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资本经济”的未来形态

2018-10-31 15:03:51  来源:草根网  作者:陆航程
点击:   评论: (查看)

  ——《“区块链+国土证券+定向投资循环增值经济”式“资本经济”》之三

 

  三、“资本经济”的未来形态

  而疯狂只是死亡的前奏,说明现有的以美元-石油结算体系为中心的资本主义世界货币体系已经难以为继。

  我们看到这样的趋势,但是完成世界货币新体制的过程却是一个长期过程。

  一方面,“国际金融集团”不甘心自己对世界货币体系的失控,不甘心中国的崛起对现有体制可能带来的挑战,还会采取各种极端做法企图压制、遏制中国的发展。但这样的努力将是徒劳的,因为,违背了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

  另一方面,中国提出了“资本经济”、“信用价值”理论和“区块链+国土证券”金融创新工程方案,指出:未来,需要建立以“公共土地级差资产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值”为“锚”建立新一代世界货币体系。对于这些理论、方案,对于建立以“公共土地级差资产的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值”为“锚”建立新一代世界货币体系,国际金融集团一定不接受、不甘心、会组织众多“学者”加以批判,阻止实施。

  在中国国内,也会出现两种声音,支持新理论、新方案、新提法的力量,一开始只会是少数。只有通过相当长时间的辩论、交流,支持力量才会逐步占据多数。因此政府的态度也有一个观望期,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将新理论、新方案、新提法转换为政策。

  尽管,这个国内与国际间的“磨合”过程不可或缺。但是最重要的是我们提出的新理论、新方案、新提法是否具有逻辑上的必然性,关键是,这个逻辑上的必然性是否有被其他方式替代的可能性。

  我们可以探讨两个必然性:

  1.“资本经济”发展出新的经济运营模式的必然性。

  2.“区块链+国土证券”作为“资本经济”新运营模式中的必要技术环境和金融工具运用的必然性。

  我们先探讨第一个必然性。

  我们看到,上千年来,“资本经济”至少经历了原始形态与现代形态两种运营模式,这两种运营模式其实在本质上没有区别,区别的仅仅是从货币的“特殊商品”即“金属货币”形态,过渡到了“信用货币”的“纸质货币”形态。

  “信用货币”更接近于(却远未达到及满足)“资本经济”无限循环增长的内在动力机制,同时,也加剧了无限循环增长的内在动力需求与“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不足的矛盾,为了弥补这个矛盾,“国际金融集团”采用的是通过“信用周期操弄”来割各国国家的韭菜。这不是“资本经济”发展方式本身,而是利用霸权优势对其他国家的欺凌,这种不正义的行为是不会长久的。

  当前美国现政府,把这种霸权欺凌发展到了极致,引起世界各国的不满,尽管由于实力差距太大,多数国家敢怒而不敢言,不敢采取联合抵制行动。但随着欺凌力度的加大,随着中国“智怼”美国效果的显现,随着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合作共赢理念逐步深入人心,中国倡议与形象,将在对比中得到世界人民和政府发自内心的认同。

  世界各国人民和政府,逐步意识到,以美元为中心的世界货币体系必须改变。必须建立更加公正、公平、公益的、非美元为中心的世界货币体系。

  随着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比重的提升,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话语影响力逐步提升,中国的新理论、新方案、新提法,也会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力,甚至在美国国内得到更多的理解和支持,与各国组成合力,推动世界变革。

  我们虽然不能预测世界变革的具体步骤和进程,但这样的趋势,是一定会发生、一定会强化的。这已经成为更多学界、政界的共识。

  关于“区块链+国土证券”作为“资本经济”新运营模式中的必要工具的必然性。我们分别从国内和国际两个层面来看。

  首先看中国国内。

  大家看到,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中国资本积累和生成机制的重要来源,在于“土地财政”。“土地财政”推动的房地产大发展,不仅拉动了中国经济的发展,也催生了中国“自主货币生成机制”的诞生和壮大。使中国顶住了两次金融风暴的压力。

  但同时,以“土地财政”推动的房地产业,也推高了房价。关键是这样的高房价是在国有土地上形成的,“国有土地地租利得”事实上实行了私有化,形成了国有财富资源的不均衡、不公平分配。

  这样的“国有土地地租利得”不均衡、不公平私有化,带来了一系列社会问题和经济问题。中国政府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建立了雄安新区,改变这种发展模式。

