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李旭之:北京市高考改革——成绩只占60%

2018-08-31 14:53:47  来源:微信“当代评话”  作者:李旭之
点击:   评论: (查看)

  【评语】不知道现在的高考制度为什么非要改革,而且还要改革成这样?难道只是为了改革而改革吗?难道是为了某个别的目的而非要改革吗?难道是为了显示所谓的政绩而改革吗?也莫非是整天没事可干了为了找事干而搞一下改革吗?

  高考成绩改到只占60%,剩下的40%那就不好说了,可操作的空间里的人为的东西一定会太多。

  中国古代科举制度,只凭成绩来录取,连面试都是没有的,老年的范进可以中举,十二岁的娃娃也可中举,驼背的刘罗锅也能中举,自然而然,英俊的,丑陋的,穷的,富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即使磕巴的,耳聋的,缺胳膊少腿的,都能参加科举和有机会中举,正谓是在科举面前人人平等,谁说中国古代没有人人平等制度?科举制度就是光辉的平等制度,它是连面试都不允许有。

  但是,现在我们的高考,虽说也有不如意的地方,比如加分,但它绝对是当前所有领域里最公平平等的一项制度,在分数面前人人平等,可是为什么要打破这项平等的制度,而增加用人选人的办法弄到高考里去?这是在制造新的矛盾,这是在人为破坏高考的平等制度。这样的改革是不会受欢迎的改革,是历史的退步。

  现推荐下文,强烈呼吁关注这项所谓的改革,以维护平等的高考制度。

  李旭之

  2018年8月29日

这个高考改革,将击垮中国最后的公平防线

来源:谢博士,作者谢博士

  凌晨0:44,笔者在微信群看到下面这样一张图片:

  笔者惊诧不已,因为笔者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于是,立即搜索相关新闻,确认“头条新闻”发布的信息属实。

  虽然在之后的一个小时里,笔者还要忙点别的事情,但是,已经决定熬夜就此写一篇文章。这是非常重大的问题,关系到亿万中国同胞未来要面临什么样命运的问题,可以说,高考是中国民众最后的公平防线,这辈子自己不行,还可以通过重视教育来指望下一代。但这个改革,将击垮这一防线,为目前已经出现的阶层固化糟糕局面再雪上加霜。

  凌晨1:46,笔者终于有时间研究刚刚滚烫出台的《北京市深化高等学校考试招生制度综合改革实施方案》(下面简称《方案》)。所有见解,仅为个人浅见,欢迎各位批评指正。

  最引起笔者关注的,是来自“首都教育”公众号提到的下面内容[1]:

  充分借鉴其他省份的经验,在部分高校探索开展综合评价录取模式改革试点,综合评价录取依据统一高考成绩、学业水平考试成绩、面试成绩、普通高中综合素质评价进行录取,高考成绩占比原则上不低于总成绩的60%。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逐步扩大试点院校范围。

  (综合素质评价的具体使用办法由招生高校自行确定)

  换句话说,之前高考成绩占比原则上不低于100%,现在改成不低于60%。如果从字面上看,你会发现,”不低于60%“,对高考成绩要求好高,但转念一想,你便会发现,这是大大降低了高考成绩的重要性,让权贵要员们、富豪达人们、部分高校的录取老师们进行其它“操作” 有了上下其手的空间。

  据[2]所描述,实际上,早在2016年,北京市便公布了高考综合改革方案,提出了基于“统一高考”、“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和“参考综合素质评价”的所谓多元录取机制。

  [1] 中提到:

  综合素质评价主要从思想道德、学业成就、身心健康、艺术素养、社会实践等五个方面,客观记录学生的成长过程,整体反映学生德智体美全面发展情况和个性特长,引导学生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增强社会责任感,培养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

  学校和教师要指导学生在“北京市普通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电子平台”中及时、客观记录反映学生综合素质主要方面的具体活动,收集相关事实材料。学校每学期要对电子平台中学生本学期的事实材料和活动记录进行审核和公示。综合素质评价作为高等学校招生录取的参考,招生学校应提前制定并公布具体使用办法,使用情况必须规范、公开、公正。

