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青年女教师:做“奴隶”还是做生育机器?

2018-09-11 14:28:59  来源:激流网  作者:superfei
点击:   评论: (查看)

青年女教师:做“奴隶”还是做生育机器?-激流网

本文图片均来自iltasahmet.com,插画师:Ahmet IItas

  最近关于大学教授的负面新闻也很多,大都发生在位高权重的男教授身上(除了武大那个女导师)。但其实在大学教书、工作的老师大多都是女老师,这个巨大的群体几乎是无处发声的。这些广泛存在的女老师,她们又是怎样的人呢?

  我是混过社会才进的大学,本着在私企工作过的经验,初来乍到的我是很谦卑,工作勤奋努力。被人请吃了300元一顿饭,接手了教学秘书的岗位,心里还觉得愧疚。干嘛人家给我分配任务,还要请我吃这么贵的饭啊。最后我才知道这是一个人人嫌弃、避之不及的脏活、累活。正因如此,我才奔忙于学校各部门、各领导、各基层教师之间。

  人们普遍认为大学老师轻松、自在,有两个假期,女老师绝对是当老婆的“最佳人选”。在这个观念的背后,女老师们大多嫁给了事业型或工作繁忙的老公。她们在家不仅是妻子、母亲,负责照顾小孩、照顾老人,还要在这些间歇备课、批改作业,活脱脱一个完美的“女佣”。

  “自愿”生孩子的丁克女老师

  初入学校,我就对学校大部分老师看不上。这些老师,电脑死机了只会拔电源,上课也只会念课本。在她们中,唯有一个显得与众不同。她是一个刚从国外进修回来的老师,看着就非常聪明。

  果不其然,我们很快就熟络起来。年近40的她,却还带着少女的灵光,我们可以聊文学、聊教学方法、谈些生活琐事。每次评教中,学生们都热烈地拥戴她;每次讲课比赛,她也能轻松拿下,可她完全不知自己有何魅力。

青年女教师:做“奴隶”还是做生育机器?-激流网

  这样一个优秀的她,突然有一天在我们吃饭时,说起如果有合适的男性,介绍给她。我很疑惑,可她不是婚姻幸福的“楷模”吗?嫁的老公父母家很有钱,平时开车保时捷,家里住的还是小别墅,怎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她淡定地道出缘由,之前和老公结婚时,双方就约定丁克,不要小孩。但这几年来,婆婆老是用大家族来威胁她。她也很努力地想怀孕,无奈年纪大了,自身身体也不好,已经流产两次了。

  “所以,要是我这次再怀不上孩子,估计就得给自己找条后路了。”

  “至于吗?你老公呢?当年不是他也同意丁克的吗?”

  “他父母太强势,而且现在他也蛮想要一个孩子的。”

  “怀不上也不是你的错,没孩子至于走到离婚这一步?”

  “这还真难说。”

  她本来透亮的眸子蒙上一层阴影。我知道她为了怀孩子,这不能吃,那不能吃,而且已经做过两次试管,痛苦不堪。

  最后,她终于怀上,并从怀上那一刻起,就卧床哪儿都不许去了。我遗憾那届学生少了一个如此优秀的基础课老师,而更让我无奈的是,在后来几次劝她不要放弃事业时,她每一次都越来越坚信自己也想要个小孩,这也是自己真心选择的。

  “而且,婆婆和老公都说一定会帮我带孩子,你是知道的,我妈身体不好了,照顾自己还照顾不过来。”她开心地说。

  婆婆之前希望她生个儿子,结果是个女儿……

  在产假结束后,我问能帮她点什么,她说:“啥都不需要,有没有好的保姆推荐?”我说:“不是你婆婆和老公生孩子前拍着胸脯说要帮你带小孩的吗?”她愁眉不展地说:“我公公恰好在孩子出生前病了,长期住院,现在婆婆得照顾他。老公的话怎么能信,他自己都还是个孩子,根本靠不住啊! 我就想找个便宜点令人放心的保姆,现在保姆真的好贵呀!”

