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为何一向偏袒美国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看衰特朗普提振美国经济增速?

2018-11-01 14:39:40  来源:新财迷  作者:罗思义
点击:   评论: (查看)

  上周五出炉的美国GDP数据,印证了笔者稍早前的文章《对“特朗普治下的美国经济增长强劲”深度解剖!》所作的分析:

  ·特朗普治下的美国GDP增长峰值是二战结束以来的13位美国总统中最低的。

  · 美国当前经济周期增速也是二战结束以来最低的。

  因此,特朗普所宣称的“美国经济实现了历史性的增长”的说法纯属宣传造假。可悲的是,部分中国媒体却沦为特朗普政府的帮凶,一再地帮助他们传播这些虚假的宣传说辞。只是,不知他们是故意如此,还是太傻太天真?

  为便于大家对此有进一步的认识,图1和表1呈现按照美国GDP统计(年化季率增长)方法计算的21世纪美国GDP增长数据:

  ·克林顿治下的美国GDP增长峰值为7.5%;

  · 小布什治下的美国GDP增长峰值为7.0%;

  ·奥巴马治下的美国GDP增长峰值为 5.1%;

  ·特朗普治下的美国GDP增长峰值为2018年第2季度的4.2%。

  最新数据显示,按照年化季率计算,特朗普治下的美国第三季度GDP增速降至3.5%。

  《对“特朗普治下的美国经济增长强劲”深度解剖!》对二战结束以来其他美国总统治下的GDP详细数据所做的分析证明,特朗普治下的美国GDP增长峰值是二战结束以来的13位美国总统中最低的。

  表1和图1是按照年化季率计算的美国GDP增长峰值比较,为与中国GDP计算方法一致,下文还将按照同比增长计算方法进行比较。但正如下文如此,结果并没有显著差异。特朗普所宣称的“美国经济实现了历史性的增长”的说法完全是骗人的。

  

为何一向偏袒美国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看衰特朗普提振美国经济增速?

  表1

  

为何一向偏袒美国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看衰特朗普提振美国经济增速?

  图1

  

特朗普政府中奉行零和游戏的人有可能采取激进做法

 

  虽然了解美国最新季度GDP增长变化非常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成功击退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贸易侵略,而这需要准确把握美国经济形势,因为这有助于了解特朗普政府的行动走向,以及其所面临的压力下的客观背景。而这就必须做到:

  ·了解驱使特朗普政府采取行动的美国长期经济形势;

  ·了解影响美国对华贸易侵略策略的美国短期经济形势。

  《对“特朗普治下的美国经济增长强劲”深度解剖!》所做的分析表明,按照历史标准,特朗普治下的美国GDP增长峰值位居二战结束以来的13位美国总统的末位。由于特朗普政府中奉行零和游戏的人占据主导地位,这意味着他们不会通过大幅加快美国经济增速的形式与中国竞争,而只会试图减缓中国经济增速。这促使特朗普政府采取激进做法,以及解释了为何其早前拒绝中国所提的双赢方案的原因。

  正如下文所示,本文将在美国长期经济形势框架内,论述美国短期经济形势,及其给特朗普政府带来的压力。笔者一贯秉承这样的信念:就严肃的事件而言,不管是乐观主义,还是悲观主义都非美德,唯有现实主义才是美德。因此,为体现公正性,下文的分析将引用过去经常高估美国和西方经济增速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对世界经济的最新研究数据,而非偏向中国的来源。对这些数据的详细分析表明,特朗普政府的机会之窗相对较短:2018年剩余的时间和2019年初,其将受益于美国经济周期性态势的利好,但之后美国经济周期将开始下行,特朗普政府面临的负面经济压力将随之加大。这意味着,由于美国经济形势带来的强大压力,特朗普政府只能被迫采取速战速决的激进手段应对对华贸易战。但特朗普政府面临的负面压力,将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增加。也即是说,在这场斗争中,时间站在中国一边。

  美国当前经济周期面临的短期经济形势,与拙文《对“特朗普治下的美国经济增长强劲”深度解剖!》里所分析的美国长期经济趋势如出一辙。即出于宣传目的,特朗普政府对美国经济形势有所夸大其辞,正如特朗普联大演讲引发哄笑一样。美国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近来对此进行了总结:“你们还记得政治宣传吗?政客们用误导性的方式描述他们的政策欺骗选民……但共和党人不再为虚假陈述而烦恼,而是直接彻头彻尾地撒谎。”对于运用这种宣传手法的政府,中国媒体应遵循实事求是的精神,准确呈现美国经济的真实情况。

  

IMF预测看衰特朗普描绘的美国经济前景

 

  IMF本月10月份发布的世界经济预测报告特别重要,是因为它几乎涵盖了直至2024年美国总统竞选的整个时期——这段时期不仅包括特朗普的本届任期,而且可能包括他的第二届任期。确切地说,IMF是对 2018-2023年世界经济做出预测

