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魏夫人口述:碧云禅寺合法取得产权,各统派明知如此为何还要污蔑为巧取豪夺、迫害僧尼

2018-09-30 08:49:02  来源:微信“夏朝之音”  作者:夏朝之音
点击:   评论: (查看)

  文 | 夏朝之音  李佩贞

  夏朝之音 : 评黄智贤等人点评926强拆事件

  9月26日台湾当局强拆魏明仁创建的二水爱国教育基地(原碧云禅寺)之后,9月27日台湾中天新闻台节目《夜问打权》在黄智贤的主持下,各统派嘉宾对强拆事件进行了点评。

  他们一没有去过二水基地,二没有接触采访过魏明仁,三不了解整个事件,尤其是庙产的来龙去脉,完全没有深入调查,完全凭自己个人的经验体会以及绿媒的片面误导性报道,就来点评, 就有对碧云禅寺产权转移的污蔑,对魏明仁升五星红旗、建爱国教育基地动机的污蔑。

  整体上从主持人到嘉宾,她们都是立足于自己或者台湾政坛的潜规则:只要有任何政治动作,一定是个人或党派的政治利益使然,不存在有什么崇高的理想,历史的使命、民族的担当等人类这些美好的情感

  所以,这些统派认为,民进党魏明谷强拆二水基地是为了选票,魏明仁升五星红旗、建爱国基地是为了个人利益。如果魏明仁有一个崇高的理想信念,并为之不懈奋斗的精神等这些人类高尚的情操,他们完全不能理解,这大概是魏明仁不能见容于台湾的原因所在。

  目前台湾的社会风气和政坛现实,常常让我们大陆人觉得很无语,正如昨天我在一个群里说的:

  台湾的问题是日本人的后裔,不过才区区300万,而我们汉人的后代却有2000万,现在是300万人的气焰,压过了2000万,这究竟是为什么?因为像二水基地这样的又清醒又明白事理,有理想、有信念、有使命感而又勇敢的人太少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侠义之风,民族大义,浩然正气,“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廉者不食嗟来之食”等中华民族可贵的精神品质,在台湾整体基本上丧失殆尽了,而台湾很多人以为会写繁体字,就沾沾自喜,称保存传承了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这真是天大的笑话。而过去国民党的高压统治致使很多台湾人成了两面人,阴阳人,毫无民族骨气,只有见风使舵的奴性和贱性,所以真正的英雄不敢崇尚,除了老蒋一个人之外,台湾宣扬过一个抗日英雄了吗?国民党的抗日英雄在台被视为叛徒不能宣传 ,共产党的抗日英雄被他们视为匪不敢承认也不能宣传,能宣扬的都是反共反人民的刽子手,甚至是殖民统治台湾的的日本人,如八田与一等。台湾“民主化”之后,这样日杂皇民不纷纷粉墨登场,走上大雅之堂,不猖獗才怪呢!但更为可怕的是,广大的汉族同胞,在两岸分治几十年之后,其心智模式、思维方式、思想高度、文化传承、国家概念、民族认同、民族复兴等已与大陆已完全不同步,变得眼界狭窄,心胸狭隘,坐井观天,时而夜郎自大,时而妄自菲薄,时而盲目自负,时而敏感脆弱,美日面前自信全无,低三下气,即便在菲律宾面前,亦不敢平视,在所谓邦交小国面前,千依百顺,自我矮化无度,不知尊严、对等为何物,唯有转头面对大陆,病态的俯视优越感竟油然而生,一副小人得志的轻浮相,又是尊严的,又是对等的,总之,处处展现小国寡民的不自信特质,迷失了民族性,丧失了中华民族坚贞不屈、不屈不挠、百折不回、愈挫愈勇等等的优秀品质,中华民族坚硬的脊梁不见了,有的是视美日为亲爹的软骨病,全无泱泱中华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豪迈气概,造就了今天台湾乃中华文化之下的怪胎一个。难怪金灿荣说在台湾看他们的电视节目久了,智商会降低。

