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张志敏:认知高超可成地球的精灵

2018-11-04 14:48:21  来源:草根网  作者:张志敏
点击:   评论: (查看)

  记得小时候读了一篇叫做小马过河的文章,这篇文章确实比较深刻,所以到现在都记得。

  小马过河

  马棚里住着一匹老马和一匹小马。

  有一天,老马对小马说:“你已经长大了,能帮妈妈做点事吗?”

  小马高兴地说:“怎么不能?我很愿意帮您做事。”

  老马高兴地说:“那好啊,你把这半口袋麦子驮到磨坊去吧。”

  小马驮起口袋,飞快地往磨坊跑去。跑着跑着,一条不知深浅的小河挡住了去路,河水哗哗地流着。

  小马为难了,心想:我能不能过去呢?如果妈妈在身边,问问她该怎么办,那多好啊!可是离家很远了。

  小马向四周望望,看见一头老牛在河边吃草,小马“嗒嗒嗒”跑过去,问道:“牛伯伯,请您告诉我,这条河,我能走过去吗?”老牛说:“水很浅,刚没小腿,能趟过去。”

  小马听了老牛的话,立刻跑到河边,准备过去。突然,从树上跳下一只松鼠,拦住他大叫:“小马!别过河,别过河,你会淹死的!”

  小马吃惊地问:“水很深吗?”松鼠认真地说:“深的很哩!昨天,我的一个伙伴就是掉在这条河里淹死的!”小马连忙收住脚步,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叹了口气说:“唉!还是回家问问妈妈吧!”

  小马甩甩尾巴,跑回家去。妈妈问他:“怎么回来啦?”小马难为情地说:“一条河挡住了去路,我……我过不去。”妈妈说:“那条河不是很浅吗?”小马说:“是呀!牛伯伯也这么说。可是松鼠说河水很深,还淹死过他的伙伴呢!”

  妈妈说:“那么河水到底是深还是浅呢?你仔细想过他们的话吗?”小马低下了头,说:“没……没想过。”妈妈亲切地对小马说:“孩子,光听别人说,自己不动脑筋,不去试试,是不行的,河水是深是浅,你去试一试,就知道了。”

  小马跑到河边,刚刚抬起前蹄,松鼠又大叫起来:“怎么?你不要命啦!?”小马说:“让我试试吧!”他下了河,小心地趟到了对岸。

  原来河水既不像老牛说的那样浅,也不像松鼠说的那样深。

  寓意: 同一条河流,老牛觉得它是没不过膝盖的小溪,松鼠觉得它是深不可测的天险,而小马却觉得它不深不浅刚刚好。如果把每一本书比作一条河流,由于年龄、经历的不同,或许有的读者像松鼠,有的读者像老牛,他们都会有各自不同的读后感受。而你就是那匹小马——要听取别人的意见,但更要亲自去体验。

  确实,自我准确的认知是非常重要的,不能知我和在自我的基础上不断的超越,两者的结果是完全不同的。

  那些同性恋者,那些母子、父女恋,或者是没有尽好父母、子女之责的都是自身认知出了问题的结果,最终也极大的影响他们自身的发展,自身认知定位不清是会被他人、社会所排斥的,让他们处处碰壁的。

  个体如此,一个集体也是如此,一个集体的领头人,如不能很好的认知这个集体并和它融为一体,那一样会出现上面这些问题的。

  当年,以博古为代表的苏联帮到了毛主席创建的苏区,却当红军是一个大块头,要和蒋介石当面对决,结果输得很惨,毛主席就说这实际上就是叫花子和龙王比宝。

  自我认知出了问题,那就会倒霉的,当然,凡是集体、组织层面上的领导人,那是不容易像个人层面那样有好的自我认知的。

  毛主席在集体上面的认知,有着超凡的本领,因此这也让他成为人类有史以来地球最厉害的一个人物,没有之一。

  当年中共在江西苏区,毛主席不主张叫花子和龙王比宝。但建国一年后,毛主席却主张出兵朝鲜介入到已经由联合国主导的朝鲜战争,要知道,这实际上也是叫花子和龙王比宝,但是我却赢了。我志愿军把武装到牙齿的联合国军从临近鸭绿江边赶到了三八线上。