  这些预测意义重大,是因为IMF选择不将美国经济增长预测与特朗普政府描绘的美国经济前景进行明确比较。但出于显而易见的原因,IMF数据表明,其并未对特朗普政府所说的美国经济增长将显著加速的说法背书。事实上,相反的是,根据IMF预测,特朗普治下的美国长期经济将继续放缓。

  据特朗普称,在他的总统任期内,美国GDP将强劲增长,正如他表示:“美国GDP增速可能会达到持5%或 6%”。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IMF预测,即便特朗普第二任期结束,美国GDP年均增长率也仅能达到2.0%,即不到特朗普所称的一半。此外,美国长期平均增长率将继续恶化——按照20年移动平均线计算,美国GDP年均增长率将从 2016年的2.4%,降至2023年的1.9%

  如下文所示,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实际经济表现更符合IMF的预测,且与特朗普政府没有事实根据的说法相去甚远。鉴于此,下文将对IMF预测与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实际经济增长表现,进行系统性的比较。

  

美国长期经济增长综述

 

  首先谈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实际经济增长表现。正如拙文所指出的,特朗普治下的美国GDP增长峰值并不是像其所称的“实现了历史性增长”,而是二战结束以来的13位美国总统中最低的。而且,不管是按照美国所用的GDP计算方法,还是中国和其他国家所偏爱的计算方法计算,都是同样的结果。对《对“特朗普治下的美国经济增长强劲”深度解剖!》所给出的详细数据,进行总结就是:

  ·按照美国GDP计算方法计算,特朗普执政时期的GDP增长峰值为2018年第2季度的4.2%,显著低于奥巴马时期的5.1%,小布什时期的7.0%,克林顿时期的7.5%。更不用说尼克松时期的10.3%,或者杜鲁门时期的16.7%。特朗普治下的美国GDP增长峰值,是二战结束以来的13位美国总统中最低的。

  ·按照同比增长计算,特朗普治下的美国GDP增长峰值是2018年第二季度的3.0%。即便如此,特朗普治下的美国GDP增长峰值也是二战结束以来的13位美国总统中最低的,低于奥巴马时期((3.8%)、小布什时期(4.3%)、克林顿时期(5.3%)、尼克松时期(7.6%)、杜鲁门时期(13.4%)。

  下文将在美国长期经济形势框架内,对美国当前实际增长表现进行分析。

  

美国经济放缓已长达50年

 

  按照历史标准,特朗普治下的美国经济增长放缓,只不过是过去五十年来美国经济长期放缓的一个缩影而已——美国经济长期放缓是美国经济最重要的特征之一。如图2所示,以能消除短期经济周期波动影响的20年移动平均线计算,美国GDP年均增长率从1969年的4.4%,降至1978年的4.0%,2001年的3.3%, 2016年(特朗普就任总统的前一年)的2.4%。

  在美国经济长期放缓的背景下,IMF的最新预测数据显示,美国GDP长期增长率将进一步放缓至2023年的1.9%。换言之,根据IMF预测,特朗普治下的美国GDP长期增长率并不会加速,反而会进一步下降。

  

为何一向偏袒美国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看衰特朗普提振美国经济增速?

  图2

  

美国人均GDP增长预测

 

  更引人注目的是IMF所预测的美国人均GDP放缓所带来的影响(见图3)。

  因为美国人口增长率相对较快——2017年美国人口增长0.7%,美国人均GDP增速实际上显著低于美国GDP增速。如图3所示,美国人均GDP年均增速从1969 -1978年的2.8%,降至 2002年的2.4% , 2016年的1.5%。根据 IMF预测, 2023 年甚至将降至1.1%。

  美国人均GDP增速放缓,必然将对美国国内形势产生重大影响,尤其是美国近来不平等急剧增加意味着,大多数美国人的生活水平增速远慢于人均GDP增速。二战后初期,美国人均GDP增长更快,平等程度更高,可以维持美国内政稳定和“美国梦”。但近来一段时期人均GDP增长放缓,导致美国内政动荡,特朗普当选前后各个领域的政治和社会冲突明显体出了这一点。

  

为何一向偏袒美国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看衰特朗普提振美国经济增速?