  然而,无论怎么描述,可以说,综合评价录取依据中所包括的4个方面,除了“统一高考成绩”、“学业水平考试成绩”,所谓“面试成绩”和“普通高中综合素质评价”,均有非常大的操作空间,难以确保录取的公平公正。

  只要在中国社会经历过的朋友,都会明白笔者所言非虚。所谓“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某美国富豪见证了太多政界要员权力寻租的“黑夜”,所以他主张立法限制议员们下台后充当各公司各种“顾问”。笔者也见证过很多“黑夜”,虽然微不足道。

  当年我们初中毕业,有两条路,一条考取中专,一条升高中。升高中的标准就一条,统一入学考试。而考取中专,则有所谓的加分,用现在这种高考改革的漂亮话来说,可以美其名曰“普通初中综合素质评价”。于是,平时一直表现优异,无论成绩还是参与各种活动的笔者,某个评优奖项落马了,另一位平时默默无闻的同学却得了奖。原来,那位同学家里有人,通过针对学校老师的“运作”,为她拿到了这个奖项,以便考中专加分。后来和别的朋友交流,才知道这种情况非常普遍。至于所谓“面试成绩”,也是非常难以控制。一则,面试什么内容?唱歌跳舞弹琴等所谓综合素质么?可知道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家庭贫寒的孩子,他们真的没有太多的资金和时间精力来培养这种“综合素质”,你们是要把他们尽可能排除么?二则,如何确保面试老师不以公谋私?不要跟我说大话。某中国前二名的知名大学招生老师,都可以公然接受考生在录取前的宴请,彼此觥筹交错,还有什么做不出来?哪怕不以公谋私,请问,面试的考生,一边是某部委的公子千金,一边是某乡下的工农子弟,面试老师会怎么做?

  突然想起来,大家是否还记得上海交大录取的“条子”?如果忘记,就让我们一起复习一下。为了本文可以寿命长一点,对人名部分进行了马赛克,请谅解。大家要是好奇心的确很重,用搜索引擎,输入关键字“上海交大 招生 黑幕”,看看就行了。 要是实在不喜欢复杂操作,请直接到“谢博士”微信公众平台的聊天窗口下,发送“高考”,系统直接给您推送。

  当然,上海交大就招生腐败进行了坚决的否认,表示,“交大在全国各地搞了很多咨询,有考生咨询他们都会记录下来”。具体见《南方周末》记者翟明磊的精彩报道。

  举这个例子,是因为笔者想提出一个问题。北京市的这个高考改革,将“面试成绩”列入了所谓的录取指标,我就想问了,在座的任何一位读者,如果您是某个大学的面试老师,突然,一位高官达人给您打了个招呼,您的小心肝会不会颤抖?在坚持公平公正和保护自己的两难选择面前,您会怎么做?明明完全可以通过唯高考成绩是论来避开这种问题,为什么却又要以“改革”的名义,为这种问题的出现大开其门?

  曾经,在高考招生中出现很多问题,比如投档,比如录取等等,招生老师都有很大的“权力寻租空间”。后来随着技术的进步,一切都电脑自动化了,这些腐败被避免,真正的公平得到了捍卫。为什么,现在,又要以“改革”的名义,让我们的孩子们再次面临公平权利遭受挑战的窘境?

  这仅仅是就高考招生而言的“黑夜”而言,还有更多的“黑夜”,笔者在这里就不赘言了。

  我想问,那些力推把所谓“面试成绩”、“普通高中综合素质评价”放进录取指标的大爷们,你们有什么信心可以确保这两方面不出问题?按理来讲,你们应该比80后的笔者经历过更多。笔者经历过的,你们肯定经历过;笔者没经历过的,比如所谓工农兵推荐入学,搞不好你们也经历过。因为见证过诸多“黑夜”,所以笔者知道什么是“黑夜”什么是“光明”,希望我们的孩子们能够更多地去经历光明,而不是被拖曳进入黑夜。为什么,你们还要再把非常不确定的因素,把可以非常充满黑夜的玩艺,再次引入我们的高校录取制度?

