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中产阶级,你为什么不满?

2018-08-13 15:13:56  来源:平原公子  作者:申鹏
点击:   评论: (查看)

  如今的中产阶级之所以不满,是因为贪欲、自私、软弱和不负责任,让他们放着正经事情不干,专门不满。

  中产阶级不满,是因为他们对上下都不满,中产阶级不满,也是因为上下对他们都不满,夹在中间,确实难受。

  什么叫“中产阶级”,中产阶级是资产主义创造出来的名词,他们一般是公司的白领高管,创业成功的小老板,有几套房子的小市民,炒房炒股炒P2P的富裕闲人,看着学区房嫌贵,却又不愿自家住的房价下跌,天天念叨着年轻人不努力,自己却总想着投机发财,一夜财富自由。

  中产阶级很恐惧,为什么恐惧呢?因为他们不占有生产资料,所有的财富,都依赖于社会、平台、和市场经济,一旦失业、房价下跌、股市崩盘,他们就会一夜成为无产阶级。中产阶级又特别焦虑,为什么焦虑呢?因为他们迫切想脱离原有的阶层,摆脱上班打工、老实经营的生活状态,一下子成为坐而食利的上层阶级。

  这可以理解,因为中产阶级确实是社会的中坚力量,他们接受过高等教育,眼界开阔,并且承担了大部分的社会责任,他们是工程师、技术员、IT码农、中小企业主,同时,他们还是股市里的韭菜股民,房市的接盘侠,纳税的主力,还是收租的房东。他们认为他们本应该是这个社会最该被尊重的人,结果上层忽视他们,下层嫉妒他们,这让他们焦虑不安。

  这些现实,导致他们充满了负面情绪,以至于宁南山写出了那篇《作为中产阶级,我对国家有哪些不满?》。文章很好,也说出了许多问题,但字里行间充满了软弱、自恋、和祈求的味道。说真的,我看不到当代社会中坚力量的阳刚之气,和责任之心。

  很简单,如果你们这些年薪30万以上、有车有房、孩子上得起培训班、吹着空调喝咖啡的人都天天焦虑不安,没事儿还要表示“不满”,那么那些富士康流水线上的工人、工地上风吹日晒的农民工、扫大街的环卫工、地里刨食的老农民,他们哪里喊冤去?

  中产阶级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太久,根本忘记了世界的真相是什么,也不知道社会的基本盘在哪里。

  你要真的不满,就请脱下你的职业装,走出你舒适安逸的写字楼,停下刷手机的手,不要再看股价走势图,走到工厂和田野里去,看看那些生存状况更恶劣的人们,去帮帮他们,而不是学着古代文人士大夫,锦衣玉食剥削底层,占着良田万顷娶着十几房姨太太,还要哭着喊着:“国家啊,您该念着天下苍生啊!”。可惜,他们口中的天下苍生,只是欲求不满的他们自己。

  如今有个笑话,是这样的——当今中产阶级的生活如下,开口是房价,闭口是股市,不说话的时候在看理财产品,早上去碧桂园维权,中午去P2P公司催债,下午在论坛里和狗粉骂战,晚上看着下跌的比特币骂娘,好不容易去庙里辟谷修炼,听大师教诲,没想到大师还男女通吃。

  自古以来,社会中层就没有对底层的同情心和同理心,稍稍有了点积蓄和地位,就自以为是人上人,要区别于底层的泥腿子。《儒林外史》中的胡屠夫有一段经典论断,他对刚刚中了秀才的范进说:“你如今既中了相公,凡事要立起个体统7来。比如我这行事里,都是些正经有脸面的人,又是你的长亲,你怎敢在我们跟前装大?若是家门口这些做田的,扒粪的,不过是平头百姓,你若同他拱手作揖,平起平坐,这就是坏了学校规矩,连我脸上都无光了。”

  也就是说,一般读书人、杀猪的屠夫、城里的小商贩,那都是城里的中产阶级,是“正经有脸面”的人,怎么能和“做田的,扒粪的”相提并论?所以说,阶级这个东西,是自古以来的。十户人家,就有高下之分,之间就能互相瞧不起。是个士绅读书人,就不肯纳税,是个富商地主,就不肯服劳役,自己可以剥削底层劳动者,国家却不能从我这儿拿走一分一毫!

