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周边形势波诡云谲,中国需做好应变准备

2018-09-24 09:17:06  来源:草根网  作者:唐如松
点击:   评论: (查看)

  昨天,网络上传来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因病逝世。不久后,这位越南四架马车之一大人物患病的某些细节被披露出来。那就是,陈其实已经因为某种特厉害的病毒性疾病饱受折磨,此前曾经六次前往日本治疗。而本次也是在日本和越南的医疗专家抢救无效后去世的。年仅六十一岁。

  作为一个政治家,六十一岁,算得上是一个黄金年龄段,正是体现自身价值的最好时期。而所谓的病毒性疾病,又不由得让人有些浮想联翩。

  2016年之前,中越关系曾经出现过一段很紧张的时期,特别是越南当局的某些政客利用中国981深水半潜平台在南海作业这件事,闹出了越南国内反华的一波小高潮。造成了中国企业在越南的巨大损失。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正是越南前总理阮晋勇。

  越南在经过一系列政治体制改革后,国内的权力被分解为四权鼎立。也就是各项政治职能分别由越共书记、国家主席、国会主席以及政府总理主导。这是一个妥协版的政治改革,保留了越共对越南军政大权的掌握,但也给政府留下了极大的行政权力。所以在越南,政府总理的权力还是挺大的,算得上是一个实权派人物。阮晋勇更是一个实权派中的强权人物。

  阮晋勇亲美是众所周知的,他希望可以推动越南更大的体制改革,也就是把实权真正掌握在政府手里,而不是越共手里。[这是有原因的,阮家是南越的豪门世家,而越共在他们眼里则是来自北方的泥腿子。虽然他也披着越共党员的外衣,但其心里却一定是想要回到当年的南越时代,亲美的元素深藏于他们的血液之中],越南内部一向有南北之争,倾向于体制改革的南派和保守于越共执政的北派。阮晋勇担任总理期间,不断拉近和美日的关系,疏远与中国的关系,这也是人所共知。还好在2013年十一月份,越共终于找准了目标,再一次确立了越共对于越南的领导权。这以后,两派的斗争开始进入到白热化。最终,在2016年四月份,时任越南国家主席的张晋创[北派]和时任越南政府总理的阮晋勇,玉石俱焚,两人手拉手一起走下越南政坛。

  集阴沉善谋,果敢泼辣于一身的阮晋勇虽然被张晋创拉着一起下了马,但他也留下了一个有利于南派的政治结构。接任张晋创担任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正是阮晋勇手下的得力干将,而四架马车中的国会主席阮氏金银以及接任阮晋勇担任政府总理的阮春福都是阮晋勇的南派干将。也就是说,虽然老谋深算的阮晋勇被拉下马,但却在四架马车中留下了一个三比一的政治架构。但是再多的小狐狸也比不过一个经验丰富的老狐狸,尽管眼下的三比一态势看上去有利于南派的崛起,但实际上,留下的三个人加在一起,也顶不上一个阮晋勇。

  所以,自2016年之后,越南政局总体上算的上是比较安定的。当然,连任越共书记的阮富仲,也择机访问了美国,这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南北两派的根本矛盾。只是,矛盾仅限于表面上的缓和,越南高层内部的斗争从未稍歇。虽然我们并不知道在这其中都发生了那些事,但我相信,越南内部的争斗一定是激烈而残酷的。

  说实话,一说到这个病毒性疾病,我第一时间想起来的居然是流行与东南亚的神秘传说,种蛊,也就是网上流传的泰国降头术。而不是所谓的神秘细菌战。这是有区别的,如果是某种神秘的新型细菌感染,我们可以怀疑是国际政治对于越南国内政治的延伸,而如果是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降头术之类,那国内的政治博弈因素则占得更多。

  而也就在今年,我们的巴铁也出现了一系列的政治风云震荡。新当选的巴基斯坦总理依姆兰·汗是一个相对理想化改革派人物。虽然他一上台就重点强调了中国是巴基斯坦最牢靠的朋友,中国在巴基斯坦人民心中拥有特殊位置。但关于他对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上的态度,却一直是传言纷纷,甚至传言要把中巴经济走廊的建设放到五年后再说。当然这些传言最终都被巴基斯坦政府所否定。可是我们却也不能掉以轻心。空穴来风,必有来风的道理。

