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近亲繁殖要不得!

2018-11-04 05:01:13  来源:察网  作者:清江游
点击:   评论: (查看)

近亲繁殖要不得!

  最近,看到媒体披露国家体育总局在被中央巡视组批其存在“近亲繁殖”问题后,居然三年未解决该问题,真是令人吃惊。恃其属国家级机构、胆子大、后台硬?大概都不是吧,再硬的后台还能挡住中央巡视?胆子再大还能挡住反腐败?

  是什么原因让体育总局拖延三年不解决问题,竟要中央巡视组再度提醒?是对此问题重视不够还是觉得此问题与腐败不大沾边,或者根本不想当成查改的重大问题?也许是此现象在体育总局太具普遍性、导致法不责众?外人肯定是说不清楚其中的猫腻,但有一点是能肯定的,这种近亲繁殖作为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存在的问题绝对是大问题,绝对是严重问题,绝对是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其实,所谓近亲繁殖古已有之,当代更是极为突出,说已发展到极致也不过分。这不仅存在于国家级机关中,省以下各级机关也普遍存在,不仅是世界上所有国家机器中的一种普遍现象,也是世界各行各业中的常见现象。当然,所谓“近亲”它不是仅指“亲属”这一个涵义,它指的是唯亲是举,任人唯私,非团伙小圈子的人而不用,非同一观点的不选。不过,这并不光彩,更是一种被社会大众所鄙视的现象。也正因为如此,不仅我国从古至今对国家各级机关中的官员任用都制订了各种各样的回避制度,世界各国也都有回避制度一说。执行如何且不论,但抑制国家机关中的近亲繁殖现象一直是政治活动中奉行的一种原则。

  话虽这么说,可令人非常奇怪的是,那些鼓吹所谓民主选举制度的国家“近亲繁殖”反而更为普遍。在这些国家一旦一个集团或一个政党或一个派别通过选举上台之后,对国家各级机关主要人员的任用那就是奉行任人唯亲的原则,论功行赏的原则,或者也可以说是任人不避亲为原则,唯亲为是,其它的什么年龄、什么能力、什么专业、什么水平、什么社会反应、什么公平正义全然不顾,统统靠边。大肆安排所谓在选举中的“有功人员”非常普遍化。每一个选举成功后的竞选班子的成员大多都会得到重用,这包括亲信、家属等。这一届的美国政府就是一个例子,老婆女儿女婿齐上阵,还真的上阵一家人,成为政坛近亲繁殖的当代典型。

  在我国,原本近亲繁殖在新中国成立后是一种稀罕事。我国的开国元勋们虽一开始没有制订健全的回避制度,但绝大多都能以身作则,坚决不给各种亲戚、亲信开口子安排工作,功勋们的亲属们之前是干什么的之后还是干什么的,从不搞“近亲繁殖”这类事。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近亲繁殖渐渐出现。对那时的近亲繁殖现象,还有个好听的说法,那叫接“革命的班”。问题是“革命的班”与“革命的班”大不相同。说是接革命的班,普通人也就是在一般企业单位接个班,那就是接个体力劳动的班,所谓接了个铁饭碗的班,捧个无产者的铁饭碗没有人会说什么,也不令人羡慕,那时都是铁饭碗。可若你能到党政机关事业单位接班,那可能是接的有权有势的班,也能说成是接官的班,这可是让人期盼的。而且这两者的区别还在于,前者是企业的惯例,国家政策允许的,而进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则是要凭各种各样的关系才能进去的。

  只是那时的机关事业单位的近亲繁殖虽容易引起非议,在当时也算不上是多大的事,没有人过多的议论其是非。最主要的原因可能在于,那年月找工作不是事,近亲繁殖的影响并不大。

