是资本主义世界的道德。”

  蓝洁瑛逝世并不仅仅是娱乐圈的事,我们也不能仅仅对此表示哀悼,而应该同时注意和分析造成以她为代表的悲剧产生的社会原因,并让这种悲剧不再发生。

  我们认为,这个原因就在于香港实行的资本主义制度。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我们认为,一切社会学问题都是政治问题,而一切政治问题都是经济问题。

  我们认为,避免以蓝洁瑛为代表的悲剧再次发生的唯一方法就是粉碎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并消灭其资本主义制度所赖以存在的经济基础。

  以上就是我们得出的全部结论。

  [1]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677页

  [2]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33页

  [3]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59页

  [4]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8卷,人民出版社,1961年版,第249页

  [5] 《列宁全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169页

  [6]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3页

  [7] 转引自:《红旗》,1966年第7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