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土耳其为何会跟美国闹到这地步?连盟友都嫌弃它?

2018-08-14 15:49:11  来源:作者微信  作者:后沙月光
点击:   评论: (查看)

  8月10日,特朗普在推特宣布美国将对从土耳其进口的钢铝征收双倍关税。消息一出,土耳其里拉随即暴跌,创下土耳其最大单日跌幅。

  为了这场里拉保卫战,埃尔多安进行全国总动员,称这是一枚落在土耳其的“经济炸弹”,谁家枕头底下藏有黄金的赶紧拿出保卫里拉。

  埃尔多安攻击美国的调门也越来越高,牧师是不会放的,至少要关个三五十年。美国宁可跟恐怖分子站在一起,也不要土耳其这个盟友,我们要找新盟友!

  特朗普发个推就能让土耳其里拉暴跌,这说明土耳其经济有多么脆弱?但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发生。

  2016年11月29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公开宣布反对土耳其加入欧盟的谈判,当天就导致里拉暴跌,整个国家经济损失惨重。

  跟美国闹决裂,北约盟友居然没有一个出来劝和,没有人同情土耳其被美国打压。间谍牧师这事解决办法有的是,但各国就是看出殡的不怕殡大。

  反倒是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将要访问土耳其,明天埃尔多安肯定要对俄输诚了,唱出戏给美国看。

  昨天写了美国在中东战略与土耳其的矛盾,今天再专门写写土耳其给自己挖坑的事。

  

四邻不睦

 

  埃尔多安身边有个头号谋士,名字大家会有印象,叫查武什奥卢,是现任外长。

  以前是贝伊肯特大学国际关系系主任,是知名学者,著作颇丰。正义发展党2002年上台后的外交战略就由他制定的,主要内容有:

  一,重现奥斯曼帝国荣耀,抗衡欧洲基督教文明。

  二,土耳其的定位应当是全球性大国,积极参与地区事务。

  三,推广土耳其的宗教民主模式。

  四,利用土耳其优越的地理位置,重塑地缘政治格局。

  简单说吧,就是我大土鸡决不是棋子,而是全球棋手,要玩转中美俄英法德。

  口气大,不是没有理由的,外交上,抱紧美国大腿,内政上,促进经济增长,当年统治中东及巴尔干半岛的奥曼斯帝国重建指日可待。

  正发党执政后,经济上有所突然,增长率一度仅次于中国,以色列,但到2013年就陷入停滞。主要原因是三高:高负债(向IMF等举债),高通胀,高赤字。

  2014年起,土耳其用里拉贬值,构筑关税堡垒等方式提振出口,里拉贬了70%左右,出口额提高一成,但贸易赤字还在扩大,因为进口增加更快。

  经济比枯燥,本文主要说说它的外交政策是如何搞到四邻不睦的。

  土耳其第一大贸易伙伴是中国吗?不是,也不是美国,而是德国,第二大伙伴是伊拉克。

  然而它跟德国的关系却不大好,历史上,德国一直是它最主要盟友,一战肩并肩,二战手拉手。到1945年2月,德国大势已去,土耳其马上跟德国宣战。

  二战之后,德国劳动力严重不足,1961年西德跟土耳其订立劳工移民协议,大批土耳其人就是在这一时期来到德国,并取得德国国籍。

  1973年西德叫停劳工移民,却把政策改为亲属移民,这样藤带瓜,瓜带籽,一下子有四百万多万土耳其人成为了德国人。

  一项国家政策是否有利?要待几十年之后才能显现。土耳其人这个群体很难融入德国社会,仍然跟母国保持密切联系,现在恶果来了。

  德国圣母们还担心宗教不够多元化,大修寺院,而寺院又归土耳其管理,从1981年起,教职人员不是由德国审核,而是由土耳其审核。

  德国的算计是通过这些土耳其裔来影响土耳其国内政治,实现自己的外交利益。这把双刃剑,后来德国受不了了。

  2015年土耳其议会大选,拥有双重国籍的140多万土裔德国人,有60%支持埃尔多字的正发党,2016年未遂军事政变后,7月31日,有五万多名土裔德国人打着“欧洲土耳其民族主义同盟”旗号走上科隆街头,声援埃尔多安。

  这下,德国政客就无法再回避了,默克尔呼吁他们要记得自己是德国人,不要参于别国政治事务,要忠于德国。

  埃尔多安怎么做?如果他能考虑德土关系,早该避嫌。但他没有,反而加强了对在德土裔的组织工作,德国会怎么想?

  厄齐尔因为一张与埃尔多安的合影最终主动离开了德国队,这个结局算是体面了,合影不是关键,而是他称埃尔多安为“我们的总统”。

  厄齐尔已经进入德国社会精英阶层,尚且如此,其它土裔可想而知。

  2017年土耳其新宪法公投,埃尔多安想跑到德国拉票,德国算是硬了一回,拒绝埃尔多安入境造势。

  土耳其借机打“悲情牌”,说德国压制土裔公民,更严重的是,德国还收留了居伦运动骨干分子,让他们在德国土地从事反对埃尔多安活动。

  这是德国常干的把戏,它收留这些“反对派”就是当作对各国的一张备用牌。

  土德互看不爽,关系急降,在入欧问题上,土耳其认为德国死死卡住了它入欧之路,其实不但德国,整个欧盟都不愿接受土耳其加入,原因就是宗教,文化,军事。

  但这些不能作为公开理由,所以库尔德人人权问题,就成了拒绝土耳其最好理由。

  2016年6月,德国议会通过决议认定“土耳其在一战时期对亚美尼亚人实施了各方屠杀”,这事破坏了德土政治关系,土耳其召回大使抗议。

  法国呢?2011年12月就通过了《亚美尼亚大屠杀法案》,土方召回驻法国大使,取消所有政治、经济和军事交流活动,暂停与法方联合军事演习,禁止法方军用飞机和舰船在土耳其降落和停靠。