  由于视频无法上传,只能看看截图了

  无党籍政治评论员董智森,不了解事实就说魏明仁巧取豪夺,欺负出家人,天理不容,这是台湾评论员普遍的特征,所以才有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这样的教授成为媒体的宠儿。

  无党籍评论员《中国时报》社长王丰:虽有肯定魏明仁勇气可嘉的一面,但是也是认为魏明仁巧取豪夺,欺负僧尼,而且升旗可能有其自私的一面,完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同样未向任何一方的当事人求证过具体事实情况。

  主持人黄智贤更是提出一系列弱者问题:如为什么要在碧云禅寺插五星旗,而不去其它地方,魏明仁既然是建筑商出身,一定有很多合法地产,为什么不去其他合法地产插旗?(都是我的合法产业,我愿去哪里插旗你管得着吗?---纯粹鸡蛋里挑骨头,落井下石,直接在民进党面前跪下了),没有对当事人魏明仁的任何采访,就信口开河说巧取豪夺,而且把升五星红旗、建立爱国教育基地称之为“胡扯乱掰”的理由,看来他们对民进党的拆毁行为是心中窃喜呀,这就是所谓台湾的统派成色。

  这位帅化民老先生也不含糊,什么都不知道还敢大言不惭、胡说八道,不愧是陆军中将出身,连欺行霸市就出来了,欺什么行霸什么市呢?魏明仁是卖菜的吗?连尼姑和尚都给他弄到碧云禅寺了,难道不怕佛祖在看他吗?原碧云禅寺只有尼姑,没有和尚,老先生心理想的是什么呢?和尚尼姑都在一个寺庙修行了。

  新党副主席李胜峰道出了同为统派却又见死不救的原因,原来魏明仁被打压,基地被拆也是活该,因为魏明仁做的是“不正确的事情”,碧云禅寺得来不合法(经不起考验),而且建筑都是违建。至此,如果只看文字不看人,你不会认为这不正是民进党魏明谷说的话吗?

  李胜峰和以上的嘉宾和主持人一样,此时此刻完全取代了民进党的魏明谷县长,完全不顾禅寺产权是法院判决点交归魏明仁的基本事实,且在取得产权之后,魏明仁未曾添过一块砖,加过一块瓦,请问李胜峰、黄智贤,你们口口声声魏明仁违建,魏明仁的违建究竟来自何处?

  你们如此信誓旦旦,这不是血口喷人、污人清白吗?你们的行径与民进党徒如出一辙,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违建明明是民进党攻击打压魏明仁的借口,现在统统被台湾所谓的统派全盘接受了,基地被拆,魏明仁被驱逐,甚至逮捕,他们更多的原来是欣喜和庆幸,至于法治,民主、自由,此时统统出奇一致的抛之脑后了,更别说良心了。

  以上就是台湾的知名专家、学者、电视嘉宾这些人的真实水平,现在是不是有了金灿荣教授一样的那种感受。

  所以,现在的台湾已经大面积没有什么舍身取义、浩然正气、侠义情怀、民族大义、为国为民的精神境界了,有的只是政党或者个人的利益,或者空洞的所谓国家利益,魏明仁这样有理想有信念有追求的人,在台湾完全是异类了。

  难怪魏明仁瞧不上他们,原来还以为是魏先生的清高,现在看来其实还真不是的。只有与他们智商一致人才能彼此瞧得上。

  于是,包括统派人士在内,更别说普通人了,他们普遍不能理解魏明仁完全是为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远大理想而自觉、自愿、自费升五星红旗并建立爱国教育基地无私而又崇高的行为,“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所以以他们燕雀般的境界高度,也许并非故意,而是条件反射般地无视魏明仁最初并非为了取得庙产而只是想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的事实,也完全无视二水基地建成之后,魏明仁几乎日夜值守,无论白天有何事去多远,当晚必定赶回,以确保主持次日早上的升旗仪式,不是具有崇高理想信念和使命感的人,是很难不折不扣地坚持634个日夜的,甚至直至强拆当天还要进行隆重的升降国旗仪式。

  面对同样的情况,台湾还有第二个人第二个政党第二个组织可以做到这样吗?上面这些大言不惭的各路嘉宾自忖可以做到吗?

