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科学界十问崔永元:请先自证清白,再证别人污浊吧

2018-07-23 16:24:03  来源:微信“夏朝之音”  作者:夏朝之音
点击:    评论: (查看)

  文 | 夏朝之音

  本文不探讨、不评论具体高深的科学原理和技术细节,只探讨科学的态度和基本的逻辑。对挺转和反转人士的观点和逻辑,只要科学,都不反对。

  在一个以科普为己任的科学微信群中,管理员发了这样一则征稿启事:

  @所有人

  征稿:标题《科学界十问崔永元》

  字数:800~2000字,最多不超过3000字

  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我对这样的征稿启事感到很奇怪 。

  众所周知 ,冯小刚刚刚发了“十问崔永元”的“雄文”,引发的轩然大波尚未平息,一向致力于科普的科技界人士,怎么会突然想加入到声援冯小刚的战斗中呢?

  于是我提出疑问,什么叫科学界十问崔永元?难道要用科学理论来证明阴阳合同、天价片酬、海外购豪宅却国内叫穷的偷税漏税等问题有科学性?

  莫非这些“见光死”的潜规则还能用科学定理或者公式来论证?

  经过管理员的解释,我终于释然了,原来他们要问的不是关于崔永元最近手撕整个娱乐圈,单挑大腕冯小刚、刘震云、范冰冰以及华谊兄弟的事,他们对娱乐圈的事不感兴趣,他们感兴趣的是崔永元作为“反科学之王,需要批判他”。

  这我是知道的,科学群里的人好像与崔永元结下了深仇大恨,群里经常有怼他的讨论,由于我也是文科生,算是半个科盲吧,一般都是旁观,看看热闹,学点科学知识,不发言,以免露馅丢丑,毕竟是被科普的对象嘛。

  崔永元反转,我也是知道的,我原来以为反对小崔的都是利益集团或不明真相的群众,对于科技工作者,对此应该有比较清醒、客观的科学看法。但是,我没有料到,他们对小崔的成见或者说是痛恨竟然到了这种匪夷所思的程度。尤其是这次冯崔大战正酣,崔永元还没有回应冯小刚,就发生了全民全网共讨冯小刚的趣事,这大概是冯小刚根本没有料到的,他原指望十问能将崔永元斩落马下从而彻底扭转战局,将局势朝有利于自己不利于小崔的方向导演,哪里还有料到局势的走向竟然完全相反,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完全脱离了自导自演的控制范畴。

  但他更没有料到的,可能是此时居然有人要组织以科学界的名义来接他的棒,也来个“十问崔永元”。黑暗中的冯小刚好像突然看到了一丝光亮,揉揉了眼睛,一脸懵逼像:这是哪里来的神助功呀?

  虽然征文者否认为冯小刚助阵,但怎么看我都觉得他们有点想替冯小刚开辟第二战场,转移人们视线的意味呢!

  于是,我一时兴起,连发十问,但问的不是崔永元,而是科学界。所问科学与否,不敢妄言,但求态度诚恳,方式科学,逻辑严谨,符合基本科学原则就行。不过针对我的发问,群里居然没有一个人出来公开回应,似乎群里根本就不曾有过这样的十问,莫非我说的太业余,太幼稚,太不科学,令人贻笑大方,不值得科学地回应?

  我充满了好奇,现将我在群里的十问科学界的问题,略作整理后罗列如下,请读者帮我评判吧。

  一问 :科学家有主流吗?

  1、我也曾看到过有科学家对转基因的安全性持谨慎或者质疑态度的报道,小崔好像也出示过相关证据,但是反崔的人士总是说没有一个科学家质疑转基因的安全性,更没有一个主流科学家支持崔,这不符合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也不是事实,毕竟一个巴掌怕不响,而你们总是坚持这样说,总是对不利的证据要么视而不见,要么满脸不屑,不予认可,还居高临下、嘲笑人家是科盲、“反科学之王”,请问这是对待问题应有的科学态度吗?