  近亲繁殖泛滥或者说影响较大主要是在近几十年。不知是受西方的影响还是古已有之的近亲繁殖的现象又被回忆起来,在公考未实行之前,似乎成了一种相对普遍的现象。企业单位搞一长制、机关事业单位实行首长负责制、一把手的高度集权,使近亲繁殖有了可靠、可行的现实基础。一句话、一个条子就能违反任何规定调动、安排自己的人,这可不分企业机关事业单位。

  记得早些年和某单位的人相遇聊天,聊到某人时会提到这谁谁,那谁谁,都不是“凡人”。一个不大的单位内总能发现有一些人员与本单位的现任领导或前任领导有或近、或远的亲戚关系;也能发现某人与某人的关系好像不一般,上下辈亲戚的,左右邻亲戚的,姻亲的、血亲的都不奇怪,而在相对较大的单位中这些情况就显得更多一些。甚至祖、父、孙三代先后出现在同一个单位的情况都有。涉及近亲时,什么集体研究、集体领导都能撇到一边去。领导批条子很常见也不算什么特别的事,某些人还高调叫着“外用不避仇,内用不避亲”嘛。很多人还以此而自豪宣扬,让同事们都怀“敬畏”之心,领导亲属是惹不得啊。至于是不是需要,是不是有能力,是不是能适应工作都不在考虑的范围内。如果一个单位有相当部分的人员是各种各样的亲属关系,请教这个单位还能说是正常吗?说是上阵父子兵,可那不上阵也要父子兵吗?

  倒是什么关系也没有的进到机关事业单位后总让人“刮目相看”,被质疑什么来头?别说,这个“什么来头”看起来就是很普通的一说词,却是机关事业单位对一个新人的最常见的揣测,这也是近亲繁殖带来的溢出效应,没什么关系不可能吧?

  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近几十年,近亲繁殖没有得到有效遏制,近亲繁殖依然火热。特别是整个社会都在衍生着各种各样的近亲繁殖类型。这些相对于亲属性的近亲繁殖是属于那种更隐蔽的,更间接的更不被察觉的,特殊的近亲繁殖现象。它是以某种关系为核心来显示的,这种关系有很多种表现。这使我国出现的“关系学”成为热门的“学问”。说是跑关系,找关系,拉关系,主要就是为实现近亲繁殖。

  表面上看这些近亲繁殖属非亲属聚集,看不出属亲属那类,但放到更大的范围内来观察,其中的近亲繁殖的性质才能显现出来,是危害更大的近亲繁殖,其中最为典型的有两类。

  一是互相安排亲属、亲信、关系户。某单位领导或有权势的人物安排另外某单位领导或有权势的亲属、亲信、关系户,反之亦然。看起来与某领导、与权力没有任何直接联系,但亲属们、亲信们、关系户们都能得到较好的安排,且未来也能得到较好的照顾。这种安排最大的好处就是使那种容易引起非议的亲属性的近亲繁殖得到有效的掩饰,非领导层、非相关人员、外人是无法查觉的,还能说成是回避了。

  二是各种各样的关系网安排各自的相关人员。说起来很多人以为这也许不算是近亲繁殖,它跟“亲”沾跟“亲属”可不沾啊。在下倒是以为“亲属”性的近亲繁殖只是近亲繁殖其中的一种现象,而更为普遍的现象是非亲属性的“近亲繁殖”,所谓亲、近是也。凭什么亲近呢?当然是各种关系。大家都能看到很多单位,同一类的人占据了这个单位的各级的重要岗位或大部分领导岗位;而比较突出的则是同学这类关系。80年代之初,这种现象开始泛滥。重视知识很多地方在短时间内变成重视文凭,唯文凭是举,这导致一个学校或一个班的同学、延伸上下则是学长、学弟们,都能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把持一个单位的绝大多数的领导岗位,这可根本不看水平、能力、政绩、需要,这对其它的人客观上就变成是一种排挤、一种不公平。得承认,非亲属性关系的近亲繁殖种类繁多,不胜枚举。如老乡、战友、曾经的同僚、曾经的同事、曾经的上下级等等也有同样的近亲繁殖的现象。