  承包所有家务劳动的女老师

  无独有偶,我在的教研室有一个女同事也是结婚很久都没要小孩,偶尔听说是因为她老公对她并不太好,似乎有过家暴。去年她也“高龄”生了个儿子,那么她婆家包括老公应该把她捧上天了吧,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青年女教师:做“奴隶”还是做生育机器?-激流网

  不过我从来没见过她老公,她自己开车来上班,孩子还没断奶,也不想喂奶粉。她的好朋友也是我们同事,帮她专门开车再去把保姆和宝宝一起接来。

  上课的时候,保姆就带着宝宝躲在办公室;下课,她就赶来喂奶。我觉得这小孩就像她和她朋友一起抚养似的,像是有三个“妈妈”,但见不到爸爸。

  平时我们开会也会轮流逗着小孩玩。要是换在私企,还真不可能带保姆和孩子来上班。但在体制内,这居然也成了女老师的福利。当然,前提是,不要让领导看到你的保姆和孩子。

  因为我分管排课,每到期末就有老师来找我说情,大部分都是女老师。要么是为了接送孩子上下学,要么是为了照顾生病的老人,还有丈夫工作太忙,或者在异地,所以得提前下班给孩子做饭。男老师也有来找我说的,理由是:“能不能不要排我7、8节课,开车回去没停车位了。”

  请问你们都不用接孩子吗?不管家里的事吗?男老师聚在一起都是嘻嘻哈哈抽烟,天南海北地侃,非常热衷打网球、健身等运动。而女老师聚在一起都是交流育儿经验,以及中午抽空去练一个小时瑜伽,保持日益走形的身材。

  “大龄”单身女老师的日常

  那么,是不是没有家庭的女老师就更幸福一些呢?

  表面上,她们更光鲜,更充满活力,对教学也很积极,深受学生的喜爱。但是一谈到感情问题,立马就像换了个人。跟我关系好的两个女老师,都是长得超好看,但无声无息离了婚。

青年女教师:做“奴隶”还是做生育机器?-激流网

  第一个老师还好,比较有事业心,结婚时也是跟老公说好丁克。最后离婚时,老公小三的孩子都出生了,而她全程都在状况外。

  另外一个则异常纠结,“离婚”二字就像《红字》里的那个代表耻辱的“A”字一样,时刻折磨着她。因为结婚时都请同事喝过喜酒,离婚后她感觉都不应该以何种面貌示人。再加上极度缺乏安全感,想赶紧再结个婚,掩饰过去。

  最终,像我这样单身不婚,教的又是无足轻重的科目,而且还算吃苦耐劳的女教师,就成了体制内最完美的奴隶。体制内流行一句话“忙成sháo婆(疯婆子),闲成劳模”。工作八年了,我接手教学秘书这活儿,而且兼职(因为正牌教学秘书年大了,电脑使不好),除非“合法怀孕”或者外出进修,否则再无脱身的可能。

  第二种可能,鉴于我的专业在我们领导看来并不值得花时间精力培养,所以我永远是干苦活的命:排课、教务管理、订教材、每月计算100来号人的课酬。再由于我们是一个很“挫”的专科升上来的二本院校,每隔五年就要进行一次教学评估,也就是全校老师,包括教务和教学的老师都要疯魔的阶段。改不完的试卷,编不完的材料,造不完的假,学校从上到下层层施压。

  加班已经是我的常态,尤其在我搬家离学校近后,很多时候都是连干12-14小时。而且还必须在上课、做统计、文书工作的同时,忍受各种临时任务的打断。

  榨干“青椒”的女领导

  与此同时,我们学校不停换校长(校长都是来基层锻炼下,直接进更高部门工作了),系上的领导也不停在换,没人愿意接受这个烂摊子:年益缩减的生源,不断教学改革的试错,离散的人心。

  最令我寒心的是,大多数老师在学校就是混日子的。当然有的女老师也想做个“有良心”的老师,却因为有了娃不能实现。那些自身负担少点的同事,都各行其是,要么拍拍领导马屁,要么出钱发论文评职称。

  想好好教学的几个相对年轻的老师,也被安上了辅导员、班主任、科研秘书、工会助理等杂七杂八的名头。可以说,我们每一个年轻女教师都是身兼数职的。如果遇到有担当的领导,兴许还能体恤我们这些”苦逼“的基层。