  借用我国参与哥本哈根气候大会的科学家、院士、中科院副院长、原中国科学院大学校长丁仲礼先生的话说“科学家有主流吗?科学家是根据人多人少来决定的吗?科学是真理的判断!”

打不开?点这里>>>

  央视《面对面》2010年3月播出,视频精髓建议在WIFI下观看(约14分钟)

  如果你们非要说有主流科学家而且他们都认为转基因安全无害,恐怕这个“认为”也是有定语的,即“经过严格安全审查后批准的”转基因是安全无害的,这一点你们应该不反对吧?

  既然如此,未经过严格审批的转基因难道就不存在不安全的可能性吗?如果转基因的确不存在不安全的问题,那么现在各国严格的安全审批程序是纯属浪费纳税人的钱呢,还是违背“主流科学家”的共识和反科学呢?

  反之,如果有这种可能性,你们不分青红皂白地猛烈批判崔永元是“反科学之王”,究竟是出于科学的目的,还是反科学的目的呢?

  二问 :双标也是科学的标准吗?

  2、长期以来,中国舆论给人造成的印象是全世界的科学家都在证明转基因是安全的,不存在任何问题。毫无疑问,这是资本媒体造出来的舆论假象,这是商业运作出来的假象,因为顶多也只能说是某个合法转基因产品是安全的,大量没有安全性验证、非法的转基因产品,是不能马上统统下安全结论的,所以现在还不能说所有的转基因都是安全的。否则这也同样不符合客观规律和科学原则(能科学验证),否认这一点就不是科学的态度。绿色和平组织也致力于反转,你们不反绿色和平组织,而只是反崔,这是科学求真务实的态度还是双标呢?

  小崔是主持人出身不假,但各位都是科学家吗?恐怕绝大多数都不是,既然各位多数也不是转基因科学家或病理毒理学家,但你们可以支持转基因无毒害这样很深奥很科学的东西,崔永元为何就没有反对非法转基因的资格和自由呢?

  你们为何如此双标,莫非这也是科学的标准?

  三问 :反转就是反科学,那反堕胎呢?

  3、一个人不懂科学,说了一些可能不科学或者外行的话,懂科学的人,就事论事,科学地指出或者论证其谬误就可以,动辄上纲上线,什么“反科学之王”,甚至充满了耻笑谩骂,请问这是科普工作者应有的科学态度吗?

  小崔不就是反对非法转基因吗?这就是“反科学之王”,那还有很多人反对合法堕胎,反对吃狗肉呢,难道这些也都是反科学?

  众所周知,一开始,小崔表示不了解,不评论转基因,但是方舟子也是以科普专家的面貌出现,高叫转基因如何如何的好,号召全民天天都吃转基因食品(“应创造条件让国人可以天天吃转基因食品”),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拉着小崔搞“科普”还不算完,嘲笑文科生不懂科学是如何的可怜可悲。

  要知道直到今天,全世界还没有一个国家的政府或者“主流”科学家公开号召本国人民天天都来吃转基因食品的,这才激发了崔永元的好奇心,转而去了解转基因,进而参与了反对非法转基因的事业,才有了后来一系列的“小崔说事”,你们干科普的难道都是方舟子这个套路的半吊子科普吗?

  四问 :转基因学术造假就不能揭露吗?

  4、转基因食品究竟安全与否,目前就是科学界也没有完全统一的看法,至少不是对是市场上所有的转基因食品都有统一安全认识的(顶多是对合法批准的有统一安全看法),即便按照中国“科学界”的认识,国际科学界是有100%统一态度和认识的,即转基因无差别的绝对安全,也不需要在前面加上诸如“经严格审查批准后”这类限制性定语,但是,西方发达国家(尤其是欧盟)对转基因却普遍持严格谨慎态度,对其安全性的审批极其严格,审批的速度也很缓慢,被批准上市的转基因产品数量很少,这却是不容否认的客观事实,这又该如何解释?屡屡发生中国出口欧盟的食品因含有非法转基因成分而遭下架、退货或者销毁的事件,请问这又作何解释?不是说国际社会对其安全性有一致的共识吗?

