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朱志华:评《陈有西底色》之政治底色

2018-08-05 11:31:48  来源:察网  作者:朱志华
点击:   评论: (查看)

朱志华:评《陈有西底色》之政治底色

  今年一季度,在网上看到陈有西围绕政治议题,发表了大量错误言论,其中不乏抹黑、诋毁国家制度,为台独分子造势,鼓吹西方宪政的种种反主流价值的思想观点,故奋起疾书,先后撰写了“四评陈有西”并在网上公开发表。不料炎炎七月,又看到一篇专为陈有西树碑立传、塗脂抹粉的“奇文”,于是百忙中再挤时间,写了以下这些话。

  

 

  朋友微信发我《杭商》杂志社长、副社长亲自操刀撰写的《陈有西底色》(后简称《底色》)。看完全文,才明了这是一篇充盈对陈有西溢美之辞,文笔流畅,可读性强的文章,其目的是要将一位劣迹斑斑的“政治律师”包装打造成一个所谓的正人君子。围绕对陈有西的洗白褒扬和对其种种错误观点的评析批驳,本质上反映的恰恰是当前意识形态领域的激烈思想交锋。

  《底色》的作者是《杭商》杂志的重量级人物,可见与陈有西的关系绝非一般;其二,陈有西人称是亿万富翁级的律师,其背后也不乏累累富翁,其中是否有资本的力量介入,捉刀代笔,力图形塑一个资本代言人的“高大上”,为其撰写传记式的丰功伟绩未可知;其三,《底色》一文透露出大量的信息可知该文颇有来头且具有鲜明的政治倾向。文中无意中说道,2017年3月作者与陈有西相约飞日本,2018年又同游海南,在美景佳肴氛围中进行访谈,此外还有“半月谈”相聚,意气情缘自然相投。陈有西自称是“政治律师”,其“野心”远非当年律师刚出道时“吃了原告吃被告”,早就跨越了聚敛财富的原始阶段。要么瞄准有影响的大要案,以图名利双收,要么冀望在互联网上频频发声,以求政治上东山再起。然而因其错误的政治观点比比皆是,甚至突破了中国人起码的爱国底线,遭到许多专家学者和网民们的严肃批判,事实上在广大民众心目中,陈有西的政治脸谱已散发出阵阵恶臭。《底色》的作者可是否知道陈有西的种种劣迹?!互联网雁过留痕,陈有西的白纸黑字证据确凿。是否出于政治上的选边站,作者裁剪素材,变成了选择性失明?文章闭口不提陈有西在“8九”中的错误立场,也根本不去采访深知陈有西其人,且当年对其印象不佳的省公安厅、省法院领导和同事,更回避了陈有西在互联网上显而易见的各种错误观点。其一心要塑造的是一个所谓“刚毅”、“正义”、“名动天下”、“中国首屈一指的大律师”,文中所用的类似上述言辞,甚至将所谓“律师界泰斗级人物”、精心培养了“恶之花”贺卫方等“推墙派”的江P抬出来为陈有西捧场,读了真让人有浑身起鸡皮疙瘩之感。众所周知,作为以律师职业身份出现,本质为政治人物的陈有西,他的底色是有着鲜明的政治属性的,而该刊写就替陈有西帮腔站台的《底色》一文,显然也逃脱不了必然的政治底色逻辑。

  

 

  陈有西的职业是律师,其参与的诉讼案件,无论大小对错,业界见仁见智,各说各话,本人不予置评。然而其更是一个主打操弄政治议题的人物,这一点颇像台湾的“政治律师”陈水扁。正因为陈有西在演讲、互联网上公开散布的种种错谬政治言论,才遭至许多正直学者和爱国网民的批判和抨击,在广大民众眼中,陈有西已成为与“美国线人”贺卫方(“维基解密”曝光)一类的右派公知,声誉可悲。在此所举的两个案例,是暂不涉及需要有较深理论功底辨识的陈有西言论,从中人们即可知晓陈有西的人品国格一二。