  用毛主席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因为我的气多,因此我们战胜了钢多的联合国军。

  我有一个无与伦比的大法宝,因此,联合国军那些由钢铁组成的大大小小的小宝贝就无法与我相比。

  我是经历了长征,抗战,解放战争,因此才让我积累到如此厉害的气,并且战胜了钢多的联合国军。

  确实,毛主席对于他领导的队伍、对于新中国的自我认知确实是无人能及的。那个时候中共的高层没有几个人愿意出兵朝鲜的。

  后来我在松骨峰、长津湖等地和美军较量也确实让美国人认识到了气多的中国人不可战胜的,尤其是那个在长津湖上的被冰冻的连更是震撼了对手。因为在战场上,大家拼了命、杀红了眼会让人置生死于度外,但是这样的严冬天气,敌人还没有到来,又都只穿着秋装,但是所有的人都保持着战斗的姿势,这叫比邱小云一个人任由火烧更震撼人心的。

  在当时,也不仅仅只是这些人气多,那时候是全国人民都气多,因为这是一个人民当家作主的新社会,大家抗美援朝是为了保家卫国,全国的政权在我的手中,资源的统筹安排和当年我弱小,蒋介石又受到了英美等国的武装是截然不同的。

  同时,因为这个时候的我和抗战时候的老蒋一样,是真正被苏联方面认为自己人的,这同时也得到了东欧等国的大力支持,所以中国在朝鲜和联合国军打,这实际上就是东西方在那里较量,而且那个时候美国的战略重心在欧洲,所以它也就不敢在东亚花更多的力量、资源和中国消耗,否则它的战略重心欧洲就会被苏联给搞得被动的。

  同时,由于当时苏联的西西伯利亚铁路已经成为一条电气化重载铁路,再加上苏联在二次世界大战中积累的大量的军事物品以及强大的武器弹药等等,这些也就决定了我们能和联合国军队斗,同时,朝鲜方面是多山的国家,地理位置非常适合我方优势的发展、避开敌人的优势,在同时,联合国军实际上是在发动一场不义之战,它得不到当地老百姓的支持。

  正是毛主席这种集体化的自我认识的准确,所以让我在强大的时候敢于和联合国打且打赢了。这样,全世界对我的认识也就飞升了,这反过来也让我迅速的成长起来,抗美援朝一战立国,世界各国尊重我国,我们说的话,他们就真的当一回事了。苏联方面对我进行工业化武装,我们也一扫清末民初受列强欺负的恶气,大家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我们中华龙又重新复活起来了,所以海外的华人华侨纷纷归国报效祖国,他们带来了我们国家缺乏的科技和相应的资本、财富、管理等等,这些实际上也是后来我两弹一星得以快速发展,并且成功的根本。

  这样的一个发展也是美国苏联万万没想到的,所以我们的核保护伞就没有被美国、苏联联合起来抑杀在摇篮里。

  确实,也只有对我有完全准确的认知才能进一步的超越自我,尤其是在团队方面,自我认知好,发展自然就好,否则就会陷入到自我定位不清,举足不前,甚至被病毒细菌侵害。

  如今遍地的贪腐,让大家对于当初毛主席的两个务必以及修正主义在党内以及文革等等有了比较深刻的认识,大家感到毛主席对于中共这团队的自我认知是无比正确、无人超越的。

  后来对毛主席晚年革命实践和他一贯的思想路线的抛弃也让我们认识到了巨大的副作用了,这种自我认知的不清、对毛主席的否认实际上也是如今贪腐惊人、组织瘫痪、洋奴哲学盛行、买办误国、社会一盘散沙的源头所在。

  后来的当家人认为百姓压在官僚的头上难受,而推倒了这一套,自己就自由了,可国家和人民是一体的,区分的厉害的结果是,人民也就不和国家合力了,结果是何其的可怕。

  把老百姓当负担,让老百姓承担更多的责任义务,这实际上是生硬的、人为地制造出精英、利益集团、造成阶级社会出来,会让周期律来主导发展的。

  自我认知出了问题,问题就大了,那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凡是做了宋江,人身依附在别人身上的同样如此。

  不能独立自主发展,样样靠父母,这样的子女也没有出息。

  那些认贼作父的就更是没什么好下场了。

  建国以后,毛主席对于团队的自我认知把握一向准确,实践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而我们对于毛主席在集体化实践中的认知了解,有助于我们在集体化的道路上越走越好。

  我们要发展必须要组织、抱团、集体化发展,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们有更好的发展,所以我们得有更好的集体化认知,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精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