  在西方极为审慎的情况下,国内媒体和科技工作者却是一片赞颂肯定之声,俨然转基因食品是中国人最好的的食品,毫无必要的戒备心理,各方势力(甚至包括科技工作者),都不管西方是否批准了,反正就是想尽办法让国际转基因巨头的转基因产品在中国尽快通过安全审批(为此甚至不惜联合造假),或者未批先种到泛滥的程度,种种不正常现象频发,现在对此正常的质疑一下,就要被妖魔化,请问这是对待新生事物的科学态度吗?你们究竟害怕什么?(张启发转基因稻米安全评价申报书遭医药学教授实名举报,中国农业部发给孟山都公司的转基因大豆安全证书,从程序到内容,无一不假,详见http://business.sohu.com/20120314/n337697069_1.shtml)

  以上搜狐首页截图是2012年2月20日下午,上述信息披露者顾秀莲一行几个人依据信息公开法规,再次获准前往农业部查询有关转基因大豆获批安全证书文件的报道。查证之后,竟有惊人发现:“从程序到内容,无一不假”,从而揭开了孟山都转基因大豆安全性学术涉嫌造假竟获国家农业部认可、接受并获批上市的盖子。

  对此人们不禁十分疑惑:既然转基因如此安全,为什么还要学术造假?学术造假还不能被揭露?揭露造假就是反科学?就是阻碍我国转基因技术的发展(孟山都什么时候都变成我国的了)?就是“非主流”?这是什么科学逻辑?

  五问 :一棍子打死小崔就是科学的胜利吗?

  5、看任何问题都应该一分为二,客观辩证,科学科普尤其应该如此,更应从正反两方面进行充分的论证验证。

  小崔或许有不科学甚至不对的地方,但也有可取甚至可佩可敬之处,哪怕在反转方面,也并非一无是处,这就是客观辩证,一分为二,也应该是科技工作者应具备最基本的科学态度。

  可是在对待小崔反对非法转基因这个问题上,我们没有看到反崔人士的这个态度,看到更多的不是科学的辨析而是党同伐异的肆意攻击,吹毛求疵,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甚至人身攻击,这还有半点的科学态度吗?怪不得小崔说“方舟子在破坏科学讨论的风气,而有些科学家在仿照方舟子方式采用野蛮的科普,这已经超过科普的范围,希望有些科学家警醒。”请问你们听到了吗?你们有所警醒吗?

  近年以来,国家加大了对非法转基因作物(玉米等)的查处力度,这至少说明小崔反转有其合理性的一面,是合理合法的,任何人要一棍子打死他是不科学的,恐怕也是徒劳的。

  如果你们还是认为小崔反转是无知、无智、反科学,那就应该上书国家农业部和国务院,给国家领导们科普一下,让国家不再限制、更不要查处非法转基因的商业化。至少也要就上面那篇揭露农业部涉嫌渎职,让孟山都学术造假成功这样的“华而不实”的文章写一篇科学辨析的反驳文章,为农业部和孟山都正名,这才是科学严谨的态度,不是吗?

  不惜一切代价和手段,一棍子把小崔打死打臭,难道科学就胜利了吗?

  (2018年上市公司登海种业连续“误种”转基因玉米被查:50公斤转基因种子却因“内部管理问题”被繁育扩大到12吨,随后全部被“误种”)

  六问 :打着科学的旗号,干着反科学的事情,算科普吗?

  6、小崔不过是在国内群众对转基因基本一无所知而舆论一片盲目肯定赞颂之声中提出了自己的质疑,姑且不论这个质疑科学与否,即便质疑有错,能在一边倒中提出质疑,这本身就是难能可贵的科学精神,这种精神和行为本应得到肯定和赞赏,科学不正是在质疑声中不断前进的吗?质疑精神不正是科学能不断发展前进的动力和奥秘所在吗?科学难道还惧怕质疑不成?

  我这里还要借用科学家丁仲礼面对柴静质问,他怎么可以指责批评国外的科研机构和科学家时的回答:为什么不能指责?科学就是可以批评的,既然你承认你是科学,你就要经得受得住人家的批评!”