  图3

  

美国中期增长率

 

  现在评估特朗普是否有能力实现他所称的实现美国GDP增速到 5% 或6%。首先要考虑的是他的政府所面临的美国长期经济形势。

  因为IMF预测的数据涵盖特朗普有可能的两任任期——八年中的七年,图4为大家呈现按照7年移动平均线计算的美国GDP年均增长率。与其他计算方法一样,按照这种方法计算的结果显示,美国经济正在稳步放缓:美国GDP年均增长率从1968年的 5.3%,降至1989年的4.4%, 2000年的4.0%, 2016年的2.2%。要在特朗普的两届任期内实现5-6%的增长率,特朗普政府就得实现过去五十年从未实现过的增速,而美国GDP年均增长率已系统性地放缓了五十年。

  IMF预测显示,其对特朗普政府所宣称的能加速提高美国增长率的说法没有信心。相反,如图4所示,IMF预测,美国GDP年均增长率仍将进一步降至2.0%,而特朗普当选前一年的美国GDP年均增长率为 2.2%。

  

为何一向偏袒美国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看衰特朗普提振美国经济增速?

  图4

  由于特朗普已执政两年,因此IMF对未来五年的预测非常具有参考价值。图5呈现的是历史数据,以及包括未来五年的美国GDP年均增长数据。

  数据再次显示,与其他计算方法一样,美国GDP增长下降趋势如出一辙。按照5年移动平均线计算,美国GDP年均增长率从1966年的5.9%,降至1987年的4.6%,2000年的4.3% , 2016年的2.2%。根据IMF预测,2023年美国GDP年均增长率将进一步降至1.8%。因此,数据再次显示,IMF对特朗普政府要实现其所宣称的增速不抱信心。相反,IMF预测,美国经济增速将进一步放缓。

  

为何一向偏袒美国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看衰特朗普提振美国经济增速?

  图5

  

特朗普夸大美国经济表现有企图

 

  既然美国实际经济增长表现与IMF预测和特朗普政府的说法相去甚远,那么为什么特朗普政府要这么说呢?答案是,特朗普政府试图通过夸大美国经济表现,掩盖美国经济的真实情况。

  通过比较美国经济周期趋势与美国中长期经济增速,就会明白特朗普政府试图掩盖美国经济的真实状况的原因。为体现这一点,图6为大家呈现按照20年移动平均线计算和1年移动平均线计算的美国GDP年均增长率。数据印证了美国实际经济趋势与经济理论预测的分析一致。即:

  ·美国短期经济周期波动,是由诸多重要和偶然的经济因素(盈利能力和经济中的闲置产能、其他国家情况,甚至天气等)决定。

  ·但美国长期增长趋势波动是由重要的经济因素决定,即美国经济增速周期性地高于和低于其中长期增长率。

  如图6所示,21世纪的4任美国总统治下的美国经济表现,是这种趋势的缩影。21世纪美国GDP年均增长率从2000年的3.2%降至2018年的 2.2%。但高于和低于长期平均增长率,是由美国经济的重要的结构特征决定,经济周期上下波动不可避免。正如上文所述,长期放缓与周期波动的叠加效应,导致美国总统任期的GDP增长峰值放缓,按照同比增长计算,克林顿时期的美国GDP增长峰值为5.3%,小布什时期为4.3%,奥巴马时期为3.8%,特朗普时期为3.0%。GDP增长的潜在放缓与周期性波动的叠加效应,导致这些总统治下的GDP增长峰值均低于上一届。

  特朗普政府的虚假宣传手段,是试图让人将美国经济周期的短期性好转,误认为美国经济实现了历史性增长。确切地说,如图6所示,2016年第二季度美国GDP同比增速低至仅1.3%,比按照20年移动平均线计算的年均增长率低0.9%。因此,仅仅要维持2.2%的长期平均增速,美国GDP年增长率就必须超过长期平均增速0.9个百分点 ,即要达到约3.1%。因此,按照同比增长计算,特朗普治下的3.0%的GDP增长峰值,是二战结束以来的13位美国总统中最低的,甚至并未达到约3.1%的增速。这表明,美国经济并未加速增长。事实上,特朗普治下的美国GDP增速只是在此前的基础上温和增长,但这并不表明美国中长期经济显著增长。

  

为何一向偏袒美国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看衰特朗普提振美国经济增速?

  图6

  

美国经济并未出现根本性的增长

 

  特朗普治下的美国GDP增速并非异常高,这仅代表美国经济周期的上行波动,而随之而来必然是美国经济周期将再次下行。图7呈现的是IMF对此的预测:美国GDP增长率将从2018年第二季度的2.9% 降至2019年的2.5%,2020年将降至1.8%, 2023年将降至1.4%

  当然,IMF的预测细节可能有一些值得争论的地方,比如,IMF预测,按照20年移动平均线计算,美国GDP年均增长率将从2016年的2.6%,降至2023年的1.9%。虽然,笔者认为,按照20年移动平均线计算的美国GDP年均增速可能仍然高于 2% ,但这些细节不会改变基本的趋势。无论是从美国以往的经济增长趋势,还是从其重要的结构趋势来看,都没有理由相信美国经济增长将出现根本性回升。特朗普治下所发生的一切,不过是美国经济周期的正常的波动而已,因此不可避免的随之而来的是美国经济周期的下行。

  

为何一向偏袒美国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看衰特朗普提振美国经济增速?