  法国看土耳其不顺眼,主要是因为土耳其的“新奥斯曼主义”。在埃尔多安这帮人上来之前,土耳其算是比较识相的,美国的外交政策,就是土耳其外交基轴。处处遵循美国意图,同时与欧洲盟友保持紧密关系。

  像“瓦良格”号要想通过博斯普鲁斯海峡,当年被土耳其刁难,背后就是美国在指使,一切唯美国是从就是土耳其政策。2005年还冲在最前面对中国的彩电,冰箱发起反倾销调查。

  对中东事务,不干涉,不参与,不作为,不逾越红线一步,换取实惠。

  “新奥斯曼主义”一提出来,土耳其就慢慢变了,敢跟欧洲闹。2017年宪法公投为了到欧洲各国拉土裔的票,先后跟瑞士,瑞典,丹麦,荷兰,奥地利,德国闹翻,人家不让土耳其政客入境搞政治活动,土耳其就骂它们是纳粹行径。

  土耳其离欧洲越来越远,埃尔多安估计也死了入欧这条心。但他给自己挖坑却是在中东。

  

“新奥斯曼主义”

 

  所谓“新奥斯曼主义”就是要恢复土耳其在中东影响力,利用宗教属性,卷入中东事务,以棋手身份来改变中东格局。

  可以说,成也阿拉伯之春,败也阿拉伯之春。

  在美国眼中,土耳其是一把钳子,钳制俄罗斯南下之路,它只要完成这个角色就够了,别的不用它管。

  埃尔多安却高调介入中东事务,2011年美国策划的阿拉伯之春席卷中东,土耳其借此机会深入中东,欲得到领袖地位。

  在此之前,土耳其跟埃及,叙利亚,沙特,伊朗关系还过得去,2010年土耳其在联合国安理会投票制裁伊朗时,还投下了反对票,几个国家之间的库尔德人纠纷也在可控范围。

  阿拉伯之春开始后,土耳其突然对朋友变脸,美国要阿萨德垮台,土耳其不是去平息可能爆发的内战,反而充当反叙急先锋,把曾经称兄道弟的阿萨德视为敌人。

  土耳其还开放边境,为ISIS及自由军提供石油走私通道,武器装备,既谋取了私利,又助长了叛军的实力。

  叙利亚各方反对派的组织机构“叙利亚委员会”就设在伊斯坦布尔,希拉里要搞“叙利亚之友”,土耳其马上筹办,公开要求阿萨德下台。

  还在土耳其东南部城市卡赫拉曼马拉什、阿达纳和加济安泰普部署“爱国者”防导系统,以威慑俄罗斯军队。

  对埃及更是翻脸无情,埃尔多安第一跳出来要求老朋友穆巴拉克下台,在中东最动荡时期,土耳其一路东进,大有领导中东之势。

  同时,手里又握着难民牌,时不时拿来威胁欧洲,如果你对我如何如何?我就开闸让难民潮涌进欧洲,而难民之中,又夹杂着恐怖分子,就问你欧洲怕不怕?

  阿拉伯之春闹到最后,除了尸山血海,难民百万,差一点还搞出两个库尔德斯坦国家,美国不在乎,但土耳其怕得要死。

  “新奥斯曼主义”看起来风生水起,但埃尔多安忘了一点,土耳其在中东的一切动作,前提是不能妨碍美国的全球战略,或者侵犯美国在该地区利益。

  否则,土耳其注定要折戟沉沙,回到美国外交轨道上来。

  美国打击土耳其的金融和经济,要把土耳其打痛,让它呜咽着回到美国怀抱,土耳其却有死扛到底的架式,这样令美国很为难,它还要买伊朗石油,这犯了特朗普大忌。

  土耳其认定,只要它倒向中俄,美国必然会有顾虑,失去土耳其的损失要远远大于惩罚土耳其的效应。

  土耳其和美国都把自己推向了外交死胡同,很尴尬,这时候,最需要的就是德国,法国,英国出来劝一劝,关起门来算帐。

  德法英显然在嗑着瓜子看戏,一脸嫌弃。

  指望特朗普让步,你土耳其是什么角色,有实力让特朗普让步吗?无非就是拿中俄要挟美国。

  它地理位置的确举世无双,北接黑海,南连地中海。东部与伊朗交界,东北部与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相邻,东南部与伊拉克、 叙利亚接壤,西北部接保加利亚、希腊,西南部隔地中海与塞浦路斯相望。狭长的土耳其海峡与境内的马尔马拉海形成了一条贯通黑海和地中海的水上战略通道。

  中国也好,俄罗斯也罢,有机会当然会上,现在正是抄底良机。

  “新奥斯曼主义”事实上已经破产,真正的棋手们都在布局,土耳其还忙着保卫里拉,说好的棋手呢?

  盟友的冷漠可以看出,土耳其外交经略有多失败,一个随时出卖朋友的国家,如何能赢得朋友?

  奥斯曼帝国是不可能了,除非变成了奥特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