  所以,转基因科学也应该经受得住批评才对呀!

  丁院士曾言,科学不是价值判断,而是真理的判断!

  我们知道,真理是不怕批评质疑,不怕争辩的,因为真理是越辩越明的。

  科学既然是真理的判断,真理既然是越辩越明,为什么单单转基因这门科学如此害怕质疑和辩论呢?为什么会越辩越不明了呢?难道转基因不是科学?或者转基因科学不是关于真理的判断?

  但现在,对转基因的质疑,好像是犯罪似的,但我就纳闷了,转基因生物技术既然也是一门科学,请问为什么不能被质疑和批评?为什么不能是真理的判断?为什么不能像其它真理一样越辩越明?

  所以,现在,我不禁也要心生疑惑:质疑转基因究竟损害了科学的真理性还是某些相关者的利益?

  前者显然是不可能的,如果是后者,损害的利益会是老百姓的还是孟山都这样的转基因国际巨头的呢?

  如果是后者,难道他们不能因为质疑而不断改善、进步、提高,从而彻底消除人民的疑虑吗?这既是他们应该做的,也是所有人对待转基因最科学的态度。

  现在,中国一个个人物以懂科学的面貌出现,,嘲笑耻笑文科生们不懂科学,甚至反科学,这究竟是在为科学证明真理,还是在为利益集团的非法转基因辩护甚至遮掩?

  可不可以说盲目、片面、不分青红皂白、闭着眼睛反崔的都是打着所谓科学的旗号,却干着反科学的事情,这是科普吗?还好意思说别人不懂科学吗?如果科普都是这样的,还不如不要别人来科普,让群众自己给自己科普好了。

  七问 :反崔究竟是为了科学还是为了利益?

  7、小崔只不过是告诉大家,转基因食品可能存在有未知的潜在的安全风险,国际上也并非如国内一边倒的认为其毫无安全问题,人民对转基因食品应该有知情权和选择权,国家全面推广应该慎重,更应该首先确保上市的转基因产品安全合法,并对未批准的转基因产品做好严格的监管控制,这是转基因商业化的基本前提。哪怕在这个过程中,小崔有很多知识性的错误,甚至被谣言误导,但只要这个大方向、大前提没有错误和偏离,就应该给予理解和肯定,毕竟他不是科学家嘛,“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

  而现实的情况是,被批准的合法转基因产品存在严重的安全性学术造假的嫌疑,而未经批准的非法转基因作物的种植和食用早已全面铺开乃至泛滥,这种非法、偷偷种植、销售、食用却又隐瞒事实真相的违法行为难道不应该揭露吗?各位对这个事实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而对小崔的个别技术性错误或失误揪住不放,还要“十问”,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小崔揭露转基因被刻意隐瞒的种种事实,特别是安全性涉嫌造假和非法种植的泛滥事实,不仅得不到理解和支持,反而遭到恶意打压,而且参与打压者很多是与利益集团并无瓜葛的普通科技工作者和不明真相的群众,他们无意之中充当了转基因利益集团的免费打手,不觉得可悲吗?还好意思说小崔被反华势力利用了?小崔是别人的棋子吗?究竟谁被利用了,谁是棋子,难道不应用科学的态度和方法来观察并得出结论吗?

  你们不是不可以反崔,问题是,你们反崔究竟是为了科学还是为了利益?如果为了科学,就请遵循科学的、客观而非片面、断章取义的原则,对此我完全支持,如果是为了利益,请不要打科学的旗号,不要再拿科学来说事甚至误导群众,好吗?

  八问 :科普就可以不相信群众吗?

  8、只许说转基因好的一面,不能提不好的一面,只能盲目歌颂肯定,不能冷静质疑提醒,是谁赋予了科普这样的科普霸权?又是谁在这里剥夺了老百姓的知情权?

