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呼吁书》的是是非非

2018-08-08 11:30:3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史威
点击:   评论: (查看)

  近来忽地冒出了一个《解聘(除)胡鞍钢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和教授职务呼吁书》(以下简称《呼吁书》),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我这个决不是“清华大学历届校友”的“黎民百姓”,也忍不住要来说几句。

  我不明白,胡鞍钢教授究竟犯了多大的“事”,以至于不仅仅是要把他的“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职务拉下来,连他的“教授”“职务”也不放过!?高贵的、有知识、有教养的人士不是常常标榜“虽然我不同意你的意见,但我要坚决地捍卫你发表不同意见的权利”吗,为什么一碰到“超越美国”这几个字,就顿失绅士风度,急不可耐,把这一条丢到太平洋里去了呢?!

  其实,围绕着胡教授“中国综合国力已超出美国”论之争,本来应该是理论之争。从人家的职务上“下功夫”,企图通过行政力量把人家搞掉,我实在不知道这种人怎么还有脸皮责备人“视学术为无物,实在有辱斯文”!用镜子照一照自己的尊容,好不好?

  好吧,让我们还是从理论上来讨论问题。

  毛泽东有句名言:“我们的战略是‘以一当十‘,我们的战术是‘以十当一‘,这是制胜的根本法则之一。”(《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如果我们把此一辩证法的命题作一番历史的考察,就可以看到,在总体上,我们是弱势,但我们可以把总体上的劣势转化成一个个局部的优势,积小胜为大胜,由量变到质变,最后在总体上占优势,取得革命战争的胜利。再以朝鲜战争为例。毛泽东是这样分析的:“我和中央一些同志经过周详的考察,制定了持久战的战略,胜利是有把握的。我们估计,美帝的军队有一长三短。它的钢铁多、飞机大炮多,是它唯一的优势。但它在世界上的军事基地多,到处树敌,到处设防,兵源不足,是一短;远隔重洋,是它的第二短;为侵略而战,师出无名,士气十分低落是它的致命伤;虽有一长,不能敌这三短。”(《毛泽东论抗美援朝》)毛泽东并没有否认美国在军事装备和技术上的优势,问题是“一长不敌三短”,还是“一长胜过三短”?这就是毛泽东思想与唯武器论的根本区别。实践已经做了结论:正确的是毛泽东思想,而不是唯武器论。联系到当前的现实,如果不把科学技术力量当作唯一和决定性的因素,而是讲“综合国力”的话,考虑到我们和美国在科学技术方面的差距正日益缩小的现实(现在我们与美国的差距比半个多世纪以前不知要缩小多少倍,为什么半个世纪以前做到的事情,现在却做不到呢?),我们是应该有充分的道路自信的。在这方面,胡教授的“中国综合国力已超出美国”论,或有偏颇,也是可以作为一家之言的学术问题,进行讨论或辩论的。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呼吁书》给胡教授扣了顶“误国误民”的大帽子,具体说法是“上误国家决策,下惑黎民百姓”。是不是“下惑黎民百姓”?姑且存疑。

  但有一点必须说清楚:“误”不“误”“国”,决定于“决策者”“采纳”不“采纳”。只有“决策者”采纳了所谓“误国”之策,才会有“误国“的实际结果。否则,无论胡教授多么想“误国”,他也“误”不成。对不对?于是,问题就来了:如果《呼吁书》的作者知道“决策者”已经采纳了胡教授的“误国”之策,那“误国”的“罪名”,就不应该仅仅加在胡教授头上。如果他根本就不知道“决策者”是否“采纳”了胡教授的“误国”之策,则加诸胡教授的“误国”罪名,岂不成了“莫须有”的怪事一粧?

  也许,《呼吁书》是在“项庄舞剑”?

  《呼吁书》还振振有词地说,“我们作为清华大学历届校友……….。”你们要是说“我们作为清华大学几届校友”,大家还会相信。要是说“我们作为清华大学历届校友”,这就不对了。顺便给你们补补课。从逻辑学上说,“历届校友”是全称判断,它的外延囊括了清华自建校以来所有校友。所以,“我们作为清华大学历届校友”,是不可能的。如此文理不通,闹出此等笑话,难道就不怕有人说你们“败坏母校声誉”?------这可是你们给胡教授扣的“帽子”!

  最后,作为比胡鞍钢至少多吃二十年干饭的清华校友,我谨向《呼吁书》的作者进一言:为了维护“母校声誉”,请收回成命。--------不要再“丢人现眼”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