  现在的中国,可以说,很多方面,底层民众已经失去了机会,甚至,不要说底层民众,一般的民众都恐怕没有机会了。简单的一个例子,大城市的高耸入云的房价,便足以让诸多平民子弟一辈子被沉重的负担压着抬不起头来,甚至连首付这第一步都迈不出去。“阶层固化”的说法,绝不是无中生有。

  北京的二手房平均房价超过5万,按首付比例必须20%算,80平方米的Apartment(很抱歉,对于公寓般的住宅,我没办法用“房子”这个词),首付就得至少80万现金。北京的大学老师一般收入也就一个月一万左右。大家想一想,这是什么概念。不过,既得利益者是不在乎这个的,比如成天高喊爱国然后还顺便推广伊斯兰教法食品并积极为伊斯兰国家发言的《环球时报》的主编大人胡锡进,还发信息嘲笑当地买不起房子的大学老师,如下图。

  至于其它方面的机会,有些太敏感,就不多说了。

  那么,教育,说实话,这是中国目前广大民众少有的能够看到希望的地方。我可以非常负责任地说,中国以高考成绩为录取标准的高考制度,是当今世界上最公平的大学录取制度,比美国公平得多。当然,目前在中国一些地方,已经出现了很不好的势头。地方政府部门对公办教育不怎么放在心上,任由私立学校蔓延滋生,已经严重冲击了教育公平,也为广大民众带来了更加沉重的经济压力。

  如果在教育领域都没有让广大民众看到希望的话,那后果真的会非常可怕。一个社会要稳定、要进步,成员们必须能够看到希望,自己看不到,下一代看得到也可以。既得利益阶层不要以为可以因“阶层固化”世代享受既得利益,如果大众真的看不到希望了,民怨一旦最终爆发,一切都会灰飞烟灭。

  可以说,北京的这个高考改革草案迈出了危险的一步。无论涉及的高校是什么层级,这种引入无法公平考量指标的录取制度,必须不能有任何存在的空间。

  我们必须承认,高考的确存在着各种不如意的问题,但这已经是目前最好的大学录取制度,特别是在中国国情之下。当年的恢复高考,就是恢复高考,什么推荐入学,门都没有。如果将各种其它的因素也纳入大学录取考虑,就真的不再是“高考”了。当然,这里可以有特殊,比如:烈士子女、重量级大奖得主等,但什么面试什么综合素质之类的,真不能列在里面。

  值得一提的是,隶属北京市教育委员会的“首都教育”公众号关于此次改革的文章,阅读量超过10万,点赞只有区区417(经过了一个小时,在凌晨3:31时又加了一个赞,在凌晨4:24的时候,点赞还是只有418)。按照一般文章一百个阅读一个点赞的数据算,假设该文阅读也就10万,那至少得有1000个赞。可以看到,该文的点赞率远远低于普通文章的百分之一。民意所向,可见一斑。另外,该文下面的读者评论,到目前为止,一条也没被公诸于众。

  附文:

  北京市深化高等学校考试招生制度综合改革实施方案

  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国发〔2014〕35号)精神及教育部等部委相关配套文件要求,按照《北京市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实施方案》确定的总体框架,在充分借鉴试点省市经验基础上,结合我市实际,制定深化高等学校考试招生制度综合改革实施方案。

  一、指导思想和工作原则

  (一)指导思想

  认真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落实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遵循教育规律,从有利于推进素质教育、有利于促进教育公平、有利于科学选拔人才出发,主动适应首都城市战略定位、建设国际一流和谐宜居之都对多样化高素质人才的需求,通过深化改革,构建更加公平公正、科学合理的高等学校考试招生制度,努力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

  (二)工作原则

  1.坚持育人为本。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把促进学生健康成长成才作为改革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坚持正确育人导向,深入推进素质教育,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