  2016年1月,祖国宝岛台湾的所谓“总统大选”正进入决战之际,主角即是国民党的朱立伦和民进党的蔡英文,某种意义上也是承认一个中国与否的激烈博弈。海峡一湾之隔的大陆人民也密切关注着台湾选情,因为这毕竟牵动亿万国人的心弦,涉及到台湾今后向何处去的民族大义和国家情怀。1月15日晚近10点,我在凯达格兰大道民进党替蔡英文造势的集会现场。其时绿旗猎猎,人声鼎沸,“独”浪排空,蔡英文在台上作竞选的最后演讲。我当时就有一种不祥预兆:台独势力可能重新上台执政,两岸和平、祖国统一前景堪忧。我想每一个爱国的中国人,内心都无不怀有像我那样的忧虑心情。1月16日选民投票开始,下午四时结束,当晚即开箱计票。朱立伦得票31%,而蔡英文高达56.1%;台“立法院”113个席位,民进党赢得68席,超过半数,从而导致台湾蓝天变绿,民进党与台独势力全面掌权。当全国人民普遍为此忧心之际,陈有西却欣喜若狂,在网络上立表心声称:“祝贺蔡英文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不因女色、而因才能和抱负登上大位的女性”,廖廖数语,勾勒出陈有西违逆民心、与台独元凶同气相求、同流合污的丑恶嘴脸。更有甚者,陈有西在“有西微语”中还大肆吹捧道,“蔡英文本来就是、从骨子里自认是中国人,是中华民族和中华文明的传人。继承了中华文化的源流。”其粉饰美化一个操刀“两国论”的始作俑者,吹捧“去中国化”的台独分子已到了突破底线、厚颜无耻的地步。蔡英文上台两年,拒不承认“九二共识”的“一个中国”原则,挟洋自重,破坏两岸关系,打压岛内统派势力,其坚持台独路线的司马昭之心国人皆知,然而与全国人民反台独之心格格不入的陈有西,却似滑入了一个“精台独分子”的泥坑,这样的人,连普通老百姓所具有爱国心、统一心都没有,还遑论符合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和党性资格?联想到穿戴日本军服在大街上炫耀的“精日分子”都受到治安拘留等处罚,而公开、肆无忌惮在网络空间吹捧美化台独元凶的,就无须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吗?另一个案例就发生在今年3月29日,陈有西参加一个司法部召开的律师座谈会,会上在众目睽睽之下,陈有西当着司法部新任部长的面,公然撒谎称自己有40多年的党龄,俨然摆出一副资深老党员的形象。不料消息一曝光,马上引起社会反弹,网民立刻将陈有西2011年在微博上自称有26年党龄的截屏上传,到2018年充其量也只有33年, 何来40多年党龄一说?!再想到网民们抖落出其自吹是浙江警察学院的客座教授,警界这个长那个长都是其学生等等,我作为长期在浙江从事公安教育的人,却从未听闻过有“警院陈教授”一说,知情者也称是子虚乌有之事。揣测陈有西在很多情况下,是为了招揽生意,抬高身价,博取眼球,往往喜欢往自己头上套光环。然而为一己私利擅长说谎,且脸不红,心不跳,陈有西决不像《底色》作者所美化的那样,是个什么正人君子、爱国志士、优秀党员,倒更像一个道貌岸然、善骗涉世不深的部分年轻人,在不同场合以多种面具出现的“两面人”和“伪君子”。

  

 

  2017年10月,中共召开十九大,是年也恰逢十月革命胜利的百年纪念,习近平在政治报告中强调,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2018年5月,中共中央在万人大会堂召开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习近平再提党的四项基本原则和马克思主义“阶级观”,表明了共产党人不忘初心,全心全意为人民利益和中华民族复兴、为共产主义奋斗的坚定信念。而作为一个所谓的、加引号的“共产党员”陈有西,又是怎样来看待党的奋斗理想和信仰的呢?其一,陈有西名为“党员”,却不学、不懂、更不讲马列,反而和西方资本、敌对势力一样,大肆诅咒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学说是“狼奶”、“垃圾”,妄称“阶级分析观念毒害了几代人”、“这类狼奶喝大的,心中只有无缘无故的仇恨”、“自已感觉不到变态和不正常”,质难执政党“马克思从未来过中国,为什么他的思想和政治经济学模式统治中国60多年?”从诋毁马列毛邓习有关阶级分析的学说出发,到彻底否定推翻阶级压迫、阶级剥削的人民革命,是陈有西思想发展演变的必然轨迹,网民们揭露其诬称“革命只有掀动仇恨、诋毁上流社会才革得起来。瓜分富人财富、占有上流优雅女人才有动力”、是“用犯罪对付犯罪”、“骨子里接受了抢劫理论”、“洗脑包括对文明和优雅的诋毁和歧视”等等。曾有一位伟人和哲人说得好,世上决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陈有西用种种污浊不堪的言辞和阴暗仇视的心态,极尽诬蔑诋毁人民革命的正义性、合理性、必然性,恰恰反映出他的爱恨情仇并非无缘无故,而是具有鲜明的阶级性和政治立场的。