  至于大陆,爱国基地设立之后,魏明仁只在2017年3月底来过西安演讲过一次,还被台军情局的人员跟踪监视,未出西安半步即回台,何谈以此为资本套取大陆好处?台湾来大陆套取好处的哪一个政客没有去北京的?

  虽然此前魏明仁也曾到过北京两次,不过每次都是陪家人旅游的,但其中后一次还因2岁幼子水土不服,仅停一天即回台,其它可以捞取好处的如上海、天津、广东、福建、江苏、山东等省市,至今未曾踏入半步,更未与任何官方人士有过接触,与国民党、新党等所谓统派来大陆骗支持捞好处,一来就是全国各地“考察”数天,各地党政官员隆重接待是一回事吗?

  因为他们这些从大陆捞好处的人士对大陆采取这种两面派、阴阳人的讨好套路都习惯成自然了,以为魏明仁也和他们一样,喊一些统一的口号、插插五星红旗,不过是骗取大陆的好处而已,完全是典型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燕雀不解鸿鹄之志,由此可以看出台湾的所谓统派究竟都是什么货色。

  所以,这期蓝营统派制作的节目完全是为民进党开脱罪责而做宣传的,不采访当事人,不实地调查,不认真核实,全盘采用民进党打压魏明仁的宣传借口,包括主持人在内的所有专家学者的嘉宾没有一个对民进党片面不实之词持不同意见,连一丁点的疑问都没有,可见他们其实早就是同穿一条裤子的人,一条船上的人,就是一家人,心照不宣,进一步坐实魏明仁的罪责,偶尔彼此攻击一下,不是为了公平正义,更不是为了民主人权,而是为了争当家长,当掌舵人,做提裤子的人,是为政党利益,为选票的。

  本期节目主持人是大陆熟知的著名统派主持人黄智贤,参与的嘉宾有新党副主席李胜峰、时事评论员董智森、王丰、帅化民、费鸿泰、林明正(好像只有他没有攻击魏明仁)等。

  魏夫人口述 : 碧云禅寺合法取得产权,各统派明知如此为何还要污蔑为巧取豪夺、迫害僧尼

  看完黄智贤主持的这期节目后,魏明仁的太太李佩贞非常气愤,于是口述了魏明仁2001年承造碧云禅寺遭遇的司法纠纷详细过程。

  但这些事之所以台湾人都不知道,就是没有一家媒体愿意客观真实报道整个事件 的真相,他们,不管蓝绿,报道的唯一目的,以魏明仁及其二水基地为素材,使各自党派的利益最大化,仅此而已。

  以下为口述全文。

  李佩贞口述

  文玉屏记录:

  10多年前,我们经历了许多宗教界极为黑暗的一面,亲身体会黑道势力介入寺庙产业蚕食鲸吞的布局手法,真是让人瞠目结舌!所幸魏明仁熟悉法律和营造,以及我本身从事代书事务的专业背景,还有我们不服输的坚强意志,才免于被黑帮势力轻易击倒。

  2001年魏明仁承包碧云禅寺工程完竣,碧云禅寺释怀宗要求魏明仁将工程尾款捐献出来。

  魏明仁无法接受如此无理的要求。

  碧云禅寺释怀宗竟死皮赖脸、胡搅蛮缠赖帐。

  魏明仁不但没收到工程尾款,过了几天反而收到法院传票,一看,竟然是碧云禅寺释怀宗向法院提告:本票债权不存在。

  魏明仁不明白怎麽会不存在?于是两度出庭阅卷。

  幸亏,魏明仁承包之碧云禅寺于2002年1月过年前,释怀宗将签妥的“工程完工点交单”交付魏明仁,依法,工程完成点交,营造厂就有优先承揽权,既然释怀宗“验收单”已签交给予魏明仁,依法完成验收之债权存在问题并无疑虑。

  是故,法院针对释怀宗提告“本票债权不存在”,依法判决:不成立。

  但,释怀宗并不死心,接连想方设法不停的提告:

  再告1:碧云禅寺建筑面积越界

  法院即指派田中地政事务所测量,测量结果,认定土地建筑面积并未越界,第一审判决碧云禅寺释怀宗败诉。

  释怀宗再上诉高等法院,高院指派中央内政部土地测量局,利用人造卫星测量,其精准度更高,测量结果面积更大,证实土地建筑面积并没有越界,释怀宗不但败诉,反因面积更大而负债增加。

  再告2:魏明仁没有建筑执照

  经法院认定:魏明仁已是合法营造厂,合约书都已告知,责任不在魏明仁,法院直接判决碧云禅寺释怀宗败诉。

  再告3:墙柱申缩缝里面有保丽龙板会渗水

  法院透过建筑专业鉴定后,认定是工程之必要措施(工程楼与楼之间的防震伸缩缝-编者注),判败诉。

  再告4:大殿进门阶梯没有铺设完工

  经法院查证,是碧云禅寺释怀宗当时为便于日后募款之便利,主动要求营造时不施工,造成大殿进门阶梯没有铺设完成的事实,并非魏明仁故意不完工,故法官认定这个提告不构成事实。

  法官认为碧云禅寺释怀宗心态可议,故建议此债务纠纷最好请宗教界理事长出面调解。

  于是,宗教界新竹比丘尼协会释明宗、释光宗为了维护宗教界面子,比丘尼协会会长愿意出面劝碧云禅寺释怀宗履行完工付款义务。

  法官同时也询释怀宗的委托律师,问他是否跟释怀宗说明清楚:“这起官司是碧云禅寺自己欠魏明仁很多钱,不要老说没有欠钱。”

  法官并请书记官打电话给我,说:“案判决前必须到现场勘验。”

  于是法官、执事人员、司机三人到了碧云禅寺。

  当时一位胖出家人释法明正在大厅拖地,法官跟释怀宗说:“昨天我叫陈律师跟你说的话,我今天特地来跟你再说一遍。”这时,正在拖地的释法明一听,居然将拖把往法官脸上丢,法官一气调头就走。

  两星期后魏明仁收到法院判决,判原告碧云禅寺释怀宗败诉,拖欠魏明仁的工程款4811万,按年息6%支付,不得再上诉。

  接下来,因为碧云禅寺释怀宗被法院判欠款4811万后,魏明仁同意她们分12期付款,但是第二期她们就不肯履行付款义务,魏明仁又同意她们分24期付款,她们第二期开始又不肯履行付款义务。

  (评:这是魏明仁巧取豪夺、迫害善良的僧尼吗)

  2002年3月5日那天,释怀宗叫我们到碧云禅寺旧殿收款,我们一到旧殿,却看到一个理平头的人,原来他就是黑道角头叶新化。他一见面就破口大骂三字经,拿起椅凳掷向魏明仁,魏明仁当场左脚被打伤。紧接著,叶新化喝叱黑道小弟准备手枪(台语黑话“阿腊”),幸亏我听懂这个意思是“手枪”,好在来之前准备了录音笔,车上也备有相机,即时机警阻止了黑道小弟拿枪,并全程拍摄搜证给他们看,才扼止了叶新化凶狠的行为。在这麽危急的当时,我却看到了释怀宗等一伙人居然躲在旧殿里面悠闲地吃着西瓜,我觉得这些出家人怎麽那麽卑鄙!

  当场魏明仁告诉叶新化:这个佛寺庙法院判决已经属于我,你并没欠我钱,我跟这个出家人收,不关你的事,你有种现在就开枪。叶新化眼见恐吓威胁不成,有点洩气,从口袋拿出一张写了2千万契约书说:碧云禅寺用2千代价要我出面来解决这件事。

  我们不接受他们公然违法的协议,叶新化当场没辄。

  (【魏明仁补充】原先,恶尼就是请他叶新化要来处理我的,他持了一张协议书给我看,记了十余点约定,但重点是以2000万元的代价,以黑道威胁手法,逼令我认赔退出,还下令小弟“春禄”去将枪拿出来......。

  可,我魏根本不怕,其恐吓无效。

  事后,传说恶尼被叶新化,卷走了不少的金钱,以致于后来,让这班恶尼放话,反而诬蔑我魏找叶新化,去恐吓取财。

  据中国佛教会理事长圆宗长老跟我说,在彰化县境,被流氓叶新化以黑白交用手法,套取的寺庙,就有5座,其中最古老,香火最鼎盛,最富财油的,就属清水岩寺了!