  2.确保公平公正。把促进公平公正作为高考综合改革的基本价值取向,健全体制机制,完善规章制度,切实保障考试招生机会公平、程序公开、结果公正。

  3.体现科学选才。提升高校人才选拔水平,引导高校办学模式和人才培养模式改革;增加学生选择权,促进学生全面发展和个性发展。

  4.注重统筹推进。循序渐进,处理好近期目标和长远目标的关系;系统设计,加强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之间的衔接沟通;协同推进,处理好考试、招生和教育教学等方面的关系。

  5.立足首都实际。主动适应首都教育综合改革面临的新形势、新要求,坚持以人为本,勇于创新,以首善标准推进我市高校考试招生制度改革,不断提升人民群众对改革成果的获得感。

  二、改革目标

  2017年启动我市高等学校考试招生综合改革,建立普通高中学业水平考试制度,完善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制度;到2020年,初步建立符合首都教育实际的现代高等学校考试招生制度,形成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公平公正的高等学校考试招生模式。

  三、主要任务和措施

  (一)建立高中学业水平考试制度

  自2017年9月1日起,从高一年级开始实施普通高中学业水平考试,考试成绩是学生毕业和升学的重要依据。(点评:“重要”的意思其实是不重要。本当是唯一依据或者主要依据。)

  1.考试科目

  普通高中课程方案所设定的语文、数学、外语、思想政治、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生物、体育与健康、艺术(音乐、美术)、信息技术、通用技术13门科目。

  2.合格性考试和等级性考试

  合格性考试内容以普通高中课程标准中的必修课程要求为依据;等级性考试内容以普通高中课程标准中的必修课程和选修Ⅰ课程要求为依据。

  所有科目均设合格性考试,考试对象为普通高中在校学生,高中阶段其他学校在校生和社会人员。合格性考试中体育与健康考试安排在高三第二学期,艺术(音乐、美术)考试安排在高三第一学期末,其余11门科目合格性考试每学年组织2次,分别安排在每学期末。普通高中在校学生首次参加合格性考试时间为高一第二学期末。学生在完成每门科目必修课程后即可参加合格性考试,做到随教、随考、随清。合格性考试成绩以“合格、不合格”呈现,达到合格水平是普通高中毕业的必要条件和高中同等学历认定的主要依据。当次考试不合格,可参加以后学期同科目合格性考试,全市不单独组织补考。

  思想政治、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生物6门科目设等级性考试。考生根据报考高校要求和自身特长,从6门等级性考试科目中自主选择参加3门科目考试。等级性考试每学年组织1次,安排在每年的6月。考试对象仅限当年参加本市统一高考的考生。等级性考试成绩以等级呈现,分为5个等级,等级根据原始分划定,成绩当年有效,计入高校招生录取总成绩方式另行制定。

  高等院校可根据办学特色和定位,以及不同学科专业人才培养需要,从思想政治、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生物6门普通高中学业水平等级性考试科目中,分专业(类)自主提出选考科目范围,并提前向社会公布。

  (二)完善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制度

  1.科学确定评价内容。综合素质评价主要从思想道德、学业成就、身心健康、艺术素养、社会实践等五个方面,客观记录(点评:道德、健康、艺术、社会实践怎么客观?要有这个本事,您去中组部负责选拔干部去吧学生的成长过程,整体反映学生德智体美全面发展情况和个性特长,引导学生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增强社会责任感,培养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综合素质评价是学生毕业和升学的重要参考。高中学校要基于学生发展的年龄特征,结合教育教学实际,科学确定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的具体内容和要求。

  2.科学合理使用评价信息。学校和教师要指导学生在“北京市普通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电子平台”中及时、客观记录反映学生综合素质主要方面的具体活动收集相关事实材料。(点评:以后校长、班主任牛大了。)学校每学期要对电子平台中学生本学期的事实材料和活动记录进行审核和公示。

  综合素质评价作为高等学校招生录取的参考,招生学校应提前制定并公布具体使用办法,使用情况必须规范、公开、公正。(间接回到40年前推荐上大学时代了,还说什么公开公正)