  图7

  

美国在下一步的贸易侵略中会使出何种手段对付中国?

 

  IMF的预测,完全符合美国经济的基本趋势,也为分析美国经济趋势,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IMF的预测显然完全推翻了特朗普政府所宣称“美国经济出现了根本性的加速”的说法。而且,这些预测为审视美国对华贸易侵略策略提供了一个清晰的视角。分具体年份来看:

  ·2018年剩余的时间里,由于美国当前经济周期处于上行阶段,美国GDP将继续平稳增长。当然,不能排除美国金融市场出现动荡的可能性。

  ·与2018年相比,2019年美国GDP增长将有所放缓。这意味着,2019年上半年美国GDP将增长较快,下半年则将有所放缓。

  ·2020年,美国GDP增速将显著放缓,降至仅1.8%。这意味着美国人均GDP增速将仅略高于 1%。

  特朗普政府对华贸易侵略背景下的经济数据显示,从纯战术的角度来看,特朗普发动贸易战恰逢其时,因为其正因美国经济周期上行获益。这意味着,如下因素可能会是特朗普政府的策略:

  ·正如美国媒体广泛报道的一样,针对中国的关税必然会抬高美国物价,给美国生活水平带来下行压力,其他国家的关税和报复将导致美国就业机会减少。但这些负面影响对美国生活水平的影响,将因美国经济周期上行的利好而减至最小,从而可以抵消一些关税措施给特朗普带来的政治压力。

  ·特朗普关税给美国企业带来负面影响,比如关税已经给福特带来10亿美元损失。但经济周期上行的利好将抵消这些负面影响。

  ·鉴于美国当前经济周期处于上行阶段,特朗普希望美国股市将继续上涨。尽管,股市可以预测经济趋势,但也不具有确定性。

  ·通过误导美国经济周期的正常上行波动为美国经济实现了历史性的增长,美国希望其能吸引其他经济体加入反华联盟。

  但特朗普面临的问题是,由于正在发生的是经济周期的正常上行波动,2019/2020年经济周期将不可避免地经历下行。这意味着,在经济周期下行期间:

  ·关税将对美国通胀产生上行压力,从而对美国生活水平形成下行压力。

  ·关税造成的直接和间接的就业损失,将不再会被经济周期上行带来的就业增加所抵消。

  ·经济周期下行将给美国股市带来周期性的下行压力。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特朗普政府只能相对较短地利用美国经济周期上行的机会之窗。2019年至2020年,美国经济周期趋势将不利于特朗普政府。鉴于此,特朗普政府寄希望于速战速决结束对华贸易战。但从美国经济趋势看,时间不利于特朗普,而是站在中国一边。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特朗普政府操弄虚假宣传手段,误导性地将经济周期的正常上行波动传播为“美国经济实现了历史性增长”,以吓唬中国听从美国的要求。因此,美国刻意隐瞒特朗普治下的美国GDP增长峰值是二战结束以来的13位美国总统中最低的,以及美国当前经济周期增速也是二战结束以来最低的这一事实。

  

中国媒体、智库和研究机构有责任为本国决策层提供关于美国经济形势的客观而准确的信息

 

  应对美国贸易侵略,只有参与谈判的人才了解其中所涉及的诸多内情。因此,本文无意谈及中美贸易谈判的具体细节。而且,有许多美国内政方面的具体因素,比如11月份的美国中期选举,这里并没有分析。但显然,美国经济的基本形势,将对美国对华贸易侵略产生重大影响。

  ·中国应估计到,由于美国当前经济周期处于上行阶段,美国在贸易战中处于有利地位,但由于美国经济周期将经历下行,2019-2020年美国经济地位将有所削弱。

  ·鉴于这种情况,特朗普政府可能会在短期内采取激进手段,以便其在经济地位削弱之前取得有利的结果。

  ·对于中国来说,揭穿美国的虚假宣传——“美国经济实现了历史性增长”,不管是在其国内,还是在国际上都具有重要意义。国际上,因为美国正试图宣传美国经济实现历史性增长的说法,拉拢其他国家签署贸易协定,以吸引他们加入反华联盟。

  鉴于此,对美国经济形势做出准确分析,对中国来说就至关重要。原则上来说,做到这一点并不难。尽管有必要对特朗普的虚假宣传说辞提出强烈批评,但美国官方经济统计堪称全世界最全面。同样,IMF的数据和预测是完全公开的,这就可以对IMF预测与实际结果进行系统性的比较。即,美国经济趋势的重要分析数据都是公开的。令人忧心的是,部分中国媒体不使用这些数据,反而甘当美国宣传机构的传声筒,特别是在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之时。因此,中国智库和研究机构对美国经济趋势做出准确分析,对中国来说非常重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