  不要说国家早就有了转基因标识的规定,这就是给了老百姓知情权这样冠冕堂皇的话了,在小崔反转之前,有几个老百姓知道有转基因食品及其泛滥的事?有几个知道还有这样的规定?可有一个商家遵循了这个规定?有一纸空文,没有执行,没有监督,就等于对这张纸有了知情权,这绝不是科学的逻辑。

  各位以科学素养高而自居,以向人民做科普为己任,你们的科学素养之高难道不是在深入浅出、通俗易懂地向群众,至少是周边的人,客观说明白转基因的利与弊等方面上吗?

  相信群众,依靠群众,走群众路线不是我们的优良传统和成功经验吗?难道科学科普需要例外?

  科普不能依靠群众,不能相信群众,不能走群众路线?只能高高在上当老爷?把群众当孙子一样教训,不许这个,不许那个,要这样,要那样,是吗?

  什么是科学,什么是反科学,什么是正确,什么是谬误,什么是真理,你们科普讲清楚了,说明白了利弊优劣就可以了,老百姓自己会判断,会选择,又何必急牢牢上杆子要越俎代庖地替老百姓做出判断和选择呢?

  小崔反转如何定性,功过是非,老百姓心中有杆秤,历史也会做出评判,各位犯得着现在就如此猴急不能容忍吗?

  吸烟有害健康,这是科学,是真理,各位有反对吸烟像反对小崔反转一样积极、严肃、认真、起劲吗?如果没有,这是为什么?

  九问 :挺转者的任务就是让反转者闭嘴吗?

  9、小崔反转不假,但从未反对我国的转基因技术研发,也从未将转基因科学一棍子打死,小崔反的一是故意掩盖转基因食品可能的安全风险,片面鼓吹所有的转基因特别是非法转基因食品也都是安全无害的;二是反对削弱甚至剥夺老百姓的知情权和选择权;三是反对放任未经批准的非法转基因作物种植的泛滥,这正是其反转的初心,请问这三点初心,哪一点不科学了,哪一点违背了科学常识和伦理道德?

  我本人虽是也算半个科盲,但也绝对相信科学,绝不会反科学,也坚决支持我国大力开展转基因生物技术的研发,抢占国际生物科技制高点,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小崔反转的三个初心,我也是赞同的,因为我找不到不赞同的理由,你们不赞成,要反对,就请明告反对的理由吧。

  各位挺转,我理解,也不反对;有人反转,我同样理解,同样也不反对。有人挺转,有人反转,这才正常的社会状态,才符合客观规律。但是你们反崔要反的究竟是什么呢?还要来科学界十问,我看你们是想反对他开口,不想让他说话吧?但你们如此一来,这又符合哪一条的科学原则!有不让人开口的科学道理吗?

  莫非挺转的成功就是让反转者闭嘴?

  西方有句名言,没有反对意见就不做决策,无论你们倡导推广的是转基因科技项目,还是其它的科技项目,难道你们希望国家对这些事关国计民生的重大项目上都是在没有一条反对意见下做出决策吗?

  十问 :就事论事回答问题很难吗?

  以上九问,皆属于普通老百姓十分关注或者疑惑而又想知道的,最后一问,请问各位科学工作者能不能本着科学精神,用科学、务实的态度,就事论事,给予科学的、明确的回答?但不要扯其它不相关的问题,好吗?比如什么小崔散布至少300条谣言之类的,这是另外一回事。今天我们讨论的重点是如何科学地正确地看待小崔反转这件事,不涉及具体的转基因技术及安全与否的科学问题,所以,还是就事论事的好。

  就事论事,对科学界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至于他“散布”谣言,我反对,你们及时辟谣,我支持。谣言不可怕,谣言止于智者,科学还惧怕谣言吗?

  所以,请你们不要一碰到具体问题(如孟山都转基因大豆学术论文涉嫌造假却被官方认可等),就踢皮球,比如这是政府管的事,我们不清楚,但相信法律之类的等等托词,总之,地球是圆的,怎么说,都是你们有理。

  当无法用科学来证明的时候,你们选择相信法律,当无法用法律来证明的时候,你们选择相信科学,当既无法用法律也无法用科学来证明的时候,你们选择转移话题,推脱责任,我想这绝不是科学家或者科普工作者应有的正确态度。

  一是一,二是二,是就是,非就非,本来很多问题不好这样简单区分,而所幸科学恰好就是可以这样简单区分的少数问题之一。

  所以,直面问题,有一说一,这就是最科学、最认真、最严谨、最客观的态度,不要一碰到对自己不利的就狡辩,诡辩,回避,踢皮球,转移话题,偷换概念,难道承认基本事实,就不科学了,没法科普了吗?否认基本事实,就是科学了,才能科普了吗?

