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当我们在指责滴滴时,我们在指责什么?

2018-09-01 10:56:03  来源:激流1921  作者:马斯图
点击:   评论: (查看)

  8月24日下午,浙江温州乐清市20岁女孩赵某在虹桥镇乘坐滴滴顺风车前往永嘉县,在向朋友发送“救命”信息后失联。8月25日,警方在柳市镇抓获犯罪嫌疑人钟某,该滴滴司机交代了对赵某实施强奸并将其杀害的犯罪事实。

  滴滴司机、犯罪嫌疑人钟某:一个四川留守儿童,由爷爷奶奶抚养长大,初中辍学,在老家四川成都金堂卖过奶茶,不成。多次创业,又不成,只能跑到东部沿海地区去做滴滴司机。在犯罪以前,他已经出清了自己的信用,在20多家互联网金融平台贷了款。

  8月26日,滴滴宣布将从8月27日零时起在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同时免去两位高管的职务。同日下午,多部门对滴滴公司开展联合约谈,责令其立即对顺风车业务进行全面整改。

  继上一次空姐遇害案不过3个多月的时间,滴滴再一次成为人们口诛笔伐的对象。罪犯虽已落网,滴滴也再次被责令整改,可受害者的悲剧无疑会给其亲友带来无法弥合的心灵创伤,其给社会造成的负面情绪也难以平息,公众的舆论征讨显然不会就此罢休。

  而当我们在指责滴滴时,我们又在指责什么?

  滴滴的唯利是图、顺风车的制度缺陷、有关部门的监管缺位、男权社会对女性的压迫、变态人性对社会的报复、社会底层的互相伤害、社会不公造就的失败人生……

  我们已经目睹了太多起令人痛心的社会暴力事件,麻木吗?真的无法麻木,因为它实在关乎到社会中每一个独立存在的家庭以及个体的安危和利益。是的,当滴滴再一次被推上风口浪尖时,它所反映的早已不仅仅是狭隘的社会局部性问题。

  当主流媒体依旧把枪口对准滴滴平台本身时,此类事件的发生及后续发展似乎已经陷入了一个死循环,社会舆论再一次被带向了指责涉事平台、企图依靠监管和整改来避免悲剧的继续发生……当然,人们都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可以阻止悲剧的发生,但一次次的事实告诉我们,这一希望太过渺茫。在社会暴力日益频繁的今天,我们必须去反思整个社会结构的问题。

  “留守儿童、辍学、万众创业难民、互联网金融难民,他一人身上把这十几年的雷全占了。”公众号“霍老爷”用Loser来定义犯罪嫌疑人钟某,而当我们的眼光稍稍向底层社会望去时就会发现,这样的“Loser”太多了。即使滴滴被约谈、整改甚至下架,或许这一行业的犯罪会减少,但它并无法使整个社会的“Loser”消失,他们依然会出现在社会的各个角落,成为下一起社会暴力事件的种子。近日接连又被曝出的“货拉拉司机性骚扰事件”也证明,“滴滴”绝不是唯一的问题平台,而在媒体并未关注到的社会其他领域,此类事件更是经常性地继续上演。

  “霍老爷”在文中还提到了另一件事:9月1日起,苏州一所以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为主的民办小学立新小学因校舍被腾退,800多名学生被整体安排到附近的公办重点小学,却遭到这所小学众多家长的反对。于是为了让学校便于管理,会用铁栅栏对安置过来的800多外来务工人员的子女进行单独管理。“我不知道这是怎样的一个图景,这些外来务工人员的子女在铁栅栏后面,看着公办重点小学的子女在校园里玩耍。”“我知道的是,这些孩子,也会长大。”

  我突然想到了鲁迅先生《可恶罪》中的那句话:“我先前总以为人是有罪,所以枪毙或坐监的。现在才知道其中的许多,是先因为被人认为‘可恶’,这才终于犯了罪。”

  是啊,无论是上面的滴滴司机、还是铁栅栏内的孩子们,又何尝不是从小就被打上了社会所强制给予他们的“原罪”?伪善家们总宣称社会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孩子,可是事实上的不公并不会因为他们的伪善辞藻而有丝毫变化,这种建立在现实经济基础上的巨大鸿沟,必然会日复一日的起作用,在孩子们的心里发育出“罪恶的种子”。

  愈发加深的社会阶层鸿沟,现实逼迫下的“拼命向钱看”,底层人民的迷茫、无奈与艰辛,不断撕裂的整个社会……这一切并不会随着滴滴的被约谈和整改有丝毫改观。如果这个社会还是继续以简单的“成功or失败”去衡量人的价值,而不是把人作为一个真正值得尊重的生命来对待,那么社会暴力又如何会离我们远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