  为什么《水浒传》中农民起义,口里喊的是反贪官不反皇帝?为什么大部分农民起义,都是冲着“打倒土豪劣绅,杀尽贪官污吏”去的?因为在大一统的国家,中央对地方的控制并不是那么强,无论皇帝怎么昏庸残暴,对底层老百姓的影响并不大。真正影响百姓的,是地方士绅、豪族、以及地方官,古人有很多俗话,你一听就明白——“杀人的知县,灭门的知州”,意思是,在地方上,地方官最大,天子是谁?昏庸英明都不相干,真正的掌权者,才是老百姓的老爷!还有一种情况,地方官都算个屁,地主和地方大族才是爹,《红楼梦》里,地方官想要做得安稳,得有“护官符”,得看地方士绅大族的眼色。

  在中国古代封建社会,在地方上,在整个社会体系里面,古代的中产阶级,就是乡绅士大夫,他们是社会政权的实际掌控者,他们从皇权、从中央政府那里获得阶级地位和特权,帮助皇帝和中央政府统治天下。在日本封建时代,这种人叫做“武士”,武士遇到平民,是可以不问理由砍脑袋的,而在中国古代“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穷人贱命一条,被地主乡绅活活打死都无处喊冤。

  宋朝士大夫怎么说的?枢密使文彦博对神宗皇帝说:“君王为与士大夫治天下,非与百姓治天下也。”,这已经是赤裸裸地胁迫中央了,意思是——这天下是中央和咱们士大夫的,您应该和咱们读书人站一块儿,维护咱们读书人的利益,而不是和泥腿子老百姓站在一起,维护老百姓的利益。所以,文彦博反对王安石变法,反对王安石动“中产阶级”的奶酪。

  元朝末年,边远地区农民起义的时候,喊的口号是:“天高皇帝远,民少相公多,一天三顿打,不反待如何?”啥意思?意思就是皇权不下县,地方上国家权力机关根本不管用,相公们遍地横行,说是什么中产阶级,其实就是小地主、小官僚、高利贷者、房东,直接压迫底层大多数的,就是他们。

  明朝遭遇社会危机了,士大夫们又是怎么做的?辽东有女真,中原有李自成,天下汹汹,杨嗣昌先生想出了一条妙计,说天下盗贼蜂起,是因为“民多兵少”,我多征税,多养兵,不久可以把乱民杀干净了吗?于是在征收九百万剿饷之后,又加征七百五十万“练饷”,这钱还得老百姓出。这时候朝廷中有人表示担心,杨老师大骂道,你们懂个屁!“加赋皆出于田,而田归于有力家,百亩增银三四钱,稍抑兼并耳。”

  然后大明就完犊子了,他以为,国家加税,都是让有钱有田的出钱,还可以抑制兼并,但杨老师的猪脑子却不想想,士绅地主豪族,怎么可能出钱?他们隐匿人口和土地都来不及,出钱?你问泥腿子要去。很多加税的政策一出台,往往就变成了官僚和地方乡绅一起牟利的工具,“泥腿子的钱三七分账,士绅老爷的钱如数奉还!”

  就好比现在,为了打击房价,要征收房产税,就必须房产信息全国联网,如果不联网,信息不透明,基层执行力不强,那些房叔房姐有的是办法隐藏自己的资产,他们怎么可能出钱?收税?你问刚需和租房的收去!老子还可以再捞一笔!

  历史上,所谓的“中产阶级”,既不会和平民站在一起,也不会和国家站在一起,他们一切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诚然,他们确实为经济的繁荣和发展做出了主要的贡献,但一旦出现危机,他们首先想到的就是——保护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自己的利益,牺牲谁都行。

  所以,明末侯恂说什么?他对农民军说:“不做安安饿殍,犹效奋臂螳螂?”意思是——你们泥腿子怎么就不肯老老实实饿死呢?非要反抗?由此可见,他们是绝对不可能同情底层的。

  李自成打进北京城之后,抄了富户大臣们的家,发现金银满仓,比崇祯国库还有钱的“中产阶级”多了去了。多尔衮入关,这些人纷纷剃发易服改换门庭,跑得比香港记者都快。投降的地主乡绅们,全力帮助满清剿杀农民军和反抗力量,比当年抗清的时候努力多了。“平日袖手谈心性,临难却道水太凉。”由此可见,他们也不可能有什么祖国的。