  前面说到的,我们不能把近亲繁殖看成是机关事业单位的“专利”,各种类型的近亲繁殖可以说社会上的各行各业、各领域都没幸免。大家一般看到党政机关事业单位的居多,那是众目睽睽下容易看到。也就是说,近亲繁殖作为一种社会现象并不局限于党政机关、事业单位,执法机关单位。事实是我国存在的近亲繁殖现象在各行各业都有不同的体现,只不过政界影响大、涉嫌腐败引起更多的关注罢了。

  从某一角度来看,我国在文化专业技术领域中的近亲繁殖现象还是非常严重的。教授的子女们当教授,教授的学生们当教授。艺术家的子女们还是艺术家,明星们的儿女们还要当明星,明星们的学生才能当明星,这造成的一个结果就是那些“外人”几乎无法实现自己的愿望,挤进自己理想的那个领域中。按说,这种近亲繁殖可比混进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实惠得多。不能说这些近亲们没有能力,没有水平,但他们主要靠的是先天得到各种优越的条件,特别是近亲繁殖的潜规则使他们机会更大,他们得到了最大的、最多的机会。但正是机会更大挤掉了其它人的机会。甚至在学术问题上也出现近亲繁殖的现象,排他性不时冒出,你搞的出了我这个圈,对不起不接受、不支持,让你的创新变成泡沫。

  那个星光大道为什么受到很多普通人的追捧,缘由在于它给那些“圈外人”或者说民间的“高手们”、“非科班”的人一个展露头角的机会,否则非科班的人“出头”找不到门。外人在文化艺术领域想获得成功是很难的,只有近亲繁殖的成功更多,个别外人成功大概也就起个鲇鱼效应而已。

  应该承认,公考之后这类的近亲繁殖确实得到了有效遏制,但各级、各界的近亲繁殖不是没有绝迹的问题,而是在继续迎难而上,难度虽大了点,可依然存在。细看关于体育总局近亲繁殖的披露,不止涉及到体育总局,还揭出了其它一些国家级的单位存在的严重近亲繁殖现象。客观上讲,由于近些年工作竞争导致的找工作的压力越来越大,找工作成为难点,这可能是推动近亲繁殖的新的催化剂。各级各界存在着的近亲繁殖的现象是减少了还是多了就此次媒体的披露来看,谁能说得准?一个单位招人,只招亲属,一个地区招人只招本地人,实行公考之后,非机关事业单位的近亲繁殖似乎也没有减少?

  此次体育总局等一些国家级机构出现的较为严重的近亲繁殖现象确实令人费解。近亲繁殖难道上层比基层还严重?细看那媒体所述,有的单位近亲繁殖人员绝对数已近三分之一,七大姑八大姨的都来了吗?这里面总会让人联想到腐败的存在,这也是怪现象中怪事,凭什么呀!

  难道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就能这样群亲聚集且这一戏码能一唱多年?

  要知道,中央提出的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回避制度、公开招聘已有很多年了,这些单位还存在近亲繁殖的现象反映的是什么问题?肯定是没有遵守规定,确实是公然违反规定。但这能说明问题吗?怎么被查后三年未改?不管当年人员安排有怎样的理由,怎么会出现如此众多近亲繁殖的现象?虽说媒体披露中没有提及这些单位在招聘过程中存在营私舞弊或其它不法的行为,可若没有怎么会出现如此多的近亲团聚在一个单位?仅说是“近亲繁殖”恐怕板子拍得太轻了吧?那里面是否存在腐败问题真是值得深究!

  可见,公考实行后近亲繁殖不是绝迹与否的问题,而是还在“悄悄地进村”。社会上一直流传着一个说法,那就是有什么都不如有一个“好爹”。当然了,也可以说成是不如有一个“好娘”,“好亲戚,好领导,好同学,好老乡,好战友”等等。

  只是它对事业好吗?对国家好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