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疫苗女王高俊芳成功背后:一个时代的血泪与神话

2018-07-27 11:36:49  来源:激流1921  作者:五百二
点击:   评论: (查看)

  高俊芳女士火了,准确地说是高俊芳家族火了。之所以称为家族,是因为高俊芳本人和儿子张洺豪、丈夫张友奎、女儿张敏、外孙孔令浩、外孙女杨曼丽等人共同控股上市公司长生生物。而长生生物,正是违法违规生产狂犬病疫苗和“百白破”疫苗的企业。

  高俊芳女士的人生无疑是光鲜亮丽的,是四十年来先富一族的杰出代表:高学历、从事高科技行业,在资本领域长袖善舞,这些条件远不是第一代土豪能比的。17年前的2001年,高女士的税前年薪是5.98万,也就是当年一个普通程序猿水平。而去年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总榜单中,高女士家族以67亿元排名第371位,将苦逼挣扎的中产们甩到了十万公里之外。相比之下,特朗普家族四代辛苦经营近百年才攒下三四十亿美刀身家,就这速度,居然有脸到处说自己有钱。

  高女士不仅拥有女性的优雅与智慧,还有作为企业家非常宝贵的血性与狼性。高女士一路凯歌的成功之路上,除了鲜花,当然还有血泪与神话。我们直面一下高女士成功路上的血泪与神话,对于已经占据成功宝座的人们,或正在成功之路上挣扎前行的人们,或毫无成功希望的卢瑟们,多少都会有些启示。

  25万接种儿童及其家长们,还有中国四分之一的狂犬疫苗注射者的血泪,在众目睽睽之下在汩汩流淌,已不用多说。

  伴随着高女士成功之路的,是东北两代工人的血泪。第一代是国企的老工人们,高女士通过MBO成功化公为私,为了当年东北400万下岗职工的悲惨生活,高女士贡献了自己的力量;第二代是为高女士打工的新工人,每天2.5元的奖金,工人们自己都不好意思说出来。高女士当之无愧地具有“杀出一条血路”进行改革的勇气和担当。

  另外,高女士还创造了一个高新技术企业销售模式的神话,堪比联想臭名昭著的“技工贸践线”。

  国企私有化与工人血汗

  2003年,当时长生生物的母公司长春高新决定卖掉长生生物。出售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时任长春高新副董事长、长生生物董事长的高俊芳。

  长生生物的前身是一家国有企业,是长春高新的核心子公司,长生生物被卖出前,为长春高新贡献了数千万利润:2001年长生生物净利润1005万元,2002年净利润2634万元,2003年1-10月末,实现主营业务收入9551万元,净利润1147.5万元。这种行为不符合任何一个正常国家的企业逻辑,但符合樊纲先生的“靓女先嫁”理论。

  2003年12月16日长春高新董事会通过决议,拟全部转让公司持有的控股子公司——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59.68%的股权,每股转让价格为2.4元。高俊芳受让长春长生1734万股股权,占总股本的34.68%,转让金额为4161.6万元。但是,由于长生生物优秀的盈利能力,市场对于长生生物2.4元的转让价格产生质疑。据《中国证券报》报道,当时一家生物制药有限公司愿以每股3元的价格受让长生生物的全部股权。在市场和媒体的质疑中,2004年4月,长春高新将长生生物的转让价提升到2.7元/股,不过受让方依然是高俊芳。长生生物的私有化之路自此开始。

  根据长春高新2001年和2002年年报显示,高俊芳年薪先后为5.98万元、8.4万元(含税)。那么问题来了,高俊芳的股权收购款从何而来?外界对此纷纷质疑。当时的《中国证券报》曾认为高俊芳自买长生生物或存违规。2014年初《中国证券报》连续发出两篇报道“长春高新出售核心企业之谜”“长春高新究竟错在哪?”置疑高俊芳的收购行为。根据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规范国有企业改制工作的意见》,其中对管理层收购提出了明确的要求,“经营管理者不得参与转让国有产权的决策,严禁自卖自买国有产权。经营管理者筹集收购国有产权的资金,要执行《贷款通则》的有关规定,不得向包括本企业在内的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借款,不得以这些企业的国有产权或实物资产作标的物为融资提供保证、抵押、质押、贴现等”。

  然而,这一切都阻挡不了长生生物的私有化之路。就在这些不自量力的质疑声中,长生生物产权转移完成。2006年长生生物彻底私有化,高俊芳兼任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三个职位。此外,高俊芳还实质控制着深圳豪言生物科技、长春常青藤生物药业等10家公司。

  暴富的背后,是高女士一家极有品味的奢侈生活。如同很多成功人士背后都有一个坑爹的子女类似,网传高女士有个坑婆婆的儿媳。

  网传高俊芳的儿媳隋嘉琪的奢侈生活

  当然高女士也有节俭的时候,那就是对劳动力的极端“节俭”,对工人的极端苛刻。

  据接近长生生物的一位疫苗业资深人士说,此次事发是因为长生生物内部生产车间的老员工实名举报所致。

  7月17日,《财经天下》周刊发现,有生产部门的员工或对长生生物不满。一位自称长生生物的员工爆料:“辛苦付出3个月,帮流感三室完成2017年全年生产任务,不为别的只想多赚些奖金,可是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你太让我们这些人失望了,250元就是你回报我们的血汗钱,一天2.5元。呵呵!!高俊芳女士,我真是不好意思啦。”