  毛泽东同志早年写过一篇文章,叫做《中国社会各阶层的分析》:里面讲了“中产阶级”这个概念,但在现在看来,这个阶层的划分和现阶段的状况不太符合,毛泽东定义的中产阶级,其实是“民族资产阶级”。而现在被资本家洗脑、并且被自己洗脑的“中产阶级”,其实是“小资产阶级”。这两者的利益和立场其实是趋同的,在当代,都是“中产阶级”的代表。

  中产阶级。这个阶级代表中国城乡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中产阶级主要是指民族资产阶级,他们对于中国革命具有矛盾的态度:他们在受外资打击、军阀压迫感觉痛苦时,需要革命,赞成反帝国主义反军阀的革命运动;但是当着革命在国内有本国无产阶级的勇猛参加,在国外有国际无产阶级的积极援助,对于其欲达到大资产阶级地位的阶级的发展感觉到威胁时,他们又怀疑革命。其政治主张为实现民族资产阶级一阶级统治的国家。.....没有他们“独立”的余地。所以,中国的中产阶级,以其本阶级为主体的“独立”革命思想,仅仅是一个幻想。

  小资产阶级。如小企业家、手工业主,小知识阶层——学生界、中小学教员、小员司、小事务员、小律师,小商人等都属于这一类。这一个阶级,在人数上,在阶级性上,都值得大大注意。这个小资产阶级内的各阶层虽然同处在小资产阶级经济地位,但有三个不同的部分。第一部分是有余钱剩米的,即用其体力或脑力劳动所得,除自给外,每年有余剩。这种人发财观念极重,对赵公元帅(财神)礼拜最勤,虽不妄想发大财,却总想爬上中产阶级地位。他们看见那些受人尊敬的小财东,往往垂着一尺长的涎水。

  这种人胆子小,他们怕官,也有点怕革命。因为他们的经济地位和中产阶级颇接近,故对于中产阶级的宣传颇相信,对于革命取怀疑的态度。这一部分人在小资产阶级中占少数,是小资产阶级的右翼。

  第二部分是在经济上大体上可以自给的。这一部分人比较第一部分人大不相同,他们也想发财,但是赵公元总不让他们发财,而且因为帝国主义、军阀、封建地主、买办大资产阶级的压迫和剥削,他们感觉世界已经不是从前的世界。他们觉得如果只使用和从前相等的劳动,就会不能维持生活。必须增加劳动时间,每天起早散晚,对于职业加倍注意,方能维持生活。他们有点骂人了,骂洋人叫“洋鬼子”,骂军阀叫“抢钱司令”,骂土豪劣绅叫“为富不仁”。

  第三部分是生活下降的。这一部分人好些大概原先是所谓殷实人家,渐渐变得仅仅可以保住,渐渐变得生活下降了。他们每逢年终结账一次,就吃惊一次,说:“咳,又亏了!”这种人因为他们过去过着好日子,后来逐年下降,负债渐多,渐次过着凄凉的日子,“瞻念前途,不寒而栗”。这种人在精神上感觉的痛苦很大,因为他们有一个相反的比较。

  其实,我们不否认知识、技能、甚至包括资本在市场经济中的作用,中产阶级也确实是社会的中坚力量,他们的精神气质,往往代表着整个国家的精神气质,如果中产阶级不要总是往上看,多和劳工大众的立场站在一起,多替更底层的人民发声(因为更底层是“沉默的大多数”,根本发不出声音),而不是矫情地无病呻吟,我敢保证,中产阶级的力量会更强大,你们的力量绝不是来自上面,而是更广阔的下面。

  真正有情操有理想的人,都在为他人的生存恐惧而忧虑、而不满,他们活在世上不是只为了他们自己。

  千万不要鄙视工人农民,千万不要污名化你所出身的阶层,不要对他们的狭隘、粗鲁、狡猾露出鄙夷的目光,那只是因为他们活下去已经拼尽全力了,他们并没有选择的资格和机会。他们也没有精力和时间像你们那样,去表达自己的焦虑和不满。

  《七武士》中有一段针对农民的妙论,大家可以回味一下:

  “你们把农民当作什么,以为是菩萨吗?简直笑话,农民最狡猾,要米不给米,要麦又说没有,其实他们都有,就是有,掀开地板看看,不在地下就在储物室,一定会发现很多东西,米、盐、豆、酒...到山谷深处去看看,有隐蔽的稻田。表面忠厚但最会说谎,不管什么他们都会说谎!一打仗就去杀残兵抢武器,听着,所谓农民最吝啬,最狡猾,懦弱,坏心肠,低能,是杀人鬼。”

