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云南反杀案:反杀者被控故意杀人罪 家属要求赔偿损失64万

2018-09-11 08:55:46  来源:微信“夏朝之音”  作者:夏朝之音
点击:   评论: (查看)

  就在全国人民欢呼昆山反杀案是“法治的胜利”,对今后正当防卫适用具有“标杆意义”、必将大大促进中国法治建设的时候,云南反杀案也出现了,不过令人尴尬的是,反杀者不仅没有被认定为正当防卫或防卫过当,连故意伤害罪都不是,而是直接被检察机关以“故意杀人罪”公诉了,而且被反杀者家属还要求反杀者刑事附带民事赔偿64万元。

  据媒体报道,今年1月21日,云南保山小伙张某被朋友骗进楚雄的传销组织,并由“监工”王某日夜看守,形影不离,防止他逃离,张某的身份证也被没收了,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长达20天,直至事发。期间由于不服传销组织的管理,张某曾被传销组织的人员殴打了五六次,更坚定了张某逃离的想法。

  某天,张某在如厕时因要求监工王某放自己逃离,甚至可以给王某一万元,王某不同意,还在不停给张某洗脑,不断威胁恐吓张某,让张某尽快完成五六万的销售业绩,二人因此发生争执,王某见洗脑无效,恼羞成怒之下掐住张某脖子,将他推到卫生间墙角处,张某反抗中用羽绒服帽檐上的带子缠绕王某颈部,并提出双方同时罢手,但王某不同意,仍然死掐张某颈脖,张某于是用力拉扯带子两端,10多分钟后王某完全失去反抗,张某随即逃离卫生间,并报警自己被传销组织控制,警察及120到场后确认王某已死亡。

打不开?点这里>>>

(案件报道新闻视频)

  日前此案在云南楚雄中院开庭审理,检察机关指控张某涉嫌犯故意杀人罪,张某的辩护人则认为,张某实施了正当防卫,导致了被害人死亡,应属防卫过当。但公诉人并不认可辩护人意见,认为“被告主观上有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故辩护人提出辩护意见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法院没有当庭宣判。

打不开?点这里>>>

(开庭实况)

  昆山反杀案尘埃落定之后,9月5日本案也被媒体曝光,并引起云南省检察院的高度重视。与江苏省检察院当时对昆山反杀案有明显力挺被反杀者的立场倾向不同,云检未有任何立场倾向,只是为此专门听取有关案情汇报,并已指派专人赴楚雄州指导办案。

  围绕社会关注的张某是否存在防卫情节等问题,云南省检察院将指导楚雄州检察院抓紧调查核实,严格依法认定,确保案件公正处理。案件进展情况将及时向社会通报。

  本案控辩双方如何举证辩论,法院最终宣判如何,我们不做过多揣测。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辩护人所谓王某用手掐张某脖子并推到卫生间墙角、迫使张某反抗的证据,因为既没有第三方证人,也没有视频证据,属于法律意义上的孤证,由于孤证不立,此证据最终能否完全被法院采信,尚在两可之间。

  但是,由于张某的确是被骗入传销组织的,王某的确是传销组织派来监视看管张某的,张某也的确没有融入传销组织并始终想逃离组织等情况,都是不难查明的事实。所以,虽然没有证人和视频证据,辩护人所述情况是合情合理、非常可能的,这也应该与张某在公安局所录口供的内容一致,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其它证据证明张某蓄意撒谎,张某所述情况真实可信度极高,法院采信的可能性还是较大的。

  因此,夏朝之音认为有两种判决结果都是可能的:

  1、此案如果出于打击非法传销组织,震慑包括传销组织在内的任何好采取非法手段限制他人自由的个人、团伙或组织的目的,本着匡扶正义,弘扬正气的法治精神,以张某正当防卫不负刑责结案,是合情、合理、合法的,也是没有问题的。

  2、但是,如果忽视或者抛弃“匡扶正义,弘扬正气”的立法宗旨,完全就事论事,完全不管整个事件发生的背景及原因,仅以案发时王某并无将张某掐死的动机为由,最终认定张某防卫过当也是有可能的。

  两种结局都有一定的法律依据,都尚可以被人民群众不同程度地接受和认可。

  但唯有“故意杀人罪”不能服人,这种指控才是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的,因为案发时张某是在上厕所,他也没有杀死王某的动机呀,王某不首先掐人脖子,也不至于招来绳带勒颈呀,所以,王某被张某勒死也是事出有因,是突发意外,并非蓄谋已久,何来“主观上有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呢?(简直是莫须有嘛)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检察机关为什么喜欢以此为由,用“故意杀人”来控告被限制20天人身自由、又在被非法侵害情况下被迫做出反抗,不慎致人死亡的传销受害人?当初于欢还是以“故意伤害”的罪名被一审判无期呢,如果云南反杀案“故意杀人”罪名成立,一审岂不至少是死缓?

  与此相反的是,我们没有看到一个传销头子,哪怕是致人死亡的传销组织的头目、骨干被判过10年以上的有期徒刑,更别说无期这样的重刑了。

  去年以来,媒体曝光因误陷传销组织而丧命的就有在天津静海的李文星、曲鹏旭,张超,山西运城的何林坤等人,其中影响最大的是李文星之死,因李文星误入传销组织源于BOSS直聘找工作,是正式应聘进了传销组织,而最令人感叹的也是李文星之死无人被追责,因警方判定李文星"系意外落水后溺水死亡",因此未予刑事立案,而其家属对BOSS直聘的起诉不知何故最后也撤诉了。

(张超之死的后续追责情况不明,嫌疑人刑拘之后未有任何后续报道,网络搜索一无所得)

  传销组织屡禁不止,始作俑者常常逍遥法外,而误入者金钱和时间损失还在其次,重要的是稍有反抗者常常不是非死即伤,就是面临“故意杀人”的刑事指控,而且还附带有巨额民事赔偿。

  真正是否有“法治的胜利”和“标杆作用”,看来昆山反杀案并不具有代表意义,因为有视频证据明白无误证明着,反倒是云南反杀案更具有这个意义,因为既没有视频证据,也没有第三方人证,如果正当防卫能够成立,则其意义和标杆作用远超昆山反杀案。

  我们姑且拭目以待吧。

  (全文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