青年女教师:做“奴隶”还是做生育机器?-激流网

  我们系上的大领导,也是个女人,五十多岁,属于被迫上位的。非常害怕承担责任,但所有事情又都要全部过问。但是当自己系的老师、学生遇到学校不公平对待时,从来都是大气不敢出,就怕犯错。

  不分白天黑夜、大事小事,总之她一个电话你必须到。总喜欢派我这种大龄不婚弱势女老师,去干别人不愿去做的工作,比如派到乡下带学生实习,去和那些难沟通、麻烦的部门或老师去沟通等等。

  我只是一个区区的小教学秘书啊,感觉我替她把所有人都得罪光了。而去年因为我要还房贷,在校外接了点课没法带实习。从此她就不再正面跟我做任何沟通,电话不接,微信不回,有什么命令都是通过办公室主任传达给我。

  在过去我比较爱参与的文化节等活动中,也完全孤立我。甚至有老师来给我出主意,我让我带的学生社团的学生出面给他们写策划方案。但因为是我带的社团,立马给否了。

  我就想,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大家同在一条船上,不该相互体谅,相互扶植么,有必要这么公报私仇么?在这样憋屈的境况下,我越来越不想去学校。听到工作就发愁,失眠,甚至崩溃都是常有的事。

  去年10月份起,我陆续去看心理医生,吃抗抑郁的药。最终在春节前被确诊为躁郁症,到精神病院住了一个多月。在这种别扭、沉闷的工作氛围中, 还要为评估编造各种材料,真让我绝望。我就想早点累死吧,这样就不用再被折磨了。

  拿到医院确诊书,我也是扛着干了大半个学期,才找她去辞教学秘书的工作。“我身体不好,我想安心教书,我想进修读博。” “工作嘛,必须得做啊。你做得又那么熟练。你看看其他老师也是有家有孩子,不照样发论文评职称嘛。还有啊,读博也是需要申请的,不是想去就能去的。”她的回复早在意料之中。

  一个“干辣椒”的追问

  作为一名“青椒”,现在已经被榨干成“干辣椒”了。虽然我在私企工作的时候,也觉得压力很大,身心不愉快。但进了体制内,又何尝不苦呢?只不过是被包养的“奴隶”,主子们可以毫无底线地压榨你。毕竟体制内的“奴隶”名额是有限的。

  而你的“奴隶主”不能那么轻易地开除你的,因为这些活儿都得由我们这些“奴隶”来干。就像我的这位女领导,虽为女人,却也只是官僚体制内的一个工具、一个代表校方利益的传声筒,从来没有为自己的女同胞考虑过。

青年女教师:做“奴隶”还是做生育机器?-激流网

  反正,大家工资都是死工资,从上到下都没什么工作动力。甩锅、推卸责任成了领导最爱干的事。这也是市场经济最喜欢批判事业单位工作的地方:毫无效率,都在养一堆废物。

  我们可否再进一步追问一下,是什么造成了体制内盛行喜好做表面文章、走形式主义的风气?是什么造成了教师在其职不能安心教书,学生在其位不能认真学习的现状?

  整个社会的大氛围不就是这样急功近利,只求表面效果吗?尤其像我们这样的西部地区,不都靠国家拨的补助存活着吗?好的人才都被你东部吸走了,我们能怎样?

  所有领导都要做出政绩来,才能得到更多的国家拨款。最简单的政绩不就是学校扩招、升本、校园变大、设施变好吗?专家们来评估,心照不宣,也知道你就这点水平,相互不为难,走走过场好了。

  国家呼唤高校真正落实教学改革,培养适应社会发展的人才。可是当你大学毕业找工作,哪个企业不是只看你文凭,看你过了英语四六级没,看你还有没有其他技能测试的证。一个学生的实际能力谁有功夫去考查?

  我们的教学改革目的,从最初就是与这个社会需要人才的标准是相悖。所谓“素质教育”,真的不是二本院校玩得起的。尤其像我们这样的西部地区院校,学生进来很迷茫,出去的时候也很迷茫。有钱有权的家庭的孩子不会来我们学校,他们也不会留在这里。

  再好的老师来这里工作,都没有太大的发展前景。要么来混日子;要么当你还年轻有生育资本时,嫁个好老公,从体制内奴隶变为家庭育儿机器。这大概就是多数普通二本大学女老师的命运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