  这个“国有土地地租利得”私有化问题必须解决,不仅仅是中止现有的这个“国有土地地租利得”私有化进程,不仅仅用“雄安新区”树立新的模式,更要彻底消除已经不公平私有化了的“国有土地地租利得”不均衡分配的社会结果。

  问题是,如何才能有效而又无阵痛地解决“国有土地地租利得”不均衡私有化、这样的不公平分配的社会结果呢?似乎这是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

  至少至今世界各国都没有办法解决由房地产价格带来的社会分配不公的问题,以及房价波动带来的社会恐慌和动荡。

  解决这个已经发生、已经存在、还将继续发酵、还将继续产生不良影响的社会现实问题,是必然的,是不能无视、不能置之不理的。

  而“区块链+国土证券”提供了一个解决这个问题的最佳方案。简单地说,这是中国国内实施“区块链+国土证券”金融创新工程的必然性。

  再看国际上。

  我们知道,所有经济危机都是金融危机,都是金融资本流动性的周期性短缺、都是金融家人为操纵货币流动性及其金融垄断性所导致的必然结果(何新)。

  而金融资本流动性的周期性短缺的原因,是现有的货币生成机制中,不能为货币创生和增发提供足够的“锚”,原因是“资本经济”的全球性与“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的主权性的矛盾。“资本经济”发展得不到足够的、跨主权范围的“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支持。

  在人类历史上,曾经使用重金属作为货币的“锚”,重金属总量的增加赶不上货币发行需求,因此被放弃。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之后,美国找到中东石油用美元结算,这样一种未来价值预期、即“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值”,作为美元的“锚”。

  上世纪七十年代,美元完成了从商品货币向信用货币(基于“未来收益”的信用价值货币)的转型。“资本经济”也从躲藏在资本主义经济过程背后的原理,正式用具体的经济形态和机制制度表达了出来。可见,“资本经济”并不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一般表达。

  从货币进化角度看,人类实现这个过程走了数千年。

  中东石油以美元结算的体制,成为美国霸权的体现,成为美国制裁他国的武器,成为压迫他国就范美国利益的政治工具。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抵制。

  而石油资源也不能维持永久性需求,这个“锚”迟早要被抛弃,美国现政府的极限施压,正在加速世界抛弃美元作为贸易结算货币的现有体制,各国谋求相互用本币结算或本币交换已成气候。

  因此,找到新的货币发行的“锚”,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迫切需求,改变现有世界货币发行体制也已经提到各国政府的议事日程之上。

  “区块链+国土证券”为此提供了一个完整的解决方案。

  目标是:解决“资本经济”无限循环增长发展得不到足够的“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全球性支持的矛盾。

  核心解决:“资本经济”的全球性与“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的主权性的矛盾。建立全新的全球性生产关系。

  “资本经济”全球性生产关系的建立的前提,是全球性生产力的支持。

  在互联网尤其是区块链技术出现之前,全球性金融生产力的建设和发展,主要依靠大量零售机构的建立,大量使用人力资源,这大大限制了生产力发展速度。主权冲突也加大了发展难度。

  互联网使建立全球联网的支付清算系统成为可能,这是90年代后,金融业大发展的生产力原因。而区块链技术,解决了金融支付的信任问题,大大降低“陌生交易”的信用认证成本,为跨地区、跨国支付清算提供了新的生产力支持。

  “国土证券”之所以能够为“资本经济”的全球性扩张提供生产工具支持,就在于有了互联网+区块链技术(生产力)的支撑。

  应当说,这是一个具有“断代”意义的生产力进步。改变的不仅仅是货币及其他证券金融产品形态,更是建立一种全球性金融交易生产关系。这个变化是本质性的。

  这样一种“断代”性生产力和生产工具的出现,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让国与国关系突破“地缘政治”的局限,让不同政治阵营的金融资源,必然在这个全球性生产力基础上,通过生产工具的链接合作起来,任何不加入合作的国家,不论其现有实力有多强,就被隔离在新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球籍”之外,就会加速衰落。

  在纯技术角度上说,“区块链+国土证券”,就是这个关键的生产力+生产工具。

  换一个角度看,“国土证券”释放土地金融价值,参与国际资本流通,平抑房价、推动生产力发展。“区块链”确保陌生交易可信任、可追溯,建立新型生产关系。“区块链+国土证券”建立“全球公众资本生产方式”。区块链+国土证券+定向投资循环增值经济”式“资本经济这是迄今为止人类社会尚不存在的生产方式,其意义无论如何评价都不过分。仅仅这一点,就值得我们为之实现而奋斗。

  (待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