  有消息称,此次事发是因为长生生物内部生产车间的老员工实名举报所致。

  这一切都很好理解。高俊芳女士血管里流淌的是企业家道德的血液,“我觉得做一个企业,追求利润是第一位的。你不赚钱就是在危害社会。企业家的道德是要以利润来衡量的”史玉柱先生的这番话相当实在,高女士也是个实在人,不像那些动不动就仰忘星空的人虚头巴脑。

  高新技术神话:“推广服务”销售模式

  1994年,联想公司上市。同时,联想两大巨头柳传志和倪光南产生了严重的分歧,总工程师倪光南主张走技术路线,选择芯片为主攻方向;而总裁柳传志主张发挥中国制造的成本优势,加大自主品牌产品的打造。柳倪之争后来被认为是代表了中国企业“贸工技”和“技工贸”两条路线的争斗。然而柳总毕竟是玩市场的,靠卖惨的“病床外交”获得了联想内部几乎所有高层管理人员的支持,倪光南被迫离开。

  高俊芳女士则完全没有柳总这些烦心事。从1993年,高俊芳出任长春长生总经理,并兼任董事长,私有化之后更是一言九鼎。高女士凭借自己高级经济师、高级会计师的优越资质,对市场的深刻理解,创造性地发展了比联想“贸工技”路线更为优越的“推广服务”销售模式。

  长生生物是国家高新技术企业,“疫苗事件”发生前,一直是长春市高新区的优质企业。在今年2月份的长春高新区表彰会上,长生生物被视为对长春高新区经济社会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优秀企业。然而,令人不解的,却是长生生物的高额营销费用和极低的研发费用。

  2017年,长生生物销售费用在营收中占比37.54%。同时,销售费用也成为其主要经营成本。2017年,长生生物营业总成本为9.67亿元,其中销售费用5.83亿元,销售费用在营业成本中的占比高达60.29%。长生生物2017年年报披露的销售人员为25人,人均销售费用2331.85万元。

  巨额销售费用带来的是巨额利润。据年报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间,长生生物的毛利率分别为77.67%、79.06%、86.55%。2018年一季度,长生生物的毛利率更是飙升至91.59%,远超同行。而以暴利著称的贵州茅台,销售毛利率为91.31%,低于长生生物。

  奥秘何在?在于长生生物采用与推广服务商合作的方式销售疫苗。长生生物在其年报中坦言:“通过推广服务团队将产品销售给疾控中心,部分出口。一方面可以不断推进现有产品市场份额的扩大,不断提高市场占有率,另一方面可以为疫苗新产品的市场开拓提供有力的销售支撑。”此次长生生物旗下的长春长生涉事狂犬病疫苗,其销量占国内市场近四分之一。而所谓的“推广服务费”,即长春长生向疾控中心销售疫苗产品,公司在收到疾控中心回款并取得负责该疾控中心推广的经营公司开具的推广服务发票后,由其他应付款转入应付账款,期末余额为实际应付的推广服务费。

  2017年,长生生物的推广服务费为4.42亿元,相比2016年翻倍。与此同时,长生生物的其他应付款款项中,推广服务费占比达84.7%。

  图表来自长生生物2017年报

  那么,作为国家认定的高新技术企业的长生生物,其研发投入有多少呢?长生生物技术研发人员153人,研发投入金额为122213262.81元,看上去并不少。但人均研发费用为79.73万元,相比人均2300多万的销售推广费用,可谓九牛一毛。

  长生生物研发人员和投入,来源:2017年报

  与同行业比较呢?根据行业年报数据统计,2017年云南沃森研发投入与营业收入之比为50%,康泰生物为10%,而长生生物仅有7%。2016年,长生生物占比更低,仅为4%,云南沃森53%,康泰生物11%。可见长生生物研发投入远低于同行。

  那长生生物研发成果转化又如何呢?长生生物2016年投入研发的4300万,截止到2017年年底,其产生的费用化金额为4200万元,换句话说,其研发投入可能并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由此企业将其研发支出直接“费用化”。这或许间接说明其2016年研发投入基本“打水漂”。而长生生物研发投入力度不够并不是因为账上缺钱。2017年其账上有巨额的闲置资金,然而该资金基本用于理财,理财产品期末余额为20亿元。

  光鲜亮丽的高新区优质企业,揭开画皮之后,只是个卖假药的而已。

  2018年7月23日,高俊芳和4名公司高管带至公安机关依法审查。同日,最高领导人也对长生生物疫苗案作出重要指示,指出此案性质恶劣,令人触目惊心。在一起由250元引发的血案之后,高俊芳女士的商业帝国轰然倒塌,在七天之内倒塌,这比高女士发家的速度又快了若干倍。然而,这倒塌意味着什么?是一个充满血泪与神话的时代的结束?还是意味着所谓市场和社会之间“双重运动”的钟摆略微往回摆动了一点?

  我们不好预测什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首先,互联网+时代的人们,曾经无力发声的人们,会发出越来越响亮的声音,这股潮流无人能挡;其次,高俊芳们这次伤害的不仅是以往无力发声的人们,伤害了包括广大中产在内的所有人,连刘强东和某检察院都忍不住要骂娘;再次,在钱越来越难挣的今天,如高俊芳们这样肆无忌惮挤压别人利润,会引起同行们强烈反弹,类似这种250块引发的血案会越来越多。而我们需要做的,是准备好小板凳,随时看好戏上演。

  时代真的不一样了。高俊芳们,还有小伙伴们,都准备好了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