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紫虬:解放思想无禁区,重新认识改革开放史

2018-10-14 14:08:14  来源:昆仑策网  作者:紫虬
点击:   评论: (查看)

1.webp (14).jpg

 

  对于新中国历史,需要遵循十九大对建国史的重新评价,本着习近平提出的前后三十年互不否定的思想,重新加以认识,审视是否存在历史虚无主义,排除形而上学。

 

  前三十年没有改革开放的认识

  不符合历史事实

  从历史事实出发,建国以来,我党从未停止过哲学意义上的改革开放步伐。

  十九大在谈到我国完成社会主义革命,确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阶段时,评价道:我们“完成了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为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实现了中华民族由近代不断衰落到根本扭转命运、持续走向繁荣富强的伟大飞跃”,在这个中华民族由弱转强的历史拐点的宏大过程中,在“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中,试问,建国以来,有哪一条成功经验不是总结探索、改革开放的结果?

  1981年《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指出:

  1966年同1956年相比,全国工业固定资产按原价计算,增长了三倍。棉纱、原煤、发电量、原油、钢和机械设备等主要工业产品的产量,都有巨大的增长。从1965年起实现了石油全部自给。电子工业、石油化工等一批新兴的工业部门建设了起来。工业布局有了改善。农业的基本建设和技术改造开始大规模地展开,并逐渐收到成效。全国农业用拖拉机和化肥施用量都增长六倍以上,农村用电量增长七十倍。高等学校的毕业生为前七年的四点九倍。

  根据世界银行数据,我国GDP1968年已据全世界第六位了,这个位次到2000年才赶上,2005年才超越。这个结果远远超出了人们的一般印象。

  

1.webp (15).jpg

  1.webp (16).jpg

  社会发展最终指标显示在人的寿命上。上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十年间,中国人寿命出现了二十岁的跃升,在人类历史上罕见。今天有些文化现象提起建国前三十年就是饥饿,津津乐道于一叶障目。

  

1.webp (17).jpg

  (上图引自罗思义微博)
 

  在政治体制上,从延安整风建立的“团结-批评和自我批评-团结”等三大作风保证了中国革命胜利,由此出发,创新建立了中国独有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民主协商制度。 “什么叫‘长期’?就是共产党的寿命有多长,民主党派的寿命就有多长。“(中央文献出版社《毛泽东传》),这是毛泽东同志对党领导下的协商政治的生动说明,其中包含有对西方多党政治中有益成分的汲取。

  这种中国特色的协商体制,前无古人,举世无双,在七十年的实践中,表现了较高的相对效率,保证了长期的持续经济增长率。在战争年代,我们用集中优势兵力的毛泽东军事思想,把整体劣势化为一个个局部优势;建设时期,无论在计划经济探索时期还是市场经济探索时期,我们通过政治协商,用“全国一盘棋”的体制,把整体劣势化为一个个局部优势,在科技创新和多数事关国计民生的经济门类上,实现了超常规发展,一定程度上注意了私有市场经济自由体制的软肋,完成了西方敬畏交加的追赶和正在进行的超越。我们的这个特色优势,恰恰从建国初期一开始就是改革、开放、扬弃、综合的成果。

  在一些以学术研究为形式的官学商论坛上,长期流行的一种观点不断影响舆论,一度占据宣传和意识形态主流,形成社会思潮,这种观点故意屏蔽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前的改革、创新、开放事实,侧重放大探索中的重大曲折,只有对发展起步阶段物质贫乏的抨击,看不到祖国当初创造了无数巨大的奇迹,只看到今天和平发展时期的与海外做生意的方便,看不到当年美苏两霸对中国的封锁和战争威胁,用今天快速成长的产出对比起步阶段的投入,用收获比较播种,这是一种形而上学。

  人民日报原副总编辑梁衡先生最近著文《1978年,中央派团出访西欧,归来汇报至深夜,听者高呼石破天惊》(公众号《经济文摘3)2018.10.9),文中提到的“石破天惊”的冲击是客观的,我们关注的,不是四十年前“冲击”的本身,而是这一类文章导致的几个错觉。

  1、1965年美国长达83年的由排华案引起的事实上歧视华人的状态才中止,1971年尼克松要求访华后,铁幕打开,中国首次有了接触西方战后繁荣机会。这种客观条件的变化,不能作为判定之前是改革开放还是所谓“自我封闭”的依据。把之前客观形势的严峻,解释成“自我封闭”,是无知,还是偏见,或是别的什么东西?

  2、虚无历史者喜欢这样解释尼访华后解禁的“冲击”及其历史:把中国反霸斗争的解放台湾,抗美援朝的迫不得已,解释成选边站,他们一点也不懂得或者故意不承认毛泽东关于统一战线的思想在解放全中国的建国大业中的博大精深和灵活运用,这种威力可以凝聚五分之一人类,可以震撼全球,就是震撼不醒装睡的历史虚无主义者。

  3、1976年以前违背毛泽东思想的左倾斗争扩大化,空头政治禁锢思想视野,用帽子棍子约束科技创新,反映了把小生产封闭意识当做马克思主义纯洁性,我们纠正的是这个东西,而并非纠正以生产方式差异及其意识形态差异为内容的阶级分析。

  4、毛泽东周恩来抓住尼访华时机果断决策引进西方石化成套设备,是根据新中国人口骤增,寿命大幅度上升而解决化肥、粮食问题的基础,是向西方开放的重要步骤,这是经过长期反霸斗争的抗争结果,邓小平坚持的开放就是毛泽东周恩来深入要做但年龄不允许的事情。所以,改革开放不是对毛泽东周恩来生前坚持的毛泽东思想的改弦更张。

  5、此类文章把对外开放、利用外资、一国两制全部与毛泽东思想切割,这是抹去历史,不可能长久。

  梁文的误解,可能与作者当年的年轻有关,但形成社会主流认识,就值得深思。

 

  什么原因形成前三十年封闭守旧

  错误思维定势?