  对于科技工作者和科学家,我一向是充满敬意的,对各位义务做科普宣传同样充满了敬意,但是这个敬意也是建立在基本的科学逻辑、客观事实和求真务实的科学态度之上的。

  我虽然不了解转基因的具体科学技术问题,但是,我知道什么才是科学的态度,方式、方法和逻辑,我希望科技工作者能采取客观、理性、冷静、实事求是的态度和科学的逻辑与方式方法,如实回答好上述一个几近于科盲的老百姓的诸多合理疑问吧。

  结论 :请先自证清白,再证别人污浊吧

  你们要批判小崔,没关系,只要科学在理,尽情批判好了,我没有意见,但是,我想你们批判小崔应该不是目的(如果是目的,那性质就变了,就另当别论了),目的还是在给大众科普,为振兴中国科技努力。所以,对于大众疑惑的问题,你们同样应该用科学科普的方式来答疑解惑,是吗?

  冯小刚要十问崔永元,没关系,百问也行,但是,请他不要在崔永元关于阴阳合同、天价片酬、海外豪宅、偷税漏税等核心问题上采取刻意回避不答,却在其它无关的问题上一副得理不让人的汹汹架势,这是外强中干、扯虎皮做大旗的心虚表现呀。

  事实证明,贬低别人是抬高不了自己的,毕竟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不好糊弄的。希望你们批判小崔不要学冯小刚的套路,冯小刚没文化,市侩,不懂科学,你们可不一样。

  我当然不是说小崔不存在其它问题,不能批判,而是说现在的话题不是讨论批判小崔其他问题,况且,即便小崔存在其它方面的问题,也不能证明他反对非法转基因就有错,逻辑上也是总得先自证清白,再证明别人污浊吧,否则,就算证明了别人污浊,也不能反证自己清白呀。

  你们批判反对小崔,我想道理也是一样的。今天,我就借用你们的题目《科学界十问崔永元》先来问问你们科学界。实际上,想问科学界的问题,远远不止这十问,但在各位科技工作者“科学界十问崔永元”之前,我希望你们能先回答我这十问,一个对挺转和反转都持冷静旁观和科学态度的普通群众对科学界的十问。

  最后再强调一下,请正面回答,用与十问一样的科学态度和严谨逻辑来回答就行。

  谢谢。

  (全文完)

  

  【延伸阅读】崔永元:中国转基因滥种最厉害 两会上会出示证据(节录,2014年03月02日 03:31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孙静)

  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时,崔永元表示,要不是卷入微博论战,自己应该一辈子也不会跟转基因去较真。他自费到日本、美国进行了四次调查,发现转基因的安全性与商业化在美国科学界至今仍有争议,而美国人民也并非放心地吃了许多年。而支撑崔永元的动力,来自“民众应该有选择权利”的理念,他怀疑,有人故意设置信息壁垒

  论战至今已经持续半年之久,他的身份,也由央视主持人变为中国传媒大学老师。今年“两会”上,他要把正在调查的国内转基因作物非法种植的问题带上会,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他的关注点将直指转基因的商业化监管。

  人为壁垒致使信息不公开

  北青报:你在海外的调查看到了什么?