  只不过,叶新化也想从碧云禅寺恶尼(愚尼)入手框骗,因为碰上我魏明仁根本不畏任何黑道恶势力,那叶新化就不得不认栽了!

  后来,有:彰化县一位南北二路著名的陈姓大角顽,台中县13飞鹰帮成员5霸,......,陆续赶来,对我施展黑道恐吓手法,令我魏明仁照赔退出,但对我依然无効。

  前揭5霸,反而转而低声下气,跟我要车油钱,我魏一毛不给!我魏明仁,一生从来不畏惧黑白两道恶势力,之前正派经营营建业,也不鸟所谓的保护费规矩,从不买帐,就是根本鄙视!)

  在日后派出一批批流氓不断恐吓威胁我们。

  以上所述是拍卖前发生的事,这是第二阶段。

  第三阶段:

  碧云禅寺释怀宗自始至终赖帐不还,我们只好请求法院执行其支付义务。但,台湾寺庙监督条例第8条规定,寺庙资产买卖需征询市政府民政课和寺庙协会同意,当然他们不同意而被驳回,就无法请求法院执行。

  此时,中彰地区刚好发生一件庞大的司法纠纷,即,拥有好几百亿资产的中台禅寺委托启阜工程公司营造,启阜工程公司是营造界四大山头之一,而惟觉法师有个坏习惯,就是跟人家买东西只付一半,另一半永远是写张感谢状来赖帐,一般人原本都不知道,等到把东西卖给中台禅寺后才知道上了当。

  启阜工程公司营造的47亿工程款,也遭遇相同情况,所以后面三成的尾款(17亿)中台禅寺就是不付。虽然中台禅寺十几年前就已盖好,但是启阜工程公司被拖欠的17亿尾款,造公司财务周转困难,启阜工程公司又是股票上市公司,最终导致破产。

  启阜工程公司事后非常不甘心,于是申请释宪,经过大法官释宪,法庭判决寺庙监督条例第8条违反人民财产自治权,是违宪,订了两年落日条款,遗憾的是启阜工程公司必须再等两年才能执行落日条款。

  而,正好魏明仁申请法拍案被法院退回已过了两年,获知新颁布了这条落日条款,赶紧送请法院执行,法院依法予以受理。

  我们幸运地承蒙启阜工程公司的释宪案例而解套,事后跟启阜工程公司负责人成为互相帮助的朋友。

  当时,在法院拍卖阶段,叶新化又找来一批批流氓,其中,台中13飞鹰帮来了五个人,当时在沉炳贵家谈判,恐吓威胁过程中,黑道份子知道压不住魏明仁,只好走来走去,他们说:出门在外总要有花费。魏明仁就说:你们要钱应该去找委託你们的人。后来大角头沉炳贵知道了事情的原委,认为黑道根本没办法处理,最后反而跟魏明仁成为很要好的朋友,而几乎全省来过的黑道最后也都变成了好朋友,正应了俗话一句说:江湖上,盗亦有道。

  法拍第一轮流标,每经一轮打8折,经过3轮的十二回合,法院告诉我们,再拍卖不成法院只能开债权凭证给我们,所以我们当下决定自己买回碧云禅寺建筑主体。

  最后开标,我们以债权4811万作价,再补余额,拍下碧云禅寺。

  当时(八年前),我们法拍得来的碧云禅寺计算总支出成本达1亿1千五百万。

  (115,000,000=4811万+2000多万+1500万+3200万)

  注1:4811万法支付拍成交价。

  注2:2000多万支付碧云禅寺释怀宗。

  注3:1500万支付土地税、房屋税、其他税金好几笔、过户费等费用。

  注4:3200万支付当时被检举的逃税款+罚款。

  说明:由于台湾的寺庙多数建物盖在山坡地几乎均属违章建筑,所以寺庙改建的时候报不报税往往可以选择报税方式,而当初魏明仁与碧云禅寺住持对于建造工程费用达成共识,愿意配合碧云禅寺提出的方案为其节省造价,本来是一桩互惠的协议,万万没想到在他们赖帐无法得逞无计可施后,碧云禅寺住持串通叶新化,到国税局检举魏明仁漏报税,而赚得800万检举奖金,如此昧着良心违反了当初双方达成的共识!

