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马恩论资产阶级民主派的危害及对策

2018-11-05 09:50:2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三峡人家
点击:   评论: (查看)

  论资产阶级民主派的危害及对策

  ——读马克思恩格斯《中央委员会告共产主义者同盟书》的笔记

 

  资产阶级民主派代表中小资产阶级的利益,其构成大量的是小资产阶级,少量的是中产阶级的左翼。因主体是小资产阶级,有时也叫小资产阶级民主派。他们在大地主和大资产阶级及帝国主义的压迫下,具有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产阶级的革命性,所以他们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中的积极力量。但是他们参加革命并不是要走社会主义道路,解放全人类;相反是要走资本主义道路,以自己来取代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统治地位。进入社会主义革命时期以后他们中的代表人物就成为革命的阻力,而那些钻进党内的资产阶级民主派就理所当然地成了走资派。如果对这样一些人不提高警惕和加强改造,革命就可能断送在他们手里,中国资本主义复辟的事实就是最惨痛的教训。

 

 

  一.资产阶级民主派的危害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中央委员会告共产主义者同盟书》(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第381——392页)中对资产阶级民主派作了大量的论述,当时主要是针对德国的情况写的,但是阶级斗争是没有国界的且到目前为止也是不见终点的,所以对于其它国家,特别是对于中国的现在仍然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文中明确指出:“德国的自由资产者于1848年在和人民的关系上扮演过的叛徒角色,在即将到来的革命中将由民主的小资产者扮演,而民主小资产者现今在反对派方面所处的地位,正和自由资产者在1848年以前所处的地位相同。这些党派,对工人来讲是比以前的自由派更为危害的民主派,......。”(第383页)

  这里的“自由资产者”当然是指区别于“民主小资产者”的大资产者,他们经济上虽然处于上层位置,但在一个小资产阶级允斥的国家里,其人口数量上远远少于小资产阶级。所以马克思和恩格斯指出:“德国小资产阶级民主派是很强大有力的。它不但包括了城市绝大多数居民,小手工业者和手工业者;跟着它走的还有农民和尚未得到城市中独立的无产阶级支持的农村无产阶级。”(第384页)过去大资产阶级背叛了人民,现在强大有力的小资产阶级民主派将成为人民的叛徒并造成更大的危害。

  无论是在民主革命时期还是在社会主义革命时期,中国都是一个小资产阶级占绝大多数的国度,他们对于民主革命具有不可忽视的重要意义。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小资产阶级大都是革命的力量,他们积极投身于革命,有的还有很大的功劳,进入党政军的高层。但是他们革命的目的是“巩固本身的地位来谋私利”。一到民主革命取得胜利,他们就要求“赶快结束革命”,刘_S_Q解放初就提出“巩固新民主主义秩序”,宣扬“剥削有功论”等正是代表着他们的利益。所以,在社会主义革命时期,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就认为已经“船到码头车到站了”,于是停下脚步,自觉或不自觉地与无产阶级分道扬镳了。党内的小资产阶级民主派就成了后来的走资派,因为他们是寄生在共产党内且位高权重,因此就成为一切资本主义势力的领头人和总代理。由于他们的地位和影响,由于他们的隐蔽性和欺骗性,因而比任何党外的公开的敌人具有更大的危险性和危害性。

  当然,中国的走资派与当年德国的资产阶级民主派还是有区别的,在德国他们是无产阶级还没有取得政权的资产阶级民主派,是马克思和恩格斯从他们在过去革命中的表现,指出他们可能在未来的革命中成为叛徒和带来更大的危害性;而中国的走资派是在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并建立社会主义制度以后,他们篡党夺权,并宣布复辟倒退的,所以对革命造成的损失大得无法估量。不过,他们也用事实再次证明了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远见卓识。

  在中国,如果说大资产阶级的代表蒋介石以“4.12”反革命政变扮演了对于人民的叛徒角色,那末走资派(即过去的资产阶级民主派)们则以“10.6”反革命政变重演了反人民的叛徒角色。只不过,一个是共产党外的公开的反人民派,一个是共产党内的隐蔽的反人民派,时间和条件变了,却目标一致,在反人民这一点上具有异曲同工之妙,就危害性而言后者比前者更甚。

 

  二.马克思主义者对待资产阶级民主派的策略

  下面以小标题引出马克思恩格斯的原话,不再作解释,望大家联系实际正确理解运用。

  (一)不做资产阶级民主派的“随声附和的合唱队”。

  “工人,首先是共产主义者同盟,不应当再度充当资产阶级民主派的随声附和的合唱队,而应努力设法建立一个秘密的和公开的独立工人的政党组织,以与那些正式的民主派相并立,并应该使自己的每一个支部成为工人联合会的中心和核心,在这种工人联合会中,无产阶级的立场和利益问题应该能够进行独立的讨论而不受资产阶级的影响。(第386页)

  (二)又联合又斗争

  革命的工人政党对小资产阶级民主派的态度是这样的:同小资产阶级民主派一起去反对工人政党所要推翻的派别;小资产阶级民主派要巩固自己的地位来谋私利的时候,就要加以反对。(第384页)

  (三)工人不应当反对所谓过火行为

  “工人在冲突时期和斗争刚结束以后,首先必须尽一切可能反对资产阶级制造安静局面的企图,迫使民主派实现他们现在所说的恐怖言论。工人应该努力设法使直接革命的热潮不致于又在刚刚胜利之后就被镇压下去。相反,他们应该支持这种热潮。工人不仅不应该反对所谓过火行为,不应该反对民众对于可恨的人物或对于那些与可恨的往事有关的官方机构进行报复,不但应当容忍这种举动,而应该负责地加以引导。”(第387页)

  (四)坚持武装斗争

  “他们无论如何都不应当把武器和弹药交出去;对于任何一种解除工人武装的企图在必要的时候都应当予以武装回击。”(第388页)

  (五)在农村建立公有制

  “我们必须要求把没收下来的封建地产变为国家财产,变成工人农场,由联合起来的农村无产阶级利用大规模农业的一切优点来进行耕种。这样,在资产阶级所有制发生动摇的情况下,公有制的原则立刻就获得巩固的基础。”(第389页)

  (六)实行中央集权

  “在德国这样一个还需要铲除许许多多中世纪残余,还必须打破地方性的和省区性的狭隘习俗的国家里,无论如何不容许每一村庄,每一城市和每一省都弄出些新的障碍来阻扰革命活动,因为革命活动只有在集中的条件下才能发挥出自己的全部力量。......目前在德国实行最严格的中央集权制是真正革命党的任务。”(第390页)

  (七)无产阶级的战斗口号是:不断革命!

  “为达到自己的最后胜利,首先还是要靠他们自己努力;他们应该认清自己的阶级利益,尽快地采取独立政党的立场,一时一刻也不要由于受到民主主义小资产者花言巧语的诱惑而离开无产阶级政党保持独立组织的道路。他们的战斗口号应当是:‘不断革命’。”(第392页)

  以上这些内容对于我们顺利开展当前的革命斗争,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有些是必须遵循的基本原则,我们应当结合中国已经变化了的实际情况正确地加以运用。有条件的同志应当认真地去研读原著。

  2018.10.3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