  崔永元:我第一次去日本的时候,应该说非常简单,两天就看清楚了,就是基本没有转基因。在市场上找转基因食品非常难,询问的日本人都说没有见过,绝大部分表示没有听说过。直到最近方舟子他们说,有网友在日本买到了转基因食品,说实在话,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

  第二次去曾设想要不要拍纪录片,后来直接放弃。因为日本没有什么好拍的。转基因在日本不是问题。他们从实验室研究到商业化种植的审批过程看起来特别简单,就是四个步骤,但做起来巨复杂,基本做不成。日本本土种植的转基因商业化就有蓝色玫瑰。商业化种植的食物一个也没有

  北青报:公开资料显示,美国民众对吃转基因食品持开放态度,已经食用多年。

  崔永元:我不认为这个说法有错。你让我到美国拍这样一个片子,做这样一个调查,我也能做出来,比如很多人在吃转基因食品或者很多人搞不清状况仍在吃,这都是有可能的。

  但作为媒体人出身,我认为一定要给大家全面的信息。如果专家只给提供这方面的信息,要么他就是书呆子,只在实验室不知道外面的情况,要么他就是故意的。因为真实情况就是分歧很大,支持的非常支持,反对的非常反对。在生活中,普通市民跟消费者的表现是完全不一样的,这才是最正常的。我们应该把完整信息告知公众,由他们自己选择。你信它一点问题没有,你就吃;你觉得有问题,远离它。

  我们应该把完整信息告知公众,由他们自己选择。你信它一点问题没有,你就吃;你觉得有问题,远离它

  北青报:你实地采访到的与专家说法有出入?

  崔永元:我在美国找到很多科学家在质疑转基因,他们拿出各种各样的数据图表给我看。比如美国普渡大学的植物病理学退休教授唐·胡伯教授、西雅图的一个科学家南希·斯万森教授,这些都是专业的科学家

  从我目前收集到的情况看,对转基因敏感的就两个国家,一个美国一个中国。美国从1994年到1996年出现转基因食品,并开始商业化种植,如玉米、大豆。但直到2007年,才开始有了像中国这么大的争议。换句话说,此前的一段时间美国公众基本不知道转基因这回事。

  后来是因为科学家的不同声音通过媒体、非专业人士传播,让很多人一下子听懂了,才开始有了反弹。

  北青报:您说美国公众此前不知情的证据呢?

  崔永元:我访问了很多人,都说没关注过转基因。甚至有一个美国记者说,我们稀里糊涂吃了十几年,竟然被中国人拿出当样板,说我们放心吃了十几年。

  我两次赴美间隔一个月,之前只有韩国人开的餐馆里菜单上标注用非转基因大豆。我去有机超市,看到商品只标出有机部分;隔了一个月,超市商品里非转基因的标志就出来了。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全美国都发生了这样的变化。

  北青报:你的调查显示,转基因在美国同样有争议?

  崔永元:对。有人说转基因在主流科学界没有争议,通过调查,我认为这就是撒谎。

  北青报:公众的知情权没有得到保障?

  崔永元:对。首先,我认为有人在人为地做信息壁垒,致使信息不公开;其次,国内研究转基因的专家,如果不是书呆子,就是故意在撒谎。

  书呆子是可能有的,圣地亚哥Salk生物研究院的舒伯特博士,是反转派,我采访他的时候,他说你关心这个事干吗?你们又吃不到?我说,我们吃得到,转基因大豆做成大豆油。他就非常惊讶,不相信。不久前还刊发了一篇文章,说我们的采访触动了他,他认识到事情更复杂,再次阐述草甘膦的危害。

  北青报:这些结论有没有同国内的转基因科研专家交流过,特别是与公众认知有出入的地方?

  崔永元:比如挺转派的农大老师朱毅,我们经常有交流,尽管谁也说服不了谁,但有些问题看法是一样的。

  北青报:关于转基因技术本身,你的隐忧在哪儿?

  崔永元:转基因技术得分开看,在研究室里,理论上没人看它是否可能对人类造成风险,因为我觉得这可能不是科学家的考量范围,实验室就是研究;但当它成为一门技术要使用尤其是要使用到人类身上的时候,我认为,研究室里科学家的说法只是众多说法中的一种;因为这个时候众多科学家都可以参与进来,比如对环境、土壤、医学甚至社会学、伦理学专家都会参与进来,所有人都有参与的权利。

  对于我们最普通的公众,即使“文傻”,也有参与的权利。比如说我现在害怕这个东西,不想吃,你们能不能给我分开?这时候哪是实验室那几个科学家就能决定的事呢?谁会在这点上有争议呢?但是国内某些人居然就傻到这个程度,认为他们研究了没问题就该推到市场上。

  北青报:经历过论战与调查,能否总结下自己在转基因问题上的观点?