  (三)开展高考综合改革

  1.统一高考招生改革

  (1)统考科目。从2020年起,北京市统一高考科目调整为语文、数学、外语3门,不分文理科,每门科目满分150分,总分450分。

  (2)英语考试。从2018届考生起,英语听力分值保持30分不变,与统考笔试分离,实行机考,一年两次考试,安排在每年12月和次年3月进行,取听力最高成绩与笔试成绩一同组成英语科目成绩计入高考总分。从2021年起,英语增加口语考试,口语加听力考试共计50分,总成绩分值不变。

  (3)成绩构成。从2020年起,参加本科院校招生录取的考生的总成绩由语文、数学、外语3门统一高考成绩和考生选考的3门普通高中学业水平考试等级性考试科目成绩构成,其中选考科目每门满分100分,即高校招生录取总分满分值为750分。

  参加高职(专科)统一招生录取的考生,采用“统考+合格性学业水平考试”招生模式,高考成绩由语文、数学、外语3门统一高考成绩组成。招生高校根据各专业培养需求从合格性学业水平考试科目中选定2门,所选学业水平考试科目考生成绩需达到合格。

  (4)录取方式。实行高考志愿考后知分填报,普通批次按照“分数优先、遵循志愿”的原则进行平行志愿投档。在总结本科二批与本科三批合并为本科二批经验基础上,2019年将本科一批与本科二批合并为本科普通批。

  2.高职院校分类考试招生改革

  除统一高考外,加快推进高职院校分类考试招生改革。高职院校分类考试招生包括高职自主招生、单考单招等形式,推行“文化素质+职业技能”评价方式,逐步使高职分类考试招生成为高职招生的主渠道。高职院校对普通高中生和中职生分别制定测试办法,普通高中学生综合考虑学业水平考试成绩、高中生的职业适应性测试情况和综合素质评价信息;中职生在文化课笔试基础上,充分考虑学生的职业技能水平。

  3.综合评价录取改革

  充分借鉴其他省份的经验,在部分高校探索开展综合评价录取模式改革试点,综合评价录取依据统一高考成绩、学业水平考试成绩、面试成绩、普通高中综合素质评价进行录取,高考成绩占比原则上不低于总成绩的60%。(点评:哪怕规定不低于90%都有问题。想进名校,分数差距都很小,1%的空间就足够达官贵人运作的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逐步扩大试点院校范围。

  四、保障措施

  (一)加强组织领导

  北京市教育体制改革专项小组负责统筹指导高考综合改革推进工作,加强对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顶层设计和统筹协调,及时研究解决改革中遇到的新情况新问题,确保积极稳妥推进。各相关部门各负其责、分工协作,形成推进高考综合改革的整体合力。

  (二)做好政策宣传解读

  加大对各项改革举措的宣传力度,主动、及时、全面、准确地发布信息,组织专家做好政策解读,积极回应社会关切,解疑释惑、凝聚共识,营造良好改革氛围。进一步创新招生咨询服务形式,提高咨询服务质量。

  (三)强化高考综合改革的基础保障

  高考综合改革对普通高中的基本设施、教师队伍和考试机构提出了新的要求,现有师资、教室等教育资源面临严峻压力。各相关部门要密切配合,积极支持,做好我市高考综合改革相关条件的保障工作。

  (四)深化高中教育教学改革

  高中学校要适应高考综合改革要求,进一步调整学校育人模式,深化高中教育教学改革,在课程体系建设、课程安排、教学组织等方面进行重新设计,实行不同程度的选课走班教学。要加强对学生生涯规划的指导,逐步完善高中生涯教育体系和选课指导制度,培养学生生涯规划和自主选择能力,从个人实际出发,合理选择考试科目和升学目标。市教委要制定专门培训方案,加强校长和教师培训,提高其对高考综合改革新要求的适应能力。

  (五)保障招生公平公正

  强化部门协作,进一步完善考试安全体系,加强标准化考点建设,切实维护公平、有序、高效的考试秩序。积极做好英语科目考试改革、志愿填报方式和录取方式改革等工作,指导在京招生高校确定选考科目方案,确保高考综合改革工作顺利进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