  由于叶新化和释怀宗检举魏明仁逃漏税,波及魏明仁下游厂商,魏明仁不忍下包商承担法律责任,不管法官怎麽问,魏明仁就是尽力保护替他工作的厂商,替所有包商承受一切法律责任,绝不让他们承受苦果。

  魏明仁也因此在经济上遭到前后夹攻,国税局最后判定需补缴税和罚款共计3200万,造成我们财务周转上非常大得的困难,魏明仁被法院管收坐牢房三个月,直到把所有税款罚款筹足缴清才放人。(所幸管收不算犯罪只是官署逼税手段。)

  就这样经过16年无法计数的陷害、诉讼、恐吓,经过了3轮共12次的法拍程序,债权才获得法院判决归还。

  但栽赃、抹黑、恐吓,依然不曾停止,我们保存所有诉讼的法律文件,我们没有想到承包所谓的修行人的工程,会经历到如此的邪恶无度,他们到处以被害人姿态,简直是恶人先告状的苦肉计,甚至在二水乡街头巷尾跪拜游街乞怜,博取不知前因后果人的同情,以达到宣染、扭曲、污衊魏明仁的目的!

  第四阶段

  早在2012年互联网兴起之时,魏明仁就开始弘扬共产主义思想,当法院点交碧云禅寺给我们时,突然冒出了号称人民行动党的党主席王为仁,他出面强力阻止法院点交建筑主体给魏明仁,法院不理会他的干预和阻挡,照样依法完成了点交。

  没想到一点交完,王为仁马上找来挖土机把碧云禅寺既成道路全面毁损,并利用大型货柜、大量垃圾,使道路完全无法通行。

  接着王为仁身分立刻转变成碧云禅寺的管理人,他连续提告了魏明仁30几个案子,只差杀人、放火没告以外,能告的都告了,至今数起官司还未了。

  为了这条必要道路,魏明仁第一次向法院提告,前前后后处理了6年(通常既成道路只需两年就能终结)。

  直到2016年11月25,魏明仁收到法院针对既成道路终审判决书,判决:袋地通行权胜诉。

  魏明仁寄出存证信函通知碧云禅寺,希望碧云禅寺有两个星期清理准备。

  但在开路当天,这些出家人强力阻挡阻止道路开通。

  法院虽然派人在现场监工,但施工还是无法顺利完成。

  一个星期后再度施工,这些出家人又来阻挡,当时警方派出多员警力在现场维持秩序,这些出家众强力干预抗争;3米宽的必要道路,终于在2016/12/25一片混乱抗争中开通。

  魏明仁承包碧云禅寺,16年间精神上承受了无数的煎熬,也造成金钱周转极度的困难,但再困难,魏明仁对于承包他工程的承包商、材料商的工程款或材料费一分一毛都不拖欠,因为他认为这些人是无辜的,所有责任必须由他个人承担。有一次诉讼过程之中,法官问及对下包工程有没有拖欠款项的行为?传唤下包工程的证人竟然是告人的碧云禅寺释怀宗的亲弟弟,这位证人如实告诉法官,魏明仁并没有拖欠他们任何一分钱。

  这一座碧云禅寺建筑主体,透过漫长的诉讼过程,法官终究还给了魏明仁一个迟来的公道。

  但是今天的民进党籍彰化县长魏明谷,竟然为了选票,将魏明仁合法财产野蛮强拆,岛内蓝绿媒体政客,鲜有为魏明仁说句公道话的,甚至有不少以讹传讹甚至污蔑诋毁之词,令人痛心不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