  崔永元:第一,我同意转基因话题要多听科学家的,但要听不同科学家的,而不是一个固定科学家团队的;

  第二,即便是听科学家的,也不要放弃个人的独立思考。因为最后的选择权利还在你手里,而这个选择的权利,不一定是好和坏,而是你喜欢不喜欢。有时候选择权只是对权利本身的尊重,没有人可以指手画脚;

  第三,方舟子在破坏科学讨论的风气,而有些科学家在仿照方舟子方式采用野蛮的科普,这已经超过科普的范围,希望有些科学家警醒

  北青报:这半年,你的观点中有没有被修正过的?

  崔永元:有。我以前有这样的猜测:支持转基因的全都是利益集团,心怀歹意。但是我从美国做完调查,打消了这样的一些顾虑。因为在实验室见到的一些研究转基因的专家,就是比较单纯。

  但我也不否认国内有些专家就是身涉利益当中,因为他们既管实验室的试管,也管账本上的数字。

  北青报:有网友评价你在转基因问题上已经进入偏执的状态?

  崔永元:我觉得我跟方舟子打仗进入了偏执状态,那是肯定的;但是那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其他方面,我认为我都是理性的,我都在好好做事。

  我现在教书了,不能像以前做主持人演讲那样,张嘴就来;讲课中每一个数据都要有出处,我也允许我的学生拿出数据辩论。我的课堂上谁都可以讲,他们甚至不用举手,站起来说就行了,学术上是非常自由的状态。没有宽容的心胸,不可能做到这样。

  科普不是大专辩论会

  北青报:有专家认为,反转的大都是社会名士、主持人、经济学家,但内行都是挺转的,你怎么看?

  崔永元:不能遇到转基因问题,就说我们文科生是白痴,是文傻,这就非常要命。那我还说你受过专业训练吗就写微博?你能确保文字表达的就是你的意思吗?如果这样,带来的永远是歧视。理性思维与人文关怀兼具,这个人才显得完整,看问题更全面。

  北青报:科普过程如何处理与对待不同观点?

  崔永元:我在美国采访反转派时,对方提供了从时间轴上看,转基因推广与某些疾病趋势对应的图表,我问你确定这些疾病的发生就与转基因有关吗?对方回答不能确定,然后很诚恳地问那你告诉我为什么得这种病?

  我觉得这就是科学家的态度,不是大专辩论会,是你拿出数据来推翻他的数据。但是我们在腾讯微博上,走的不是这个路子,基本就是大专辩论会、红卫兵辩论会。

  媒体人就是要把掌握的信息全面地告诉公众,而不是掩盖一部分信息,不能为了推销我的观点,比如想说转基因有害,就故意掩盖对立的信息,这有违职业道德。

  媒体人就是要把掌握的信息全面地告诉公众,而不是掩盖一部分信息

  北青报:谁来主导转基因科普比较合适,政府还是科学家?

  崔永元:谁都可以做科普。科学的事情可能不是政治能解决的,但是严禁非法种植,政府可以做决定,如果违法种植将追责,这是政府职能的范畴。如果在这些事情上放纵的话,将有可能导致科学问题更讨论不清。

  北青报:就您所掌握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崔永元:我觉得比想象的要可怕得多。水稻的非法种植是板上钉钉了,水果(注:不包括已在农业部名录中的木瓜)、蔬菜、树等都有。我甚至认为,中国是全世界转基因滥种最厉害的国家。

  北青报:是否有证据支撑?

  崔永元:有,在“两会”上我才会出示。

  北青报:对政府在转基因商业化监管层面有何建议?

  崔永元:往死了监管,越严越好。因为存在争议的情况下,尤其是已经有了监管程序,就要严格执行。如果不按照此执行,会非常让人失望。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