  十九大认定前三十年为“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究竟是什么原因形成前三十年封闭守旧的错误思维定势?

  首先,混淆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混淆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梁文中的“石破天惊”,是资本主义社会化大生产及其商品丰富性对起步于80%以上文化扫盲班的小生产惯性的冲击,是近代以来全球不同的生产力发展阶段横向比较的冲击,当然也是对空头政治约束科技创新和生产力创新的冲击。

  尽管中国建国后超常规发展,也仅仅初步工业化。这种差异,对农民出身的昔日战斗英雄,又学习不足的治国者必然产生冲击,虽然开阔了朝野视野,对现代资本主义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有了具象的认识,但也容易加剧毛主席生前就批评过的“形而上学”,误把发展阶段的差异当成社会制度的差异,把社会制度之间非本质的差异当成本质差异。从而归结为前三十年的“封闭守旧”,进而对走过的来路产生怀疑。

  其次,1976年党的第一代领袖相继去世后,一些人表现出权力真理观。虚无前三十年之所以流传为主流说法,不仅是一些相对年轻的文人对历史理解肤浅,而是党内实用主义真理观的长期存在,其实质与毛生前谄媚毛,毛去世后污毛基本上是一个性质,谈不上人格独立,思想自由,思想解放。

  党内权力真理观,实用主义真理观与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是长期对立的,在历史上有过长期表现,如反右扩大化,大跃进中的浮夸风,共产风,文革中打倒一切,十八大后的形式主义,对党中央阳奉阴违,十九大以后,接过“伟大斗争”口号,压制来自基层的马克思主义声音等,这些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在阶级社会中的必然反映。

  对外开放、利用外资、一国两制在毛泽东同志生前有系统的论述,也有深思熟虑的实践,为什么被遗忘淡化?有些文章甚至热衷于移花接木,张冠李戴。在这些倾向下,就会聚焦过去的失误,夸大其词,以点带面。

  其三,夸大本任期、本阶段的长处,淡化前期困难,用来证实自己的成就,这是常见现象,从封建官场到多党选举的政客政治,一概如此。甚至于对己任报喜不报忧,对前任,攻击一点不及其余,更是某些秘不示人的官场秘籍,这种政客习气带到党内,容易形成思想宣传领域里谄媚上级的歪风,远离共产党员操守。

  以上这些,是工作重点转移后,特别是私有经济比重越来越大后,资本意识源源不断地反映到党内意识形态中来,和原有的非马克思主义合为一体的反映,是不可避免的客观存在,但由于没有开展积极的思想斗争,经过长期的灌输,不仅在苏联解体后,私有化为核心的“华盛顿共识”趁虚而入,特别是这种形而上学形成了几乎一代人的历史虚无主义偏见和社会思潮,构成了十分沉重的自卑心理和信念丧失,使十八大以来努力树立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成为艰巨的思想工程。

  今天,我们可以笑看美国印度基础建设的陈旧与龟速,欧洲统一的命运多舛,多党制肘的时间荒废,发展中国家在自由化蛊惑中的颜色革命分裂和战乱。正因为如此,中国特有的政治体制,被一些势力视作肉中刺眼中钉,既有“极权”、“橡皮图章”的攻击,又有内外呼应的夸大问题,试图成为改革靶子的策划。

  最近某论坛上,有观点相互应和,试图把深化改革的实践标准偷梁换柱为市场标准。这些观点把特朗普“美国优先”之下弃如撇履的市场原则捧若珍宝,严重脱离国内和国际实际;有的观点以培育市场为名,矛头直指中国核心优势之一的“全国一盘棋”,这些观点,只有学术多样化意义,但至少客观上充当了美国垄断势力的代言人角色,在中美贸易战的形势下,有其特殊效果。

  回顾建国以来的历史,我们这个民族、国家、政党,总是在改革开放中,取得生机,寻找出路。也总是在改革开放中,不断试错,排除曲折,取得教训,探索出路。犹如大江东去,漩涡和逆流从来不代表前进的方向。

  早在建国初期,毛泽东同志提出:“外国一切好的经验,好的科学技术。我们都吸收过来为我们所用。拒绝向外国学习是不对的。当然迷信外国,认为外国的东西都是好的。也是不对的,不论是迷信苏联,还是迷信西方,都不对。正确的态度应当是尊重科学,破除迷信。”(毛泽东,中央《关于学习周恩来同志政府工作报告的通知》1956年1月14日)

  从自然科学,到社会科学,没有改革开放,一个系统的运动就要走向“死寂”、衰亡。这是系统发展的必要条件。从宏观的历史视野看,一个进步的政党,一个充满生机的民族,必定把改革开放作为永恒的主题。

  在当前阶段,改革开放是中国生产力向社会化大生产广度发展,推进全球化的必经之路。毛泽东同志曾有一句简明扼要的名言:“学习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十九大报告有了一个继承和升华:“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必然落后。”今天我们在新征程上,只有正确认识改革开放史,才能正确总结改革开放,不断端正深化改革方向。

  (来源:昆仑策网,原载“旁观者更清”微信公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