  其二,从陈有西的“阶级观”、“政治观”出发,其考察社会的的“历史观”、“法治观”必然会背叛共产党人的理想信仰和政治站位。陈有西在西北政法大学讲座时曾直言不讳地说道:“1949年废除了国民政府的《六法全书》,法律一片空白”,在陈有西看来“国民政府当时还是一个合法政府,后来被共产党推翻了”,并哀叹道:“中国的近代法治进程,到1949年中断了”。廖廖数语将陈有西的阶级立场表露得一览无余,其追思缅怀的是一个残酷压迫剝削人民、腐朽不堪的反动政权,质疑谴责的是共产党推翻一个合法政府而意味着获得权力缺乏正当性,潜台词不外是中共执政的合法性何来?陈有西心心念念的是国民党旧政权,以及以维护反动统治为皈依的旧法统,而全然罔顾共产党领导人民在根据地、在解放区所建立的阶级内涵根本不同的新法制,以及在此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新中国法律体系。因此所谓的“法律空白”、“法治中断”完全是陈有西的阶级偏见所导致的视觉失盲。由民国旧时代又论及新中国和当代,看看陈有西又是怎么说的:“我们的制度设计有那么多的原罪”、“百年中国,很多十字路口我们都选错了路径”、“我们国家现在爆发出来的大量问题,都在于基础制度设计上的先天病灶”。新中国的制度这里是“原罪”,那里是“病灶”,橫挑鼻子竖挑眼,并扬言要与他的朋党“一起拱卒,创造明天”,还带着某种“回乡团”的口吻说“将来清算是必须的”。对新旧两个政权的爱憎分明和不同情感一目了然,这样的人与共产党员的起码条件可谓南辕北辙。

  其三,自诩为“政治律师”的陈有西与一切向往西方宪政的朋党一样,图谋使“法治中国”建设偏离党的领导与人民的最高利益和意志,请品味其下面的种种错误言论:“(司法独立与共产党的一元化领导逻辑上能够相洽吗)不能。所以这在当前中国,是一个死局。没办法走通”,“司法独立,一切无解”,“如果我还在体制内,又有一些大的权力,我会坚定地推行司法独立”,“依法治国的要害,就是法指挥枪”,“法院与法律人应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力”。“陈有西们”故意抹煞或根本回避的一个要害问题是,任何一个国家的法律制度或法治本质上都具有十分鲜明的阶级属性,美国以及西方发达国家的宪政体制,无论其实行两党制或多党制,其政权形式表现为“三权分立”的共和制还是英国、日本等国的“君主立宪制”,但归根结蒂维护的都是资本的统治和“1%”极少数人的利益;中国的宪法和法治,维护的必须是劳动阶级的阶级统治和各族人民的共同利益,这是中共的立党宗旨、信仰、主义和党的纲领所决定的,也是中共不忘初心之根本。在当今中国,共产党必须代表以工农阶级为主体的全体人民的利益,党不能也不允许有自己的私利。从马克思主义政治学、政党学、国家学说的视角而言,党代表人民执政,党和人民和国家的利益、意志是一体一致的,党代表劳动阶级和各族人民领导一切,包括领导各司法、执法机关和各种武装力量,社会各阶级各阶层都须服从党的领导。党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实现对现代国家的有效治理,全国人大是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政府、法院、检察、监委必须在党的领导下各司其职,同时向代表人民意志和权力的全国人大负责。陈有西罔顾中国美国两种国体的本质区别,混淆中国与西方国家两种法治内涵的不同阶级属性,其喋喋不休的所谓“司法独立”和鼓吹法律人至高无上的地位,实质上就是企图摆脱党的领导和人大的监督;其狂言“法指挥枪”,就是妄想从根本上改变“党指挥枪”这一捍卫劳动阶级利益和人民政权的建军原则,最后达到改朝換代、城头变换大王旗的目的。综上所述,从陈有西的身上,还闻得到一丝一毫的共产党人的气息吗?!