  “但是,是谁令他们变成这样的?是你们,是你们武士,你们都去死!为打仗而烧村,蹂躏田地,恣意劳役,凌辱妇女,杀反抗者,你叫农民怎么办,他们应该怎么办。”

  

 

  一个有良心的知识份子,有个有理想的青年,一个不自私的中产阶级,应该有怎样的情感和抱负?克鲁泡特金先生曾经描述过,大家可以读一读:

  我不知道你生在什么样的人家,你的环境怎样。也许你的命运好,你研究过各种科学;你就要去做医生,做律师,做文学家或者做科学家了;你的前程是很远大的;你刚刚走进实生活里面去的时候,就己经有了丰富的知识和熟练的技能。也许你只是一个普通职工,你的科学知识仅仅限于在初等学校里学得的那一点儿,可是你却有着机会去直接观察现在的工人过着怎样疲劳困苦的生活。

  现在就假定你是前一种人,我先和你谈谈,然后再去和后一种人谈话;我以为你是受过科学教育的。假定你要去做一个……医生。

  明天就有一个穿着工衣的男子来请你去给一个妇人看病。他把你领进一条窄巷子,巷子是那样窄,两边的住户差不多可以在过路人的头上握手;你借着一盏油灯的摇摇欲灭的灯光,在那臭气熏人的空气里爬上铺满灰尘的又险又窄的楼梯,爬了两层、三层、四层、五层,才进了一间阴暗冷湿的房子,看见那个病人躺在一张破床上,盖着龌龊的破被,还有几个脸色苍白青黑的小孩只穿了一点单薄的破衣服在那里冷得发抖,大大地睁着眼睛望你。那个丈夫辛苦了一辈子,无论是怎样繁重的工作,每天总是劳动十二三个钟头;可是现在他失业已经三个月了。在他的那种职业里,失业照例是每年都有的,本不算一回稀罕的事;不过他从前失业的时候,妻子还可以出去做做短工……也许就是去洗你们的衬衫,每天赚得三十个铜子;但是现在她已经病了两个月了,这家庭于是更加穷困悲惨了。

  医生先生,你怎样给那个病人开药方呢?你一看就知道她的病源是普通的贫血,营养不足,缺乏新鲜空气。你叫她每天吃点好饮食吗?你叫她去做一点露天的运动吗?你叫她换一间干燥的,空气流通的房子吗?这真是莫大的讽刺!要是她能够这样做,她就用不着等你来指教,她自己早已经做了!

  如果你的心肠好,言语又直爽,态度也减恳;那么这家人会告诉你许许多多的事情。他们会告诉你在板壁的那一边住着亡个可怜的熨衣女工,她咳嗽那样厉害,你听了她的咳声也要心痛;在下一层房子里,所有的小孩们全都患着寒热病,住在楼下的那个洗衣妇大概也不会活到第二年的春天了;还有住在隔壁房子里的那些人,他们的境况还要更坏。

  你对这般病人说些什么话呢?劝他们改良饮食,转地疗养,少劳苦一点吗……这些话,你当然想说,但是你却不敢说出口,你只得忍住心痛,满口咒诅地走出来。

  第二天,你还在想那些住在破屋里的人,你的同事就跑来告诉你,昨天有个仆人用一辆华丽的车子来接他。这是去给一个住在高楼大厦里的富家太太诊病;这个女人一生专门讲究打扮;交际、跳舞,或者和一个愚笨的丈夫口角,时常通宵不眠,现在弄得憔悴不堪。你的同事劝她:生活不要太放荡了,饮食也该吃点清淡的,多在新鲜空气里散步,脾气也不要太暴躁;她既然不做一点生产的劳动,也应该多少做点轻巧容易的室内体操!

  前一个女人病死了,因为她一辈子从没有吃饱过,也从没有休息够;后一个女人憔悴了,因为她一辈子闲着,从来不知道劳动是怎样的一回事。……

  如果你是一个生性柔弱的人,对于什么事都可以忍耐下去,便是看见那些最令人生气的事情也不过是轻轻叹一口气,或者喝一杯酒来安慰自己,那么时间过久了,你就会渐渐觉得

  像上面那种不平的生活对照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了,你的兽性又会鼓舞你,使你只存着一个念头,就是你自己也跑到那般享乐的人里面去,免得以后再和穷人为伍。然而如果你还是一个“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