  之所以说依姆兰·汗是一个相对理想化的政治人物,是我个人对他的一种综合印象。他是一个国家英雄式的板球明星。我们都知道,当前国际体育界是西方普世价值推行最厉害的地方,由于体育竞技更崇尚个人的能力和素质,所以,注重个人利益的西方文化也更加适合那些体育明星。这一点我们自己也是有体会的,国际赛场上,曾经上演过多少次体育运动员展现普世价值的大戏啊……当年的格鲁吉亚和俄罗斯大的八日战争,格鲁吉亚运动员和俄罗斯运动员相拥示爱在奥运赛场,今年韩朝更是在冬奥会上把这一幕演绎的高潮迭出。所以,作为一个板球界的世界明星,很难不产生超越出国家民族利益的“普世情怀”。当然 ,这并不能就此定性依姆兰·汗不是一个爱国者,我只是在这里说他担任总理后,处理国际关系时会更加理想化一些,他们对于国际政治博弈的残酷性没有太过深刻的理解。只有当他经历过血与火之后,他对此的理解才会走上正确的轨道。

  我们看到,依姆兰·汗首次出访选择的国家是沙特,在九月十八号,依姆兰·汗出访沙特,其主要目的是寻求沙特的经济援助,以缓解巴基斯坦目前的经济困境。而与此同时,巴基斯坦外交部证实,巴基斯坦新政府正寻求和印度重新启动暂停多年的对话。依姆兰·汗还建议印巴双方的外交部长在本月底的联合国大会上进行双边会谈。印度很快就给予回应,同意这一建议。

  很显然,这正是依姆兰·汗的理想主义表现特征。他认为寻求伊斯兰国家首富沙特的帮助是可行的,而巴基斯坦想要有一个稳定的经济发展环境,和印度搞好关系也是可行的。但其实,沙特对于伊斯兰国家的援助并非是无条件的,最起码,加入沙特针对伊朗的阵营是必须的。作为伊朗的边境邻国,如果巴基斯坦在对伊朗的政策上出现波动,巴基斯坦极有可能会得不偿失。而印巴的边境之争,更不是一朝一夕靠和谈就能实现的。在我看来,印巴想要实现永久和平,最重要的条件就是巴基斯坦必须要取得和印度对等的实力,要不然,只会是无功而返。

  很显然,巴基斯坦军方也对此心生疑虑,一个国家的政治变向,有时候带来的后果往往是灾难性的。想要不让这一后果出现,巴基斯坦必须要保持政治团结和稳定。而巴基斯坦的稳定从来不是来自沙特和印度,乞求和媾和带来的大多是屈辱,巴基斯坦历史上已经无数次证明了这一点。所以我们看到,就在依姆兰·汗访问沙特的同时,巴基斯坦新任陆军参谋长巴杰瓦也来到了中国,重点谈到了中巴之间血与火的友谊和兄弟般的感情。

  其实就像一位朋友说的那样,周边邻国的局势其实无关紧要,无论是谁当政,他首先都是要考虑自己国家的利益,而不是邻国的利益,哪怕这个邻国是慈爱如父兄的中国。只要中国保持强大和稳定,繁荣与富庶。自然会产生向心力来稳定周边国家的局面,使得这些国家不至于走偏。不过,即便中国做得再好,中国也会是以自身国家利益为重的,就像其他国家一样。所以,矛盾和分歧在所难免。但只要我们的实力足够强大,这些矛盾和分歧自然都会在发展中慢慢弥合和消失。

  举了以上两个国家的例子,其实最主要还是想说,随着中美贸易战的开打,随着世界格局的急剧变化,在我们周边引发的一丝振荡效应也不可避免的到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是要抓住主要矛盾,也就是中美目前对于世界架构发展方向上的分歧。只要我们抓住这一点,赢了这一场,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都不是事情了,如果输了,你就是现在稳定了那些周边的不安定因素,最后他们还是会离你而去。[巴基斯坦不会,因为影响他国内安全的主要问题——印巴问题短时期内是很难解决,这是一个决定性的因素,或许它会走一段弯路,但最终还是要回到正途。]

  就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电脑右下角跳出一则即时新闻,伊朗城市阿瓦土的阅兵仪式上出现恐怖袭击,导致数人死亡,这件事和伊朗自身无关了,而是国际势力想要进一步在中东掀起血雨腥风的一个前奏。我前几天说过,伊朗如果一旦对美以有妥协迹象,那么伊朗将会迎来更大的危机。对于伊朗来说,除了抗争,别无他途。

  而一系列国家政局的动荡,预示着这个世界将迎来一个不断激烈动荡的时期。美国已经做好了四处点火的准备,而中国,一定要谨慎对待,严加防备。很显然,在中美的这场世纪对决中,美国是准备大乱一场的。破坏之王的名头,绝非浪得虚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