  

 

  与“陈有西们”的思想较量,伴随着新中国成立的礼炮声,一直没有平息过。中国向何处去的历史拷问,自1840以后的志士仁人,始终在上下求索,苦苦地探寻着。1942年蒋介石著述《中国之命运》,中共毛泽东也提出中国两种命运之选择,是走向光明抑或黑暗?新中国的建立从实践上回答了这一时代之问。然而69年来,走资本主义西化道路还是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思想上的论战一直没有停止过。尤其改革开放以来,随着西方自由化思潮的侵蚀,互联网“扳倒中国”的思想渗透,意识形态舆论阵地的两军对垒,走何种道路之争不时呈现出尖锐复杂甚至激烈之势,因此与“陈有西们”的论战,决非个人意气好恶之争,而《杭商》在这场政争中,也选择了帮腔美化陈有西的立场。现实社会的纷争告诉我们,树欲静而风不止,过去、今天、未来,两种思想价值观,两种发展理念和道路之争也决不会止歇。坚持人民共富和社会主义道路的方向、信仰和初心我们决不会改变,一旦改变,共产党人就必将蜕变,就不成其为真正的共产党了。小平同志讲过,让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但根本目的是要让全中国人民都富起来。如果改革开放最后导致贫富悬殊、两极分化且无法扭转社会的阶级分化,那就面临着走上资本主义邪路的严重危险,这一有违初衷的后果必须引起全党和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和警觉。在中国必须始终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经济成份共同发展的市场经济体制,无论何种性质的资本,无论资本的实力发展到何种程度,都必须服从服务于国家发展的战略利益,归根结蒂必须服从服务于以工农为主体的全体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作为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政权,必须引导和驾驭资本的发展方向,而决不能随由资本任性逐利,唯利是图,损害和危及国家和人民的发展与安全利益。

  与“陈有西们”的论战还告诉我们,作为已拥有8956.4万党员的世界第一大党,中国能否繁荣富强,中国理念能否引领世界潮流,关键在党,关键在于党能否不忘初心,始终坚守自己的理想信仰和精神高地,在于党能否不忘来路,始终植根于人民之中,始终保持自己的政治本色,始终能够赢得天下民心。党的各级组织要保持政治上的纯洁性和先进性,具有坚强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必须坚持吐故纳新来煥发生命活力。我们不但要一以贯之地在经济上坚决反腐肃贪,严打老虎苍蝇,而且必须在政治上坚决清除与党二心的异己分子、变节分子。我们不但要强调政治纪律和规矩,更要践之于行,坚决地去做。一步实际行动胜过一打纲领和无数口号,反观现实社会和党员队伍,往往存在着说得多,做得少现象。类似贺卫方、陈有西这样的右派公知,背叛共产党人之初心,屡屡诋毁抹黑中国道路和国家制度,不但得不到应有的严肃处理,还被评为所谓的“优秀党员”,真是对共产党理想信念的极大玷污。鉴此,理当同样坚决追究有关党组织负责人的政治失职渎职之责。此外我们必须明了,思想舆论阵地的争夺战还远未结束,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与贺卫方、“陈有西们”的思想交锋也必将长久不断地持续下去,这是由国内外依然存在着阶级矛盾和敌对势力破坏的客观规律所决定的,当前无硝烟的世界大战最主要的就表现在意识形态领域。在中国,党和人民必须牢牢掌控思想舆论阵地的主导权、话语权,决不允许私有资本的力量介入媒体与党和国家、与人民的利益相抗衡。作为传播思想意识的媒体,无论其创办的经济基础是何种成分,都必须把握正确的舆论导向和社会主义主流价值观,决不允许其沦为不法资本和无良公知的喉舌,为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和抹黑诋毁国家制度、甚至“精台独”的政治人物站台呐喊。对此,《杭商》的办刊指导思想及《底色》一文的作者理应进行深刻的反思。鉴于《底色》一文的社会消极不良影响,同时也为了让公众全面、客观、公正地认识、评价陈有西的“两面人”形象及其政治观点,建议将我的“四评陈有西”文章在下一期《杭商》刊出,以便还陈有西一个真实的原本面貌,从而让社会大众对陈有西其人作出一个公允的评鉴。

  (2018.7.31.完稿于高铁列车上,8.1.定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